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三百三十章 不用手软

第三百三十章 不用手软


  这是洛小乐的心病,看着这个陌生的六婶她不由得皱了皱眉。

  “六婶果然是有见识的人。”马如月笑着接过话题:“连洛氏米行都知道,看来您经常去县城。”

  “哪里哪里,我都是一个乡下老婆子,哪有经常进县城啊。”说心里话,兰氏对马如月是没有办法了,但是连一个缺腿的江智荣都能胜过自己去,她在家里不知道骂了多少次男人比不过残废人:“可不比你,智远当了县令,你成了知县夫人。”

  “呵呵,不说六婶了,我都是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还能去京城。”当知县夫人有什么了不起,自家那胸怀大志的男人是要当大官的,没准儿还给挣一个诰命呢。

  羡慕嫉妒恨吧!

  马如月大方的承认了,看着兰氏脸变化她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别欺少年穷。

  当年的江智荣四兄弟,江家大坝多少同龄人围着他们又打又骂的。

  好在九婶和十二婶还有点同情心。

  更好在自己将他们收编在了自己的保护区。

  现在怎么样,全都翻身把歌唱了吧。

  “呕,呕,呕。”就在兰氏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晋桂兰从她面前冲出来蹲在了天井边大吐特吐。

  “哟,智路家的这是有喜了?”兰氏的眼里有厌恶的神色,嘴上却笑道:“看来你们家这是双喜临门啊。只是,洛家是大户,嫁女儿怎么也悄无声息没有大办酒席呢。”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看来兰氏是听到了一点什么风声。

  “六婶,您这就不知道了吧。”马如月凑进她小心的说道:“这呀,在城里人眼里就做亲事新办,就是不大张旗鼓的挑挑抬抬惹人眼,就全折成银票让女儿揣着心里有个依靠。你猜猜,洛家这样的大户会给闺女陪嫁多少银子呢?”

  兰氏一愣一愣的,她听到的消息好像是不一样,不过也是模糊的。

  现在马如月让猜嫁妆是多少银子,兰氏心里又嫉妒了。

  “有多少?”那样的人家,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两吧。

  “不止呢。”马如月神神秘秘的说道:“收嫁妆的时候我可是做为证人看见的,足足有两千两银票,智荣家的就用它们买了庄子和铺子,这以后呀,坐着收租子就能吃香喝辣的。”

  马如月边说边显出羡慕的神色。

  “这样丰厚的嫁妆,我们家丽远嫁进京城石家都自叹不如。”马如月道:“这人啊,真的是不得不服命,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怎么求都求不来的。”

  兰氏一边低头一边称是。

  完事后才想起,马如月这是在说她呢。

  气得七窍生烟又不好发作,看晋桂兰吐完又去招呼洛小乐马如月,一家子其乐融融的甚是晃眼。

  连忙借口走了!

  “她怎么是这种人啊?”晋桂兰觉得刚才自己的恶心呕吐一定是因为兰氏造成的。

  “对这种人你们都不用客气,要可劲儿的恶心她才成。”马如月和兰氏她们是打过交道的人,有些伎俩硬是熟悉得很:“让她自己知难而退,再不敢招惹你们。”

  “嫂子,您刚才给她说了什么?”洛小乐小声的问。

  “我说你有着上千两的嫁妆全买了庄子和铺子,不用做事都有饭吃。”江家大坝的媳妇儿也有这样的好命,只不过如此一比较洛小乐更胜一筹。

  “呵呵,嫂子您也不怕谎言有被揭穿的那一天啊。”洛小乐苦笑道:“事实的真相是我被洛家赶出了家门。”

  “别担心,我说过的亲母女没有隔夜仇的。”马如月拍了拍她的手背:“反正你们已经成亲了,只要智荣有出息,别说和好如初,还会以你为荣的。”

  这怎么可能?

  父亲在处置三叔的事,若是等他处理完腾出手来,没准儿就会来收拾自己了。

  这也是她急于嫁人的原因。

  “对了,洛家的米行开得有多大?”马如月突然恶作剧的想要不要让江智荣也去开一个米行试一试。

  “米行是洛家祖传的产业,到祖父手中的时候好像是六个铺子,但是祖父没了后三叔一直在闹腾,目前就只有三个铺子了。宜昌县的这个算是最大的。”洛小乐道:“父亲没有三叔擅长经营,幸好有老掌柜在支撑。”

  也就是说他那个打人的三叔也开有铺子。

  “是的,他也开了米行的,在宜昌县隔壁的兴罗县。”洛小乐道:“听说生意还不错,所以,他来要祖上传下来的这个米行,是觉得他才更有本事经营。”

  “真是无知之辈,井底之蛙,只有他才会经营吗?”马如月这一次硬是下定了决心了:“是骡子是马,要拉出来溜溜才行!”

  江智荣没想到马如月回一趟江家大坝居然劝说他开米行。

  “和武馆一样,咱们一人投一半的资,一起当老板挣大钱。”马如月乐呵呵的说道:“而且,开米行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会让你的丈母娘对你刮目相看。”

  “谢谢您,嫂子!”如果之前还有点犹豫的话,现在的江智荣全身充满了热血。

  是的,他急需要做出成绩让洛家的人看到他的本事,然后让小乐不再受委屈。

  “这只是一个小问题。”马如月很豪气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这事儿交到嫂子身上。”

  洛小安听说江智荣也要开米行的时候低声惊呼他疯了。

  “三叔和父亲闹了一架,父亲允许他在宜昌再开一家米行。”洛小安道:“宜昌就这么大一点点,开这么多米行有什么用处呢?米可是很经吃的,谁会没事买了又买呢,又不是银子存起来显得富裕。”

  “哥。”洛小乐不开心了:“哥,不管夫君做什么我都是支持的。”

  洛小安劝说不动,只得干瞪眼。

  “三叔的铺子开在槐树街上的,我可提醒你啊,别怪我没告诉你,既然要开就避着点儿。”洛小安摇了摇头叹息不已:“真是找死啊!”

  事实如洛小安所言,江智荣的店铺就开在槐树街洛三老爷的对面,门对门两家米行唱对台戏。

  “呵呵,你这是何必呢?”洛小安打听到这消息后跑来训妹妹:“洛家已经和你没有关系了,为何还要替我们出气。”

  没有的事啊,开什么店铺,开在哪里,洛小乐完全没有参与。

  嫁给了他,一心相信他就行了。

  江氏米行,看着这个招牌马如月心情大好。

  “嫂子,咱们进货太少了一些不?”江智荣看着空空的粮仓,而店面上堆放了不到两百斤米他就疑惑不已。

  “不少了,这一段时间应该都不会有多少人来买米的。”马如月眯着眼睛看着对面的招牌“老字号洛家米行”心里好笑,对着洛家老三开店,她绝对是故意的,而且江智荣也只听她的,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开了店铺没有来买米,这不是闹着玩的吗?

  赔本赚吆喝说的就是她。

  “实话告诉你吧,咱们新开的铺子,尽管货源有你那大舅子照顾知道在哪儿拿,但是因为量小价格绝对拿不到那么高。”马如月低声对江智荣道:“而对面那位,据说和货源那掌柜有着二十多年的交情,拿价比你大舅子还要低,他开业卖米,这价格战势必就要打起来了。都说神仙打架凡人遭秧,但是这米行不对,神仙打架,凡人得好。不信你等着瞧。”

  江智荣听了个云里雾里的。

  米行因为才开张,马如月和江智荣也不愿意请掌柜,商量一下就决定由她和洛小乐轮流来这里。

  “让您一个知县夫人守铺子,江大人知道了没准会将我抓进监牢里。”江智荣开着玩笑。

  “不会,我们家江大人从来就不是一个拘于形式的人。”马如月笑道:“不过呢,我这身份还是能遮着掩着就掩着吧,没得会污了江大人名声。”

  什么官商勾结之类的罪就太大了一些。

  所以她才拉着江智荣一起。

  第二天是马如月值守。

  对面米行开张时门前排起了长龙。

  “你们卖十文钱一斤太贵了,知道对面卖多少不?”一个老妇人看了一眼马如月的米问了价好心提醒:“对面才卖七文钱一斤。”

  七文钱一斤啊,洛小安说他们进货是五文钱一斤。

  利润是对半分的,但是他们进米的时候,对方一定要七文钱,还要费些人工和运力。

  卖十文钱一斤是通市的行情。

  可见这洛老三用的一招就是因为他有优势薄利多销。

  “婶子,如果他们的米一直都卖七文钱一斤的话,我都建议您多买一些。”马如月也是好心人:“毕竟错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多买一些留着以后慢慢吃。”

  “那也得要银子啊。”老妇人遗憾的说道:“七文钱一斤我也只能买上二三十斤,还要等做了绣活才能换下次吃的。”

  原来是这样啊,那就真是运气不好了。

  买便宜货的时候没有钱,有钱的时候买了便宜货。

  咦,有了!

  马如月看见对面拥挤的人群想出了一个好主意。

  她立即招了带着江景远玩的秋菊如此这般吩咐了一遍。

  “是,夫人。”秋菊虽然不明白夫人为何要这么做,但到底还是决定回去按命令行事。

  半个时辰后,从四面八方又涌来了十来个买米的人。

  不同的是,这些买米的人全都是一两百斤甚至有买三百斤的。

  最后,老字号洛家米行的米销售一空。

  “真是生意兴隆啊!”马如月嘴角浮起一丝不容察觉得的笑。

  果然,对面就竖起了一个招牌,因生意兴隆卖断了货,歇业三天才能开了。

  “行了,咱们明天总算可以开张了。”同一天开张,那天热火朝天,这边却是没有卖掉一粒米。

  江智荣听说明天可以开张的时候愣了一下。

  今天都买了米了,谁还会来再买?

  而且,对面卖七文钱,自家卖十文,很明显的,没人会来买的。

  “不,我们明天也卖七文钱一斤”马如月笑道:“放心,货源也是充足的。”

  江智荣不知所以然。

  黎明时分,县衙后宅门打开,三辆马车停在了那儿拉货。

  一袋袋的米送到了槐树街的米行,足足有千斤之多。

  “辛苦你们了,智路。”马如月笑道:“我们做这些活儿不赚钱,只是当了一个搬运工,不过,效果却是很明显明的。”

  江氏米行也有米卖了,而且也是七文钱一斤。

  “我就说嘛,对面的掌柜就是骗人的,还说通城都买不了这个价位的米。”一个中年妇人大声的说道:“看看,这江氏米行不是一样卖七文钱吗,而且,我看这米啊,比他们的还要好上一些呢。”

  “这位大嫂真是好眼力。”马如月差点笑出了内伤,不过憋着笑也能睁着眼睛说瞎话:“我们这米啊,是从种粮大户家里收来的,然后自己雇人舂的,您看看,粒粒饱满圆润呢。”

  “是啊,这么好的米也才七文,昨天对面没有买到,今天正好买你们的。”妇人道:“也不买多了,二十斤合适,吃了再买就是。”

  “我也买一些,我家里人多,买五十!”

  “四十!”

  ……

  “别争别抢,大家都有,排着队买慢慢买,不过,最多只能买五十斤,省得后面的人买不到,没米下锅了。”马如月笑眯眯的说道。

  “这女掌柜真是会说话,考虑得挺周到。”妇人称了米给了钱高兴的走了:“下次我还来买你们的。”

  那敢情好!

  江家米行的米卖了两天,第三天,老字号的又开门面的。

  不同的是,他们就算是七文钱一斤也鲜少有人去卖了。

  “这两天都买了不少了,起码得吃上两个月。”一个路过的人道:“早知道都卖七文钱一斤,我又何苦买那么多呢,留在家里生虫子。”

  马如月听到这话的时候抿嘴乐了,对敌人不能手软。

  “怎么会这样?”洛三老爷瞬间就傻了眼。

  第一天准备的一千斤米不到天黑就一售而空。

  他是打定了主意要做死洛小安家的店的,更不要说对面的不知好歹的江氏米行。

  所以,第二次进了足足五千斤米,结果,没了生意。

  “你说一天才卖了十多斤?”照这个速度得卖到猴年马月去了,那些米岂不是生虫子。

  最为关键的是,对面的江氏米行是谁的后台,居然敢和他做对卖一样的价格,他还有赚的机会?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886/720341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