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两百九十三章 没人相信

第两百九十三章 没人相信


  “老大,听见她说什么了吗?”一个脸上有一条长长刀疤的男人低声问身后的人。

  “你听她说,状元郎的哥哥,我呸,我还是皇帝的舅子呢。”那个又黑又壮的男人不耐烦的说道:“这骗人的伎俩你也信,你去年看哪家官家小姐出门是独自一人,连丫头婆子都不带一个?行了,别扯了,将嘴给闭上,赶紧的办事。”

  “唔!”江丽远刚想大声的说自己是,结果就被一张臭臭的破布条堵住了嘴,又臭又急,直接昏了过去。

  江丽远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黑屋子里面。

  双手双脚还是被绑着的。

  “人给我看好了,看样子还是了个雏,这次我可得好好捞一笔了。”一个娇媚的女声道:“虽然不是长得国色天香,好歹也看得过眼,明天让醉红给她梳洗打扮一下,再通知吕家老爷一下。”

  “妈妈知道吕老爷喜欢这一口。”一个男人笑道:“妈妈做生意可真是眼光独到。”

  “行了行了,你就别光顾着拍我马屁了。”女人咯咯笑道:“眼光不好我怎么能将这迎春楼做得这样好。”

  外面的笑声越发的张扬。

  江丽远却是满心的绝望:她真的被卖进楼子里了。

  一想到接下来可能面对的情况,江丽脸一脸的苍白,嘴里又被塞着,喊也喊不出来。

  她是知府家的千金小姐,也从嬷嬷和母亲口中知道有些地方不是清白女儿家能够进去的。

  她完了!

  江丽远直接瘫在了地上,眼泪“哗哗”的流淌。

  她只是想去落云庵寻找自己的幸福,哪知道就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回想着那个坏蛋说的话,她不由的恨起了马如月。

  是啊,谁家的千金小姐出门身边没有一个丫环婆子呢。

  她就知道,马如月根本不适合做一个当家主母,连最基本的都没有做到。

  又或者,她的出身就决定了她的眼界,潜意识的就没有想到要配丫环。

  落到今天的地步,都是她害的。

  恨,不由得蔓延开来。

  “啊奇!”马如月打了一个喷嚏,抬头看了看天,时间不早了,这个江丽远该回来了吧。

  “夫人,两个丫头都安置好了。”熊大娘知道这是一个新的府第自然是要添置人员的,原还想着将自己的孙女叫进来伺候马如月,不过想着她要熟手就没有开腔。

  “有劳您了,熊大娘。”马如月也是今天早上江丽远走的时候才醒悟过来家里是得配下人奴才了。

  这堂堂千金小姐孤身一人走出去,遇上个什么麻烦连传个话报个信的都没有。

  当然,马如月也觉得自己是各种斗的电视剧看多了,光天化日之下的能遇上什么麻烦。

  再一个,江丽远在京城和那些官家小姐都不熟,也不至于成为谁的眼中钉肉中刺。

  她不惹人,人也犯不上惹她。

  她也没想到江丽远还很有脾气,自己孤身一人去了落云庵。

  马如月向来对这类聚会不赶兴趣,而且江丽远这一次也没有邀请自己,似乎还有避着自己的嫌疑。

  也是因为今天早上来告诉自己她要出门的时候马如月才知道她的目的。

  人家是去找男人,是不满意于石家的提亲,那她还去凑什么没趣呢。

  江丽远走后,马如月找了人伢子让她带了几个丫头来看看,最后留下了三个长相清秀样子精明的。

  没办法,马如月可不想调教那愚笨的人。

  虽然精明的人不好驾驭,不过身契在手,不至于翻出天去。

  和精明的人说话才不会累。

  只不过,让熊大娘当管事娘子也是马如月不得已的事。

  熊大娘虽然没有在大户人家当管事娘子的经历,不过能掌管了一大家子的吃喝拉撒也算是不容易的事。

  “熊大娘,以后府中有什么事你就多担当一点,您的辛劳我都会记得的。”马如月给她的月银是二两一个月,主要任务是浆洗打扫和煮饭,现在又添加管理三个丫头,那就按管事娘子的份例来,月银涨至三两一个月。

  “多谢夫人,老婆子一定会尽力的。”熊大娘简直是喜出望外的,她就感觉马如月特别的好说话。

  三个丫头,一个叫兴儿,一个叫静儿,还有一个叫梅香,,马如月觉得这名字都不太好听。

  偏偏自己又是取名废,春兰夏荷秋菊的就由着她三人挑了。

  马如月让她们好好歇一晚,明天早上就开始各司其职了。

  一个给自己当贴身丫头,一个给江丽远。

  而那个叫梅香的年纪稍长一点的马如月就给了江景远。

  江景远毕竟年纪小,身边得有一个稳重一点的给她当丫头,能尽到一半做娘亲的作用就更好了。

  春兰夏荷也没有确定谁跟谁,毕竟她这个当嫂子的还要由着小姑子先挑。

  等她回来选了就行了。

  谁知道,一等二等,等到江智远下差回家,再等到天快黑了还没有回来。

  “怎么回事?”当听说江丽远去了落云庵后江智远的眉头皱得都可以夹死一只苍蝇:“她去那些地方干什么?”

  能干什么?

  马如月耸耸肩两手一摊。

  人家嫌弃自己给她说的石家了,要去攀高枝嫁豪门。

  “胡闹。”江智远气得不轻:“京城的高枝是任谁都可以攀的吗?被人算计了还不知道呢,她怎么就这么蠢呢?”

  谁知道呢,你们是一个妈生的,一个能当状元郎,一个却蠢得像牛一样。

  大约女人的智商确实没有男人的高。

  不对不对,这不是变相的将自己也骂了吗?

  智商不高的女人一抓一大把,还是有为数极少的聪明人啊。

  马如月将自己摘出来后会心的笑了。

  什么都吃就不吃亏的马如月对自己的智商是真的很满意的。

  “我说江夫人啊。”江智远不知道女人为何还能笑得出来:“我们家的大小姐这个时辰了还不回来,你是不是该派人找找了?”

  是啊,人生地不熟的,她能去啊。

  别是被人骗了吧?

  “谁知道,整天东想西想的,没有那本事却觉得自己能办到。”江智远对自家妹妹的自作主张气得不轻:“那就说过的,她的亲事可以掺言,但是得让我们撑眼,她这般着急是为了什么?”

  马如月叹口气,不为什么,是不想让自己替她安排吧。

  好像也确实也该去找找了,可是,让她上哪儿找去。

  “落云庵是在城郊吗?”马如月问着江智远。

  江智远也不知道。

  “夫人,落云庵在京郊十多里路的山上。”熊大娘抬头看了看天色:“大小姐该要回来了吧,城门可都是关上了的。”

  也许在回来的路上了吧!

  马如月听着熊大娘说城门已关的时候心里就咯噔了一个,这个笨小姑不会让自己被关在了城门外吧。

  马如月可以翻墙,但是她确定自己没有翻城门的本事。

  城门一关,没有重大事件绝不可能轻易打开。

  又或者,她是在落云庵里住下了。

  马如月之所以有这种想法,是想着上辈子十四五岁的小女生也可能会住店什么的。

  不过,十四五岁涉世不深,被骗的可能性也很大。

  一想到这里,马如月自己就吓了一大跳。

  “不行,我们是该去找找她了。”马如月道:“我们全部都出去找,一个时辰后回家里集合。”

  江智远和江智路去城门那个方向看看有没有回来。

  “是了,我们家没有马车,她应该是在街上随便请的马车。”马如月分析着种种可能心里越发没底:“这落云庵赏菊听说富家千金公子哥儿们都会去,我得上哪家去打听打听,有没有见着江丽远这个人。”

  又或者,她一个单身姑娘出门还没走到落云庵就被骗了呢?

  江智远带着江智路连忙出了门,马如月一边收拾自己一边使劲的想着自己都结识了什么人。

  仔细想了半天,最后徒劳的发现白费功夫。

  因为一到这儿不遇上了石太太,之后的光阴都耗在了石渐欣的首饰上。

  她钱倒是赚了一千多两了,眼下这些关系也不是钱能买得到的。

  石太太一介女流之辈,又是商家,不过,她或许会识得几家大户夫人和小姐吧。

  抱着这种想法,马如月连忙去了石家。

  在石府的门口正好遇上了石渐欣的马车回来。

  “江夫人好。”石渐欣和江公子他们一行是在酒楼喝了酒才回府:“夫人是找我母亲吗?”

  “正是。”让他带进府也好,都不用通传了。

  “听渐欣说夫人找我有事儿?”石太太很快来到了厅堂,见着了由儿子陪着喝茶的马如月。

  “是的,太太,是这样的,我家丽远今天说是去落云庵玩,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想请太太帮个忙,问问您所结识的千金小姐们有没有人见过她。”马如月长话短说自己的担忧也写在了脸上。

  “什么?”石渐欣一听就激动了:“夫人说江大小姐还没有回府上?”

  马如月看向了石公子,这里面还有他什么事吗?

  “渐欣要落云庵见过江大小姐,当时还是江府的九小姐相陪的。”石渐欣道:“不过还不到午时的时候江大小姐说有事就离开了,我亲眼看她下的山。”

  说完这话自己的脸微微发烫。

  是的,在落云庵里佳丽成群,可是自己满心满眼都只有一个江丽远。

  看她走了,目送着下山的她孤单背影,心里很失落。

  再说一遍!

  “我十分确定,她是午时前离开的。”石渐欣一下就急了:“江夫人,您确定她没有到家吗?”

  坏事!

  马如月的忐忑不安得到了印证,江丽远还真的可能出事了。

  “你别着急。”石太太算是看出来了,马如月这个当嫂子的着急也就罢了,自家这个傻儿子也跟着急什么呢,真是的,这都叫什么事儿。人家可是明确拒绝了呢:“江夫人,您先问问送她去的马车夫,江家大小姐会去哪里呢?”

  “是啊,她一个人会去哪里呢?”想着她被孤立被人利用被人嘲笑,石渐欣心如刀割一样:“江夫人可有问过马车夫。又或者,马车夫也没有回来?”

  哪来什么马车夫,自家经济条件不好还没有考虑到这上面来。

  当听说江丽远坐的马车也不过是她在街上随手招唤的一个,身边又没有一个丫头的时候,石渐欣更急了。

  “别慌,让我想想。”马如月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因为她深深的知道,越慌越乱,越乱越忙。

  “渐欣,你上哪儿去?”石太太突然出声唤住儿子。

  “我找人。”石渐欣道:“她一定是出事了,否则不可能这么几个时辰了还没有到家,从落云庵回江府,总共也用不到一个时辰。”

  “可是你……”石太太很想骂自己的儿子是蠢的不成,她出事了与你有什么关系,不过看在马如月还站在厅堂里深深的将这话给咽了回去。

  “石太太,多有打扰,感谢了,我先走了。”马如月心里真的是很乱,石渐欣说是去找人,也不想想,硕大一个京城,她会在哪里?

  关键问题是,江丽远到底是在城外出事还是在城里出事的。

  马如月有点内疚了,都是自己和她赌气万事不理,真要出了事这一辈子都不得安宁了,而且还可能会影响自己和江智远的感情。

  不要想那有的没有。

  马如月强迫自己镇定,干了这么多年的警察,未必连一个人口失踪的案子都搞不定。

  理了理头绪,马如月决定先回府去,万一她又回来了呢。

  家门口,熊老爹说没见着大小姐回府。

  这话让马如月的希望落空。

  “回头大人回来了就告诉他一声,我得到的消息是大小姐午时不到就从落云庵出来了的。”马如月道:“就说这一句话,其他的也别多说,我出去找人了。”

  “夫人,您也要小心啊,天都黑尽了。”熊老爹突然间道:“夫人,您等一等,让我家老婆子随你一起去,打个伴也行。”

  别回头大小姐没找着你又丢了怎么办。

  “不用,让大娘帮我照顾好二小姐。”马如月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

  怎么这么倒霉,居然会走丢了。

  是真的走丢了,还是遇上了什么事?

  这事,肯定是坏事,她就不信会有好事落到身上来的。

  马如月不要熊大娘跟随,是因为她现在要做的事熊大娘也帮不上忙,与其让她拖累自己,不如让她来来去去洒脱一个人前进。

  这要从哪方面入手才行?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886/733155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