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一百七十章 烧成一团

第一百七十章 烧成一团


  “大嫂,看!”江景远拿着她的鸡毛毽高兴的跑了过来。

  “嗯,姨娘的手艺真好!”不得不说,秋氏其实也是按大家闺秀的标准来养育的。单是女红这一关效率和速度就比自己高明。

  给人当姨娘,真是浪费。

  就在马如月教着江丽远玩鸡毛毽子的时候,江智远将两只鸡给拿了过来。

  “二少爷,你这是?”烧成一团,漆黑如木炭,哪还能找到那两只骄傲大公鸡的影子:“我让用火烧一下毛,然后,我就烧成了这幅模样?”

  江智远很无辜,烧当然是这幅模样了。

  “可是,二少爷,我记得你说过的,明天过年还要用大公鸡祭祖的。”江家大祠堂祭祖的事轮不上江智远,江二老太爷和长老们就代替了,初一的时候再摆着轮子去跪拜。不过他们肯定是要给江昆明夫妇和江才远祭拜的,烧点纸钱再供奉一个刀头肉和一只雄鸡公,预示着来年红红火火家业兴旺发达。

  用一个烧得漆黑成一团的大公鸡去祭祖,确定可以吗?

  预示着红红火火的来年搞得黑黑的,兆头估计不会好。

  “啊,我……”江智远不好意思说道:“我忘记了这一茬,就听您说用火烧一下鸡毛,所以我就……”

  让烧鸡毛没让你烧鸡啊!

  马如月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那怎么办?”江丽远最为关心明年二哥下场考秀才,可不能因为一鸡给耽搁了。

  “重新逮一只来杀。”能怎么办,只好辛苦一遍了:“反正明天智路他们兄弟仨也会来,吃三只鸡应该也不多。”

  马如月原本想好了,就是炖鸡外加凉拌一个,结果现在只能再添两个烤鸡了。

  江智远将功补过,鸡飞狗跳再去逮了一只,因为他害怕见血又是马如月给了一刀。

  “大嫂,你就不怕吗?”江智远就想不明白了,为何大嫂的胆子这么大。

  “怕什么?”马如月挑眉:“你看我杀的东西还少了?”

  是啊,狼、兔、猪都敢杀,还怕一只鸡吗。

  自己说这话就像傻子一样。

  嗯,江智远觉得自己在马如月面前有时候真的就像傻子一样。

  人似乎没有她聪明,眼睛也没有她的好,甚至胆子都没有她大。

  自己堂堂一个男人生生的就这样被她比下去了。

  江智远一边拔着毛一边恨恨的想自己也忒没出息了。

  马如月才没管江智远心里的小算盘,教江景远玩踢毽子玩得特别的愉快。

  “来,景远,跟着大嫂一起数。”还别说,真是找到了小时候过年的感觉,马如月越踢越起劲:“一、二、三……”

  “大嫂厉害!大嫂踢得好高!”江景远不会数数,但不防碍她观看,一边拍着手一边笑。

  江智远看着眼前的一幕突然间就有了过年的感觉。

  欢声笑语,两年多不见啊!

  “姐姐,快来踢毽子。”江景远一眼看着从屋子里出来的江丽远招呼着她。

  “我不会踢。”江丽远摇了摇头,曾几何时,在府中,她是小姐,几个丫头围着她踢毽子放风筝,时时处处都会顾忌她的感受。

  她一高兴了,全部都高兴;她一不高兴,谁都不能笑。

  哪像现在啊,二哥堂堂一个读书人在拔鸡毛,马如月却笑得这么灿烂。

  江家大房真是有点乱!

  “景远,来,大嫂教你。”马如月对江丽远越来越不喜欢,高兴的时候她就喊大嫂,不高兴的时候就板着一张晚娘脸,也不知道谁欠她的!

  大过年的又不知道哪根筋犯了!

  马如月都懒得理她,自顾自的带着江景远玩。

  大约是从小相处的原因吧,江景远对自己的亲热几乎和秋氏有得一拼,看着她一天天长大比就很有成就感。

  现在大房有条件,每一天都给她煮鸡蛋吃,一张小脸胖乎乎的,手腕就像莲藕节,摸起来特别有手感。

  “来,踢!”马如月将毽子放在江景远的脚背上。

  可惜的是年纪小小腿跑不了。

  “你等一等,咱们这样玩。”马如月跑进去找了半晌,翻出来一把蒲扇:“看好了,这样玩啊!”

  用蒲扇将鸡毛毽子拍起来,然后去接住。

  “大嫂,景远要玩。”江景远看着这样难度好像不高,争着要来玩。

  “拿去吧,看好了,注意脚下,别摔了。”马如月新发明的踢毽子玩法很独特,江景远一个人都玩得不亦乐乎的。

  马如月进了厨房,秋氏在做晚饭。

  “姨娘,今晚将鸡下水炒了。”鸡肠鸡心鸡胗,三只鸡的内脏加起来也是一大碗。

  “大少奶奶,婢妾的手艺不好……”无论炒什么下水,要是手术不好炒出来就有腥臭的味道,秋氏都不敢搞。

  “那我来吧。”马如月为了吃从来不辞辛劳,好好的一盘菜要是被搞坏了她会很遗憾的。

  马如月这一次将鸡下水做了甜酸味道的,一上桌就特意的受江景远的喜欢。

  “大少奶奶的厨艺真是比府中的厨娘还好。”秋氏感慨道。

  “嗯,我也觉得很不错。难怪每一次族中有人来的时候二爷爷都要请大嫂去帮忙。”江智远点头附和。

  “二哥,我就不明白了,那我们大房没回来没有娶大嫂的时候又是谁下的厨呢?”江丽远觉得让马如月去做厨是很跌份的事儿,当大嫂是厨娘一样,这又有什么光荣可言?

  “听说是白婶子和方婶子她们。”江智远道:“以前是没有比较,自从吃过大嫂做的菜后他们就习惯了,听说有一次钱大人他们来不是大嫂做的饭菜直接走了,二爷爷怎么劝都没有用呢。”

  这是事实,不是传言。

  马如月挑眉,就她的厨艺来讲,在江家大坝能胜过她的估计还没有第二个人物的存在。

  这也是她的本事一件。

  第二天是年三十,江智远拿了雄鸡和刀头肉去敬了父母大哥。

  “智路,你家没准备这些,就把这些也拿回云敬一下你爹娘吧。”都说祭神供奉的东西是死人叹口气活人打牙祭,反正也不会少一点,后辈人自己心里也能过心安。

  “谢谢大嫂。”兄弟仨果然高高兴兴的提了鸡和肉去祭拜。



  ------题外话------

  推荐好友菜根香,文:邪王溺宠:怪医拽妃。16号PK开始各种求!

  简介:

  她带着现代的药箱穿越,里面药品应有尽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她不想受到继母的束缚,带着贴身丫头、要了几百两银子便离家另起门户。

  中医治本,西医治标,中西合璧,唯我独尊。

  没银子我赚,赚来银子开药铺、开诊所、开医院。

  只有医疗产业哪里够,房地产啥的也赚点。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886/358435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