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奖励猪肉

第三百三十七章 奖励猪肉


  江智远在马如月的提醒之下,决定将宜昌县的学堂都办起来。

  全面开花。

  按年龄断来,连名字都很现代化:幼儿园、小学。

  当然,中学什么的都不存在了。

  毕竟宜昌县还是有两个书院。

  “江大人能来学院真是蓬壁生辉。”育林学院的老学究冯先生接待了江智远,不知道他来所谓何事。

  “冯先生,您可是一直扎根在学院里,是一个好先生。”江智远道:“我就来看看咱们学院的情况。”

  这个学院说到底是冯先生私人创办的,有书生八个。

  “之前有十一个,有三个家境贫寒,实在无力承担。”冯先生无不婉惜的说道:“很多有本事的人就这样被扼杀在了摇篮里面。”

  他有心想要帮忙,但是个人的力量有限,读书开销大,他也有心无力。

  江智远一一记录下了每一个人的名字的家庭住址。

  既然先生说很不错,他不妨投资一下。

  正如马如月所讲,最好的投资就是投资人才。

  这些都是现成的,只是需要拉一把。

  总比小孩子投资来得快。

  江智远让江智路挨个儿的去将三人请来。

  “这个不正是马家村的那位先生吗?”江智路指着其中一人道。

  原来是马如青同窗,已经被请去当先生了。

  是啊,这是一个极好的办法。

  江智远分别在宜昌县所辖的十二个镇上开设了学堂。

  也不用叫那花里胡哨的名字了。

  就是宜昌县第一学堂,第二学堂……一直到十二学堂。

  江家大坝和马家村算是宜昌县的两个特例。

  全县倒也有那开私塾的,这种都是有钱的大户为自己家儿女谋划的福利,并不是人人都可比的。

  有钱人家读书,没钱人家一样要读。

  用马如月的话说,没伞的孩子应该跑得更快。

  这些学堂里的先生有些是家境贫穷的书生,教孩子们启蒙完全没有问题。

  为了能保证他们自立更生的同时,每隔六天进行为期两天的集训,就是由书院的先生为他们解惑,内容包括怎么样教导孩子和他们自身在学习中遇到的问题。

  有先生帮衬,还有钱赚,大大的提高了这些书生读书的积极性。

  有好几个想要放弃的又重新拿起了书本。

  而且,每一个人都特别的认真。

  到学堂里学习的孩子无一不是采用自愿的原则。

  只要你想读书,学堂的大门就常打开。

  十二岁以下的儿童都有机会进来。

  但是,不能调皮捣乱,犯了错的孩子立即就会受到惩罚的。

  为了能吸引住更多的孩子上学,学堂里还包了午饭。

  不仅能吃饱,每隔十天还有一次肉吃。

  这在穷乡僻壤的乡下孩子来讲简直就是最大的奖赏。

  “学堂里的人说好多孩子还是奔着为吃肉来学习的。”江智远从来没想到采纳了马如月的意见会收到出乎意料的效果。

  “再定一个规矩,每半年举行一次考试,考到全县第一名的孩子奖励十斤肉;第二名的六斤,第三名四斤;全学堂第一名的三斤,第二名的两斤,第三名一斤,取高者发,不可兼得。”马如月想起了现代看见的一则新闻,期末考试了,奖台上的孩子们人手提一块肉,那是他们努力了一学期考到好成绩的犒劳。

  在物质并不缺乏的现代倘且喜气洋洋,如果这个规矩一出来,可想而知效果有多好。

  江智远愣愣的看着马如月,这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样。

  读圣贤书,难不成为是了那几斤猪肉?

  “高大尚的理论要到一定的程度讲才有用。”马如月道:“你说那什么好好读书成为朝廷栋梁之类的话在这些孩子们心目中绝对没有几斤猪肉实在。”

  等考中了举人再说也不迟。

  “真的要这样吗?”第一次江智远不太想听马如月的话,感觉太滑稽可笑了一点。

  “民以食为天,食不果腹的日子里,你最想要干什么?”那时候的他还说要守孝,最后不也吃了自己带回来的肉吗。

  “江大人,你别迂腐了。”马如月道:“不管黑猫白猫,能捉住老鼠的就是好猫。不管是什么奖赏,行之有效才是最合适的。”

  在马如月的多次劝说下,江智远果然将这个规矩传达。

  冯先生作为所有学堂的领导者,听到这个信息的时候脸涨得通红。

  他觉得真是有侮斯文。

  “先生,这个规矩本官也是斟酌再三才下的决断。”江智远将马如月劝说自己的那一套搬了出来:“孩子们经过半年的学习获得了奖励,对于一些家庭条件好的孩子来讲,一两斤肉或许并没有什么可喜之处,但对于绝大多数家庭来讲,那绝对是全家都高兴。孩子凭本事让家里亲人们都能一起分享他的奖品,这是最好的一种激励方式。”

  不用讲都知道,家长们以后肯定会说:好好学习,争取考第一名;

  考第一名好,有肉吃!

  江智远想着马如月说的那些话自己都觉得很好笑。

  面对冯先生的质疑,江智远自己也略显尴尬。

  “先生您放心,这笔开支都是由本官自掏腰包,不要学堂承担。”所有的学堂的开支都是由县衙的小金库走帐的。

  这一次买肉实在是不能登上大雅之堂,江智远已经想好了到时候就由着自己来付钱,别记录在册了。

  关于奖励发肉的事,冯先生在之后给各学堂的书生说起的时候自己都有点难为情。

  “此事纯属江大人体恤那些穷苦百姓私自提出的。”冯先生道:“尔等都是读书人,当明白读书的目的不是为了吃肉,而是为了明理,有朝一日能考个功名,入仕成为朝廷的栋梁……”

  下面的书生听到这些话的时候觉得还是江大人说的很具体实在。

  他们十有八九都是穷人家的孩子,三五个月不知肉味是常有的事。

  回去告诉学子们,个个则都很欢喜。

  “先生。”这一天,第一学堂的一个小孩子怯怯的喊着王书生:“考了第一名真的有肉吃吗?”

  那是肯定的。

  “好,我要考第一名,我要给娘带肉回去。”小孩子叫熊大成,家里穷得要命,他来读书的目的就是为了中午混口饭吃,没想到还会有吃肉的机会。

  此后的每一天,这个叫熊大成的孩子是全学堂来得最早的一个,走得最晚的一个。

  上课的时候也积极听讲,下课了还在背书写字。

  没有钱买纸笔,学堂上发的他都特别的珍惜。

  “好孩子,你以后一定会有出息的。”看在王书生的眼里好一阵窃喜。

  是的,在书院听冯先生讲读书好的孩子会有肉吃时,他们觉得都好笑,但同时心里隐隐的有一种想法:若当年自己能遇上这么好的县大老爷,是不是读书还要厉害一些?

  一学期下来,同等条件下,熊大成的文章也好算术也罢,是宜昌县第一的孩子。

  全县第一,十斤肉送到了他的手上。

  这个只有八岁的小孩抱着肉咧着嘴,眼里全是星星。

  这样的场景马如月没看见,是因为她此时正在备产。

  “稳婆是我写信给石太太,让她帮忙请的京城有名的。”给稳婆的钱就是两百两银子。

  马如月觉得能用钱解决的问题从来不是大问题。

  “孩子的用品全都准备好了。”女儿要生产了,谭儿也住进了县衙后院:“另外,一珊给你物色了两个奶娘,要是需要她立即就会给你送来。”

  “奶娘的事暂时不用吧。”马如月可不想自家的儿子吃别人的奶。

  对了,是儿还是女来着呢?

  “徐大夫没说儿女,不管儿女,你总得生出来。”谭氏说的话让马如月特别的伤感:“要是女儿,咱再接着生就好,总会生出儿子来。你看,我都生了你弟弟他们三个,你也会是一个能生的。”

  这能一样吗?

  这能比吗?

  还有,为什么一定要生儿子才罢休?

  不要,马如月暗暗下定决心,不管儿女,这一次生了就划上句话,坚决不能再让自己的子宫受到伤害。

  阵痛袭来,马如月倒抽了一口冷气。

  “对了,娘,如青可有信来?”马如青三个月前就进了京城,马如月写信拜托石渐欣帮忙将他塞进书院去渡渡金,无论如何,到时候也不至于太难看了一些。

  “写了信回来,说在那里遇上了三五个知已,还有一个是太后的娘家人,也姓江,人称江公子的……”一说起儿子,谭氏的话匣子立即就打开了。

  将马如青在京城的种种都说了。

  事实上,马如月也收到了弟弟的来信,只不过,她现在太需要注意力转移了。

  这万恶的旧社会,生孩子又没有麻醉,她还得生俩,一想想就头痛的紧。

  “夫人要不起来走上几圈?”稳婆姓万,人称万嬷嬷,据说年轻的时候进过宫,在女医身边伺候过,出来了就自己自立门户,在京城接生出了名了。

  “也好,有劳万嬷嬷了。”马如月将她的话当圣旨一样听,只希望接下来受的罪少一些。

  她让干啥就干啥,这可是现代的妇科专家。

  “夫人是经产,我已经摸过了,胎位很正,你不要着急,先走上几圈,回头的时候就生得快一些。”万嬷嬷道:“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摸到做。”

  马如月好想让她打住!

  就这么两回完全足够。

  马如月在谭氏和秋菊的搀扶下走了两圈实在是受不住了。

  “我感觉快要生了。”说完就身下就流出一滩的水。

  “羊水破了,快了,夫人快躺下。”万嬷嬷笑眯眯的说:“别紧张,对了,我让熬的参汤呢,快喝下,等会儿用力的时候才能使上……”

  听万嬷嬷七七八八的说了很多,马如月只盼肚子里的孩子好好配合。

  心里一直在祈祷着各路菩萨保佑。

  好吧,上辈子的马如月是一个无神论者。

  这一次,却是什么都求了。

  临时抱佛脚,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娘,您在求什么?”看谭氏双手合十朝着西方在拜佛,马如月忍着剧痛问她。

  “我求送子娘娘给你送两个儿子来。”谭氏道:“要是生了两个儿子,我一定要去庙里给菩萨添香油。”

  老娘可真是贪心,让送两个儿子来。

  送这么多儿子好打架吗?

  大约是菩萨听到了马如月的祈祷,生产果然是顺顺利利的。

  “恭喜夫人,是两个少爷,大少爷四斤六两,二小爷四斤四两。”万嬷嬷将两个孩子洗好包裹了送到了马如月面前:“您看看,可乖了。”

  “有劳万嬷嬷了。”有经验的稳婆确实是让她少受罪很多。

  不过,扭头看着两个像猴子一样的小子,马如月有一种无力吐槽的感觉,又小又瘦的一张脸还没有她的一个手掌大,哪儿看出乖巧了。

  也不知道像自己还是像江智远。

  是了,自己都给他生了两个猴子了,他人怎么还没有见着。

  “姑爷在升堂呢,秋菊已经告诉了江智路了,回头退堂了就会回来的。”谭氏真是高兴得不得了:“等你满月后和我一起去庙里还愿吧。”

  真是菩萨保佑的结果?

  马如月很想反驳,不过,菩萨在这个时代人们的心中也是一种寄托。

  有一点可以肯定,心中有寄托有念想,总会心安一些的。

  “娘一直担心你。”谭氏道:“你总是口无遮拦的说生了这一胎就不生了,真要生两个闺女,哪有不生的道理。”

  江智远身为知县大人,怎么会让自己后继无人。

  “女儿也是传承人好不好。”马如月真的是对这个时代重男轻女的思想无语了。

  “女儿小时候是自己的,长大了嫁人了就是别人家的了。”谭氏道:“你看看谁家闺女不是这个样子?”

  “我不觉得。”马如月不屑的挑眉道:“我还是马家的闺女啊,我还能在马家做主呢。”

  说这话的时候她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实则是关一珊是一个心眼实的,从来不计较自己在马家发号施令。

  谭氏看了她一眼,这还不是因为自己的女儿能干。

  而且是知县夫人,若是换作别家早就干不成了。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886/717139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