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危险啊孩子 > 三九三、申一枫面授机宜

三九三、申一枫面授机宜

        在办公室里,夏天正在看着韩小妞送来的、经胡辉作过批示的总行文件《关于召开全行综合反映会议的通知》,该文件称:为了加强全行的综合反映工作,经总行领导研究决定,召开跨部门的加强综合反映工作会议,会议定于本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三日在西丽湖召开,希望各行高度重视,按要求派出对市民银行有影响的核心人员参加会议,以期在市民银行提高知名度、让社会接受的公关工作中达到应有的效果。本次会议原则要求各支行派出办公室主任、资金信贷部主任、产品开部主任各一名参加会议,同时,各支行可结合本行的实际情况,选派有潜质的文字人员与会,并将名单报总行办公室。云云。

        夏天看到该文件阅办单上,胡辉写道:“本行请许主任、夏主任、徐主任参加,并按文件精神准备材料。”

        夏天看完文件,签了字。合上文件夹后,思忖道:“三人参加会议,中层干部便走了一半,说明总行还是很重视这次会议的。”

        不一会儿,办公室的座机电话响了,夏天拿起电话说道:“你好,我是湖贝支行……”,电话那头说道:“夏主任,我是你的老朋友——总行的陈韵!夏主任,最近可忙了?”

        夏天说:“不忙,要说忙的话,还是你这当秘书的忙。你说呢?”

        陈韵说:“老实说,我也忙,但我是跟着行长东奔西忙,是瞎忙,没有钱的;而你则忙得实在,能看到钱包鼓起来。”

        夏天笑着说:“还说钱包鼓起来,你给我定的任务是不好完成的。年初,徐海涛还问我是不是对任务没有信心,我对他说,主要是考虑同事们碗中有没有饭的问题。”

        陈韵说:“你的情况,我清楚,年年叫苦,年年额完成任务,从不唱高调。我对你特别有信心。这不,我又找上门来求你了!”

        夏天问道:“陈秘书有什么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说。”

        陈韵说:“这回不是我个人的事。总行不是了通知吗,要在西丽湖召开一个联席会议,加强综合反映工作,我们黄鹿行长今天出差上北京前,再三叮嘱我,要找几个有经验的同志,结合自己的实践,谈谈综合反映工作的重要性。不然,像我们行去年一样,工作做了不少,但是,上面并不满意。所以,我看了你写的不少材料,就想到了要你出马,帮我们这个忙。”

        夏天谦虚地说:“看来,你又找错人了。向上汇报一直是我的弱项,所以不论成绩大小,都是年年十八,不会长进。”

        陈韵笑着说:“年年十八,就是青春永驻。这样的男人很讨少女喜欢,也是我们男人追求的最高境界。”

        夏天问道:“改天在西丽湖开会,你会去吗?”

        陈韵说:“我会去,黄鹿行长对这个会议很重视,他要在会议上讲话,到时候请你们这些老同志讨论的时候,多言、多支持。”

        夏天说:“我们支行最近来了新行长胡辉,好像开始搞事了。陈秘书,他是什么来历?”

        陈韵说:“黄鹿行长在出差前,准备找胡辉聊一下的,但听说他出差了,没有找到。我跟你说,当初因为你们支行王行长不干了,没有人能顶上,总行也不是病急乱投医吗!对外招聘行长,这胡辉是自己找上门来应聘的,没有什么背景。现在,他在看着总行,而总行也在看着他的表现。”

        夏天说:“从种种迹象来看,他可能对我们这些旧人弃而不用,要是你有机会的话,请黄鹿行长给我挪挪位,你看怎样?”

        陈韵说:“我尽力而为,你也要耐心等待一下。”

        夏天说:“好的,我先谢了!那我们就西丽湖见?”

        陈韵说:“好说,挂了!”

        放下电话后,夏天在心里暗忖道:“一个找上门来的人,胡吹一通牛皮,就可以让他挂一个行长,把十亿元的财产交给他胡整一通。这市民银行的领导也太随便了一点。为什么不在知根知底的员工内部充实领导班子呢?外来的和尚会念经?我看未必!看来申一枫、黄鹿与第一任领导班子的古丁力、罗艺的思路相去甚远,难怪罗艺在第二任班子上任后选择了离开,其根本原因就是大家尿不到一壶。”

        八月九日下午,一辆轿车驶进了湖贝支行的停车场,三分钟之后,支行行长室的门开处走出了胡辉。只见他迅往楼下停车场走去,来到这辆刚刚驶进停车场的轿车旁,用左手打开左边第二排的车门,将右手托在车门上方的上限高度,嘴上说:“申董事长辛苦了!请。”

        这时,车内的申一枫慢慢把双脚往车外移,随后探出了头,站起身,算是下了车。在胡辉一阵逢迎讨好声中,他矜持地迈着步,慢慢往楼上的行长室走去。

        两人进了行长室,胡辉随即将房门关好,开始密谈起来……

        第二天,胡辉要资金信贷部填制一套分栏式的,内容有:支行旧贷款经办人员、清收不回来的原因、现主管人员及采取的措施等的“一览表”。

        夏天看了这张表式的设计,马上敏感意识到:这可能是胡辉整人的计划之一。

        与此同时,机要员韩小妞也拿来一张表,对夏天说:“经理,这是胡行长要的,请您抓紧填好。”

        夏天接过那张纸,看到该表的抬头上写着:《湖贝支行从业人员基本情况表》,夏天问道:“这种表,你那里不是填有吗?”

        韩小妞答道:“胡行长要你们新填的,我也没有办法。”

        夏天听后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这时,被胡辉调岗到产品开部的黄蔓延来到夏天办公室,以开玩笑的口吻说:“夏经理,你看,我更上一层楼了——与你老人家更近了!”

        夏天也以开玩笑的口气答道:“人们常常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我们一起工作了五、六年,走近一点,有什么不妥吗?”

        黄蔓延连连说:“妥!妥!妥!但是,你看我来到老徐的部门,要见到徐东海一面也不容易,也不知道他天天干啥!”

        夏天笑着说:“老徐是野惯了,你不要管他干啥。现在,皮球在你自己的半场,一切由你决定,你自己该干啥就干啥!”

        “也是。”黄蔓延释怀道。

        后来,两人谈起时下支行的人事布局,都感到:目前的胡辉还是意犹未尽,藏有后着。

        下午临下班时,韩小妞拿着一个文件夹来到夏天办公室,对夏天说:“经理,支行新文件,请您马上看完。然后,我拿走。”随后小声说:“对徐东海的。”

        夏天听完韩小妞的小声解释,马上打开文件夹,只见文件夹内第一份文件赫然写道:

        深圳市民银行湖贝支行文件

        深市银湖字(1999)第o44号

        关于对徐东海同志降职使用的决定

        各部、室、办事处:

        经支行广泛征求群众意见,依据领导班子对中层干部德、能、勤、绩的人事考核结果,经支行行长办公会议研究,一致决定:徐东海同志由支行产品开部主任降为副主任,其工资福利待遇按新任职务标准执行。

        深圳市民银行湖贝支行(印)

        一九九九年八月十日

        夏天看完,在阅办栏签字的同时,对韩小妞问道:“他是什么时候交给你打印的?”

        韩小妞小声说:“半个小时前。”说完,拿着夏天签完字的文件,离开了夏天办公室。

        夏天随即来到走廊上,看到徐东海的办公室的门锁着,说明他不在行里。夏天在心里想:“原来,胡辉也是看到老徐不在行里,马上把文件印好,给其他人传阅,到了第二天,就不怕徐东海搅事了。但老徐的确在群众中没有什么威信,这个降职的文件还是有群众基础的。反观胡辉把一个正职的主任岗位空出来,是不是要调进他的人了呢?”

        夏天回忆胡辉只在支行行务会议上对徐东海点了两次名,就写了一纸公文把他降职,这与申一枫来到市民银行后的整人之道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如果要处置人了,都是先在会上造舆论,接下来便动手。久而久之,人们悟出了门道:若是他们一旦在会议上表述了对谁不满,就是要整治谁的先声,这是屡试屡爽的实例。

        夏天在心里说:“就这种用人之道和驾驭之术,显然不是我所推崇的。”

  http://www.yqxs.cc/html/95/95092/205056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言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