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七界之都 > 第二十二章 扑乌鸦的大猫

第二十二章 扑乌鸦的大猫

  时值正午,九月的阳光照进血巷里,为血巷平添了几分暖意,就连地面上那些犹如血迹的红色斑块,看起来也没那么刺眼了,枯黄的落叶被秋风卷起,从巷口奔向巷尾,末路的寒蝉在树梢上嘶鸣,竭尽全力唱出生命最后的乐章。

  又是安逸的一天,血巷平静的一如既往。

  随着“嗤”的一声,爆葱花的香味在巷口弥散,急促的切菜声和熟悉的热油翻炒声,不断的拉扯着路人的目光。

  临近森林大街的巷口一侧,古旧大门内昏暗的饭馆渐渐热闹起来,门口和平饭店的招牌下,巷内巷外生客熟客来来往往,寒暄声和吵闹声从店里传向店外,让血巷笼罩了几分生活的气息。

  “嘎嘎嘎”,好事的客人扔出石子,惊飞了一群在院墙上嬉戏的乌鸦,惊慌失措的鸦群绕着饭店上空盘旋,刺耳的叫声让来往的客人都忍不住皱起了。

  “晦气,怎么突然来了这么多乌鸦。”

  “谁说不是呢,可不止这里,街上到处都是乌鸦,足有好几百只。”

  “今天一早就这样了,灾星上门,谁知道又要出什么事。”

  “出什么事也和咱们无关,大不了一会不出门就行了,走,咱们……”

  “轰”,剧烈的爆炸声打断了两人的闲谈,抬头看去,一道黑色的烟柱从血巷中段某个店铺的后院里升起,就连地面似乎都随着爆炸微微震动。

  然而往来的行人们反应却异乎寻常,就连从那家店铺门口经过的人都没有惊慌失措,反而停下脚步摆出看好戏的架势,聚在一起嘀嘀咕咕指指点点,甚至有人哈哈大笑,一副见怪不怪习以为常的样子。情况也正如他们所料,没过一分钟,店铺的大门被撞开,一个浑身漆黑灰头土脸的人逃了出来,连连咳嗽大口喘息,伸手在脸上一抹,本就肮脏的脸上又多了几道油污的指印。透过店外的玻璃橱窗隐约可以看到后院的一角,几个机甲的部件散落在地上冒着黑烟,偶尔还有明亮的电弧闪过。

  “嘎嘎嘎”,店铺的屋顶上,一群乌鸦一样齐声大叫,如同幸灾乐祸一般,传说中会招来灾祸的叫声,和周围行人的哄笑混在一起,让安逸的血巷变得更加热闹。

  血巷的东半热热闹闹的,但西半边却异乎寻常的安静,蛋糕一样的房子窗帘紧闭,粉红色建筑的橱窗里吊在半空蠕动的模特有点眼熟,红色十字的招牌上丝袜依旧挂在那里,不仅街上没有行人,就连今天随处可见的乌鸦群,都像是被气氛影响了一样,安安静静的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唯一有一点活人迹象的,也就只有血巷另一侧临街的一栋三层小楼了,小楼被包裹在一片茂密的玫瑰花田之中。明明已经九月了,遍地的玫瑰依旧违反常理的盛开着,红色,粉色,蓝色,怒放的玫瑰连成了一片。浓郁的花香吸引下,无数彩蝶在花丛中飞舞,安度自己所剩无几的生命。

  除了花和蝶之外,还有猫,哦不,还有人,人就蜷缩着躺在小楼的屋顶,像极了一只晒太阳的大猫。

  那是被称为雌豹的女孩,今天穿着一身清凉的背心热裤,黑色的热裤下,浑圆的大腿结实有力,小麦色的皮肤上挂着几滴汗水,在正午的阳光下闪闪发亮。

  闭着眼睛的雌豹打了个的哈欠,弓着脊背尽情伸展腰肢,让浑身骨节啪啪作响,似乎还没尽兴,又在被晒得热乎乎的屋顶上滚了几圈,带着长长疤痕的脸上满是惬意。

  “嗷呜喵。”然而就在此时,趴在屋顶上的大猫突然暴起,跳起十多米挥爪抓向正低空掠过的几只无辜的乌鸦,蒙受无妄之灾的乌鸦们惊叫着飞向高处,堪堪躲过雌豹的手指,只留下了一篷羽毛和几点鲜血,飞扑落空的雌豹蹲在屋顶上,舔舔带血迹的指尖,满脸遗憾的看着逃走的鸦群。

  “你在上面折腾什么呢,不会又扑鸟玩呢吧。”带着眼罩的玫瑰从小楼的窗户里探出了头,黑色的长发瀑布般垂下,白皙的脸颊在阳光下犹如白玉般晶莹,“跟你说了多少次,要克制自己灵魂深处的兽性本能,否则万一被兽魂反过来控制了,就真变成野猫了。”

  “我是豹子,嗷呜喵,熔岩豹,才不是野猫呢,而且扑鸟真的很好玩呀。”脱口而出之后雌豹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摆着手慌慌张张的解释道,“不是,不是,我没有扑鸟玩,真的没有。”

  “嗯?”

  “我,我,好吧,我只扑了一下,真的就一下。”眼珠乱转的雌豹突然精神一振,“对了,刚才那是一群乌鸦,看见乌鸦我就想起昨天那个狗x……那个混蛋了,这才忍不住扑了一下,真的,玫瑰,相信我,你看我眼神多真诚。”

  “嗤,鬼才信你。”

  虽然嘴上这么说,玫瑰还是看向了血巷上空成片成片到处乱飞的鸦群,鸦群似乎本能的预感到了危险,始终没有在玫瑰花田上空长久停留过,只是偶尔在周边的建筑顶聚集。

  被玫瑰盯着的,正是几百只乌鸦里最强壮的两只,一大一小,羽毛黑的发亮,还隐约带着点深蓝色,在鸦群中顾盼自若气派十足。也许是感应到了玫瑰的视线,两只乌鸦振翅而起,嘎嘎大叫着没入云霄之中。

  “嘁,跑的真快。”收回伸向黑色步枪的手,玫瑰望着两只乌鸦远去的方向,独眼里透出森寒,“从一早就有乌鸦上门,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呵,看来有人还没玩够啊。”

  “对吧对吧。”雌豹显然只听了半句,兴高采烈的说道,“所以我才扑它呀,这次可不能怪我。”

  “为什么要怪你呢?”玫瑰意味深长的笑笑,离开了窗口,随后房间里响起悉悉索索的衣物摩擦声,“不怪你,只是罚你一会在家里看家。”

  “啊~~~我不要。”雌豹开始在屋顶滚来滚去,动作如此熟练,难怪屋顶始终那么干净,“你要去哪,我也要一起去玩,带我去带我去带我去。”

  “这可是你说的,说话要算数。”玫瑰的声音里带着笑意,“我去十一区买花肥,正好缺人跟我一起搬呢,那就走吧,现在就出发。”

  “花肥店臭死了,玫瑰你明知道我鼻子敏感,又故意坑我。”雌豹瞬间消失在屋顶,出现在玫瑰的房间里,像个好学生一样端端正正坐在床尾,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突然想起来了,昨天拿回了……咳咳,可不能被人抢走了,必须有人看家才行。玫瑰你就放心的去吧,看家的重任交给我,我一定完成任务,一只苍蝇都不放进来。”

  “嗤,我就知道。”此时的玫瑰已经换上了一身红色的旗袍侧缝间,黑丝包裹的腿时隐时现。跨好阳伞,提起一个方形的金属箱,玫瑰没好气的白了雌豹一眼,连白眼都带着妩媚,“懒得理你,你就看好家吧,小心点东西。”

  “放心吧。”用力拍打着鼓鼓的胸口,雌豹竖起拇指,笑得露出两只尖尖的小虎牙,“有我在,谁也别想抢走。”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用阳伞敲了敲雌豹的头,玫瑰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转身离去,清脆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很快,楼下就传来机车的轰鸣声。

  “略略略略~”直到轰鸣声越来越远,雌豹才吐了吐舌头一跃而起,兴奋的上蹿下跳,“终于走啦,哈哈哈,这下没人念叨我了,玩游戏玩游戏。”

  很快,房间里就响起了快节奏的音乐声和激烈的枪声,夹杂着雌豹或兴奋或愤怒的叫骂,她玩的如此专注,以至于根本没有注意到窗外渐渐笼罩的阴影。

  那是铺天盖地的一大群乌鸦,以最健壮的两只乌鸦为首,正浩浩荡荡的朝着小楼飞来,连阳光都被他们遮住了,在地面上留下大片的阴影。

  当鸦群飞过小楼上空时,透过紧闭的玻璃窗,阳光把鸦群的影子投射进了底层的房间里,鸦群一掠而过渐渐远去,房间里的阴影也随即消失,在阴影消失的位置,一个人突兀的出现在那里。

  乌鸦。

  一身黑衣的乌鸦脸上的笑容早已消失,表情肃穆专注,身上本就不引人注意的源能气息收敛的更加隐蔽,即便有人近距离接触都很难察觉。

  成功进入房间,乌鸦并未移动,反而闭上眼睛仔细聆听,雌豹的叫骂声和拍打键盘的声音清晰的传来。

  呼,没惊动她,成功。

  乌鸦终于松了口气,开始环顾周围的环境,一间普普通通的会客室,没有过多的装饰和陈设,桌椅表面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看来已经许久没有人用过了。

  透过玻璃窗向外看去,外面就是茂盛的玫瑰花田,怒放的玫瑰在微风中轻轻摇曳,看到这些一摇一摆的花朵,乌鸦仿佛看到了那张噙着冰冷微笑的美丽面孔,正远远的向他轻轻点头,仿佛下一刻耳边就会想起步枪沉闷的声音。

  “呵……树苗,我来了。”摇摇头,把幻想抛出脑海,乌鸦眯起了眼睛,“预计比分,二比一。”

  

  http://www.yqxs.cc/html/121/121992/4628041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言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