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我在大唐当秀男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如见蛇蝎

第一百一十八章 如见蛇蝎

  “见过校书郎!”

  桓斌相当热情相当恭敬地向张麟抱拳行礼,别看他表面上热情有礼,实际上他心里对张麟颇为抵触。

  据他所知,校书郎只是九品官,虽然张麟新近进升了品秩,可才是区区八品,而桓斌是正五品上的郎将,一个正五品上的郎将还得听一个八品校书郎的调遣,真是他娘的颠倒了过来。

  桓斌虽然心里不快,但是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就算是皇帝跟前的狗,都得罪不得,何况是皇帝所宠爱的面首!他哪敢公然抵触?

  “免礼!”张麟一边向桓斌客气,一边向夜玉询问,“这位是?。。。”

  “这位是羽林卫郎将桓斌。”夜玉语气平淡地介绍。

  “羽林卫郎将。。。桓斌?”张麟听了这个名字觉得甚是耳熟,脑子飞速转动,搜索跟这名字有关的情节。。。

  “正是在下,以后请校书郎多多关照。”桓斌哈哈一笑道,他是一个老奸巨猾的人,哪怕心里对张麟有嫌弃和轻慢之意,嘴上还是说得很是亲切友善。

  “桓斌?”张麟嘴里还在嘀嘀咕咕地念叨,让桓斌很是诧异,他怎么老是念叨我的名字,莫非他是我的一位故人?

  桓斌不由得重新打量张麟,仔细审视了一遍之后,确定自己并不认识张麟。

  大约想了半秒钟,张麟记起来了,桓斌也是蛇灵安排在朝中的奸细,位置还在虎敬晖之上,职位好像是千牛卫大将军。而眼前这人的职位是羽林卫郎将,莫非他们不是同一个人,只是同名同姓而已?

  桓是小姓,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空间同名同姓的可能性不大。或许千牛卫是他日后升任的职位,这很有可能。

  这么说,蛇灵的人已经登堂入室,来到我的堂屋之里了,这还了得!

  之前张麟还庆幸虎敬晖不能随意进入后宫,感觉在后宫相对安全,可眼前这位桓斌是羽林卫的将军,驻守在后宫之内,可以随时随意出入后宫中的任何地方,包括他的萃阳宫,这真叫防贼千日,贼至家中!

  想到这儿,一股寒气从脚下升起,直冲脑门,背上虚汗丛生,张麟很后悔没有提前将金蚕软甲穿在身上,此刻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见张麟自打见到桓斌后,眼睛就直了,一句话都不说,只是念叨桓斌的名字,好像魔怔了,夜玉心里想,这位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哪有这样看人的,似这样看异性也让人受不了,更何况是看同性?!!莫非他有断袖之癖?应该是这样!本来面首就是一群行为怪异的人,他们有些常人难以理解的癖好,也是应有之义。

  桓斌更是被张麟看得心里踧踖不安,莫非我跟他的某位**长得相似,所以才如此看我?看来我以后得离他远一点,免得被他缠上,引起不必要的丑闻。

  张麟的表现让现场所有人觉得莫名其妙,诧异非常。

  “校书郎。”高力士恰到好处地小声提醒张麟,主子这种表现,让他们这些下人都觉得汗颜。

  张麟醒悟过来了,明白自己失态了,事到如今,只能装错就错,他张开嘴巴,表情夸张地说道:“像,太像了,像极了。”并且还表现出一副亲切热情的样子,张开双臂,作出要与桓斌拥抱之势。

  张麟的话已经让桓斌无地自容,娘的,看来我真的像他的一位**,我怎么这么倒霉!张麟的举止更是让桓斌心里迅速形成一种阴影,脸色大变,连连倒退,如见蛇蝎,避之惟恐太慢。。。

  作为宫中的侍卫,本来夜玉对于后宫面首没有多么强烈的偏见,但也没有什么好感,但今天张麟的言行举止,让她对于面首的偏见得到了某种程度的加强,尤其对于这有着断袖之癖好的张麟,更是鄙夷之至。

  这厮的癖好实在太粗鄙了,七十岁的老奶奶,三十几岁的哥哥,不拘一格,兼收并蓄!倘若不是因为陛下有旨,夜玉很可能当即转身走人,退避三十舍。

  “校书郎,咱们还是谈谈案情吧。”夜玉向张麟伸了伸手,说话语气略显不快。

  “是啊,咱们过来就是来谈案情的。”桓斌连忙接口,他实在有些不堪其扰,急于投入职事之中,免得张麟又把他当成疑似**对待,使得他心里的阴影面积扩大。

  一听到要谈案情,张麟顿时紧张起来,他心里说,我真的不会断案,我有跟皇上提过我会查案吗?我只是做过两年业余侦探,工作内容是跟踪小三,拍照取证,非常简单,没有接触过刑事案件,更何况命案。让我这个业余侦探侦察命案,而且是无头命案,简直是赶鸭子上树,让公鸡潜水。

  哎,怪只能怪自己太爱炫耀了,仗着看过神狄,就跟上宫婉儿夸夸其谈地分析什么案情,打什么赌。这不,麻烦找上门来了不是。

  张麟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发誓以后再也不随便炫耀了。

  不过,既然皇上下旨让他查案,他也只能勉为其难,总不可能承认自己之前纯属信口开河?

  无头案怎么会发生在禁卫森严的宫中呢,神狄中并没有这样的剧情啊,莫非是因为我的穿越,才导致出现了额外的状况,一定是这样?!

  “你们随便坐,先聊着,我进去准备准备。”张麟向两人挤出一个镇定的笑容,然后转身进入寝宫之中,并示意小梅跟随进去。

  准备什么呀,谈个案子还需要准备吗?夜玉与桓斌互相对望一眼,都看到对方眼里的诧异轻视和不满之意,不过,张麟是御封的主办,他们就算有什么想法,也不能当面说出来。

  约莫过了一刻钟,张麟才从寝宫里出来,老神在在,淡定从容,气度不凡。

  桓斌和夜玉互相对视一眼,觉得张麟前后判若两人,莫非换了一个人?

  张麟并没有换人,也没有换衣服,他只是将金蚕软甲穿在衣服里面,以备不测。这是他自己的地盘,他能不做好万全之准备吗?若是在自己的地盘被蛇灵的人刺杀,那真是有冤无处申诉了!

  有了金蚕软甲的防护,张麟要放心许多,在气度上立即显示了出来,大马金刀地在主位上坐下,面带温和微笑,高力士泡了一杯热茶非常狗腿地送到他手里,使得这种雍容不凡的气度更加凸显无余。

  “桓将军,无头命案发生在昆池苑,是你们羽林卫的管辖范围。请你先谈谈你的看法。”张麟惬意地喝了一口茶,然后嘴角微微一勾,带着怡然笑意,看向右侧的桓斌,抬手请他发言。这气势,颇有大将指挥若定之风度。

  说白了,人的精神气度本身就来自一股底气!没有底气,自然是蔫塌塌的;有了底气,自然神清气爽,意气风发。

  红儿翠儿分别给夜玉和桓斌上了茶。

  桓斌手里端着茶,脸上浮现尴尬的笑,心里嘀咕,这面首怎么老是盯着我,莫非他真的把我当成他相好的**?想到这里,他心里的阴影面积无形之在扩大,体内滋生了一种把茶泼在张麟脸上的冲动。。。

  

  (https://www.yqxs.cc/html/119/119983/4615177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