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二十二章 老鼠是肉

第二十二章 老鼠是肉


  马如月去丢种,和她说话的人越来越多。

  大家意外的发现,这个大房的大少奶奶还真是有能耐啊,居然敢直接找二爷爷。

  而且,好像她对兰氏的四个小孤儿也很关照的。

  这女人啊,就是不能心软,一心软全完蛋。

  大房这口稀饭还没有吹冷呢,她居然想去管那四个小孩。

  “说不上管,就是见他们挺可怜的。”马如月如实说道:“这么小就没了爹娘,幸好在族中拿饭,若不然就得饿死了。”

  “是啊,还真是多谢你们大房的大老爷啊。”九婶点头道:“若不是置办下这些田产,没有爹娘就算有土地也士不下来,也会饿饭的。”

  就这样和饿饭也没两样。

  关键是这四个孩子还没人管。

  自从兰氏出事后,马如月对身边的人都多了一个小心。

  小心观察,重点防范,身边的人还真是鱼龙混杂啊,谁好谁坏都看不清楚啊。

  就如这个九婶来说,看着就是一个好的,和兰氏差不多的实在。

  自己丢种子,她丢草灰。

  这草灰是在三伏天的时候由族中的人集体出动,将路上田边土角的草铲干净,晒干,烧了,然后用粪将灰培成一堆,到秋天种小春的时候就挑到土里,一抓一大把,一窝丢一把,上面再浇点清粪水就行了。

  丢草灰其实是一个脏活,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手上抓的是什么。

  因为马如月是大房的少奶奶,身份不多,特殊照顾,九婶和她搭档就说了让她依然丢种子,自己丢草灰。

  丢种子倘不用弯腰,这丢草灰更不用了。

  但是让马如月好奇的是,九婶时不时的就会弯腰去地里扒拉一下草灰,生怕没有盖着种子。

  感觉还真是一个认真负责的人。

  多看几次后,马如月心如明镜了。

  原来种子问题其实挺多的。

  别看她这会儿丢的种子都是按要求来的,每一窝葫豆都是两颗,但是,等这葫豆发芽长出来的时候就会发觉很多窝子里只长出来一个。

  因为九婶在丢灰的时候就给做了手脚。

  所以说啊,任何人都不能小看了。

  丢下去的是灰,捡起来的是葫豆,胡乱的在身前的灰里塞一下,将葫豆藏在里面,回头要挑灰的时候就将葫豆往草里丢。

  估计着,也要趁夜色行动了。

  马如月摇头不已,说是好政策,结果却搞成今天的样子,简直有逼良为娼的意味。

  她算过帐了,六百亩田地,江氏族人一共有四百多人,就算是按人均分摊下来一人也是一亩多了。

  早些年江昆安还在,有功名的知府大人,也不用交捐税,地里收起来的就是纯收入。

  最差的庄稼,按亩产四百斤粮来算,春秋两季,再怎么也不至于饿着人。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全是因为所谓的族规被人篡改。

  她深深的相信,江昆安的初衷是想要族人过上好日子,人人有衣穿,人人有饭吃。她才穿来几天啊,族中就买了两次肉了。

  而今眼目下,却是有人吃肉,有人连汤都喝不上。

  同样的,她穿了几天啊,连油荤都没有见到。

  不对,她是吃过的肉的人。

  嗯,越想越想吃。

  自己馋了,估计着家里江智远江丽远也馋了吧。

  也不知道趁夜出动的时候会有不会有点收获,死猫烂耗子的也能逮着一个。

  收工的时候,就看着江智荣四兄弟围着一个火堆在烤着什么。

  “大嫂,是这个。”江智辉半手上的竹竿往她面前一,伸:“我们在山上打到一只老鼠,烤来吃,很香的。”

  还真被自己猜中了,烂耗子也拿来吃了。

  在这火堆上烧的,就是小孩子们办家家,没人会管你是不是开伙了。

  “这个还是不要吃吧。”马如月看着烤得漆黑的老鼠早已没有原来的模样,脱下马甲谁都不认识它,这玩意儿吃了会不会得鼠疫啊。

  “大嫂,能吃的。”江智荣道:“以前爹娘就烧过给我们吃。”

  熟门熟路的营生啊。

  闻着确实有一股子油荤味,还真的很香。

  “那你们烤熟一点,烤久一点吧。”马如月想要从他们嘴里将只老鼠给拦了下来,四个小屁孩没准儿会和她翻脸。烤熟一点久一点,病菌再顽劣应该也会烧死吧。

  “大嫂,给你吃。”突然江智辉扯下一条腿,相当于那只老鼠的三分之一的份量递到了马如月面前:“吃吧,大嫂。”

  还生怕她客气,直接往她手里塞。

  “那个,我不能吃。”马如月有点小小的感动,她仅仅是给了他们一人一小团的饭团,人家就回报给你肉了:“因为我们大房还在孝期,是不能沾油荤的。”

  真是蛋疼啊,老鼠也是肉了。

  “这样啊。”江智荣道:“大嫂,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吃肉,回头我给你打老鼠。”

  看看,多好。

  “七七四十九天后吧,到时候大约可以沾点肉了。”马如月笑道:“到时候有钱了,我们就拿肉到伙房里去煮。”

  别说守孝六年了,就是三年,三个月,三天她都不愿意守。

  七七四十九天,也不过是一个借口,实际上,是她给自己定的目标。

  给一个过渡期,一个观察期,七七四十九天,让她的生活有所改变,这是自己的奋斗目标。

  “大嫂。”江智路擦了一下鼻子,让原本就黑的鼻子更黑了,一条浓浓的黑印迹随即而起,让江智荣他们笑得不行:“大嫂,族中过年的时候是会分肉的,但是我们家分不到。”

  为什么?

  “我爹有病没出工,我娘出工只能抵一半,到时候能分点钱买布制衣服什么的就不错了,吃的肉就分不上了。”江智荣道:“大嫂,你们家能分成肉吗?”

  大约可能能吧。

  马如月心里一下就没了底。

  说好的过年分钱分肉,结果还有猫腻。

  搞了半天,她还没有将规则弄清楚。

  “你想啊,毛多肉少,僧多粥少,族中一年也就杀十头猪,四百多人呐,哪能家家户户都有。”九婶笑着说道:“年年都是要看工分,要排序的,工分多就分得多,工分少就没有了。”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886/390793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