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三百三十六章 投田风波

第三百三十六章 投田风波


  “陈家是什么来头?”马如月觉得她留在马家村就是看热闹的。

  什么陈家都找上门来想要挂上两亩田土。

  “是你奶奶的娘家。”谭氏低声说道:“陈家家穷,东拼西凑才买了两亩田土,想要挂在如青名下。”

  马如月翻着白眼,看吧,马如青中了秀才,老宅的人就开始示好;一中了举人,老宅的田土全都给送上门来挂,马如青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同意了。

  得,现在好了,谭氏还说你奶奶,她可受不起。

  “娘,您大约是忘记了我们和老宅的人已经没有关系了吧?”马如月道:“家穷的人家到处都有,是不是找上门来都给收?”

  谭氏愣愣的看着女儿生气的样子。

  “好了好了,如月,你说不收就不收,咱犯不着生气,你还怀着孩子呢。”天大地大,马如月最大,惹不起她。

  “娘,您得有一点原则才行。”感情她说了那些全白废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样吧,你将当年爹过世时那些人家送的丧仪翻找出来,这陈家要是送了一百文钱都给他挂上去。”

  哪有一百文钱啊,十文!

  “论理,陈家是爹的外家,您觉得他们送十文钱说得过去吗?”那年马家村的邻居也是十文以上呢,这样寒碜还说得过去。

  不挂,就是不准挂。

  谭氏只好将人打发走。

  “我说这马家到底是谁在当家啊?”远远的就听着马老太太的声音在骂了:“我二孙子有本事中了举人,我娘家来挂两亩田都不让,你们谁做的这个主?”

  原来,买田地是马老太太怂恿的,陈家确实穷,是卖掉了家里的两头猪,又借了一两银子才买下来的。

  为了就是有一个好的开始,有了两亩地明年就不用交租,吃食上是能够解决问题了。

  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没算到谭氏不让挂田。

  自然就去找马老太太的麻烦。

  得,马老太太一出马,整个马家村的人眼睛都亮了。

  七七八八走出来一大群,都在看着她。

  “真是不要脸,马黄山死的那些年头可没听她说她大孙子二孙子。”

  “呵呵,这有什么,早几年马二嫂家种的瓜她可没少摘。”

  “对啊,便宜是占尽了,人不在脸则无敌嘛”

  舆论之所以一边倒,还是因为马如青大方,整个马家村一共有六十八亩田地,他全同意挂在自己名下了,为的就是回报当年对自己家的帮衬。

  有些人家其实出没做什么贡献,不过是因为马文松这个族长在上面压着不敢起什么妖蛾子罢了。

  不过,也幸好没有落井下石跑去踩几脚,这会儿站在道德的至高点来批判马老太太也觉得很顺眼。

  马老太太对这些人的指指点点浑然不知。

  “谭氏,你说,为什么不给陈家挂田?”马老太太来到大门前:“你给老娘出来,是不是觉得这些年日子过安逸了一点……”

  门开了,出来的不仅仅是谭氏,还有关一珊。

  在她们身后,是秋菊扶着的马如月。

  “姐,我给您端张凳子来。”关一珊心里是抽了抽,这个大姑子很强悍,听得外面吵她非要出来,看样子是不会轻易的善了的。

  所有人都站着,唯有马如月坐在那儿,而且并不觉得违和。

  “不让陈家挂田是我做的主。”马如月朝着马老太太淡淡一笑:“这个家也是我在当家做主,怎么,你有意见?”

  “嫁出去的女沷出去的水,我老太婆还第一次听说成了亲的女回来当娘家的主的。”马老太太有点畏惧马如月,偏偏她还是知县夫人。

  “那是你见识少的原因。”马如月扬声笑道:“今天就让你大开眼界,娘,一珊,你们说,这个家我能不能当家做主。”

  “当然能!”婆媳二人异口同声。

  要不是马如月,这个家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

  “你们是女人,当家的是男人,如海呢,如青呢,如建呢,怎么就由着你们胡闹呢?”马老太太道:“我懒得给你们一般见识,我找如青去。”

  看看,这就是马老太太,永远是柿子挑着软的捏,今天要是她不在,谭氏一定会被迫屈服的。

  一见是她没有办法,转身就走了。

  “各位。”马如月站了起来加大了声音:“如青中了举人,为了回报乡亲这些年对我们家的相帮才特意让你们挂田。但是,做人还是要讲良心,让你们挂是他好心,别将以为是必须的。”

  帮人是情份,不帮是本份。

  帮一些人往往会帮出毛病,觉得不帮就有罪。

  “一笔写不出两个马字,该照应的如青自然会照应。”马如月道:“但是,若有那不识好歹打着如青的旗号去做人情,去干坏事的,别怪我们翻脸不认人,我马如月第一个就会饶恕他的!”

  “如月,你放心,幺爷爷这边就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马文松家里这一次占了个大便宜,他原有几亩地,在马如青的劝说下又买了几亩,一共挂了十二亩。想想明年有一半多的收益可自由支配,他的一张老脸都能笑出菊花样子。

  “嗯,幺爷爷是明白人。”马如月点了点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马家村出了一个马如青,如果如青有幸做到像江大老爷那个位置,也可以给马家村置办祭田,建立宗祠,让族人们都能享受到这份福利。”

  “就像江家大坝一样?”马文松听到这话的时候一下就激动了:“你们听见了吗?我今天就将话放在这儿,谁要是敢在马家村出妖蛾子,我绝对饶不了他去,惹急了就逐出族。”

  所有的族人立即表态绝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马家村不像江家大坝全是一个宗族的人,有刘姓李姓等七八家杂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真是恨不能将祖宗给卖了,要是都姓马该多好啊。

  倒是谭氏有点坠坠不安,马如月画下的这个饼可真大啊!

  “娘,无妨,不画一个饼,有些人就会拉如青下水。”只有将大家捆绑在同一条船上才能齐心协力拖后腿。

  人其实都是极其自私的,普遍的想法就是愿人穷不愿人富。

  自家的崛起也是因为有马如月在镇堂子,没人敢起妖蛾子。

  唯一敢做妖的大约就只有马老太太了,她也是一个外强中干的纸老虎。

  欺负谭氏,连关一珊都强不过去。

  更不要说自己了。

  马如月最后还是给谭氏再一次普及了一下官场的事。

  “这么吓人?”听说一人犯罪会牵连九族,谭氏脸都吓白了。

  “娘,如青会当官,一些势力小人自然就会巴结上来的,最后还可能会打着他的旗号做坏事。”马如月道:“这事儿你道江智远是怎么处理的?”

  谭氏摇了摇头。

  “江家大坝的田地挂在他头上,其他的一个都没收。所以,像什么陈家什么的,咱们不能应。”马家村的人全都在自家的眼皮子下面,再加上一个马文松帮着监督,这样也便于管理。

  其他村庄的人,天远地远的,谁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娘知道了。”谭氏拍了拍胸口:“娘以后都不管这些事。”

  早就让您老别管还不信。

  马如青中了一个举人,马家村的人出去腰都打得直直的。

  当然,也不敢和江家大坝的人相提并论。

  毕竟人家更有底蕴。

  马如月回到县衙的时候和江智远说起这两个村子的人私下里的较量。

  “马家村是后起之秀嘛。”江智远笑道:“都说长江后浪拍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没准儿你们马家村还真的能胜过江家大坝。”

  单靠马如青一个人肯定是不行的。

  对了,开办学堂的事。

  “其实,教育也是一种生产力。”马如月给江智远出了一个主意:将宜昌县的教育搞上去。

  “你想想看,有你这个状元在前面带路;后又有马如青做榜样,追溯到上一代,还有你老爹江昆明,可以说,宜昌县也是人杰地灵的地方,你只需要请一些秀才开办学堂,多考了一些秀才举人出来,那也是一种成功。”马如月越说越觉得这种可行性很高:“你想过没有,这些学子还是你的门生。”

  这个时代占便宜的地方还是挺多的。

  身为一方父母官担任了考官,考起的学子就都是自己的学生了。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也不用生那么多儿子,多教导几个有本事的出来就赚大发了。

  “好像确实可行。”江智远想了想:“那就从江家大坝开始吧,对了,你们马家村是不是也要设一个学堂?”

  这样的好事自然是由马如青来出面。

  马家村的人沸腾了!

  “马家村办学堂,学堂就选在我们家。”马如青根据姐姐的指示给马文松道:“但凡想学的五岁到十二岁的孩子都可以来学,有钱的就交一点钱有个意思就行,没有钱的可以以工代劳、也可以以物相抵,多多少少是一个意思。我会请一个同窗回来教大家,在我去京城之前有空也会辅导辅导。”

  “如青啊,你真是好样的!”马文松激动不已:“有你这样办学堂,咱们马家村肯定能出几个人才。”

  但愿吧!

  姐姐说得对,总要让人看到希望,给孩子们机会,能飞多高是多高。

  结果,让马如青没想到最先跳出来闹的是马老太太。

  “马如金脑子聪明,也就是早些年没钱上学堂,否则现在也可以考个秀才什么的。”马老太太说的马如金是老三的长子,今年已经十五岁了,她觉得马如青可以考举人,马如金也可以考:“让他来学,回头考个秀才一定能行的。”

  年龄的限制是五到十二岁,他倒好,已经是十五岁。

  在这个时代十五岁就算是成年了,还想考秀才。

  马如青都不知道怎么说好了。

  “让他学可以,但是他不能打扰别人学。”马如青没辙了,顶多就是在最后一排给安排一个座位,和五岁的孩子一起启蒙估计都合适。至于说想考秀才,估计着他根本就不是那块料子。

  马如青请的是他一个同窗,两次考秀才不第,家里又很穷,都快放弃了。

  “柳兄,你在这儿教导孩子们,该有的束修我不会少你的,同时你也可以多看看书,来年再下场一试。”马如青是有心照顾他,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只要你不放弃,就一定能成功。”

  “马兄,我能吗?”同样是一起学的人,马如青平步青云,明年就要启程去京城,而他,还在原地踏步,羞愧啊!

  “能的。”马如青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特例,再没有比自己启蒙更晚的人:“当然,我能有今日,也多亏了我姐夫。”

  马如青的姐夫是谁柳志平是知道的,所以说啊,人的命真的是不能比的。

  同样是寡母,谭氏看起来就比自己的娘要年轻十来岁。

  为了供自己读书,娘在镇上替人浆洗衣服,冬天一双手全是冻疮,看得他心如刀绞。

  两次不中,他真的想要放弃。

  没想到马如青找到他,让他来当先生,有束修拿,还能得到他的点拔。

  “谢谢您,马兄。”中了举人的马如青在自己面前没有一点高高在上的架子,还和当年一样是好兄弟:“马兄,祝您此去高中头名状元。”

  “这个我就不想了。”马如青还是知道自己的实力的,姐姐说去了京城会安排自己上书院学习一段时间,只要名次不要太难堪就好:“我几斤几两自己掂量得清清楚楚的。”

  “马兄,你说过的,只要努力不放弃就有希望的。”才安慰了自己,转头他就说不行,柳志平笑道:“不如,咱兄弟一起努力?”

  嗯,是一个好主意。

  柳志平的任务还有好好教导马家村的二十一个孩子。

  “马如金你就当是隐形吧,能学多少是多少。”对马老太太的无理要求,马如青已经习以为常了,有时候都觉得是不是他太好说话了,才会让她得寸进尺。不过,能识几个字也算是好事。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886/717624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