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三百四十六章 不容小觑

第三百四十六章 不容小觑


  马如青最后在京城翰林院谋了一个编修的职,属正八品。

  这个职位的得来并没有靠裙带关系,而是凭着他真正的本事。

  会试才子很多,士家大族根深蒂固,能得以留京的机会却不是人人都有的。

  像马如青这种没有根基的却能幸运的留下来还没有靠江家的运作,那就是真正得的得了人赏识了。

  离翰林院不远的林荫街尾,正好有一个三进的宅院要出售。

  马如建看了又邀请马如青和谭氏去看。

  “我看挺好的,离你二哥当差只有一条街的距离。”谭氏不看摆设不看风水就看远近,才刚路过翰林院的时候马如青指给她看了自己就在那儿当差,于是她一眼就相中了个这宅院:“如建,基是可以的话就买这个吧。”

  当然可以,位置好价格也不低。

  足足要七千多两银子。

  一大撂的银票换回了沉甸甸的一串钥匙,还有就是一张房契。

  “娘,您看,您的名字,您就是这房子的主人。”马如建讨好卖乖的送到了谭氏面前:“您现在可就是正儿八经的老太太了,有钱的老太太。”

  “贫嘴。”谭氏摸着房契笑得合不拢嘴,转而又想起了当年分家时分到的柴棚三间:“要是你爹还在就好了。”

  这些年马如建已经习惯了,只要家里有什么喜事大事,娘都会念这么一句。

  有时候他就在想,要是爹还在,没准儿马家还是那个什么都没有的马家。

  因为爹就是一个大孝子,一直不敢忤逆奶奶。

  奶奶把持着整人家的银两,大伯当着家,爹和三叔就只有听命行事干活的命。

  总之,吃亏的是他们,吃肉的时候就没有影子。

  那一年闹腾着分了家,爹铁了心的要让奶奶吐出姐姐的彩礼,闹大了他就直接去了。

  导致奶奶将这笔帐记在了娘和姐姐的头上。

  唉,过去的事不再提,但是还是有些伤感。

  是啊,之前的三间柴棚,现在京城三进的宅院,任谁都不会想到他马家也有今天吧。

  “老太太,明天可就是二爷订亲的日子了。”元西看这母子三人都自顾自沉浸在买了院子的兴奋里,将另一件大事给忘记了似的忍不住提醒。

  “是了,明天。”谭氏连忙道:“你快去找一下石家大少奶奶,让她来一趟马家。”

  这一次说的是马家,真正的马家,不再是女婿女儿的那个宅子了。

  江丽远抬眼着着门大大的匾额心下很是吃了一惊。

  马家的家底真的不厚实,怎么短短的时间里居然买下了这条街的宅子。

  她在石渐欣的熏陶之下也对房子珠宝了如指掌了。

  什么地方的房子什么样的价位,她一清二楚的。

  从来没料到马家能买这儿三进的院子。

  “全靠了如建挣来的。”谭氏自然不会说是因为小儿子押注赢的,但是一个如建挣来的就足够了。

  “马三哥倒是一个做生意的好人才。”江丽远成功的误会是马如建这些年做生意攒下的。

  心里还是很吃惊的,小打小闹的生意也能挣大钱,这在她心里有了强烈的这种想法。

  谭氏在江丽远的帮衬下将第二天订亲要用的东西准备齐了,然后还讲了一些注意事项。

  “婶子,您身边还没有伺候的人?”这事儿还真是给忘记了:“现买已是来及了,明天我从府上带几个过来先应付着,回头您再添点人好好调教一番。”

  “好,真是太感谢你了。”谭氏在京城一直都有点缩手缩脚的感觉,江丽远一而再再而三的给她鼓着劲儿。

  再想着马如月的交待,等接待江夫人和江老爷时,谭氏紧张的小情绪也就好上了那么一点点。

  新兴的马家,没有世家大族那些讲究的规矩,但是给人的感觉很随意。

  这样的马家最是适合女儿过日子。

  江大人和江夫人对这门亲特别的满意,交待了庚贴,商量着好日子,最后欢欢喜喜的离去。

  毫不夸张的说,能让江大夫她们满意的还有马家这个院子。

  一直以来,江府中就有很多人私下里笑话小九,说她嫁给了一个穷书生,没准儿还会倒插门。

  在京城连一个落脚的地儿都没有。

  看看,马家短时间内还是什么都有了。

  功名不比谁差;宅院虽然不大,到底也是自己家的。

  最为关键一点是,谭氏一看就是那种很好相处的老太太。

  小九入得马家门不会受一点儿委屈。

  低嫁女高娶媳,要的就是这样的女婿。

  而且,女婿马如青虽然是乡下里出来的青年,谈吐上却也是不凡的。

  和儿子这个状元一起谈起了文章策论也是见解特。

  两舅兄似乎也有说不完的话题。

  难道是知已。

  马如建等二哥的亲事一定,就十万火急的张罗着做作坊。

  他要做小吃作坊。

  谭氏在马如月手中学到的那些小玩意儿本事全都派上了用场。

  一一教给了他手上。

  “你还不能只做,还要学会卖。”谭氏道:“你姐可是说了,卖不出去做再多都是将本钱砸在手上了。”

  “娘,您放心,我肯定能卖得出去。”这玩意儿又不是三两天就不能吃的,好好保管能存放一两个月呢。

  他专门走访了一些卖糖果的铺子,就推销起了自己的这些小吃。

  京城人不缺钱,缺的是吃个稀罕。

  很快马如建就打开了销路。

  江丽远带着人伢子来的时候,谭氏都累得瘦了一圈。

  “婶子,您可不能事事亲力亲为,这样会很累。”江丽远道:“您可以将本事教给一个签了身契的婆子,这样也不怕她将秘方传了出去,还能将您从繁重的劳动中解脱出来。”

  “我就正寻着这样的人儿呢。”这一点女儿是执行得很好,她总是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大问题。

  人伢子带来了六个人,两个婆子四个丫头。

  谭氏看后就留下了一个婆子,四个丫头都给留了下来。

  她都想好了,合适的话就让这几个人去作坊做事。

  “婶子,您身边也得要人伺候。”江丽远知道她的想法后简直哭笑不得:“别的不说,洗洗涮涮,厨房里之类的事都得要人来做。”

  这个老太太要学派头估计还有点难。

  “都是自己动作习惯了的事,哪就用得着别人帮衬。”谭氏讪讪不过她也知道这事关的不是银子,而是儿子的脸面,回头江家的那儿媳进了门,她不能落了儿子的面子:“我会学着一些的。”

  江丽远回去和石渐欣谈起马家的变化。

  “我觉得马家能有今天还是多亏了嫂子。”石渐欣一直认为马如月简直就是女中豪杰,什么事儿都会,见解也独特,眼光也高人一等。

  “是啊,都是嫂子教导得好。”当年的马家是个什么样江丽远从头到尾都是知道的。

  现在的马家,马如海坐镇马家村,良田美土加山林都有上百亩。

  马如青中了举入了仕就给马家如虎添翼,让马家更上一层楼。

  而马如建做生意,从一个少不知事的小子一步步做到今天的局面,还敢在京城开作坊,而且生意不错。

  “嫂子不仅帮了马家,还有江智荣他们也托了嫂子的福。”江丽远这么一说才发现,但凡当年相信马如月的人现在日子都过得不赖。

  江智荣先是入了军中立了功当升了官,后来运气不好受了伤。

  这是哥哥写信告诉他的。

  原本以为就只有坐着混吃等死的人。

  在嫂子的帮衬下不仅开起了武馆,还娶了县城富户洛氏米行的女儿,并且和大舅兄一起开起了米行,整个人生活完全变了样。

  江智路则吃了公家的粮饷,在县衙里当了捕头。

  江智庆,听说是要开什么镖局。

  不用讲,又是嫂子的手笔。

  此时的马如月收到了京城的来信,脸上的笑掩都掩饰不住。

  “又有什么好消息?”马如青中了探花郎的事江智远在公函里早就看见了。

  但见马如月笑颜如花凑过头来问。

  “如建那小子,真是有眼光。”马如月扪心自问了一下,就算是自己估计都没有拿七十两银子去赌马如青中探花的勇气。

  马如青虽然勤奋,但是真的不是特别的聪明。

  比起江智远都要差上那么一截的人,奈何人家运气不菲,居然考的策论是他们辩证过的话题。

  占尽了便宜的马如青又让马如建风光了一回。

  “好小子。”江智远看过信后拍起称奇:“之前怎么没见着他有这般的预知能力呢,要不然也帮着我赌上一局。”

  “切!”马如月气笑了:“不过是瞎猫遇上死耗子的事,你还真当是他有本事。”

  赌博这玩意儿,马如月是不支持的。

  不过,她欣赏的是马如建就相信自家人那股子牛脾气。

  是啊,自家人自己都不信还信谁去。

  “你别胡言乱语害了他的亲事。”马如月在自己的来信中挑出了马如建给兰英的信。

  这小子但愿学聪明一些,别将自己给卖了。

  那赌钱的事还是不要逢人都说,兰叔是干实业的人,更相信努力和汗水。

  这要是沾上了赌,再多都不够输的。

  他才不会将女儿嫁给这样的一个人呢。

  “不说不说。”江智远这一次也很高兴:“马如青中了探花郎,又为我宜昌县增加了知名度,更是广大寒门学子的好榜样。”

  宜昌县先后出了状元出探花,这些学子们自然也是看得见的榜样。

  个个都特别的兴奋,摩拳擦掌想着下一个就是自己。

  “加油吧,江大人,三年期满,你的考核更上一个台阶。”马如月笑道:“不过你记住了,可千万别挪窝,若是挪了窝,那就是给人做嫁衣了。”

  无论是养殖业还是种植业,抑或是名声大震的大庙会、端午赛龙舟。

  还有就是他独特的奖励猪肉的政策,将一个死气沉沉的宜昌县搞得四处的人谈得眉飞舞色。

  同时,因为有江智路这样的捕头作为震瑟作用,整个宜昌县治安这一块相当的好。

  可以说,在县城里做到了夜不拾遗的程度。

  这样的绩效如果上面的人眼睛不瞎都该看得到。

  如果是别人,可能会觉得做为升迁的必要。

  但是在江智远看来,他可就不想要这种升迁,他要的是一鸣惊人。

  江智远又不是那种会想歪门邪道的人。

  他能做的也只有向上天祈祷。

  就在考核的当口,上天给他开了一个玩笑:宜昌县遇上了特大洪涝灾害。

  “大人,核实过了,死亡人数不少。”江智路浑身上下湿透了:“沿江的房子也冲塌了很多,失踪的死亡的人数还在统计之中。”

  江智远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老天爷啊,他只是不想升迁而已,怎么搞得他要下地狱一般。

  虽然下暴雨不是他的错,但是他错在了没有组织好抢险工程。

  这一下雨,就将他推向了深渊。

  “唉,谁会想到来这么一遭呢。”马如月也颇为同情自家男人:“看来,你的过远远大于功劳了。”

  不过,也不要紧,事情已经发生了,只好勇敢的面对了。

  着急上火也是没用的。

  当下是要组织抢险了。

  马如月在这方面也是有些经验的。

  救人是第一要务。

  快速的组织人员撤退。

  “安排精壮的劳力去组织抢险,大家都要注意安全,全是有儿有女的人员。”马如月干脆直接越过江智远安排江智路,反正这位兄弟也是自己调教出来了:“人员不够在江氏武馆去抓。”

  安全是重中之重。

  “其次是在高位搭建棚子供人暂住。”马如月想起了大庙:“不行的话就往山上庙里走,在那里也安置一些人员,派人去给方丈接洽一下,用过的米面到时候县里会补替。”

  还有就是衣物。

  “贴出告示,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让大家都帮忙一下。”马如月道:“家里有旧的小的不穿的衣服都捐赠出来,他们用不上的,或许别家就用不上。”

  比如那些富户家的下人们穿的在劳苦大众身上也是好布料。

  还有一些大孩子穿了家里没有小孩捡的衣物,捐出来正好给一些穷苦人家的小孩子穿。

  “失踪和死亡人口的申报要记好。”这一点上,马如月不敢擅自做决定,她的意思是看能不能从小金库里拔一点出来补偿一下,好歹将人给安葬下去。”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886/714007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