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两百一十七章 有了消息

第两百一十七章 有了消息


  “中了中了。”马如建这一天回来兴高采烈:“姐,中了。”

  中什么?

  原来是兰掌柜那边得到消息,宜安州府的江智远中了案首。

  一个从小就以喜好读书的人考秀才当了案首也是意料之中的,没什么好稀罕的。

  再一个,秀才而已,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他要有本事考个状元回来才值得庆贺。”不过秀才也算是有了功名,见了官不用跪之类的,马如月就知道她选择的智力投资这一条路是可行的。

  江智远参加了一年一度的考试当了秀才,运气不错的是接下来就遇上了乡试。

  乡试是三年一考,若不然就得再等三年。

  “他托兰叔叔转告说暂时不回来,等他考中了举人再回。”马如建道:“姐,举人是不是就可以挂田土了?”

  那是当然,考了举人就有当官的入场券,可以捐个官什么的。

  “二哥要是能考中举人就好了。”马如建羡慕的说道:“我到时候买个三五百亩的田地,我们家就是光收租都不愁吃了。”

  这是要当地主!

  “那你赶紧的赚钱买田土。”马如月道:“如建有没有本事考举人我不知道,但是江智远肯定是能拿下举人的。”

  马如建瘪瘪嘴,那也是姓江啊,要挂也只挂江家大坝的六百亩田土。

  “我们马家于他有恩他敢不还这笔人情帐?”马如月冷哼一声:“要不是你姐我,他这会儿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呢!”

  也对啊,江家的举人马家制造!

  要不自家姐,他没准儿还在边关打仗,又或者,早就成了一堆白骨了。

  想想手无缚鸡之力的读生上战场,也不过是填坑的。

  “也不知道智荣怎么样了?”说起边关,谭氏想起了那个孩子,小小年纪懂事得让人心疼。

  “娘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比起那些地道的农夫上战场,江智荣占了很大的优势,不仅会骑马,还会擒拿术,而且在自己的教导在侦察上也颇有经验,更主要的一点是,兄弟四人在马家两年多时间因为伙食好长得高,长期锻炼身体也很好:“说不定他还可以立功升官呢。”

  塞外寒风吹黄了草原,杂草地里匍匐着四五个年轻的男子,他们头上无不戴着一顶杂草编织的帽子,密密实实就像是一块草地一般。

  身上也穿着草织的披风,匍匐在地和草原无异。

  “头儿,你这办法还真不赖。”何东咬了一节丝茅草草根嚼了嚼吐了出来:“我们离敌营越来越近了,依然没有发现。这会儿我真想上去干他一票抢点粮和水。”

  江智荣能成为他们头儿完全凭的是本事。

  斥候是他们的名称,能当上斥候的士兵那是行动敏捷,头脑灵活,还能沉着冷静。

  江智荣被上面的人分来时没人服气,看他小都觉得遇上危险的时候是拖累。

  结果,他以一敌九,彻底征服了这一行人。

  这次十人出行,目标就是摸清敌营粮草储备情况,结果还没靠近就遇了一小股敌人,一番苦战之下逃出了六人,头儿光荣了。

  群龙无首,干粮吃尽还迷路时,大家听从了他的建议,吃草根吃树皮野果子,生生坚持了六天。

  不知不觉中,大家都奉他为头儿了。

  “谨慎一点。”江智荣冷声道:“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轻举妄动。我们总共才六个人,潘子留在了外围。一旦被敌人发现,我们将死无葬身之地。”

  他们是白天不动晚上前进,在江智荣的建议下全都织了这种掩饰物。

  这个时候的江智荣很感激马如月这个大嫂,是她教会了自己识别东西南北,是她教导自己在野外救生存的方式;也是她传授了掩饰这门特技……

  所有的一切他现在都用上了,其实,是大嫂给了自己这条命。

  “头儿,我想吃肉。”李志咽了一下口水:“上次你烤的野兔味道鲜美。”

  “想吃肉有的是机会,今天都别动,晚上去摸一下底,我们分头行动……”江智荣安排了任务,东西南北分开摸清对方清形,然后在这儿会合,一起离开。

  无形之中,他就是六人之中的主心骨。

  潘子被蛇咬伤了就留在了外围,江智荣告诉他,如果五人都回不去,让他一定要活着回去,一定要告诉自己的三个弟弟自己不是孬种。

  江智荣投军,一是因为看中了当场发放的军响;二是因为他听了马如月说过寻常人家两条出路,一是读书二是参军。

  读书兄弟四人都没有天份,倒是参军合了他的意。

  现在的他才明白,自己以前在马家的园子里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今天而准备。

  那是训练,这是实战。

  江智荣眯着眼睛盯着不远处的敌营,他心里清楚得很若是能活着回去,他们就会立下大功一件。

  功劳谁不稀罕,但是,越是胜利在望越要小心谨慎,否则会前功尽弃。

  “哥几个,记住了,咱们是有任务的。”江智荣永远记得大嫂那的一句话:“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见势不对马上辙退。如果出现意外,咱们谁也不用顾谁救谁,能隐一个是一个,保命要紧。”

  就几号人想要和敌人抗衡根本就不可能。

  与其送死,不如保存实力。

  “只要将这儿的情况送回去了,将军就能做出正确的策略,就能让更多的兄弟能活下去。”江智荣道:“别说兄弟们残忍,没有牺牲自我的精神是成为了大事的。”

  “知道了,头儿。”何东几人低声应是:“头儿,回去后你升了官可不能抛下兄弟。”

  “功劳不是我一人的,升官的事谁也说不清。”江智荣轻声笑道:“既然我们是兄弟,那自然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这话大家都爱听。

  夜幕降临,虽然肚子饿得咕咕响但是几人都很激动,胜利在望啊!

  探得了消息就能回去了,回去少不得喝酒吃肉。

  江智荣脑子里却一直想的是大嫂教导的敌我靠近的一些方法。

  敌人的粮草大营驻扎很广,帐篷多,而这里面定然是有虚虚实实的情况出现。

  他们是远道而来,粮草就是他们的保障。

  想要摸清,就得靠近。

  这却是极其危险的情况。

  江智荣决定挺而走险。

  “头儿,你让我们四个分方向行动,那你呢?”何东反应过来,他的性格不可能缩在某个角落里不动弹。

  “我想插进中间去。”江智荣道:“等会儿你们若是听到起火走水的情况都不要惊慌,按着原计划进行就行。”

  “头儿……”何东瞪大了嘴巴,这也太危险了吧!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最危险的地方往往也是最安全的。”江智荣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我估计我命大,死不了!”

  “头儿,那太危险了……”想让他别去的话到底没有说出来,九十九步都走了,不可能放弃最后一步;“你可一定得回来。”

  “嗯,丑时出发。”江智荣看了看天空中闪烁的星光:“今晚天色不暗,注意隐藏。”

  天色不暗,行动也不太方便。

  敌人的粮草大营巡逻不断。

  十个人一队,来来往往更替。

  四人都已分开,江智荣还没有找到突破口。

  就在这时候,他看到一个敌兵快步朝自己的方向走来。

  这是被发现了?

  江智荣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就在快要踩到他头上的时候,那敌人嘴里吹着口哨脱起了裤子。

  “哗哗哗……”一阵暖流从头顶而来,臭味让江智荣差点喘不过气来。

  他大气都不敢吭一下,眼睁睁的看着敌兵潇洒的解决完一边转身一边提着裤子。

  娘的,干了!

  江智荣胆从心生,看那一小队人已走远,从地上一跃而起将人扑倒,与此同时手抱着他的脖子用力一扭,敌兵吭都没来得及吭一声就去了阎王那里报道。

  成了!

  江智荣这是第一次杀人,心下有惊有慌更有喜悦。

  大嫂说得对,遇上敌人的时候你不能心软,你不要他的命,他就要你的命。

  江智荣一边剥下敌人的外套,一边将自己的装扮盖在了他的身上。

  然后飞快的跑过去走在了那一小队的最后面。

  没人知道,他们中间已经进了一个敌人了。

  就这样江智荣替他巡逻粮草大营,将里面的情况摸了一个一清二楚。

  早知道这么简单,他就不用安排那四个人去冒险了。

  一遍巡逻下来队伍散开休息。

  江智荣一边脱着裤子尿急的样子一边小跑着离开他们的队伍。

  他早看清了,粮草大营的正中间有一个是营帐里灯火通明,不用说,这是将官所在的地盘。

  他想从这儿下手,但是很冒险!

  杀人是不行了,放火搞点乱还是可以的。

  走近的时候,正巧遇上两个士兵在那儿抽烟。

  叽叽呱呱的说了点什么江智荣也听不明白。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两人都是做贼一般快速的吸了一口就将烟塞进了竹筒走了。

  江智荣懂了,军营之中禁止抽烟火。

  这两人看见他走来了有点害怕,分开调头走了。

  嗯,调头走就好办。

  江智荣尾随着一人快步上前,也不说话,就指着他的竹筒,然后做了一个吸烟的手势。

  意思是他也要吸!

  士兵见状瞪了他两眼,却又无奈的掏了出来。

  江智荣眼睛放亮,从怀里掏出一块碎银塞给他。

  士兵也高兴了,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好自为之,走了。

  这就叫各取所需了!

  江智荣记得大嫂说过很多计策,这种时候,用钱开路最是方便。

  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江智荣掏出烟轻轻的吹着,星星点点亮了起来。

  他迅速的将地上的干杂草堆放在一起,将烟火放进去再吹。

  一会儿功夫,明火就亮了起来。

  一旦有了明火情况就容易被发现,江智荣迅速将明火移到了帐篷里面。

  燃吧燃吧,江智荣看着里面的红火越来越大,快速的离开。

  路上一遇上巡逻的队伍,他就搂着裤腰带飞快的离开。

  就这样避过了三四个巡逻队,走到了营地的外围伏在了草地上。

  就在他伏在草地上的时候,敌人粮草大营里响起了一阵怪叫,与此同时,他看见了夜色中闪着绝美火光的地方。

  “头儿成了!”何东伏在草地上咽了一下口水:“他简直神一样,居然能在那中间燃烧!”

  发现得早了一点!

  江智荣却是遗憾无比,要是再晚一点就好了,可以烧上几个帐篷也好啊!

  趁着敌人救火的空档,江智荣迅速的回到了自己换衣服的地方。

  为了不被敌人发现,他又再次换回了自己的行当。

  至于这个家伙,江智荣用脚踢了他一下,扯了一些草盖在上面,回头等他们发现的时候他们已直ufqp。

  老地方会合,何东他们都特别的兴奋。

  “都查清楚了?”江智荣道:“趁敌人还没有发现的时候我们快辙。”

  这个时候最是安全,五人几乎是用跑的方式跑到了外围,与潘子会合后往着来路的方向迅速撤退了。

  密林里,山泉水哗哗,六人衣不蔽体却一人手上一根树枝,上面串着螃蟹吃得哈哈大笑。

  “翻过前面那坐山我们就回到阵营了。”江智荣道:“我猜将军他们估计着我们早就阵亡了吧!”

  出来十个人,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最后回去六个,这代价算是最小的了吧。

  关键是,他们还得到了最全的信息,敌方粮草情况打探得一清二楚的。

  “头儿,我比较想知道,敌人知道是我们干的吗?”何东想起黑夜里那妖艳的火光兴奋异常:“头儿,你是怎么办到的?”

  从腹地中点然帐篷,没有本事肯定干不了。

  “机遇巧合罢了。”江智远还是将自己干掉拉尿敌人换装进入的情况说了,主要是想要告诉同伴,很多时候小不忍则乱大谋,他能忍得头顶的一泡尿,就能摘得这一份功劳。

  “头儿,难怪你头上还有尿味道。”何东突然哈哈大笑:“头儿,这么明显他们都没有闻出来吗?”

  江智荣脸一黑,这时候觉得恶心了,顾不得秋风瑟瑟,一头扎进了山沟水里洗了起来。

  岸上几人怪叫着也跳了下去,他们就要立功了!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886/509696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