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我在大唐当秀男 > 第一百四十章 你的命不长了

第一百四十章 你的命不长了

  “这么快就将奸细抓了起来?”武则天听了禀报,激动地站了起来。

  “是的。由于那奸细武功极其高强,臣不敢当场将他揪出,免得横生枝节,故而抓了十名嫌犯,以作疑兵。”

  张麟声音平静地禀报。在说话之时,他偷眼快速扫视周遭,没有看到上官婉儿的身影。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见到婉儿,不知她近况如何,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抓的好!宁愿错抓,也不可使奸细漏网!”武则天笑着赞许道。

  “臣恳请皇上加派高手,与臣一同审案,臣定会将真正的奸细从十名嫌犯中间甄别出来!”张麟胸有成竹道。

  “武常,你带一批御前侍卫,同骁骑尉一道去,查出真正的奸细!”武则天扭头温声吩咐侍立于身侧的御前太监武常。

  “是,陛下!”武常恭声答应。

  “凤凰,你负责保护骁骑尉安全。”武则天又一脸严肃地吩咐侍立于宫门里侧的御前侍卫凤凰。

  “是,陛下。”凤凰迈步而出,向武则天抱拳施礼。

  凤凰出面,点了十名御前侍卫,加上夜玉及其手下四名侍卫,一共十六位御前侍卫,个个都是武功高手,这种实力,堪比一支铁甲大军。

  对于御前侍卫,张麟还是蛮放心的,因为这些人是保卫皇上的,这些人若是有问题,那么皇上早就被刺杀了!

  “骁骑尉,你真的确定真正的奸细就在这十人之中吗?”在去震字营的途中,桓斌忍不住询问张麟,语气之中隐隐带着责问之意味。之前张麟说是不确定,要一批一批排查,还要排查御前侍卫,现在听他的口气,真凶已经很明了,只等武常带御前侍卫到了之后,就可以一把揪出,这不是在欺骗他吗!

  听了桓斌的话外之意,张麟可以百分百判断出桓斌知晓奸细的底细,甚至和奸细是一伙的!他那话的意思可以理解为:要是你早告诉我你已知道真正的奸细是谁,我就可以提前让他逃走。可你却弄十个疑兵,让我上当了!

  “桓将军,我虽然不能确定奸细是谁,但是武公公一出马,定然能够见分晓。”张麟伸手拍了拍桓斌的肩膀,和煦一笑道。

  到了震字营,进入关押嫌犯的禁闭室,武常和声开口:“骁骑尉,你提犯人开审吧,咱家在旁边看着。”

  “这奸细武功极其高强,公公要多加小心。”张麟小声提示道。

  “放心,有咱家和凤凰在,谅他翻不了天!”武常拂尘一摆,气定神闲道。

  “公公威武!”张麟笑着赞了一句,他知道,皇上的贴身太监一般都是顶尖的高手,这武常敢如此说话,应该是有底气的。

  张麟向高力士示意,高力士点头,按照名单喊道:“马丕!”

  “在。”

  “出来领赏钱!”高力士道。

  “真的有赏钱领?”被叫到名字的马丕大喜过望,被关在里面的人,更是喜气洋洋。

  马丕被释放出来,比对手印之后,领了十贯赏钱,千恩万谢兴高采烈地出去了。

  。。。

  七名禁卫先后被释放了,每个人都比对了手印,都领了十贯赏钱,然后离开了。

  见到此番情景,武常暗中摇头,他活了这么大把年纪,没有看到像这样审案的,这哪儿是审案,简直是败家!看来皇上给他的赏赐实在太多了,多得没处花,以至于如此浪费!

  只剩下三个禁闭室内还有关着人:卢大白,钱非和惠中,很快真凶就要揭晓了。他们三人无形之中都有些紧张。

    张麟瞟了桓斌一眼,后者的脸上虽然始终呈现出一脸淡定的神色,但是他的手始终抓着剑柄!看起来比谁都紧张。

  从桓斌身边挪开了几步,站到了武常和凤凰的中间,背后靠着墙,张麟觉得这样应该万无一失。因为他看过神狄,知道凤凰是好人,不可能突然变坏。

  “下一个。”张麟沉声吩咐高力士。

  “卢大白。”高力士叫道。

  卢大白被放出来了,验过手印之后,领了十贯钱离开。

  “等一下。”张麟突然喊住卢大白。

  “还有什么事?”卢大白问道。

  “你愿不愿意到萃阳宫当差?”张麟笑着问道。

  “我本人当然愿意,可是我说了不算数,需要桓将军派遣的。”卢大白听了眉开眼笑,到萃阳宫当差,跟着这位财神,他当然愿意。

  “桓将军,你同不同意?”张麟看向桓斌,温声问道。

  “跨营调动,此事关系甚大,我也做不了主,需要请示大将军。”桓斌摇摇头,皮笑肉不笑道。

  “那没关系。”张麟微微一笑道,实际上他对于卢大白的底细一点都不知道,虽然后者不是杀死陈十的凶手,但是并未排除他是另外奸细的可能。他之所以说这番话,目的就是调剂调剂气氛,特别是想让桓斌放松紧张的心情,免得他真凶揭露之时,破罐子破摔,陡起杀心。

  接着钱非被放了出来。禁闭室内只剩下惠中一人。

  空气一瞬间有些凝固了。

  一直保持淡定风格的武常,淡定不下去了,在他看来,张麟又是放入,又是发钱,这哪儿是查案,这是儿戏!他终于忍不住,开口责问,语气相当不善:

  “骁骑尉,皇上让咱家过来,不是看你分钱放人的!”

  “公公稍安勿躁。这位震字营的惠中,就是刺杀陈十的刺客,也是隐藏在禁卫之中的奸细。”张麟言之凿凿。

  “何以见得?”武常语气不快地问道,眼睛浮现出一抹犀利的光芒,而后微眯着看向禁闭室里的惠中,似乎想要一眼看清对方的底细。

  “公公请看。”张麟拿出飞镖,以及从飞镖上拓印出来的手印,还有惠中按在白纸上的手印,“刺客使用飞镖杀死陈十,他的手印留在飞镖上。从这手印可以看出,凶手手型瘦长,虎口有厚茧,食指有伤痕。我检查过惠中的手,和拓印的手印吻合,应该是刺客无疑。”

  “凭手印断案,我从来没听说过。”桓斌冷冷地说,“再说你这手印是从飞镖上拓下的,难免会变形,用变形的手印作为物证,指控他人为刺客,似乎不怎么妥当,也不具有说服力。”

  “桓将军,每个人的手印都不一样,用手印最能分辨真假。”张麟当即反驳,有条有理,“再说,此人既然善于使用飞镖,那么他的身上必然携带着飞镖,搜一搜身,案子就会水落石出!”

  禁闭室里的惠中,在卢大白钱非先后离开之后,他的脸色就变得阴沉,听到张麟直截了当地指认他为刺客,且说出了他的手型和厚茧伤疤,他的眼中隐隐浮现凶光,当后者说他携带飞镖要搜身时,他再也装不下去了。

  “你很厉害,可是你的命不长了!”惠中凶形暴露,恶狠狠地说,说话之时,他的手隔着禁闭室的铁窗一扬,顿时寒光骤闪,四支飞镖先后从铁窗的空隙中飞射而出,如同电光石火一般,直奔张麟、武常、凤凰以及夜玉袭来。

  

  (https://www.yqxs.cc/html/119/119983/4602257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