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三十八章 智远被训

第三十八章 智远被训


  “智远啊,你跑哪去了?”江二老太爷一幅生气的模样:“祠堂祭祖的时候你不在,来山上上坟这么久了我才看到你的影子,你说说你,到底在干什么呢?”

  “二爷爷息怒,祠堂祭祖的时候智远是去了的。”江智远皱眉,他何曾关心过自己:“我站在了我们这一辈的最后面。”

  “胡闹,你是大房唯一的男丁,怎么就不能摆正你的位置。”江二老太爷恨铁不成钢:“智远啊,昆安不在了,你也不小了,该担起大房的担子了。就你这样畏畏缩缩的样子成何体统,你可不能辜负了昆安对你的期望?”

  什么情况?

  江智远有点蒙,江二老太爷是想要给他冠上一个不作为无出息的名号?

  抬眼看时,果然,江氏上百号男丁眼睛都齐唰唰的盯着他。

  “二哥,您别动火,孩子还小,慢慢教、”

  “就是,二叔啊,二少爷倒底是大户人家的少爷,以前没经历过这种事,以后就知道了,对不对,二少爷?”

  ……

  一个个似乎都是为了他好,但是江智远却明白,他们这是在坐实了自己无能窝囊的名头。

  “姨娘,他们……”江丽远气得不行,他二哥居然被这么多人围观训斥。

  “大小姐,别说了。”秋氏心里也是一惊,怎么会这样呢。

  平时的二少爷宣少出门,有人说他读书读呆了;有人说他还抱着少爷的身份自恃清高;也有人说他有点傻有点痴;现在江家二老太爷却直接给安了一个扶不起的阿斗的名声。

  “凭什么,他们凭为什么要说我哥。”江丽远眼泪又流了下来:“他们吃的住的穿的,哪一样不是我们大房给的,他们凭什么要这样指责。”

  江丽远看得很清楚,在这一百多号男丁之中,至少一半以上的人都穿着光鲜的新衣。

  布料好坏暂不提,且说新衣要花钱来制这一点就不简单。

  想他们,说好大房不用出工也分福利,最后却只分了二两银子。

  这都叫什么事?

  “大小姐,咱们走吧。”秋氏拉着她的手低声说道:“不要给二少爷添麻烦,你一闹起来还会说二少爷管教不严。”

  秋氏总算是明白了,这个江氏大族就是一潭污泥,谁进去都会染一身的。

  大少奶奶是,二少爷依然如此。

  “大小姐,咱们回家。”如果不走,回头就该是说她没有家教了,到时候孝期满了也找不到好的人家。

  “不,我就不走。”江丽远性子倔,千金大少姐却被一群乡下人给管束了,若是父母还在,他们给二哥提鞋都不够格:“父亲,父亲啊,您看看这就是您当初执意要扶持的族人。”

  跑到江昆安坟前,江丽远痛哭起来。

  “大小姐。”秋氏也眼泪汪汪了:“大小姐,您别伤心了,日子会好起来的。”

  “智远,怎么回事?”江二老太爷听到了哭声,当下有人凑上前去说了几句:“来人,喊老六家的带人将她们拖回去。”

  江老二太爷气得脸色铁青。

  “二少爷啊,赶紧的,让你家的女人们离开吧。”

  “是啊,就没有女人上坟的规矩。”

  “这万一要是冲撞先祖了,先祖也不得安宁,这可是大不敬的。”

  “女子上坟,外家绝门,这可不是好事。”

  江智远还真不懂这些规矩,面对这些指责他心里好一阵酸涩。

  “丽远,你和姨娘带着景远先回去吧。”江智远道:“心意到了就行了,这儿有我呢。”

  “哥……”江丽远清清楚楚的看见了哥哥被人刁难奚落指责,她想念自己的父母大哥,怎么就不可以了。

  “听话。”江智远上前向她点了点头:“先回家。”

  今天是正月初一,却是让他终身难忘。

  排不上位的祠堂祭祀;轮不上女子上坟的规矩;江老二爷指责的话语,一句句的剜他的心。

  江丽远最后在秋氏的掺扶下红着眼睛离开了坟地。

  回来的时候发现马如月进不了门。

  “还以为你们去了哪里?”今天去伙房上工,结果白氏说她可以放一天假,昨天忘记了说,因为正月初一是吃素,所以今天不用炒菜,直接在泡菜坛里抓了一些泡萝卜凑合。结果回来的时候才发现家里没人:“咦,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马如月眉眼一跳,大过年的,欢欢喜喜的,哭什么呢?

  噢,对了,她们说要去上坟,怕是想念父母了吧。

  唉也能理解。

  江丽远没有理马如月,秋氏一开门她就跑进了自己的房间,伏在床上哭得更带劲儿了。

  “大少奶奶……”面对马如月的眼睛秋氏不打自招,将在坟场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呵呵,这么点小事就值得你哭啊。”马如月走了过去笑道:“别哭了,不值当。”

  “他们骂哥哥;他们骂我。”不劝还好,一劝江丽远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没有父亲,他们什么也不是,他们凭什么要这样对我们?”

  “凭着你父亲已经死去。”马如月道:“有一句话叫人走茶凉你想必听说过吧,我知道你想说江氏族人的六百亩地,江家大院、江氏祠堂都是那你父亲出资的。”

  是啊,未必他们还能抹去了那个事实。

  “那是你父亲而不是二少爷,更不是你江丽远。”这要是一群懂感恩的人她也不用费那么多心了:“现在的田土是江氏族人在种;江家大院是江二老太爷在住,江氏祠堂,嗯,那地儿不住也是好事。所以,这一切都与大房没了关系。”

  “我父亲做下的种种都能抹杀去吧?”江丽远咬牙切齿:“他们狼心狗肺。”

  才知道这一点啊,真是醒悟得太晚。

  “除非我们自己有本事将这一切拿在手中,别人靠着我们生活,才会记住我们的恩情。”马如月道:“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们的希望全都押在了二少爷的身上,如果这么点小事都不能忍耐,只会成为二少爷的牵绊。”

  江丽远瞪大眼睛看向了马如月,她头脑真清醒!



------题外话------

  最后一天PK,求收藏求收藏,谢谢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886/389689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