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一百七十二章 老腰摔断

第一百七十二章 老腰摔断


  疼,让马如月倒吸了一口冷气!

  走多了夜路会撞见鬼,果然是这个样子的!

  她上辈了子无论是训练还是出警,挂彩的机会很少的。

  顶多就是擦破一点皮,但这一次做贼,很不幸,肋骨肯定断了两根,就是落地的时候重重的撞在木桩上了。

  马如月眼泪花都滚了出来。

  这还不是她焦心的眼下最重要的问题是:怎么出去?

  好好的都可能出不去,更不要说断了腰的她。

  人果然是不能贪心啊!

  马如月看着背篼里的红薯哭笑不得,她就是不甘心,最后落了个这样的下场。

  马如月去拉门,只能透得几根手指头,抓不住大铜锁,铁丝插不进去。

  想要从里往外开这道门是不可能了。

  那只能另寻途径。

  马如月走一步路都疼得要命,她知道可能是错位了,后果很严重。

  没辙的她还得寻找出路。

  保管室是三间屋,据说之前三间屋都堆放了红薯,现在只有正中间这一间堆放了。

  正中间的木楼子已经被马如月踩塌了覆盖在红薯上。

  怎么看都没有一个出口。

  马如月扶着墙慢慢的移到左边的那间屋子。

  同样的布局,也是一个木楼子,木楼上有一个拱窗,是为了透光的。

  马如月想起了这个房子外面就是一座大坟。

  相当于是大房和房顶一样高。

  如果,能从房顶拱窗出去的话……

  看着木楼子马如月不知道它又不能承受得起。

  这是唯一能出去的法子了。

  最让马如月纠结的是,这一背篼的红薯还要不要背出去。

  腰肯定是承受不起了。

  罢了罢了,她总得顾命,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马如月将那个撞了自己的木桩搬了过来,然后爬上了木楼子,提了背篼绳子,寻着一个瓦缝,一点一点的移。

  终于成功的将瓦移开了一匹轻轻的放在了背篼里,取四周的就顺利得多了。

  经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折腾,马如月成功的将拱窗边的瓦移开了。

  看着外面的繁星点点,马如月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

  从拱窗里扒出来,马如月又将背篼里的瓦一匹匹盖了回去。

  边走边移瓦,边走又边盖瓦,短短两米远的距离,马如月足足用了半个时辰。

  “本姑娘总算出来了。”简直就像是天牢,马如月坐在大坟头上忍不住叹息一声:“今晚还真是不该出动。”

  又或者说,出动的时候少了一个放哨的人物。

  马如月甚至都在想,如果江智远来了能不能发现异样。

  嗯,肯定能的,听江飞远和江昆洋是一路说话来的,没准儿他听见了会跑来喊自己,这样也不至于爬木楼被摔折了腰,更不会被人锁在了保管室。

  马如月越想越气。

  都说贼不走空,她这样空着手回去算怎么一回事?

  关键还是折了腰的。

  简直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再想着秋氏和江丽远也在守岁,回去的时候两人肯定没睡,那岂不让她们笑话死!

  马如月想着来都来了,再累再苦再疼也得忍上一忍。

  没想通的马如月又折回了保管室,再一次将铜锁打开,为了防止被人再反锁,她干脆将铜锁揣在了怀里。

  其实,她相信自己不至这么霉。

  马如月装了大半背篼的红薯,双手提了提,老腰很疼。

  咬紧牙关,走!

  一路上边走边歇,一路上都在吸着冷气。

  马如月总算走到了园子里。

  “大嫂,您回来了。”刚进园子,江智远就迎了上来:“大嫂,你没事吧?”

  “没事!”才怪!马如月知道这事儿还不能让他们知道。

  江智远接过背篼的时候就很诧异了,大嫂今天出去的时间很久远,背篼却没有装满。

  这简直不是大嫂的风格。

  “你一直在这儿等我吗?”马如月突然间觉得自己其实是一个女人,真的没必要这么逞强了,就在他接过背篼的时候,她突然间就坐在了地上,疼啊!

  “大嫂!”江智远大惊失色:“大嫂,你怎么了?”

  “二少爷,我腰摔折了。”马如月决定告诉他:“别告诉姨娘和秋氏,初二一早我得去马家。”

  保管室的木楼子都给搞塌了,这么大的动静估计着会惹人怀疑。

  初一这一天估计是真的没人会去看,但之后就不一定了。

  马如月决定初二一早回娘家去避难。

  “这事儿,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别说出去了。”马如月蛋疼的说道:“免得带来不及要的麻烦。”

  “大嫂,我带你去看大夫吧。”江智远气恼不已,他就觉得今天为什么心绪不宁的,原来是她要出事。

  “省省吧,你,是想不打自招?”马如月道:“走吧,回家。”

  马如月还是靠着江智远的掺扶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

  他一只手臂很自然的搂着马如月的腰扶着她走。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马如月停了下来。

  “大嫂……”江智远其实真想抱她回屋的。

  “秋姨和丽远还在堂屋里守岁。”马如月道:“记住了,你别给我露陷了。”

  “大少奶奶!”见马如月回来了秋氏连忙站了起来:“大少奶奶,婢妾去给您煮宵夜。”

  守岁饿了的时候是要吃点酒醩蛋的,这是马如月吃团年饭前的安排。

  “景远呢?”马如月腰疼得要命,偏偏还要装着弱无其是的样子。

  “眼睛睁不开了,睡了。”秋氏笑道:“看来只有明天一早给大少奶奶您拜年了。”

  “好,红包少不了的。放心吧”马如月扯出一抹笑:“我有点累了,姨娘,你帮我烧点热水我洗漱一下睡了。”

  都说正月忌头腊月忌尾,马如月躺在床上就想着自己要不要这么倒霉,腊月最后的一两个时辰都要出点事。

  那是不是预示着明年的偷运也很背呢?

  实在是不行的话,明年就乖乖的做一个良民。

  “大少奶奶,您先吃一点,婢妾马上就去给您烧热水来。”秋氏对马如月真正是任劳任怨的服侍。

  马如月原本想说不吃的,大过年的,哪有说不吃的道理,不吉利,吃,能吃就是福气!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886/358124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