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我在大唐当秀男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狼子野心

第一百七十八章 狼子野心

  太平公主一把拉住了夜玉的袖子,拽了回来,温声劝止道:“目前他并不肯定皇上就在我府里,估计只是来吓唬我的。你若是出去,不就坐实了?”

  “你说的也是,可是圣躬在此,岂能容他们在外面放肆胡来?”夜玉蹙眉道,脸上的怒气仍然未消。

  “我出去会会他们。”太平公主面色如常,淡定自如道,因为再不出去,府门都有可能被踏平,府邸都可能被掀掉。

  “你行吗?龙武卫可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家伙,跟强盗无异!武承嗣更是一个泼皮无赖!”夜玉不放心。

  “放心,我是堂堂公主,武承嗣难道敢吃了我不成!”太平公主若无其事道。

  “你还别说,正因为你是公主,武承嗣做梦都想吃你呢!”夜玉娇笑着伸手摸了摸太平公主滑嫩的脸蛋,打趣道,“像这么柔滑鲜嫩的肉,连我都想吃一口。”

  “去你的!”太平公主伸手戳了夜玉的额头一下,而后面色一肃,郑重其事地叮嘱道,话语略显沧桑,有一种易水萧萧之悲壮,“夜玉,皇上的安危就交给你了!只要外面的人没有打进密室,你就不要出来,外面我自会应付。”

  “你放心,武承嗣若是胆敢闯进密室,管他什么亲哥哥亲侄子,我第一个宰了他!”夜玉俏丽的眉毛一挑,眼中浮现一股凛然杀气。

  离开密室之后,太平公主从腰间取出两块金牌,分别交与两名女侍卫手中,语气坚定地吩咐道:“紫焰,蓝月,这是皇上金牌,你们兵分两路,想办法冲出包围,到皇宫请武公公和羽林卫李大将军速来护驾。”

  皇上住在她的府上,什么金牌银牌,太平公主身上有一大把,只差没有帝令和虎符。

  “公主殿下驾到~”

  一声暴喝从府邸深处传来,随着这一声吆喝的传出,激烈打斗立即停止了,双方分开,怒目对峙。

  在华漾夫人和府中几名女侍卫和宫女的簇拥之下,太平公主出现于正殿门口,看到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死尸,且大部分是自己府上的人,她暴怒到了极致,脸色非常不好看,双眉倒竖,厉声喝道:“让魏王过来见本宫。”

  在顶盔贯甲威风凛凛的龙武卫大将军齐哲的陪同下,武承嗣趾高气扬地走进了太平府,脸上挂着志得意满的笑容:“令月妹妹,你的门好难进啊!”

  “王兄,你带着这么多军兵,明火执仗闯进我的府上,意欲何为?莫非你想洗劫本府?”太平公主面如寒霜,抬手一指武承嗣,冷声质问道。

  “我的好妹妹,你不用跟我装糊涂。本王已经得到确切消息,圣躬就在你的府上,我特意过来迎接圣躬还宫,那些不长眼的竟然进行阻扰,就被正法了。”武承嗣上前两步,奸笑一声,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道。

  “你说皇上在我府上,有何证据?”太平公主美眸带着怒气瞪着武承嗣,怒声质问道。

  “证据当然有,我手下亲眼目睹你以瞒天过海之计将圣躬劫持到自己府上。你要是识时务的话,乖乖地将皇上交给我,这样我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武承嗣目不转睛地盯着太平公主绝美的脸,肆无忌惮地威逼道。

  “你走错门了!皇上在皇宫,你怎么找到我府上来了。你莫非老糊涂了,不认路了?”太平公主不假辞色道。

  武承嗣听了直呲牙,令月分明嫌弃我老!我很老吗?我怎么觉得自己还很年轻,日御三女都可以!

  “令月,你可知道,私羁圣躬,罪在不赦?!你要是不识相,我只好进内去搜!”武承嗣毫不掩饰地进行恐吓。

  “武承嗣,你辜负圣恩,私闯皇宅,有若谋逆,真是狼子野心!!你要是敢谋逆,哪怕你是母皇的亲侄子,也逃不了灭顶之下场!”面对数百上千铁甲军的包围,太平公主面不改色,镇定自若,义正词严道。

  “本王勤王护驾,营救圣躬,赤胆忠心!跟谋逆一点都不搭边。说起谋逆,那也是你。你私扣圣躬,就是谋逆。”武承嗣手摸着下巴,桀桀狞笑,以一副阴阳怪气的腔调说道,“现在你有两条路可走,一,乖乖地将皇上交给我,我就既往不咎;二,同意做我的夫人,咱们成了一家人,那就更不用分彼此。你我联姻,乃是皇上默认的,你又何必抗拒?你要是不同意,你好好想想后果,这些赶来勤王救驾的龙武卫可不会像我这样好讲话。他们发起怒来,恐怕会踏平你的太平府,到时候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

  有龙武卫殿后,武承嗣不着急抢皇上,开始撩太平公主,这也是他此行的目的之一。他觉得,通过正儿八经的手段,估计很难达到目的,威逼利诱,或许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以前没有这种机会,而现在,皇上病危,生死不明,机会来了。

  “武承嗣,你开什么玩笑!你儿孙都已满堂,还扯这样不着边际的话语,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是不是认为皇帝的女儿嫁不出去?”太平公主气得差点吐血,立即针锋相对,不留情面地一口拒绝,语气极尽嘲讽。以前她对于武承嗣的追求虽然冷淡以对,但是从来没有如此直接明了地进行拒绝,因为当时顾及母皇的态度。而今人家都带兵打上门来了,要是再敷衍搪塞,人家就会认为你软弱可欺,得寸进尺,为所欲为。

  武承嗣脸色一瞬间变了,他没有想到太平公主对他是这种态度,以前他还抱有各种幻想,以为假以时日,一定能俘获令月的芳心!而现在,太平公主对他的拒绝毫无保留,等于明白无误地告诉他,他没戏了!

  “来人,太平公主私羁圣躬,罪责深重,押至大理寺勘审!”武承嗣恼羞成怒道。

  “是!”当即有几名龙武卫兵卒上前,要抓太平公主。

  “武承嗣,你敢!”这时夜玉提着剑从府里出来,脸上带着极度的愤慨之色。

  见到夜玉提剑出场,武承嗣的脸上立即变了颜色,腿肚子抽筋,之前他就是因为听说夜玉在太平府,便判断皇上也在此处,现在亲眼看到夜玉,便如同看到皇上,心里一瞬间被极度的恐惧所占据。要是皇上没病,知晓自己的所作所为,一定会龙颜震怒,后果不测。想到这一层,他能不害怕吗,额头上开始滴汗,他赶忙向准备捉拿太平公主的禁卫挥了挥手,脸上堆起谄媚的笑,解释道:

  “夜玉,事情不像你所看到的,我是赶来迎接圣驾还宫的,绝对没有旁的意思。令月不明所以,进行阻止,所以才发生一点口角。”

  “有你这么迎驾的吗?你这样做,和谋逆有何区别?我真是为你害臊,觉得寒心。”夜玉冷声道。

  “夜玉,你怎么这么说话呢?你这不是胳膊肘往外拐吗?”武承嗣不高兴了,这时他的气势慢慢恢复了,因为他从夜玉的说话口气可以判断出,皇上定然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要不然,皇上会直接宣他进去训斥一顿,甚至将他拿下治罪,哪会跟他讲道理,可是现在没有,这说明,皇上不知道此事,也就是说,皇上一定重病垂危,昏迷不醒,甚至已经驾崩了,也不是不可能。

  。。。

  正在这时,又一队人马大张旗鼓地开到太平府门口的街上,是左鹰扬卫,战斗力一点都不会比龙武卫逊色,在大将军曹仁师的率领之下,簇拥着皇嗣李旦和同凤阁鸾台平章事李昭德,杀气腾腾地将武承嗣的龙武卫包围了起来。。。

  (https://www.yqxs.cc/html/119/119983/4566800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