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三百二十四章 江氏武馆

第三百二十四章 江氏武馆


  上帝在给你关上一道门的时候总会替你打开一扇窗,马如月告诉江智荣人总是有用的。

  “真是可惜了。”江智远听说江智荣在军中已经升到了千总的位置却遭遇了灾难都替他心疼:“还别说,这四兄弟个个身手都不错。”

  江智荣回来了,江智庆却想去参军。

  结果,江智荣也好江智路也罢,都不许他们再去。

  兄弟二人见识过生死,再不想自己的兄弟去送死。

  忠孝他们都已尽了,一个在边关一个在衙门,只想下面的两个弟弟平平安安的过日子。

  身手当然不错了,也不看看谁的徒弟。

  关于江智荣的安排,江智远说可以给他安一个仓守什么的。

  马如月摇了摇头。

  兄弟俩都在衙门也不见得就是好事。

  “我会想办法安排的。”马如月想要做的是开一个武馆之类的教习馆,让江智荣来当总教练,当然,江智庆兄弟可以做示范。

  他只需要动口就好,将自己的实战经验教导给学员。

  “学员的去向有好几个地方:一是参军,有身手的学员参军一可以保身二可以立功升迁;二是当镖师什么的;三就是做护卫。”马如月道:“他能从一个毫无根基的小兵升到千总的位置实属厉害了。将这些宝贵的经验传授出来能让学员受益。”

  江智远看着马如月苦笑了一下,他怎么都感觉自己和妻子身份相反呢。

  这些打打杀杀的该是男人的事,偏偏她却乐此不疲。

  但是,他不得不承认,马如月的身手真的很了得。

  想当年,能一人宰了一头狼,估计着多少七尺男儿都办不到。

  江智荣听说马如月让他做教头的时候愣住了。

  “嫂子,别人会觉得咱不合适吧。”真有那本事就不该丢了一条腿。

  “你这种想法不对。”马如月道:“丢腿是意外,若是不跟着学学,让他们上去就直接是丢命,又何谈升迁之路呢?”

  马如月知道这是江智荣始终没有迈过那道坎。

  “你是英雄,是值得大家学习的英雄,由你教导他们,将会少走很多弯路。”马如月道:“放心,一定会有学员的。”

  如果没有怎么办,硕大的一个武馆就开起来好看,岂不是让人看笑话,更是丢脸了。

  “没有学员?”马如月挑眉:“先让江智远将衙门里的衙役丢进来练一番。”

  哪怕是赔本的买卖,也要找得他们心服口服的,然后去给自己当活广告宣传不宣传。

  “嫂子,开武馆要多少银子?”江智荣道:“我手上还有些钱。”

  他手上有伤残抚恤,算下来也是不少了。

  哪怕兰氏她们说什么自己也没有说出来,这钱他一直没准备动用的。

  如果有姑娘愿意嫁他,那就用来做一个小买卖,本钱就不愁了。

  不能娶妻生子,他打算在江智路兄弟仨膝下过继一个儿子养大来给他养老送终的。

  眼下马如月说起了干一番事业,他心思也活络了起来,他想要投资一点,既然嫂子说能行,那就行。

  “也好。”马如月原准备让他做总教练月薪制的,既然想要参投一股当老板,她自然是同意的。

  当了老板积极性更高一点,毕竟是为自己做事呢。

  “江氏武馆”在宜昌县衙门近邻的一个院子挂了牌匾。

  这个院子是马如月找人租来的,租期为三年。

  她相信,三年之后,江氏武馆声益会壮大的。

  “你想参军报效国家吗;你想当镖师行走江湖吗;你想当护卫挣月银吗?江氏武馆助你实现理想,达成目标。”

  在武馆的墙壁上写上了这样的招生简章。

  学员分为三六九等:三个月的速成班;六个月的养成班;九个月的长效班。

  学武哪能三五个月就见效,一时之间宜昌县的内行人都议论纷纷。

  事实也果然如江智荣所忧虑的一样:没有学员。

  “借人的衙役用一用。”马如月打起了江智远的主意:“反正他们也是轮休的,到时候让休息的人进来练练手身手。”

  江智远心里抽了抽,还真是有点拿着鸡毛当令牌的感觉,连别人私生活都要干涉。

  不过,既然是马如月所求那他就有所应。

  立即就将这事儿交待给了江智路。

  左右就是那么个意思,让他带着衙门的兄弟去捧捧场,衬托一下人气。

  江智路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为了哥哥他两肋插刀在所不辞。

  “头儿,去武馆干什么?”一个叫谭牛的年轻人道:“不会是找他们挑战吧。”

  “你小子要是有本事挑战他们成功,哥请你喝酒。”江智庆也是跟着自己一起练武的,兄弟还经常切磋身手,他知道武馆总教头是大哥,但陪练是三弟,突然间心生一计:“这样吧,你们谁能胜得了陪练,我都请你们喝酒,一言为定,绝不赖帐。”

  江智庆看着眼前来势汹汹的四个衙役皱了皱眉,怎么看都是来找事的。

  “智庆,我们是学武,不是打架斗殴。”江智荣坐在厅堂上首:“他们如果是来练习我们欢迎,若是打架就请他们回去。”

  衙役在别人眼里可能觉得是很大一个官。

  偏偏,江智荣没将他们放在眼里。

  且不说当捕头的是自己的弟弟,当县令的是堂兄。

  就凭着这些年他在边关多次战斗,生生死死走过来的那点本事用来对付这几人也是绰绰有余。

  “我们头儿让我们来练习。”谭牛道:“不如你陪我们打一架,赢了,那我们就练;输了,以后别怪哥几个不给面子。”

  “请。”江智庆眼睛眯了眯,越是叫得欢的败得越惨,他会打得他连娘亲都不认得。

  “请。”谭牛站出来比江智庆还高一个头,整个儿的就是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还在这儿当什么陪练。

  两人瞬间就扭在了一起,遗憾的是大家都还没有看清,谭牛就被江智庆压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哎哟,我输了,快放手。”被人反剪着双手的感觉实在是太疼,谭牛呲牙裂嘴叫个不停。

  这么快就认输了,这不是谭牛的个性。

  “哥几个,上。”旁边观战的三人使了一个眼色,他们最擅长的就是以多欺少,一涌而上总会将他揍趴下的。

  邪门的是三人都没能斗过他一个。

  前前后后不到十招,全都放倒了。

  “服还不是不服?”江智荣对三弟的身手很是满意,嫂子说得对,自己只需要动口。

  “服也只服他。”看着一条空荡荡的裤管谭牛瘪瘪嘴道:“你一个废人算老几,想要教导我们?”

  “因为他也是我教导出来的。”要在以前江智荣肯定会因为这句话暗自伤神。

  但是现在他不会了。

  因为他有事可做,而且是能做,能做事的人就不算是废人。

  “我去。”谭牛吹着口哨:“你就吹牛吧你!”

  “老子吹牛的时候你还在打酱油。”江智荣冷哼一声:“老子杀敌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你能行?”

  什么?

  “这条腿是在战场上没的,但是命还在,老子不服输,回来创办了这个武馆,就是想要教教年轻的后生。”江智荣道:“让他们看清楚战场是残酷的,宁肯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你们做衙役的也是一样的。”

  虽然现在是太平盛世,但是谁知道下一时刻会遇上什么呢。

  “虽然老子也缺了腿,但那确实是一场意外。”因为指挥不是他,听侯调遣却带着兄弟中了埋伏,损失特别的惨重,想着那一幕江智荣心都在颤抖:“老子捡回了一条命,你们自己扪心自问,凭着你们这样的本事,你们是能保往一条胳膊还是一条手臂?”

  根本是连命都会被丢弃。

  “老子可以在短短三个月里让你们得到改变,你们信不信?”江智荣眯着眼睛道:“当然,如果是那怕吃苦孬种就不要来了。”

  谁是孬种,谁怕吃苦。

  四人拍着胸脯说自己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

  只不过,他们表示很怀疑,三个月真的能达到江智庆的身手?

  “那就要看你们吃苦的程度了。”江智荣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各人,老子只教你们精髓的东西,练习就全靠你们自己了。”

  不是江智荣说话有多难听,而是在这些老油条面前你该有的态度。

  他们油,你得比他们还要油。

  “二两银子太贵了些。”谭牛还有点肉疼,他也想要好身手,可是一想到月银少一半就不想干。

  “怎么说也是邻居,更何况你们还是江智路的手下的兄弟,我就做个人情,不收你们的银子。”江智荣道:“不过,咱先得说好,三个月后你们要觉得好,一人给我介绍一个学徒。”

  还有这样的条件?

  对了,江智路和他有什么关系。

  等听说是捕头的大哥和三弟时,四人齐唰唰的行了注目礼。

  “早知道是他的兄弟,我们就不找虐了。”谭牛摸着后脑勺道:“一个娘生的,难怪那么厉害。”

  当下就有人想要攀大哥,江智荣摆了摆手,他是教头,规矩不能乱。

  至于江智庆,爱怎么喊都行。

  不要钱也可以学本事,谭牛四人感觉捡到了大便宜。

  回来的时候还对江智路说为什么早一点不透露对方的底细,也省得他们出糗。

  “我也是迫不得以的。”江智路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哥要开这个武馆,又没有人来学习,咱就只好假公济私给他撑撑门面涨点人气。你们要是觉得好就介绍些朋友来学习。”

  “头儿,好,当然好了。”谭牛拍着马屁:“江教头说他杀了百八十个敌人,此话当真。”

  “当然是真的。”江智路道:“我哥已经升到了千总的位置了,可惜啊……”

  当下将江智荣前前后后的事迹宣传了一番。

  众人听得唏嘘不已。

  “话说,我不崇拜你哥的武功,我倒是敬佩他的毅力。”谭牛感慨道:“兄弟们,试想一下,这样的灾难要是落到我们谁的头上估计都受不住吧,哪还有精力去开什么武馆,估计想死的心都有。所以说,江教头的这种坚强值得我们学习。”

  “是啊……”

  “头儿兄弟几人都是厉害的角色!”

  ……

  一时之间,人人称颂。

  江智路看着这些人的嘴在翻飞,想着哥哥回来前后判若两人,之前的种种自然是不会说出口。

  他不能撤了自家哥哥的台。

  但是他清楚的明白,哥有这样大的变化全靠了马如月的劝说。

  嫂子才是他们人生中的指路明灯啊。

  让他们学擒拿之术;跟着江智远和马如青学识字算术;指点他的仕途,劝导哥哥走出阴影……

  马如月才是一个真正的智者,值得他们敬重的一个人。

  在江智荣和江智庆的同心协力之下,谭牛等人学了一个月就觉得自己与以前大不相同。

  每人都是有些亲朋好友的,说话言谈之间就对江氏武馆大为赞扬。

  第二个月,就迎来了六个学员。

  零基础,三个月包学会,江智荣也算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

  江智庆更是手把手的教导他们,跟着他们一起练习指正。

  至此,江氏武馆走上了正规。

  马如月却是在操心着另外一件事。

  替江智荣操心媳妇。

  “田妈妈,这姑娘样貌要清秀,关键是要明事理体替人。”马如月谈起了对女方的要求:“人是嫁到江家大坝的,当然,也可以在城里住,到时候看他们成亲后的安排。只不过,人是有一条腿没了的,姑娘不能嫌弃他。”

  哪怕是同情和怜惜都不需要,要的只是和正常人一样相处。

  “好的,夫人,老身这就按着您的标准去寻。”自己干媒婆这一行已经有十八年了,死的都能说成活的,更何况这一次原本就是活的。

  缺什么不好,缺了一条腿。

  好在身份够硬:江捕头的亲哥;江知县的堂弟,这样的人想要娶一门媳妇,估计上赶着的人也不少。

  所以,这并不算是一个好难的差事。

  难就难在,要给他选择一个合适的,知书达理,还能不计较他的残疾,这任务又显得艰巨了一些。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886/722588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