言情小说网 > 君子有匪 > 【四十五】聘你为妻

【四十五】聘你为妻

  “我倾慕于你,想要聘你为妻。”

  慕容姝被王奕的话说得一愣,双颊倏地一红,夜间的空气也莫名的躁得慌。

  王奕还等着慕容姝的回答,此刻的一呼一吸,在漫漫长夜里,都显得格外的凝重。

  慕容姝刚想开口混过去,一抬头,就看到王奕炽热的眼神,还未说出来的话又被自己咽了下去。

  如果自己这时候不回应的话,王奕会不会不高兴?慕容姝突然想到。

  一直以来,都是王奕在时刻照顾慕容姝,也从未逼迫过她做不愿意的事,自己这样一昧的回避,会不会是,害人又害己呢?

  嫁给王奕?这样的念头平时大多只是一闪而过,慕容姝从未认真的考虑过,而今细想,慕容姝却是没有不愿的。

  嫁给他,自己还可以经常和王兰作伴,琅琊王氏又是这样清贵的人家,凡王家子弟,都践行了一夫一妻的规矩,做到了真正的妻着,齐矣之说。自己若是答应了,想来,这日子也不会过得太差。

  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这样的好事,哪里还有什么纠结的余地呢?心底那一丝两丝未断的儿女情长,在这样的情深面前,也并不能阻隔什么。

  “好。”

  轻轻的字节如珠似玉般洒落出来,清清婉婉的一声,却好比银瓶乍破水浆迸,激得心底的波纹漾得汹涌。

  慕容姝说罢,便低下头去,不敢直面王奕,双颊的驼红色也越发红艳。

  慕容姝清楚她这一声好代表着什么,这代表了她慕容姝,愿意与王奕结为夫妻,愿意把今后的所有,都交托与他。

  “啪,啪”灯花爆的声音突然在寂静的一室响起,倒像是什么好事的征兆。

  “阿姝。”王奕轻唤了一声,只觉得这一切,水到渠成得有些不真实。

  “嗯?”慕容姝依旧处于羞涩之中,也只是轻轻应了一声。

  “你再应我应我一声好不好?”王奕看着慕容姝低头不语的样子,露出的一节玉颈散发着莹润的光泽,莫名的,喉咙深处有些紧得慌。

  “崇之倾慕你已久,你可愿,嫁我为妻?”王奕再次说出这些话时,是从未有过的紧张。

  “我,愿意。”慕容姝应道,抬首与王奕四目相对,眸光里似把所有的风花雪月,都含了个遍,最后,凝成了一朵落于手心处的桃花。

  王奕再难克制自己满腹的情谊,捧起慕容姝的玉颜轻轻落下一吻。

  开始只如蜻蜓点水,轻轻浅浅,留下浅淡的芝兰香气。

  再之后,香气进一步发酵,多了几丝女儿香,两两相碰,如春风化水,蜜露琼浆,一点点盈润心田,浸入骨髓。

  却是,好甜蜜的滋味。

  这对慕容姝来说,是从未有过的感觉,酥酥的,痒痒的,却很甜。

  “兄长。”慕容姝轻轻唤道。虽然这个时候再叫王奕兄长似乎都那么一点儿不合时宜,可慕容姝一时对于其他的称呼,却有些说不出口。

  “阿姝。”王奕回应道,直至甜蜜在心头慢慢晕开,遍布全身的每一处细胞,王奕才放开慕容姝。

  时间在旖旎的氛围中一点一滴的过去,此刻慕容姝的脸红彤彤的,好似轻轻一戳,便能滴出血来一般,烧红烧红的。

  这样从未接触过的领域,慕容姝却并不觉得反感。

  王奕看着慕容姝的样子,心头的火好似越涌越烈,只能尽力克制住自己,不能太冲动,这样会吓到阿姝的。

  王奕拿出了那日在江阳城夜市里自己买下的手镯,当时,就一心想找个机会拿给慕容姝的,只是却一直没有时机。

  “阿姝,给。”金属的冰凉碰到左腕上的肌肤,倒也把心底的躁动压下去了几分慕容姝带着好奇接过来细看。

  是一个普通的银镯,款式简单大方,却也是慕容姝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再仔细看着,慕容姝书发现桌子的内壁处好像还刻有小字,乘着葳蕤灯火,慕容姝轻轻念了出来:“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这一句,曾在慕容姝梦里出现无数次的诗句。它取自诗经国风里的一句。在慕容姝第一次读到时就极为喜欢的一句话。

  桃花在枝头开得夭夭灼灼,这样灿烂繁盛的花朵,又怎么不宜室宜家。那时宁远也是递给她一支求娶的桃枝,他应了,答应得义无反顾,最后得到的虽然称不上尽善尽美,却也曾经拥有过。

  慕容姝想,假若时光褪回多年之前,在宁远递上一支桃夭的桃花时,她应该也会答应,至少那短暂的在一起的欢愉,足以成为她心底最甜的回忆。那样青涩的年华,那样无忧的日子,等到暮年时分回想起来,也足以使他老怀甚慰。

  “谢谢。”慕容姝接过来,戴上了这只镯子。

  这一次王奕递给她的桃花,她也接了,接得和几年前一样的义无反顾。不同的,几年前是独属于青梅竹马的回忆,而几年后,她确是把一声也托付了出去。

  慕容姝想来便不是拖泥带水的人,答应了便是答应了,放下了便是放下来,人生浮浮沉沉数十载,那有什么东西是可以让你永远任性下去的,慕容姝很清楚。

  “兄长,就只有这一只镯子吗?”慕容姝问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想来,应该还有一只宜其室家的镯子才对。

  “还有一只,在我这里。”王奕回道:“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我想着,阿姝是这世上最宜室宜家的姑娘,之在看到的第一眼,就买下了。它虽然称不上名贵,可卖我的那个摊主说,这是他亲自打的,世上只有这一对。我想着也算独特,就买下来了。”王奕说得很认真。

  慕容姝听着,渐渐听出了几分不对,想了想,也没有告诉王奕。这几天她把江阳大大小小都转了个遍,这样的饰品摊,她也是自然不会放过的。其实这样的镯子,几乎每一个摊头都会有一堆,逛这种夜市的人,图的就只是物美价廉,有谁还会去追求什么独一无二呢?

  慕容姝没想着把真相告诉他,只轻轻转动着腕上的镯子。这镯子,她欢喜得紧。

  王奕看着,只觉得自己从未像今夜这般通心舒畅过。以前的王奕,一直压着不敢说出口,再浓烈的情谊也只敢压在心间,化作一句句关怀,以至于在此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慕容姝都把他当做兄长来看。

  不过好在,今时今日,他也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阿姝,我很欢喜,欢喜你,愿意嫁给我,这浮世清欢,因为有你,所以变得不一样。”

  “我也欢喜于兄长,可以一直包容我,守我护我,陪我度过一段又一段艰难坎坷。”慕容姝由衷说道。

  现在想想,王奕对慕容姝真的一直很好很好。再她任性妄为的时候,一次又一次的拉住她,让她没有再错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虽然小的时候自己每每弄出点不大不小的祸事的时候,明明周围人都已经不计较了,只有王奕,会在她耳畔一遍又一遍的教训他,知道她认错为止。天知道,那时候的慕容姝对这位兄长什么样是多么爱恨交加的情绪。

  “兄长你知道吗?小的时候,我一直都很怕你,因为每次见到你,就意味着我又犯错了,在别人都迁就我的时候,只有你,会一直不依不饶的。”慕容姝胆子大了几分,现在,也敢方面说起王奕的不是了。

  “我……”王奕欲言又止。原来阿姝以前,都在怕他吗?可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心里就已经满满都是这个小姑娘了,他总会情不自禁的想着他,看到她受欺负了,也会主动去帮她,看到她伤害到自己,王奕也会心痛,变会忍不住多说几句,却没想,自己多说的这几句话,在慕容姝眼里,变成了唠叨,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你那个时候,当真如此怕我?”王奕也没有生气,含香问道。

  “你都不知道那个时候的你有多可怕,你还记得小时候你带着我去摘果子的那一会不!我不过是闹腾了些,差点从树上摔下去,明明最后也没有摔下去,只是擦破了点儿皮,结果你给我伤药的时候,却凶得好像要吃了我,好似我给你添了多大的麻烦似的,那个时候,我真的是恨不得自己直接从树上摔下去得了,反正树下是草地,也伤不到我,免得被你这种凶一顿。”

  慕容姝话匣子一打开,便是噼里啪啦的一大串抱怨的话。那件事情,至今都还是慕容姝的童年阴影来着,天知道那个时候慕容姝被王奕吓得有多害怕,第二天就麻溜麻溜的带着行李回到了自己家里才算能够。

  “所以你就在第二天一大早上离开了王府?”听慕容姝说起,王奕也想起来了。她那个时候,也正是十四五岁血气方刚的年纪,自然没有现在这般可以做到风轻云淡。他只是在气慕容姝伤到了自己,哪里是觉得麻烦。

  如果同慕容姝在一起是个麻烦的话,他倒是希望这个麻烦可以长长久久的进行下去。

  http://www.yqxs.cc/html/117/117300/332283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言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