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被占便宜

第一百七十七章 被占便宜


  第三次服药据说是最疼的,马如月咽下药后担心的看了一下谭氏让她出去怕她受不了。

  “我一定要看着你才放心的。”自从和马如月谈心失败她不同意转房给江智远后,谭氏就故意当起了灯泡,在两人中间横插一杠子,再不给两人相处的机会。

  “那您等会儿可别心疼。”马如月觉得自己已经修炼出来了,明明疼的是自己却还对老娘这么担心。

  “谁心疼你了,心疼也白心疼。”谭氏嘴硬,认定了女儿就是一根筋。

  一抬眼看见江智远担忧的神色心里就更闹不明白了,这明显是的郎有情妾无意啊!

  如月这孩子就是一个傻的!

  “疼好像开始了。”马如月一阵揪心:“娘啊,真的来了!”

  “怎么了?”江智远上前一把抓住马如月的手:“很疼吗?抓紧我的手就不疼了。”

  废话,你的手又不是止痛片。

  不过,可以疼痛转移,比如说,使劲的掐着他的胳膊什么的。

  马如月想到这儿就看向了江智远。

  “嗯,来吧,抓紧了就不疼了。”一脸的担忧,一脸的宠溺。

  马如月的心瞬间就融化了,这小子,还真是贴心啊,要不……

  “啊,好疼啊,娘啊,疼死我了!”容不得她多想,一拔疼痛袭来,马如月使劲儿的捏着江智远的手腕。

  等这一阵子疼痛袭过后,马如月诡异的感觉自己像是在生小孩子。

  据说,生孩子的人就是这样疼的,疼痛感能达到十级,马如月自认不是一个对疼痛敏感度强烈的人,因为在以前训练的时候她都认为自己是皮厚实。这会儿,她受不了了。

  豆粒大的汗水一颗颗的冒出来,谭氏连忙给她擦。

  “欧阳大嫂说了,今天是关键时刻,如果之前没有跳好的吃了这药会重新跳,让你一定要忍住不能动弹,否则就会跳出一个疙瘩来,这样就算是失败,没有将骨头接好。”谭氏道:“如月,娘知道你一定很疼的,你要忍住了。”

  “娘,真的好疼啊!”话一说完,马如月眼泪一下就涌出来了。

  受罪了,她马如月怎么会这么受罪啊!

  “你想哭就哭出来吧。”江智远看着晶莹的泪珠心里一下就不是滋味了:“这次好了以后再不能受伤了,也不要再哭了。”

  谁愿意受伤谁愿意哭不成?

  马如月气得想要骂人。

  不对,他想要表达什么?

  “你笑起来的时候更好看,以后的日子里,我要让你笑。”江智远郑重的说道。

  谭氏听到这话的时候没顾得上给女儿擦汗,直愣愣的看着他。

  “二少爷慎言,她只是你大嫂。”女儿既然没有这份心思,那她就做一个恶人将这苗头掐掉。

  “婶子……”江智远想要说话,手上的疼痛感传来被马如月手上的力道吓了一跳。

  他这一次对马如月受的罪真是感同身受了!

  “你还好吗?”江智远看着床上的人心疼的问道。

  “不……”好字没落音,马如月又成功的昏过去了。

  “如月,如月!”谭氏见状又是好一阵心慌,其他的什么也顾不上了:“快,快掐人中。”

  “婶子,让她这样也好,至少感觉不到疼。”江智远接过谭氏手中的绢帕,轻轻的拭擦着她额头上的汗珠:“婶子,你去忙你的吧,这儿有我呢。”

  “二少爷,你的心思我都明白。”谭氏对江智远是真的越看越喜欢:“可是,如月这孩子脑子一根筋,她说她不想嫁人。”

  江智远一愣,他的心思总有人看得清了,不过,马如月怎么会这样说呢?

  “婶子,您无需操心,一切自有智远来安排。”江智远明白马如月对自己的感情不是那种男女之情,也不像叔嫂,她对自己就好像是对马家兄弟一样,嗯,是将自己当成她羽翼下需要保护的小弟了。

  对这种情况,江智远只有苦笑,皆因为自己不够强大。

  看着床上昏睡的人,江智远暗暗发誓,总有一天,他会成长起来,他会有本事护住她。

  不再让她半夜出动不再让她受伤,自己会接替这个家的重担。

  看着被她捏得泛青的手腕,江智远想的是她该是承受了多大的苦难。

  马如月醒来的时候屏着呼吸都还感觉到屋子里有人。

  下意识看向床边,果然,昏暗的油灯下一个大大的黑脑袋:江智远!

  吓,老娘还真是大胆,居然让小叔为嫂子守夜。

  她现在不怕人说闲话了。

  马如月腰间的疼痛感没了,据谭氏说在服用跳骨丹的时候是不能用手摸的,一摸就是一个包。

  跳骨丹服完了,能不能摸了呢?

  同时,她很怀疑这个药的疗效是不是真的有传说中的那么好。

  “水”马如月试着喊了一声:“我想喝水。”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要喝水吗?”江智远听得喊声惊醒了,立即站了起来问她,结果一个踉跄扑倒在了床上脸对脸嘴对嘴贴上了。

  温润感觉让江智远一下就愣在了那里,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混蛋,自己是想喝开水,而不是口水,而且自己这是被人占了便宜。

  “我的腰!”马如月双手将他掀开:“江智远,你是不是想要我再疼一遍!”

  “不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江智远一脸的慌乱:“我腿麻木了,没站稳,我……”

  解释啊,越描越黑,谁不知道你是脚麻。

  就你那胆小的模样,真想要迈出那一步估计还得喝点酒壮胆!

  马如月都赖得看他,用手摸了一下嘴唇,她真是嫌弃得紧。

  就这样的一擦一皱眉,让江智远很是受伤的感觉。

  他还在回味刚才的感觉,温温软软的,她居然不喜欢?

  “我要喝水。”屋内的气氛很尴尬,马如月沙哑着声音打破这份诡异:“你要是不给我端水的话,请去帮我喊一下我娘进来帮我吧。”

  “有,有水。”江智远这才回过神:“我之前替你求了药师咒水。”

  又来了,他还真是跪上了瘾,又或者,这就能解释为什么腿会麻的原因。

  马如月接过水杯:“咕噜咕噜”的喝了,然后闭目养神,对停留在自己脸上的眼神很不适应,决定天亮就撵他回去。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886/357308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