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四十八章 哭丧骂人

第四十八章 哭丧骂人


  谭氏的病花了三百文钱,熬药吃药让她休息。

  她却执意要守在灵前。

  “娘,我们都没有爹了,您这样不顾惜自己的身体,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马如月叹息一声只得去劝:“娘,爹的后事有我们来操办,您得注意好身体,如建如青都还小,您的担子还很重啊……”

  “如月啊,你爹没了,让我这孤儿寡母的怎么活啊?”谭氏的天是塌了,她甚至都想着跟着男人一起死了算了。

  “娘,您还有我们呢?”马如月气得不行:“娘,爹死了你就这样了,那您有没有想过我嫁进江家以后的我怎么活?”

  “如月……”谭氏一愣:“天啊,我们母女都是什么命啊?老天爷啊,您怎么这么狠心……”

  是啊,自己还有儿有女呢,如月这孩子嫁人了却还是黄花大闺女。

  “娘,逝者已矣生者如斯,娘,不管怎么样,您都得保重好自己。”一个人连自己的身体都爱你还能指望她爱谁呢。

  谭氏真的有点像扶不起的阿斗,想到前路她就头疼。

  有些人你还真不能将就,就得下猛药。

  或许是马如月的劝说起了效,也或许是谭氏自己想通了,哭累了果然就在另一间柴棚的临时地铺上睡了。

  能想通就好,怕的是钻了牛角尖。

  马如月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到了凄凄惨惨的哭声。

  “我的儿啊,你这个不孝的儿啊,让老娘白发人送黑发人啊……”哭声震天声声泣血,听起来就让人知道她是亲娘。

  马如月忍不住瘪瘪嘴,演戏还带全套。

  果然,在她的身后跟着罗氏兰氏还有马如琴,另外还有两个妇人,一群女人哭起来可是惊天地泣鬼神。

  真有这么伤心?

  早在生病的时候为什么不给看呢?

  是后悔还是内疚,亦或者只是演演戏?

  马如月对她们都没有半分的好感,干什么都由着她们去。

  “三儿两女,都说她好福气,哪知道男人死得早,儿子也跟着去了。”

  “呵呵,这会儿哭,早干嘛去了,一直不给人家看病呢。”

  “她说是马如月克死的,逢人就说!”

  “呵呵,马如月才是够倒霉,好好的一个姑娘被她嫁到江家去!”

  “人家说是享福呢,当大少奶奶……”

  有人演戏就有人看戏,自然也会窃窃私语,马如月练就了一双火眼金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切

  “如海,你大姑二姑来了,你怎么不下礼。”原本哭得很伤心的马老太太突然间画风急转,对马如海兄弟仨责备起来。

  马如海看了一眼马如月,对这个奶奶他是越来越不喜欢,而且她专门是针对姐姐来的。

  “如海,来者是客,好好招待。”马如月懒得和她们计较,自己转身进屋去看谭氏了。

  谭氏吃过两次药,高烧退下去了。

  这让马如月心里稍感安慰。

  这节骨眼上,谭氏真有个什么她都会疯的。

  事多了谁都撑不住。

  “如月……”谭氏睡得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道:“如月,什么时辰了,你爹呢?”

  “娘,快午时了。”爹,爹在棺木里躺着呢:“娘,有没有好一点。”

  “浑身没力,我这是怎么了?”谭氏挣扎着要起来。

  “娘,躺下歇歇,您昨晚发高热了。”马如月心疼的说道:“娘,我说过的,您要保重身体,现在什么都没有您的身体重要。”

  正说着话,外间停棺木的屋子一片喧嚣。

  “人呢,怎么不见人啊?”马老太太一步跨了进来:“好啊,你男人死了,你还有心思睡觉,姓谭的,你个丧门星,你是不是早盼着黄山死啊,你怎么就这么心黑啊,居然还能睡得着。”

  “娘,我……”谭氏急得满脸通红想要辩解,却又说不出话来。  “我娘病了,需要休息,请你出去。” 马如月冷冷的扫了过去:“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爷爷也是很早就死了的,要说丧门星,你不比我们母女差的,上梁不正下梁歪,中梁不正倒下来,说不定都是因为你带了这个头的原因。”

  “你……”马老太太显然没料到马如月还敢顶撞她:“你这个克星,是你,你八字硬,当初生下来的时候就该将你丢进粪坑。你生下来三天你爷爷就死了;你进江家的门一下轿江大少爷就没命,现在你回个娘屋又克死了你的亲爹,你给我滚,以后再不要回我马家村。”

  呵呵,所有的罪名还是要扣在自己头上。

  出生三天的小婴儿就能克死她的男人岂不是有成精的潜力?

  “你别吵了,这样吵下去显得你特别没有教养。”马如月冷笑一声:“别倚老卖老,为老不尊。”

  马老太太的声音又尖又高,很快就吸引了一群好事的妇人。

  “黑山,你去劝劝你娘吧。”马文松皱眉:“黄山还在这儿停着呢,你娘再伤心也不能拿孩子出气啊,我看如月那丫头也不容易,到底是一家人,闹起来成什么样子。”

  马黑山脸一下就红了。

  娘那一张嘴总是不饶人,他能怎么办。

  只好向旁边的罗氏使了个眼色。

  罗氏其实也怕老太太,拉着大女儿如琴一起去。

  “娘,您别生气,您消消气。”罗氏道:“二叔走了,弟妹伤心,病了就让她休息休息。”

  “这些黑心肝的哟,我怎么就娶了这样的媳妇!”不劝还好,一劝她更来劲儿,坐在马黄山的棺木前将陈年老黄历翻出来哭:“我怀你受了那么多罪,生你的时候还没有饭吃,你一直体弱多病,经常深更半夜喊肚子疼……”

  总之,就是养儿子白养了,儿子一死,媳妇和着孙子孙女连她这个老太婆都要欺凌。

  哭得伤伤心心的,其实都是在骂谭氏和马如月。

  马家村的人就唏嘘了,这老太太到底是伤心儿子死呢还是来找茬的。

  更让马如月想不通的是,原主的什么大姑二姑看见她就像看见了仇人,一双眼睛恨不能在她身上挖个洞。

  极品的一家子!

  有其母必有其女。

  最后马如月得出了这么个结论。



------题外话------

  二P中,求收藏求支持,感谢感谢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886/389171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