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天价绯闻妻 > 第039章 帮她打官司

第039章 帮她打官司

        “你关心这些新闻干什么?”

        惠茜叹一声:“我被困在这里无聊啊,即使不想关心,但随便上网看看都能看见这些报道。”

        她顿一顿又道:“昊然,如果苏芷旋真的打官司是要解约赔偿还是辞掉权烨的节目?”

        “我不是她,怎么会知道。”陆昊然拿起报纸翻看,不冷不热的回道。

        惠茜挨过去,靠在他的身边道:“昊然,要不你帮苏芷旋打这一场官司?”

        陆昊然闻言狐疑的侧目看她:“你肯让我帮她?”上次不过是想宣布苏芷旋的身份她就吞药,现在怎么肯让他出手帮苏芷旋?

        “我只是想苏芷旋如果解约,那么权烨一定会签下她,怎么说她都是陆家的人,既然她现在有了名气应该进你的公司和你站在统一战线才对,而且公司里影视歌领域的一线艺人都有,就差这个主持界的一姐,苏芷旋很合适不是吗?”

        陆昊然凝眸思虑,他不是没想到这一点,尤其是苏芷旋若是被权烨签下,那么这两人在一起的机会更多,一想到这些他就憋闷。

        她是顾忌着惠茜的反应才没有明目张胆的出手,这两天他已经安排秘书和律师联系了,这一场官司不管结果如何,他都不希望苏芷旋和权烨达成合作关系。

        秘书打探清楚,权烨那一边和律师界的金牌律师联系过,想必也是为苏芷旋打官司做准备。

        这一场博弈不只是为苏芷旋,还是他和权烨之间的暗斗,既然惠茜不反对,他便不用私下进行。

        “公司里确实缺少优秀的主持人。”陆昊然顺着惠茜的意思道。

        “那就把苏芷旋签下来,在你和权烨之间,我想她没有选择外人的权利。”惠茜继续鼓动。

        “我会让秘书联系律师。”陆昊然这话结束了这个话题的讨论。

        惠茜双手挽住他的手臂,头枕在他的肩膀上,满意的弯唇,眼睛注视着前方突然定了神。

        苏芷旋,你休想让权烨继续捧你,只要进了昊然的公司,那就没有你说话的份了,作为师姐,我会好好教导你的!

        惠茜的眸光越来越沉,嘴角勾起狠戾。

        幽深长巷里一家古色古香的茶楼,茶楼用木篱笆围起,篱笆上爬满了藤蔓植物,淡粉的花开在其间,风一来就摇曳。

        茶楼门前都堆满了一盆盆的鲜花,还有挂起的吊兰,这样的地方喝咖啡倒是不错,偏偏是一家茶楼。

        进到屋里就有一种时空倒转的错觉,一应皆是紫檀木的座椅,屏风字画古玩,无一不透着浓浓的古风。

        以至这茶楼掩藏在这远离尘嚣的幽深巷子每天都会有客人光临。

        煮茶师傅就在旁边当着客人的面烧水煮茶,隔着一道竹帘有女子在弹奏古筝,音调如珠子落入玉盘。

        “能得权大少相邀到如此雅致的地方喝一杯茶水真是谭某的荣幸。”隔着一张茶桌,谭振笑看对面的权烨。

        “谭台长这话不妥,能请到谭台长喝一杯茶水才是权烨的幸事。”权烨不卑不亢,气势也不迫人,是作为晚辈该有的礼仪。

        谭振今年刚达花甲之岁,身形颇为消瘦,最是喜欢品茶,是广播电台的主要负责人。

        寒暄了几句,煮茶师傅将煮好的茶奉上来,满室都是茶的清香。

        谭振闭眼深吸,赞道:“是最好的雨前龙井。”

        “都说谭台长爱茶果真不假。”权烨笑道。

        谭振眉目一扬,颇为高兴的呵笑,并未接话,品起了茶香。

        “权大少,你刚才说想买下黄金时段的广告权?”谭振品了一口茶慢悠悠的问道。

        “嗯。”权烨颔首,放下茶杯,继续说:“刚好有个项目准备进入市场,这次想在谭台长的宝地觅得一席之位做个宣传。”

        谭振微阖眼,淡说:“我想你也知道我们电台办的时间比较早,在江城算是老电台了,和那些新起的广播电台没法比,你那么放心把新项目的宣传都投放到我们台?”

        “正是这样,我才找到谭台长商谈这事,老电台老听众肯定不少,不瞒谭台长,我小时候也听这个电台,所以,私心里也希望电台今后的发展能更好。”

        这个广播电台是成立得早,所以以往的模式一时间难以转变,没有变革就无法迎合快速变转的世界,想电台能和之后成立的新电台抢得听众,改革是唯一的出路。

        “哦?你有什么好的想法?”谭台长神色一敛,认真起来。

        权烨薄唇弯起浅弧,俊朗眉眼里精光熠熠:“谭台长,我们边品茶边聊……”

        日渐夕斜,权烨与谭台长一同走出茶楼,看着谭台长的车子驶离后,他转身坐进等候在旁边的车子。

        赵宇随后坐到驾驶位,回头对权烨说:“权总,刚才夫人来电话让你今晚回宅子里吃饭。”

        权烨没有多做思考回道:“好。”

        权家大宅依山傍水而建,权家祖辈请过风水先生看过才选了这块风水宝地。

        也是近几年主宅的大门才换成铁艺的雕花护栏,其它一样没变动过,那些雕梁画栋的古式楼宇,抄手游廊,花园里有假山,假山里的泉水是从山涧引来,一到夏日便沁凉无比。

        大宅里处处绿树成荫,这些都是百年的大树木了,见证了权家的兴衰荣辱。

        车子开进宅子里,权烨下车,纪叔迎了过来:“少爷你可算是回来了,一屋子的人就等你开饭呢。”

        权烨扯了领带交到纪叔手里,西服外套也脱了一并往纪叔手里塞,一边解开袖扣一边往主屋走。

        “是吗?都有谁来了?”

        纪叔对权烨这行为习以为常,权烨是他看着长大的,他从小就如一匹不受驯服的马儿,也只有老爷子能震得住他。

        在权烨十岁的时候还因为太过逆叛被老爷子送到乡下,说要他吃点苦头挫挫他的锐气,脾气不改好不准回城。

        一屋子的人心疼得紧,但谁都不敢违逆老爷子的命令,好在权烨去了一趟乡下脱缰野马的性子收敛了许多,很快就被接回城里。

        不过纪叔知道,他骨子里还是有那些不受驯服的血液流淌,经过商场的历练,他稳重了许多,不过一回到家里他就没有什么顾忌了。

        这些穿起来仪表堂堂的西服领带对权烨来说就是一种束缚,不办公事的时候他就喜欢扯了往旁边丢。

  (https://www.yqxs.cc/html/0/157/1555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