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1章

        “我们离婚吧。”

        矜贵高傲的男人,目光不带任何感情的婢睨着面前的小女人。

        “我会给你补偿。你要钱,要工作,甚至是给你母亲最好的医生,这些我都可以帮你。”他淡淡然道。

        洛诗涵拼命的隐忍着眼底的泪光。

        当初战寒爵的未婚妻逃婚,为了应付各大媒体,临时将她抓来做了替补新娘。他以为她是不能抵挡战太太这个称谓的诱惑。只有洛诗涵自己知道,她嫁给他,只是想成全自己那颗爱他两世的心。

        她有多爱他,他永远都不会知道。

        “我嫁给你,不是为了钱。”在他面前,因为爱得太深沉,以至于总是很卑微。

        男人那双幽邃的眼眸染上一抹嘲讽的笑意。

        素不相识的两个人结婚,不是为钱还能为了什么?

        “我耐性有限。若是你没有特殊的要求,明日我便让律师带着离婚协议书过来找你。”男人将咖啡一饮而尽,然后将咖啡杯放在桌上,转身上楼去了。

        洛诗涵的目光落到咖啡杯上,怯弱的脸庞渐渐浮出一抹不甘和倔强。

        风过留声,雁过留痕!

        曾经撕心裂肺的爱他两次,不甘心就这样落幕退场。

        半个小时后。

        洛诗涵上楼。

        “老公!”她拘谨的站在门口,怯怯的喊道。

        战寒爵目光凝焦在文件上,听到她的这声“老公”,不由诧异的抬头,深沉的目光注视着她。

        结婚一年,他从不许她叫他老公,她一直遵照的很好,没想到快离婚了,她的胆子却狂了起来。

        “说。”

        洛诗涵道,“我可以离婚。房子和钱我都不要,我只想要个孩子。”声音虽轻,却透着一股子倔强。

        战寒爵眼角微微一挑,呵,看起来胆子是变大了不少。

        “我和你?不可能。”语气里透着嫌恶。

        洛诗涵估摸着时间,她在他的咖啡里下了足量的药物,要不了多久,药性就该发作了吧?

        “我们好歹夫妻一场,就算是剧终人散,我也得捞点利息走吧!”洛诗涵豁出去了,挺直脊梁,卑微的态度变得强硬起来。

        战寒爵眉头轻挑,很好,小绵羊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洛诗涵,不要跟我玩欲擒故纵的游戏。我给你的价格不会委屈你。如果你太贪婪,你将会一无所有——”

        “战爷,我说过我不要钱。”洛诗涵再次强调道,态度决绝,目光定定的看着他,“我要借你身上一样东西。”

        “什么?”战寒爵蹙眉,有些不耐。这时,他忽然感觉身体有些异常的燥热。

        “洛诗涵,你竟敢给我下药?”战寒爵顿时明白她的意图,俊脸蓦地沉了下去,仿佛笼罩着千年不化的积雪。

        洛诗涵神色恬静,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她轻抿薄唇,不慌不忙的将自己剥得干干净净,走上前贴了上去......

        战寒爵明明想抗拒的,可是身体的强烈需求让他强势的将她拥入怀里。

        封印在身体内的魔鬼,叫嚣着将他从黑暗的谷渊带到云霄顶端。

        春宵一夜,蚀骨纠缠。

        ......

        清晨,熹微晨光透过米黄色的轻纱撒落到房间的大理石地板上。

        床上,男人睁开惺忪的眼睛,一张冰雕般的俊脸上透着矜贵迷人的气息。

        昨晚和洛诗涵翻云覆雨的画面强势载入脑海,战寒爵一个激灵坐起来。

        掀开被褥,白色的床单上,几滴血迹如绽放的雪莲花,妖冶瑰丽的开在眼前。

        战寒爵的脸色瞬间冷戾。

        该死,洛诗涵竟敢算计他?

        修长匀称的长腿落地,披上浴袍的时候,不小心将床头柜的什么东西扫落在地上。

        战寒爵弯腰捡起来,是一张银行卡和一张娟秀的留言。

        “银行卡里的钱是昨晚的酬劳。从此你我各不相欠!再见!”

        男人本就阴鸷的俊脸浮出一抹狰狞的表情。

        “洛诗涵!”醇厚的大提琴音划破长空,带着炸裂的火气,震得整栋楼似乎都摇颤起来。

        她当他是出来卖的吗?

        竟然用他的钱来侮辱他。

        战寒爵修长如玉的手指卷曲握紧,因为用力而失去血色。

        “洛诗涵,你最好祈祷自己别落到我的手上!”

        ......

        城东,一家僻静的出租屋里。

        洛诗涵躺在简易的布艺沙发上,手里咬着苹果,眼睛却盯着电视屏幕上。

        主持人端起她的黑白照片,一本正经的讲述着:

        “战家少奶奶洛诗涵于数日前离家出走,所有电子监控设备都没有录下她的行踪,全城酒店旅馆也没有她的身份证记录档案。若有知情人士知道她的下落,请拨打节目热销电话,赏金一百万。”

        洛诗涵愤愤的将苹果核扔到电视上。

        “我还没死呢。战寒爵你用一张遗照来寻人,你什么意思?”

        随即又浮起一抹嘚瑟的笑意,“想抓我,下辈子吧!”

        洛诗涵抚摸着自己那张和遗照大相径庭的脸庞,自信非凡道。

        战寒爵只知道她是洛严的私生女,自幼在落后山村里长大,所以心里压根就瞧不起她,认定她是无知,粗俗的乡下村姑。

        可他不知道,她是活过两世的人。

        前世她是燕城四大世家之一的严家长女严铮翎,妥妥的学霸,不仅是第一学府网络安全系的高材生,而且出生豪华世家的她,拥有名媛千金的多才多艺的技能。

        她的化妆技术,精湛高超,达到了可以为人易容的地步。

        她离开战家那天,是精心化装后才离开的,而且成功避开了别墅所有的监控路段。

        战寒爵要找到她,谈何容易?

        十个月后。

        洛诗涵在出租房里生下三个可爱的宝宝。

        望着婴儿床上粉雕玉琢的宝宝们,两男一女,洛诗涵陷入了长久的呆怔中。

        连续十个月,寻找她的消息一刻也没有停止过。

        战寒爵那样骄傲的人,被她算计到如此地步,应该会记仇一辈子。

        如果被他抓住,洛诗涵能够想到自己的下场,恐怕被他丢进大海喂鲨鱼,都难解他心头之恨!

        她如今有了孩子,不可能一辈子过着躲躲藏藏的日子。

        洛诗涵思忖良久,最终下定决心——忍痛割爱,偷得下半生的安宁。


  (https://www.yqxs.cc/html/0/186/636940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