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变化之大

第三百六十三章 变化之大


  同样的一个地方,不同的是身份地位的变化。

  江智远回了县衙,马如月带着孩子和江景远一起留了在了大坝。

  有厨娘煮饭,有奶娘带娃,还有婆子丫头伺候吃喝拉撒,出门派头又大,这个时候的马如月过田园生活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夫人,九太太来了。”秋菊身后跟着九婶。

  “我田坎上的李子熟了,给摘了些来你们尝尝。”九婶提了满满一篼:“就是个头小,有一点酸。”

  李子自然是要酸脆才好吃的。

  马如月笑着邀请她坐,丫头端了糕点茶水上来请她喝。

  马如月属于那种足不出户都能了解全江家大坝各家情况的人才。

  无他,架不住信息会送上门啊。

  “听说江新会学得还不错。”九婶一边嗑着脆香的瓜子一边道:“先生还说他比较有灵性呢。”

  江新会,云氏的那个儿子。

  “族长发了话,各家各户也给自家娃打了招呼,没人再为难他。”九婶道:“难得的是,山上那位居然也会挑粪了,以前可是锄头都不提一下的,说是不会。要依我说啊,都是依赖成性了,有山靠山,无山自担……”

  马如月听着九婶的话知道云氏有了变化心里也就放心多了。

  看来,她是真的将自己说的话听进去了。

  她在改变,孩子也在改变。

  改变就能能看到希望。

  正说着话,听秋菊在和院外的人说话。

  “夫人,是一个小孩子。”秋菊将人带了进来:“说是拿了果子给您偿偿。看样子啊,夫人明天都可以改行去卖果子了。”

  九婶和马如月看向她身后相视一笑,还真是不能说,一说就来了。

  “是新会啊?”这个名字还是上学之后先生给取的。

  云氏不能下山,孩子去学堂是由三老太爷带去的,去了就让重新取一个名字,表示一切从新开始。

  “夫人,我娘说山上的桃子李子都是您们种下的,现在熟了,结了很多果子。”虽然还有点胆小,但是到底是能利落的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也能将来意表达清楚了。

  “真不错,谢谢新会了。”马如月让秋菊接过果子:“来,坐下来,我们聊聊天说说话。”

  江新会果然就顺从的坐了下来。

  学得怎么样?

  先生好不好?

  和同窗们相处得融不融洽?

  马如月轻言细语的问着他。

  江新会都一一回答了。

  在他的心目中,这位美丽的夫人比娘还要好!

  娘心情好的时候会和他说说话,要是遇上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吼他,还会打他。

  外面的孩子都骂他是杂种,娘又打他,有时候,他就怀疑自己是不是捡到的娃。

  幸好听了这位夫人的话去上了学堂。

  学堂里每天中午都有很多的饭菜吃,偶尔还有肉。

  “我才学,很多都不会。”江新会两只手绞着衣襟:“先生让我不要着急,慢慢来。写一次不会,那就写十次百次就会写了;别人背两次,我背五次十次,早晚也会记住的。”

  “就是这么一个道理。”马如月点了点头:“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呵呵,夫人还真是会教导孩子。”九婶听了半晌,什么兔子和乌龟都在赛跑了,听起来有趣,不过细细想想还真是那么一回事,你睡觉别人跑,哪怕是慢一点也会赢的:“你们有学问的人就是不一样。”

  “孩子嘛,讲大道理不一定懂,将道理融会在故事里就能明白了。”马如月摸着他的头道:“咱们要向乌龟学习,坚持,努力,一直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进,早晚能到达终点的。别看有些孩子很聪明,但是因为他骄傲了,懒惰了,态度不端正,最后就失败了。”

  马如月见他听得懂,又给说了笨鸟先飞和丑小鸭的故事。

  “谢谢夫人,新会明白了。”小孩子眼睛比来时更亮,神色也更坚定了一些。

  “早些时候我们那些个淘气包让夫人教教没准儿都会有出息。”九婶后悔不已,那些年和马如月关系还是不错的,怎么就没想到将孩子送给她教导呢。

  “呵呵,九婶说笑了。”早些年她都是自顾不暇的哪里想过教别人的娃。

  江智荣四兄弟。

  “那是因为他们从小没爹娘,我也只是相要看顾一下,更多的都是他们自己争气。”九婶夫妻都在,哪轮得上自己去指手划脚啊。

  真要去教导,没准儿还讨不了好,说你多嘴多舌了。

  九婶叹口气,直叹自己家孩子没有福气,然后就说要煮饭要回家了。

  “秋菊,将瓜子端来,给九婶和新会一人装上一些回去吃。”人家送东西来,自然不能让他们空手而归吧。

  礼尚往来人情浓厚。

  “这倒成了我们占大便宜了。”九婶有心说不要,但想着自己要是不要,江新会肯定也不好意思拿。

  没准啊,马如月就是存心要给这孩子的,自己也只不过是沾了光。

  说起来,马如月对云氏母子还真的照拂。

  这样的想法得到了印证。

  第二天,马如月就带着江景远和孩子们一起去半山腰摘水果了。

  这些果树都是当年她从马家搬来的,云氏住在这里,自然就属于云氏的了。

  “太多了,吃不玩。”云氏道:“夫人喜欢,我这帮您摘。”

  “摘吧,摘了我给你说个法子保存起来。”这玩意儿新鲜的虽然好吃,但是还真不能多吃了,否则牙都得酸软马如月交给了马如海他们做李子干。想着云氏没有收入来源,江新会也没有零嘴吃,不如教给她制作的方法。

  选择新鲜无破损的李子,用盐水浸泡一阵子,洗净,在锅里加清水调制大火烧开后放入加热一下滤出。

  “选择光线好通风的地方晾晒,晒干了存放的时间就可以放久远一点慢慢吃了。”马如月道:“到时候若想要吃蜜饯也简单,放入清水和冰糖,用小火慢慢的融化,倒进李子干小火慢慢熬煮,待吸收干净糖水后取出来就成了。”

  “多谢夫人。”云氏心里很震惊,特别是听说镇上卖的蜜饯是马如建的作坊制作出来的时候她都有些疑惑了:“夫人,您不怕我将这方子告诉别人吗?”

  “呵呵,方子而已,能不能换钱也是要看运气的。”马如月笑道:“你要有本事做出来换点零用钱也是你的能耐了。”

  至于说大批量的做,云氏想都不用想。

  她哪来那么多果子。

  倒是马如建的作坊一点儿也不担心没有原材料。

  马如海成片的果园多的是鲜果;江智远扶贫种下的果园也已经开始挂果了。

  看到这些鲜果能卖钱,人们纷纷将自家房前屋后的几颗果子树上的果子也摘了送到马如建的作坊。

  “我……”她倒是想要制作了卖钱,可是,江氏族人都不送准她下山:“我连买针线的机会都没有。”

  特别是二房的人,看她的眼神恨不能杀了她。

  江二老太爷一死,二房就倒了,又因为他做下了那些事,族中的人都很不待见他们。

  而二房的人却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云氏的原因造成的,归罪在她的身上。

  “慢慢来,九婶是一个热心肠的人。”马如月道:“有什么事儿你可以找她帮忙。”

  至于承认她可以自由的事马如月没敢干。

  毕竟,云氏心思多,又是有前科的人,万一她旧毛病发作甚至撇下江新会跑了那才是大麻烦。

  自由都是相对的。

  对于有责任心的人来讲,自然不用人约束她的自由。

  当然,马如月也觉得自己有点戴着有色眼镜看人的感觉,没法,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对云氏的事,马如月还是和江三老太爷谈起了的。

  “其实,族中的人都没怎么管这事。”江三老太爷道:“是二房那几兄弟的意思,我们也不好去说什么。说起来,他们母子要不是有你扶持一下,这辈子没准儿就毁了。”

  “三爷爷莫不是忘记了,也是因为我多嘴才让他们的事暴露出来的。”马如月笑道:“她要是知道了,没准儿会恨我入骨呢。”

  “不对不对,不是这个理儿。”江三老太爷连忙摇头道:“纸是包不住火的,他们做的那事儿天理不容,也不过是早晚被发觉而已。而且,这事儿她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的。”

  马如月没有再多说什么。

  “如果江新会有出息了,她也就熬出头了。”江三老太爷道:“这样对她也未必是坏事,这女人心眼多,没得又出什么妖蛾子,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

  是啊,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现在看不见未来的云氏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了,江新会得了学习的机会就努力的学,未来可期。

  马如月在江家大坝住的时候,族中有什么事儿都会喊上她。

  “三爷爷,您们商议着来做就行了。”马如月道:“我也走了这么多年,对族中的情况不熟。”

  看来,大房进议事堂的规矩还是没有改变。

  “那可不行,你不在这儿就算了,既然在大坝,那自然是什么都要知道。”江三老太爷道:“咱们是同宗同族,一荣俱荣。”

  马如月笑了笑。

  在乡下住久了,她还真的是习惯了。

  每日里带着孩子们在田野里溜跶溜跶,扯点花花草草随便往瓶里一插整个人心情就好了很多了。

  歇一段时间,又去马家大院里凑凑热闹。

  “我看你是乐不思蜀了。”谭氏对女儿不回县衙倒是生出了几分担心:“姑爷一个人在县衙里也没个人照顾,你可别忘记了你是嫁了人的,照顾夫君是本份。”

  就差说你跑乡下长住干嘛,也不怕你男人招惹狐狸精吗?

  “娘,您老别嫌弃啊。”马如月哭笑不得:“趁着我还在宜昌县多陪您一段时间,等我们走了的话,您老想见还隔得辽远呢。”

  “你们要走?”谭氏一惊,想想马如青三五年的都见不了一次。

  “这是早晚的事。”江智远现在干什么都顺水顺风的,整个宜昌县搞得红红火火的。

  经济政治文化教育,哪一样都能拿得出手。

  说起他这个知县,自然是人人都夸赞的好官了。

  宜昌人还以有这样的父母官而骄傲。

  天时地利人和,离升官也就不远了。

  “你呀……”谭氏的担忧化成了焦虑:“我真是命苦啊,如青跑那么远,你也要远走他乡……”

  马如月听到这话的时候哭笑不得。

  别人家的的儿女都没有出息,她倒好,儿子有出息了却说命苦,相隔遥远相见难。

  不过,她也能理解老年人的想法。

  其乐融融,儿孙承欢膝下大约是最好的吧。

  八月底,兰英生下一个闺女,谭氏的心思又转移到孙女上去了。

  “别人家生女都不开心,就咱家生女还当宝贝。”关一珊见谭氏将兰英请的奶娘给撵到一边亲自伺弄孩子时抿嘴笑了:“之前还说腰有点疼呢,现在抱孙女就不疼了。”

  “她这是为了显示自己的一视同仁。”马如月笑道:“年纪大了,腰腿不灵便是常事,该请大夫的一定得请。”

  “请了。”关一珊小声说道:“之前不让请,如海请了大夫回来她还骂人呢。开个药说是苦,又说浪费银子……”

  这事儿马如月得好好的给她唠唠了。

  “娘,咱家现在缺银子不?”马如月郑重的问道。

  “怎么说起这事儿来了?”谭氏连忙去枕头下摸了一抱出来:“你缺是吧,给你。”

  什么?

  “我的私房啊,补贴你,拿去。”谭氏大方的说道:“现在有吃有喝的,我拿着银子出没处使。这些都是如海如青如建给的,还有你自己都缺银子用了,以后别给我买金银首饰,我一个老婆子穿金戴银的干嘛,别人还说我显摆呢。”

  “娘,您真是太有趣了。”马如月原本是想要劝她不要这样节约,身体才是根本,有病就要治她身体好才是儿女们的福气,结果,给误会成她缺银子。

  谭氏听完马如月的话也笑了。

  “我知道你们都是孝顺的。”谭氏道:“我这病啊,八成都是给懒出来的。”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886/707502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