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闻花思雪又一年 > 第117章 我们聊聊

第117章 我们聊聊

   黎宏笑得有点勉强:“我不说了吗?她是把对我的怨恨撒在你宋伯母身上了。”

  黎轩文直接问道:“难道你暗恋宋伯母吗?”

  如此直白的话从儿子嘴里说出来,让黎宏觉得老脸都没地方搁。

  暗恋是说了,可对象却不对。他脸上忽的红一阵白一阵,让黎轩文知道,至少说对了一半。

  只听他说:“没有的事,不过爸爸确实有个喜欢的人。所以你妈才会耿耿于怀。说实话,如果那个人同意的话,可能就没有你喽!”

  黎轩文大概勾画了下整个故事的情节,从中找出线索,然后对他说:“所以说,你喜欢的人和王伯伯喜欢的是同一个,对吗?”

  “看来最近和编剧学了不少。”黎宏试着用玩笑话来掩饰,“电影杀青了吗?有没有排到上映的档期?”

  黎轩文知道他不愿意再讨论下去,也不再细问:“快了!对了,爸,我打算入股奥科,你觉得怎么样?”

  “奥科?”黎宏疑惑的问,“这不是你熟悉的领域,而且据我所知,他们公司没有任何的财务困难。”

  黎轩文笑了:“看来爸爸和华总联系得挺勤的。”

  黎宏对他露出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笑:“嗯,老同学嘛,自然会经常沟通。”

  他简洁的说道:“他们今年会做一个楼盘,想吸纳一部分资金,所以我想与他们合作这个项目。”

  黎宏点点头:“你拿主意就好。”

  与此同时,黎轩文几乎可以断定,华初容在上一辈人中间,绝对是个关键人物。

  冷静下来的黎轩文开始思虑着闻一画是不是也知道王雪言离开了杭州?

  他没有给王雪言打电话,但是拨了宋以珍的号码。电话那头传来的是移动公司的电脑录音:您所拨打的号忙已关机。

  他明白,何海阳的预感没错。她们都离开了杭州。真的是去渡假了吗?

  貌似不太可能!

  就在这么一瞬间,他有一种束手无策之感。在自己房间里踱来踱去,他始终理不出头绪。

  他甚至有一种直接找闻一画的冲动。可是,万一他真的知道王雪言的行踪可怎么办?

  他不知道的是,程安琪醒了,第一件事就是到处联系身边的人。只要是同时认识她和王雪言的,她都直接了当的开口:王雪言对不起我,她人品有问题,我已经和她绝交了,我希望你们都支持我,不要理她。

  何海阳按捺着自己的性子,由着她躺在病床上任意妄为:拿着手机四处发微信、打电话。就算心知她的话是瞎扯,只要她高兴就好了。

  程安琪做完这件事之后,还是不解气,她恨恨的对何海阳说:“你说我和一画还有机会吗?”

  何海阳不想刺激她,模棱两可的回道:“只要他不结婚,任何人都有机会的。”

  程安琪心中又充满了希望,盯着他说:“对,只要他还没结婚,只要这样就可以了。”

  他犹豫了会说:“安琪,王雪言不见了。你有没有办法把她找出来。”

  “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见了?”程安琪眼睛瞪得老大,觉得不可思议,“难道她准备和闻一画私奔?”

  何海阳顿时无语:“你可不可以先把闻一画放一放?我估计这事他也不知道。关键是现在轩文找不到她,就结不成婚,你想想,下一步她会做什么?”

  “找一画复合。”程安琪咬牙切齿,“找呀,想尽千方百计也要找到她。我现在恨不得找人把她绑架了,或者或者。。”她的眼神中流露出恶毒,那种事社会上不是经常有人干的吗?

  王雪言自认自己是女神,好呀,如果女神被玷污了,还有谁会看中她?

  何海阳与她心照不宣:“如果能找到她的话。。”不言而喻,他愿意为她挺而走险。

  程安琪一刻也没法在医院呆下去了,直接下了床:“我要回家。”

  她散布的各种消息很快在她们共同的社圈里传播开了。有几个同学还私下找了陈晨,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着这黑白颠倒的说法,她心里的火不知打哪里发出去。但是她知道这样于王雪言不益,于是她索性对所有人说:“永远不要从别人的嘴里了解一个人,而且这些事跟你们并没有直接的关系。时间会证明一切,伪善,时间会揭穿她的。”

  她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些事告诉王雪言,但是她发现了一个现象。

  那就是,那些经常在王雪言的朋友圈下点赞、评论的人,现在都不这么作了。

  她明白,程安琪那毒药般的话,其实还是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好在王雪言并不在意,好在是她先看穿了对方。

  整整半个月的时间,都没有等到王雪言出现在杭州的时候,黎轩文明白:她躲起来了。

    以前他对于这种污蔑王雪言的行为是无法忍受的,但这次他任意放逐何海阳与程安琪肆意破坏她的名声。

  他想,她难道一点也不在乎吗?

  她安静得可怕,最初还会发几条朋友圈,最后连朋友圈都不发了。就像在这个世界静默了一般。

          。。。

  王雪言到了早孕反应期间,开始想吐又吐不出来,想吃又吃不进的状态。每次吃饭的时候,她都皱着眉,忍耐着吃下去。

  至于那些毁她名誉坏她名声的事,她就当充耳不闻。

  夏子青陪着她去做了第一次产检。和上次陪她办证一样,医院里碰到很多大着肚子的准妈妈。他观察了一下,犹豫着用手扶了把王雪言。

  王雪言并没有因为他的触碰而觉得异样,却感动得很:“现在还不需要扶的啦!你看我多轻快?”

  可能因为出来走动的原因,她的精神比前几天要好一些,快走几步,还转了个圈。

  夏子青神色紧张:“慢点慢点,你慢点好不好!”

  她真的很感动,轻声说:“夏子青,其实你不用对我这么好。我们只是形婚嘛,下次就不用陪我来了。你的事情那么忙,就不要为了我浪费时间了。”

  “那怎么行?”夏子青一口就拒绝了,“陪你做检查怎么就是浪费时间了呢?这是我觉得最快乐的事情了。”

  王雪言蓦地一僵:“你这么觉得吗?”

  “我不说假话!”夏子青应道。

  她开了一个冷玩笑:“却结了个假婚吗?”

  “不错,现在学会怼我了!”

  第一次产检很顺利,孩子发育也很健康。听说以后照彩超时,还能清晰的看到孩子的身形。王雪言抚摸着自己的腹部,感受着小生命的生长。鼻间不禁微微泛酸,只是不知道这辈子孩子能不能和自己的父亲相认。

  夏子青对自己,对妈妈都很好。陪自己做产检,她也不觉得尴尬,可心里就是有那么点失落。

  如果是闻一画在身边,她是不是会很开心呢?有时候孕反的时候她会忘了去想闻一画,可是每每入睡的时候,能让她安睡的,是脑海里一遍又遍的与他在一起的场景。

  见她走出产检室情绪有点低落,夏子青连忙问:“怎么样?孩子健康吧?”

  她点点头:“嗯!都挺好的。”

  夏子青不敢给她买其他的东西,就缠着医生开了好几盒叶酸,还详细的问医生,差点没把人家问烦。

  搞得其他等候着的准妈妈准爸爸像看猴子把戏一样看他,他却一点都不在乎。

  上了车,王雪言终于没忍住,因为他还在认真的看着叶酸的说明书。她说道:“夏子青同学,你可以收敛  一下吗?你这样子都赶得上考大学那会了。”

  夏子青横了她一眼:“难道这不跟高考一样?第一次!”

  王雪言脱口而出:“好吧,就让你实习一下怎么当爸爸吧!”

  话音落下,两个人都沉默了,王雪言带着歉意:“对不起呀!我没别的意思。”

  夏子青爽朗的挥挥手,把叶酸片收好:“你说得一点没错,我现在就是在实习。”

  “我觉得自己好自私!”王雪言低着头喃喃的说。

  “一点也不,你满足了我最大的梦想。”夏子青慢慢开出医院。

  王雪言扭头好奇的看他,等着他的回答:“和校花结婚。这感觉真好!”

  如果这算是梦想的话,王雪言在心中回了一句。傻愣着说:“好吧,我竟无言以对。”

  。。。。

  夏子青磨磨蹭蹭了个把星期,终于不舍的离开深圳,回到了杭州。

  见到他的那一刻,黎轩文忽然察觉到:夏子青似乎也消失了一段时间了。

  坐在他的会议室里,夏子青一点也不拘谨。他带着自己最得力的公关部经理为黎轩文公司的推广团队展现着自已团队优秀的案例和实力。

  夏子青身上是一件粉红的衬衫,侧面的轮廓很有型,俊朗的脸上不时露出微笑,像是对自己属下的肯定,也是对自己团队的自信。

  会议中,全程没有接打  电话、看手机的现象。黎轩文关注了他很久,说不出来的春风得意。仅仅是因为接了他们公司业务的原因吗?

  既是合作方,又是东道主,黎轩文安排了业务接待,却对夏子青说:“我们很久没见了,不如单独吃个饭吧!”

  (https://www.yqxs.cc/html/121/121877/332284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