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九十五章 伙房解散

第九十五章 伙房解散


  这一次的江家大族各房的人议事足足开到了半夜子时。

  “确定了,解散伙房。”江智远觉得马如月简直是神算:“将白四婶臭骂了一顿,说她管理无方;三爷爷怄得不得了,说好用几个月的油一顿就没了;二爷爷说都是败家子搅家精,这个家他当不下了。”

  哈哈,白氏才是真的冤枉。

  “最后大家商议了一下,决定将族中的粮食按户分了,然后各家人煮各家人的饭。”江智远道:“我想过的,按户分的话,我们大房还是占优势的。”

  按户分?

  马如月瞪大了眼睛,一户人有多有少的,有些一户人有数十人,像他们大房一户才五个人。

  按户平均分,这有点不厚道?。

  一共多少户来着?

  二百八十六户,每家人分八十六斤谷子。公中留有五百斤粮,说公中有事的时候要用上。

  “那田土呢,也按户分?”马如月觉得江家的人都是戏精附体,宫心计出来的人。

  “田地不动,公中集体种,集体收,集体保管,还是按工分来分配,谁家出力多工分多谁家多分。”江智远道:“这次分是例外,下次就会按工分来了。”

  这还真是蛋疼,土地就是落不到人手上来。

  果然是算不赢他们。

  江氏族人一觉睡醒,大伙房解散了,没地儿拿饭吃。

  人们顾不上吃饭了,分粮要紧。

  江氏大族保管室门打开,江二老太爷坐上首,旁边是江三老太爷和兰氏拿着帐本,一户一户的喊。其他几个长老就在旁边监督。

  族中年轻的人就去里面挑抬谷子出来,一户八十六斤,放在箩篼里只有大半挑,一家人的口粮一个人轻轻的就挑走了。

  久违的炊烟起,家家户户开始了忙碌。

  有上山捡柴火的,有找野菜的,古井边更是排起了长队挑水。

  舂米的碾子旁边更是围了好几圈,家家户户都拿谷子来舂。

  “七嫂,您家的糠不要吗?”

  “咋能不要,糠混着野菜也能抵饥的!”

  “那快点扫,扫了我家也要舂了!”

  “别急啊,后面的不要挤,排队来。”

  “能不挤吗,排前面的都已经可以吃了,咱们还等米下锅呢。”

  等米下锅,已经有三年多没有这种感觉了。

  能煮饭了挺好的!

  江智荣看着家里的生锈的铁锅眼泪一下就流出来了。

  如果爹娘还在,这会儿也该煮饭了吧。

  他们没煮过饭,不知道要怎么做。

  “江家大坝有三个碾子,五个石磨,全都挤满了人。”江智荣听到门外有人喊,见是马如月连忙擦干了眼泪迎了出来:“大嫂,你们也没有舂米吗?”

  “这热闹没法凑,估计着等晚上都吃不进嘴里去。”马如月道:“你跟我一起去马家村拿点米回来煮吧。”

  “大嫂……”咬着嘴唇半天,最后实话实说:“我们都不会煮饭。”

  好吧,那就让他去马家村拿米。

  “让我娘给个十斤吧,回头我们舂出米了就还她。”这只是马如月的口头话,还不还的两说:“你们不会做饭就到我们家来吃。”

  八十六斤谷子,按马如月问九叔江昆林的结果,只能舂不到五十斤米,这么点米,要维系到明年秋收,怎么可能啊!

  而且,明年的秋收也是一个未知数,天干得山上的草木都开始枯了,更不要说庄稼。

  江智荣回来了,身后跟着马如建。

  “娘说既然你们能开伙了,就让我背了些两个大南瓜过来,智荣背的是冬瓜,回头吃完了又去家里拿。”马如建道:“娘说粮食不够吃也去家里拿。”

  “好!”这就是自己的娘,马如月鼻子胡点酸,她就知道,一旦分了,她铁定饿不死。

  秋氏站在马如月对面,嘴角喃喃,脸红成了一团。

  “姨娘,怎么了?”马如月好奇秋氏的表现。

  “大少奶奶,婢妾不会做这么多人的饭。”秋氏不好意思的说道:“以前婢妾在家的时候只做和爹两人的饭,没做过这么多人的……”

  八九个人,满满一桌了。

  还要当严重的问题,马如月笑了。

  “多掺一点水,多下一点米就行了,没那么多讲究的,煮稀饭更简单。”马如月道:“只是水没开之前米不要下锅,如果下了锅就一定要锅铲搅着,否则要生锅。”

  锅铲,家里没有。

  好吧,之前是不准开锅,她也没买,没买的还很多,锅铲菜刀什么的,嗯,还有调料油盐。

  “姐,我明天去镇上卖了馒头给您带回来。”马如建道:“这么远,您不用跑了。”

  现在的马如建每天都去镇上卖馒头,他的馒头个头大,又香又软还很甜,一文钱一个,很畅销,每日里用时间赚回二十文钱左右,以前的二十文能买两斤米,现在只能买一斤,饶是如此,他们也很满足,多多少少总有进帐,不会坐吃山空。

  “行啊,钱你也先垫着吧,姐穷。”马如月说这话没有丝毫的开玩笑,她有时候觉得自己很蠢的,就没有做好理财计划,那什么三分之一急用,三分之一备用之类的话全当成了耳边风,在她的脑子里,一贯是该用就用!

  得,现在该用了没得来用。

  “呵呵,娘就知道你没钱了。”马如建乐了,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的塞到姐手中:“娘说给你应急的。”

  “还是娘最疼我了!”马如月看着一大把的小钱心里一下就舒坦了,有娘真好!

  江智远看着那一大把的小钱心里很酸涩,知府家的少爷,打赏下人也不止这一点,现在,却要靠着马家来救援,大嫂将钱揣进钱袋还一一认真的数,拍了拍鼓鼓的袋子说她又有钱了!

  这也能叫做钱吗?

  “小钱能换大钱,没钱能变有钱,关键是看人怎么干。”马如月笑道:“好日子当是在后面。”

  江智远没吭声,他很想问的是大嫂怎么会知道伙房要解散,族中议事,自己问她的目标,她就说了这么一个。

  结果,在议事堂中,二老太爷和三老太爷直说这个族中人心不齐,这样整不行,大族家底不厚,要么节约一些,要么各过各的。

  一句各过各说到了大家的心坎上,多次举手投票,最后只有几个长老痛心疾首说自己有负重望,硕大一个江家大族就毁在了你们年轻人手上。

  其实,他们也不过是做做表面样子,他们知道分了更好,不分年后大伙房拿什么开伙。

  江二老太爷之所以要召开扩大会议,就是借了马如月一顿菜用了十斤油将事态扩大。

  众人表面上都说马如月败家,实际上心里却是大喊感谢的。

  各取所需,名声却是大嫂背了。

  对这种恶名,她甚至都不觉得难堪。

  “这有什么关系,嘴长在别人身上的。”马如月道:“能自己开伙,以后能在大冬天吃上热饭,这才是最实在的。”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886/369570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