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三百五十一章 老妖蛾子

第三百五十一章 老妖蛾子


  马氏族人在马文松的眼光扫过之处再没有人敢吭声。

  “修,就这个地方修,后面这坐山是无主的,你们要也可以买下来,到时候还可以养鸡。”马文松拍板道:“谁要是有意见让他来找我。”

  谁还敢有意见,马如月那话可是很冷了。

  如果马家村有人阻拦,那就去买庄子修房子,举家搬出马家村。

  马文松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搬出去马家村的人就只有哭的份。

  外村的人三年不交捐税一家老小都朝着京城的方向拜皇帝。

  马家村的人将田地挂在马如青名下可是一辈子都不用交税的。

  马如青好一天,他们就好一天,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蚱蜢,他吃好自己等人则吃饱。

  这样的好事上哪儿去找。

  修房的地很快规划出来了,到修房时村里人十有八九都来帮忙。

  就算男的不来女的也会来帮的,总之就是要让谭氏她们看到自己家的人还是记恩的。

  而且,马文松都叫明了:这一次帮马如海兄弟三人修房子不能要工钱。

  马如月觉得不给工钱就会欠很大的人情。

  在她的心目中,用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大问题。

  “不能要。”马文松道:“大家伙儿都说了,咱们有着如青的庇护不知道省了多少钱,出点力算什么的。而且,不能将他们惯坏了,就觉得你们家帮他们是应该的。做人总是要懂感恩的,这一点都做不了,趁早滚出马家村。”

  马文松在说这事的时候,有极少数人心中还是有疙瘩的。

  觉得马家有的是钱,马文松这是在拍马庇。

  但是想着他说的话还是不将造次。

  只是默默的将这个疙瘩记在了心里。

  又修房子了。

  “如月啊,要是……”谭氏看着忙前忙后的几十个人,眼睛都有点湿润了。

  “娘,既然幺爷爷说不让付工钱,那咱们管饭吧。”马如月知道她又想要说什么话,索性出口打断她:“上一次修房子都是拿了极少的工钱还没有管饭,这一次不要工钱,那就将饭管起来,而且要管好,让他们吃得饱吃得香。”

  “对,管饭。”谭氏一下就来了精神:“我马上就回去煮,让一珊摘菜。”

  “让如海杀几只鸡”马如月算了一下,加上自己一家人,足足有五桌之多:“要是忙不过来,也可以请幺奶奶她们帮忙。”

  “你提醒得好。”谭氏觉得女儿凡事都考虑得很周全:“今天没买肉,就杀鸡,让大家吃个尽兴。”

  后山园子里面,有的是鸡,她回来了又要孵小鸡崽。

  在京城的时候,她最惦记的就是这事。

  “明天让如建在镇上买些猪肉回来,鸡鸭鱼鹅肉,轮流着天天端上桌。”反正就将那些工钱给他们吃了,这样以来自己家也不会内疚了。

  关一珊要照顾小儿子,单是谭氏一人做五桌人的饭菜确实有困难,就去找了余氏,想看她和哪个媳妇有空来帮衬一下。

  “好,我和思儿娘一起来帮忙。”余氏立即就应下了。

  思儿娘是他的小儿媳,在厨艺上还说得过去。

  余氏和儿媳来帮忙,煮好饭就要回去。

  “幺婶,哪有这个道理,只做事不吃饭,传出去我还不被人笑话死。”谭氏苦苦相留:“吃,一定要吃了再走。”

  “这怎么好意思啊。”最后余氏拗不过谭氏,婆媳俩就吃了回去。

  吃过晚饭,天都快黑了。

  “这是什么?”余氏看谭氏往她手上塞一包白金芋叶子包裹的东西就问。

  “是鸡翅和鸡爪。”谭氏道:“拿回去给孩子们啃,图个乐子。”

  五只鸡,十只鸡爪十只鸡翅,合在一起也是很大两包了。

  “那怎么成,哪能又吃又带的。”余氏坚持不要。

  “幺婶,您要是不拿走,等会儿少不得我又要跑一趟。”谭氏道:“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肉都吃了,就余这些,也只有孩子们牙齿好才能啃。”

  余氏家的孙子孙女大大小小加起来有六个之多,能吃上饱饭已算是幸事了,哪有什么肉吃。

  在砍鸡肉之前谭氏就想好了要留给他们。

  “不行不行,老头子回头会说我贪心。”自已家老头子算是半个指挥,看顾着村里人的劳作;三个儿子都没出门就来帮衬了。

  一家子已经有六个在谭氏家吃饭,余下两个儿媳和六个孩子在家里,她还让自己往家里拿东西,这份心意真是足足的。

  “幺婶,不会的,这只是我们的心意。”放眼整个马家村,谁家做事也没有那么诚心了。

  马文松让大家来帮忙修房子,马黑山和马青山也报了名。

  结果,他说不给工钱,马老太太直接不让他们来了。

  村上所有的人都来帮忙,结果就他们家的没来一人。

  偏偏,村里的人还不能编排他们,说到底,人家到底是亲的。

  余氏和儿媳一人拿了一包往家里去。

  天黑没看清又走得匆忙,路过马家老宅的时候闻氏撞上了一个人。

  将手上的东西给撞到了地上。

  抬头看时,发现是马青山六岁的小儿子马如峰

  “呀,娘,鸡翅掉地上了。”闻氏一惊:“这得沾了多少泥巴。”

  “好香。”小孩子鼻子灵通:“你们拿的鸡翅?”

  再看她们是从山上谭氏家出来的,一下就叫了起来。

  “奶奶奶奶,快来看,有人偷东西。”马如峰自小就被灌输了这样的理念:半山腰是自己的二叔家,只不过二婶不像话,不认奶奶,所以不亲热。

  不管亲不亲热,到底是一家人,二叔家遭了贼自己是要帮忙吼一声的。

  “什么人偷东西?”马老太太闻声而出:“偷了什么?”

  “她们,偷了二婶家的鸡翅。”马文峰道:“奶奶,您看,他们还在地上拣呢。”

  余氏和闻氏将十只鸡翅从地上摸黑捡起来时,马老太太一把就抢了过去。

  “好啊,说是在山上帮厨做饭,却原来是为了偷东西方便,倒也是婆媳俩一起上,有一个人好打掩护。”马老太太将鸡翅递给马文峰:“拿着,奶奶今天要教训一下小偷。”

  “你别发疯。”余氏是一直看不起这个老婆子的,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总是各种折腾,将二儿子二媳折腾得离了心,折腾死了二儿子不算,还想要赶走谭氏和马如月。眼见着一家子发起来了,又上赶着说是亲人了。

  就没见过这种脸皮厚的。

  “将鸡翅还给我。”谭氏是一个大方的,那不是单纯的鸡尖,而是连着鸡翅根部一块儿砍的。

  十只鸡翅能让家里的儿媳和孩子们打一个牙祭了。

  “还你?”马老太太冷笑道:“要不要我当着全村人说说你这鸡翅的来历,你确定是你的?”

  “是我的。”余气气笑了:“如海娘送给我的就是我的。”

  送的?

  马老太太不相信。

  二房那伙子没良心的,修房子第一天就杀了五只鸡,结果她这个当老娘的鸡毛都没见着一根。

  这就是自己儿子死得早的原因。

  要依着马黄山的孝心,肯定会天天请她去喝汤吃肉的。

  “一根鸡翅少说可以砍五块,十根啊,整整两大碗,送你这么多?”马老太太道:“你拿着不手软?我呸,明明是你们婆媳偷的还说是送的,真是不要脸。”

  真不知道是谁不要脸了。

  如果单纯是老东西想要将鸡翅据为已有也就算了,但她口口声声说是偷的。

  这事儿不说个清楚明白,明天全马家村人都会知道自己婆媳俩手脚不干净。

  余氏断不会受这种委屈。

  “娘,我上山去找一趟谭二嫂。”马家村人大多姓马,同族不同宗,排号也不一样,大嫂二嫂都有好几个,为了区别不同,就以娘家的姓氏冠在前面称呼。

  “去吧。娘在这儿等,我全要看看谁最后没脸。”余氏已经看见马文峰在啃一只鸡翅了,那上面还沾满了泥土呢,真是吃得下去,八辈子没吃过鸡肉。

  她和儿媳蹲在地上捡的时候都说了,拿回家洗干净再煮一次,结果,遇上一个这么猴急的。

  不得不说,这一房人除了分出去的谭氏他们外,大大小小都被老东西给带歪了,余氏是真心的看不起。

  “怎么能这样呢?”谭氏听了闻氏的话担心不已:“行,我去,我马上去解释解释。”

  “娘,天黑了,我下山去。”马如月气笑了,马老太太就是一只苍蝇,逮着机会就跳出来“嗡嗡嗡”的恶心人。

  谭氏下去没准儿又要被骂得狗血淋头的。

  她下去一点儿也不会饶人,什么狗屁的奶奶,原主已死,没法为原主报仇,让她活得糟心也未倘不是一件趣事。

  看着马如月跟着闻氏下山来了,马老太太气势立即就矮了三分。

  她可以在谭氏面前作虎作威,但是一旦面对着马如月立即就怂了。

  “将鸡翅还来。”马如月冷冷的说道。

  “奶奶……”马如峰真后悔自己只顾着啃,完全忘记了将这一包抱回屋里去。

  “凭什么?”马老太太硬着头皮道:“你给别人吃都不给你弟弟吃,我就没见过这么狠心的人。”

  “我三个弟弟早已过了啃鸡翅的年纪。”马如月见她们是不打算给了,十分火起,一把从马文峰手上抢了过来塞到余氏怀里:“对不起,幺奶奶,耽搁你们了,天已经这么晚了快回去吧。这里交给我来处理。”

  被马如峰啃了就算了,但是其他的休息让她心软。

  更何况,送给了余氏的东西难不成过一道手就又转送给别人?

  她是没有这种习惯的。

  “添麻烦的是我们,唉,那我们先走了。”余氏对闻氏道:“我们走吧。”

  这边婆媳俩一走,马如月就掉转头也想上山去了。

  她真的是觉得自己和一个老疯婆子多说一句都掉身份。

  “站住。”马老太太突然出声:“明天让你大伯和三叔去修房子。”

  为什么?

  马如月脑子里没转过弯。

  “我记得幺爷爷说每家每户都要人帮忙修房子时,马黑山和马青山是说了要帮忙的。”马如月冷冷的看向老婆子:“请问,之后为什么又不来了呢?”

  当然是因为没有工钱。

  “对啊,现在又要来,我也一样没工钱。”马如月道:“难不成你觉得管饭也行。”

  就是这个道理,这谭氏是一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伙食开得太好了,修房子的人回来都说顿顿肉管够,让两个儿子帮忙修房子是假,最主要的是想让他们去混混饭吃。

  “对不住了,我家帮工已经够了。”马如月漫不经心的说道:“加上自己家人吃饭的时候刚好五桌,一个不多一个不少,那两位要是来了,没地儿坐,所以,还是请回吧,我们家请不起这样的匠人。”

  “我就知道马家一直是你在作祟。”马老太太想着当日说修房子的事:“我告诉你,这个大院子修好了我也要搬进来住。”

  呵呵,马如月觉得一定是自己的耳朵不好使,断绝了关系十年有余又复活了不成。

  “这是我孙子修的房子,我这个当奶奶的搬进去住这要求不过份。”马老太太听村上的人闲聊说马如海兄弟三修这么个大宅院简直就是大户人家的标准,回头就会买丫头仆人了,真正和他们这些庄户人家拉开了距离。

  想着那样的日子自己这个老祖母还没有享受过呢,她又怎么甘心。

  马如月没打算理这个老婆子,她想搬,还得问问自己同不同意。

  “你要是不同意,我就上京城找如青。”马老太太想到这个主意的时候兴奋了好些日子:“他是有学问的人,他是当官的,听说媳妇儿还是太后娘家的侄孙女儿,我想告御状是很方便的吧!”

  我去!

  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老太太居然还知道告御状,这一定是马黑山搞的鬼。

  马老太太一直折腾不休的,就是有马黑山这个军师在。

  他总是装着漫不经心的样子在吃饭的时候提起点什么,然后马老太太一听就觉得此计可行。

  “去吧。”马如月冷笑一声:“你要去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我好附送你皇宫大门的地址。对了,京城路远,你可以去找江氏镖局,他们接送家眷的单是全国做得最好的,包你一路上安全安心。”

  真正是一个老妖蛾子,连告御状都想得出来!

  马如月觉得这事儿让谭氏知道了会生气,索性不准备告诉她。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886/712150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