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开诚布公

第一百五十三章 开诚布公


  秋氏的脸涨得通红,怎么也不敢开腔。

  马如月猜测她是为刚才自己说生孩子的事给吓着了。

  “姨娘,你有没有想过这辈子怎么过?”她不说,索性自己问了。

  秋氏搓衣服的手一顿。

  这辈子,不就是江家的一个守寡的姨娘么,还能怎么过?

  “那你现在怎么想的?”马如月觉得人要过日子,总会有一个精神念想在支撑着她。

  摇了摇头,秋氏没想过什么。

  “你总要想着养大景远吧?”这人怎么一问三摇头啊,和这样的人说话心累!

  马如月想着再不说的话自己也懒得理她了。

  “要,养大二小姐,以后请大少奶奶二少爷和二少奶奶给二小姐寻一门好的亲事。”秋氏似乎已经看到那一天了,嘴角泛起淡淡的微笑:“到时候婢妾就安心了。”

  安心等老等死吗?

  “你没想过你以后的日子吗?”马如月无语了,这个样子倒还真是一个妾室的打算:“你就没想过你以后嫁人什么的?”

  啊?

  秋氏的脸一下就白了,飞快的看了一眼江丽远的房间方向。

  “大少奶奶。”嗯了一下口水秋氏道:“大少奶奶,您千万别说这话,要是让二少爷和大小姐听到了,婢妾可没法活了。”

  老爷三年孝期都还没满呢,她就说嫁人的事了,要是让人知道了,还以为自己不守妇道呢。

  难不成她想嫁了?

  不对,她怎么提起了这事了,嫁人嫁人,那天,那个人说让自己嫁给他。

  难不成,大少奶奶她?

  秋氏心虚的瞄了一眼马如月。

  小动作根本没有逃过马如月的眼睛,不过她这会儿是看向外面的。

  “唉,我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肯定是不会在江家过一辈子的,我也不可能就当真守着大少奶奶这个名份了。”马如月知道,在江家大房,自己和秋氏算是两个外来者,不同的是,自己是正室是主子,身份比秋氏高一点。

  但是,在年轻守寡这一方面,两人绝对是同病相怜的。

  她是这样想的,也这样告诉了秋氏,她也不怕秋氏说出来。

  秋氏大惊,看了一眼马如月,鼻子发酸,连忙低下头,一滴眼泪就落在了木盆里面。

  “姨娘,你和我是一年的。”马如月自然没错过那滴眼泪:“咱俩的命都苦,不过呢,姨娘,命掌握在自己手中,只要我们不认命,按着自己心里想要的日子奔,总有一天会奔到头的。”

  她这是变相的给秋氏加油鼓劲。

  对,就是这样的。

  守个屁的寡。

  从云氏的事上来看,寡妇改嫁也不是好丢人的事嘛。

  “姨娘,如果有一天,有合适的人家,你就嫁了吧。”马如月道:“我想二少爷和大少奶奶也会同意的。”

  是姨娘,又不是妈。

  打发妾室倒也不显得尴尬。

  也不用背负什么心理负担吧。

  “不可能的!”秋氏摇了摇头眼眶一红:“婢妾也不能丢下二小姐不管。”

  就算要嫁,也得等江景远长大,可是,她长大,自己已老了,谁还会要一个半老徐娘,娶回家当娘吗?

  “大少奶奶,如果。”咬着嘴唇再次看了一眼江丽远的房间,确定在里面绣花的她听不见,秋氏低声道:“大少奶奶,如果亲家太太那边有合适的人家,您就让如海兄弟来找二少爷,您可以再走一步的,奴婢也会支持您的。”

  当然,这种支持只是在心里面。

  “呵呵,姨娘,咱们俩真是知心朋友啊!”得,自己劝她嫁,她倒替自己着想了:“姨娘,你放心,委屈谁我也不会委屈了我自己,我的幸福我掌握,只要我想要的,就没有得不到的。”

  “大少奶奶,您真的行的。”看着马如月神彩飞扬的眼神,秋氏将头点得像捣蒜:“我就知道,大少奶奶最厉害。”

  如果自己有大少奶奶那一半的胆量就好了。

  “哈哈,我们都该做厉害的人。只有我们自己厉害了,别人才会害怕。”马如月心血来潮决定灌输一点女强主义给她:“靠山会倒,靠人会跑,只有自己靠自己最好,咱们做女人的啊,也别太委屈了。有些时候,该自私就自私一些,也不用怕别人的风言风语,嘴长在别人身上,真要顾忌这样,那就别出门了,出门会碰壁就躲在家里面壁得了。”

  秋氏连连点头,表示受教了。

  等马如月牵着江景远的手说去捡蛋的时候,秋氏突然间回过神来:大少奶奶今天为何和自己说这些。

  不好,大少奶奶都知道了?

  “姨娘啊,那山沟边的柴火都干了,可以拖回来烧了。”马如月这时候突然间说道:“我看还挺多的,至少够烧十天半个月了。”

  “大少奶奶,那柴火……”秋氏的脸一下就红到了耳边,她的猜测没错,大少奶奶全都知道了,她想说那柴火不是大房的,是别人砍的。

  “那砍柴火的人一定是不缺柴烧,咱家二少爷没时间砍,咱这三个女人又没有力气砍,拖回来烧吧,那人肯定不会计较。”马如月笑道:“半天功夫不到,就砍了一片山的树枝丫,有功夫计较,他还不如多砍半天。”

  秋氏再也不敢说什么了!

  知道了,大少奶奶知道了她的秘密!

  她这会窘得恨不能钻进泥土的缝里不出来才好。

  秋氏没敢去拖柴。

  马如月却在江智远休沐的时候指挥着一家大少都去拖。

  她找来葛藤大捆小捆的捆了,大的江智远拖,小的就是秋氏和江丽远的活,而小景远也没有落后,拖着一枝树枝回去的时候,枝上的叶子已全拖光了,剩下的是枝杆,她还哭了,说自己拖的柴火不见了。

  “大嫂,辛苦你了。”这天晚上干了活,大家都很疲倦,马如月索性让秋氏逮了一只鸡杀了炖汤喝。

  “不辛苦。”喝了一口汤,马如月心道活儿又不是我一个人干的。

  饭桌上,江智远感慨的说道:“以后别砍这么多柴了,前些天看见九叔了,他还说哪天空了上来帮我们砍柴的。”

  “噗”的一声,马如月喷了,原来他以为这些柴是自己砍的。

  “大少奶奶,您呛着了吗?”秋氏见状立即去给她拿帕子着急上火的说道:“大少奶奶,您怎么样?”

  “姨娘啊,别紧张,没事的,我没事儿。”咳,好吧,秋氏是怕自己将她抖出来,马如月一边擦着嘴一边笑道:“吃饭,吃饭,都辛苦了。”

  真正辛苦的那个人是谁只有她俩才知道!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886/362194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