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我在大唐当秀男 > 第二十四章 逃宫

第二十四章 逃宫

  虽然张麟心里惴惴不安,毫无把握,但是,已经走到了这一地步,不可能再退缩回去,缩在昆池苑与呆在萃阳宫没有任何区别,面首危机依然没有摆脱,甚至有可能比之前更加严重,因为他打晕了小六子,违反了宫规,这事隐瞒不住,必遭严罚。

  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怕个鸟!

  为了自由,为了更好的活命,张麟豁出去了,他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踏上昆池苑广场中间两排松柏夹持的甬道,目不斜视,施施然往提象门走去,心里无数遍地念叨阿弥陀佛,无量天尊,上帝保佑,希望给他好运气,能够蒙混过关,顺利出宫。

  在提象门口有八位凶悍无比的禁卫把守,其中两位笔直地站在门内,面朝昆池苑方向,另外六位立于门外,面朝前殿方向,如同八座铁塔。他们身穿褐色甲胄,外罩黑红相间的甲袍,手一刻不离的抓着悬于腰间的刀柄,无比森严地戒备着。

  提象门是连接前殿与后宫之间的重要通道,皇上上朝退朝都要经过此门,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张麟若是知道他准备经过的门是整个皇宫之中最重要最森严的门,他肯定有一口老血好吐。

  朝向后宫的两名禁卫,一个长着牛眼,一个长着狼鼻,看起来比把守萃阳宫的禁卫更加高大,更加威猛,更加凶悍。

  长着牛眼的禁卫见一个面生的太监,大摇大摆地走来,便抬起带鞘的弯刀,遥指来者,面无表情地喝了一声:“令牌!”

  “内侍省高力士!”张麟简洁地说,脚下没有停步,只是稍微放慢了速度,手里拿出高力士的腰牌,向牛眼禁卫面前一晃,然后,略微拐了一个小弯,绕过对方的弯刀,继续迈步前行,如入无人之境,意欲从两名禁卫中间的空档之中穿行出去。

  之前遇到宫门禁卫,他都是这样做的,一路畅通无阻,不知道这次会怎么样?

  长着牛眼的禁卫稍微瞟了那腰牌一眼,便把腰刀一伸,横在张麟的面前,厉声喝道:“给我站住!”

  “怎么,不让过?咱家不是给你看过令牌吗?”张麟斜视着牛眼禁卫,不高兴地嚷道。别看张麟表现出一副镇定从容的样子,实际上他心里极度紧张,一颗心脏在急速跳动。

  “你这腰牌只能在后宫行走,要离开后宫必须令牌,难道你连这一点也不知晓!”牛眼禁卫疾颜厉色申斥道。

  张麟心里咯噔一下,原来腰牌只能在后宫内部行走,不能离开后宫,他哪里知道这些?看来这下有大麻烦了!

  “嘿嘿,咱家拿错了。。。令牌当然是有的。”张麟嘿嘿一笑,并没有显露出任何怯意,他知道若是被禁卫看出自己的心虚,必然要严加诘问,那时就会露出马脚,后果堪忧。

  他装模作样地在衣袖里乱掏一气,可掏了半天,什么都没有拿出来,最后冲禁卫咧嘴一笑,“哎呦,令牌好像不见了。。。”

  “拿了令牌再来。”牛眼禁卫冷声道。

  “令牌是有的,可是不见了,到底丢哪里呢?。。。上午咱家去了趟太极殿,莫非丢在太极殿周围?”

  张麟抬手揉着太阳穴,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着,目光扫视四周,而后装出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悍然伸手拨开禁卫的刀,大模大样地抬步往宫外走去,试图就这样稀里糊涂闯关出去。这样的事,以前张麟也做过,而且还成功过,不过那时的对象是某幢大楼的保安。

  “回去!”牛眼禁卫握刀的手一用劲,他的力气相当大,可谓孔武有力,很轻松地将张麟整个人拨得倒了回去,使得后者跌跌撞撞地倒退了十几步,差一点跌倒。

  “兄弟,咱家记起来了,令牌丢在太极殿,请你通融一下,放咱家出去找令牌吧,找不到令牌可是要挨板子的。”张麟哭丧着脸恳求道,开始打感情牌,想引起对方的恻隐之心,开恩放他出去,一边又挨挨索索靠近了宫门口,意图趁禁卫不注意溜将出去。

  牛眼禁卫并没有为张麟的表演而唬住,圆溜溜的大眼中闪出一抹凶光,用带鞘的刀尖指着后者的胸口,表情冷酷地喝令道:“滚!”

  “滚是没有问题的,你能不能告诉咱家,怎么样才能去到太极殿找回我的令牌?”张麟厚着脸皮问道,他想从禁卫口中套出离开后宫的其他路径。

  对于张麟的问题,牛眼禁卫不屑于回答,他凶神恶煞地叱喝道:“你想找死吗!”

  “你怎么说话的?”张麟生气了,把手揣进怀里,攥住了七星神棒,似乎要做困兽之斗。但是他马上想起,七星神棒并不是万能的,对付个把手无寸铁的太监还能勉强凑活,要同时对付八名手持利刃的禁卫,那想也不用想,不可能占到任何上风的。而且不是落不落下风的问题,而是作死!

  除非张麟的脑子坏掉了,才会做这样的尝试!

  没有办法,张麟只好神情颓丧地退回到牌坊后面的昆池苑,蛰伏于一堆由奇形怪状的太湖石垒起来的假山之后,等那些禁卫换了班后再试。

  他已经摸清楚,萃阳宫的守卫一般隔两个时辰就会换一次班,提象门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吧。

  隐伏了没多少时间,有两个女子的身影出现在张麟的视线中,从前殿悠然走来,穿过提象门,进入昆池苑,经由青松翠柏夹持的甬道,款款行来。

  一人身穿琥珀色曳地长裙,头顶堕马髻,佩戴着亮闪闪的金钿玉纂,貌似一位极其尊贵的贵妇,身材丰腴,面色白皙,年过半百,只看了一眼,张麟就认出来了,这贵妇不是别人,正是将他送进宫的罪魁祸首----老妖婆安定公主。

  走在安定公主身后的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身穿翠绿色襦服长裙,腰节掩胸,腋下用绸带扎系,头上顶着孔雀开屏髻,肤色雪白,面庞秀丽,双手搭在腰间,连行走时都恭谨有礼。她步态高雅,容颜殊丽,眉峰之间隐隐透露出一股英气,谁若是看到她的容颜,哪怕只一眼,也会一见倾情,终生难忘。

  在这美丽女子出现的一霎那,几乎分布在昆池苑所有节点的禁卫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投射到她身上,此刻的她仿佛成了昆池苑的一抹瑰丽风景。

  瞅见那位绝美的女子后,张麟那发散且无神的瞳孔重新聚焦起来,变得奕奕有神,目光贼兮兮地盯着那女子仔细审视,心脏嘣嘣乱跳,几乎要撞破胸口,破腔而出。。。

  ......

  感谢来自QQ阅读的朋友Marlboro打赏200币。谢谢所有支持《秀男》的朋友~

  (https://www.yqxs.cc/html/119/119983/4516120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