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晒坝有鬼

第一百三十四章 晒坝有鬼


  马如月看着这一切无声的叹息,说到底,还是管理的问题。

  田里都能产粮却还要饿饭,财富分配不均,这才是根本。

  像这种情况,也只能是打谷子的人才能有所收获,又是不公的现象。

  马如月看这样干脆不捡了,又热又割皮肤,还浑身发痒,这还真不是人干的事。

  用马智成的话来说根本就捡不到,何必来受罪。

  马如月下田的是没有水的干田,穿着布鞋都能下去。

  一去一来,背篼里只有几颗粒谷子。

  “呀,大少奶奶,您的手怎么了?”秋氏见她回来了连忙迎了上去,一眼就看见了手上渗着血的痕迹。

  “大嫂?”江智远在看书,听见秋氏的喊声走了过来,皱眉:“大嫂,怎么伤了手?”

  “别说了,我还真不是捡稻穗的料。”马如月自嘲的笑道:“看见谷草堆里有没打掉的几粒谷子,伸手去勒,结果就被划出了血痕,汗水一流进去,还生疼!”

  “大嫂,别去捡了。”江智远从学堂回来的时候江丽远就说大嫂捡稻穗去了,当时他就想要是自己在家里就不让她去捡了:“咱们家里……”说不缺粮吃吧好像也不对,要不是靠着马家,缺得很!

  “不捡了,”马如月道:“咱们家没有劳动力,捡也捡不到的。”

  江智远是聪明人,一听这话就望着马如月听下文。

  听完后叹息一声,江氏大族,并不是人人都像父亲一样大公无私。

  而且,他们这样也是形势所逼,用大嫂的话来说,连最基本的温饱问题都不能解决,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如果人人都有粮吃,家家都有钱花,谁会耍这种小聪明呢。

  “按着他们这种方式,打谷子的人家一季谷子打下来,少说也有上百斤的粮食了。”马如月感慨道:“没有劳动力的人家,或者是干别的人家就没有这些收益。”

  不过,听江智成的话,好像每一天打谷子和挑谷子的人都是轮换着来的。

  这就是说他们之间都有着一定的默契,是潜规则。

  有这样的事不偶然而是必然,是年年都会出现。

  相对于偷来说,哪怕是晒在家里,那也是有名正言顺的,人家是捡的,你能怎么着?

  “今年的收成好吗?”江智远皱眉问着。

  “听说和前些年差不多,但是很悲剧的是,今年躲不了捐税了。”去年可以说是天干,还有各种贿赂。

  今年钱大人他们会来视察,说难听一点,就是督促他们交税。

  这似乎本与自己无关,却又心疼交捐税后族人分配到家里的粮食会很少。

  正说着话,十二婶来家里了。

  “听智成说你下田捡稻穗了?”十二婶担心的问。

  “可不,下田一会儿,手上割了一、二三……六条长长的口子。”马如月挽着自己的手腕给十二婶看,渗血的口子还在呢:“受不了,我回来了。”

  “我就知道这不是你该干的事儿。”十二婶道:“我们家今年打谷子没有人去,晒坝子又没有抽上签,智成他们兄弟几人非要去捡谷子,一上午就捡了两三斤。”

  这才是真正的捡谷子。

  一天捡个一二十斤,一季谷子打下来少说也有十天半个月,一季就是一两百斤,那分家的时候每一家人才分八十多斤谷子呢。

  捡一季都比一家人分得多,谁还愿意种田啊?

  “捡的谷子也可以舂成米磨成粉。”十二婶道:“打谷子不仅仅的江氏大族的喜庆事,丰收更在家家户户,大家都喜欢这些日子。”

  江智远进屋后,十二婶悄悄的说起了晒坝里的事。

  “鬼多着呢。”十二婶道:“明明头一天收好的谷子,第二天一早去看就会少很大一个缺,谁都不吭声。”

  偷的人是晒谷子的?

  没有守夜人?

  马如月摇了摇头,江氏大族是一个整体,所有的粮食就是一个饼,稍不注意,你一口我一口,饼什么时候没有了大家才恍然大悟事情不对。

  晒谷子的人自然不会偷的,但是晒坝里这些日子就不会有停歇。

  马如月不怕鬼,她决定去看看,要不要顺道也做做鬼。

  不过,让她气恼的是,江智远总在半夜将她喊住。

  “大嫂,我也要去。”江智远知道她半夜出动准是为了吃。

  “你就不能安分一点,好好的在家等着,少不了你的那一口。”马如月道:“你得听话一点,你都这么大了,景远都比你乖。”

  江智远的脸瞬间黑到和夜晚一般,这个女人,居然将他和景远相比,那还只是一个两岁的孩子!

  “说实在的,你太任性了一些。”马如月道:“我这是去办正事,并不是去玩,你不能帮我什么,相反,你去了会成为我的负担……”

  马如月毫不客气的批评他。

  “大嫂,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江智远依然死皮赖脸的要继续跟随。

  江景远不听话,马如月可以又恐又吓,也能利诱一下她。

  但是,面对这么一个书呆子,马如月的什么法子都等于零,江智远不卖帐,他就是要跟随。

  没辙的马如月只好再次拉着他去了晒坝。

  江智远高一脚浅一脚的跟着马如月走,他此时心里是一种窃喜,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抓着大嫂的手。

  离晒坝近了的时候,马如月就蹲在了那里,她倒是想看看,这个宽敞的晒坝都会发生什么故事。

  晒坝里面,大大小小的谷堆有数十堆,上面无一例外不是盖着厚厚的稻草。

  谷堆下边围着一圈的箩筐。

  今夜是十一,月亮挂在天上,还有星星,晒坝里有个什么动静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的。

  马如月静观了好一阵子,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

  咦,那箩篼居然在动!

  呵呵,来了,还真是有鬼!

  这一个在动的箩篼比旁的还要高个几寸,里面的肯定是个成人。

  马如月眼睛都不眨的盯着,看这人怎么成事。

  眼力太好还真是可以当成千里眼来使了。

  箩篼在移动,堆在谷堆上的谷草也在动。

  这些人啊,掩护技术还挺不错的。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886/365246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