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两百八十三章 可怜可恨

第两百八十三章 可怜可恨


  装出穷苦无辜样,马如月也没打算放过她。

  可是,这种没穿鞋的人就不怕湿脚,再加上又是地头蛇。

  多说几句话,旁边的人都在帮腔。

  “你抓住马小飞娘干嘛呢?”最后连卖青菜的大娘都觉得马如月是无理取闹了:“看看,小光还在闹呢,赶紧的放了她们吧,你这是要干什么呢?”

  马小飞,指的是刚才摸走自己钱袋的小孩吧,小光,就是她怀里的。

  行,放吧。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我差点摔倒了,你扶了我感激不尽,但是我家很穷没有别的东西可以报答。”年轻的妇人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幸好你放了我,若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扶了一把而已,又不是救命恩人,没完没了的是要干什么呢?

  这人怎么这么过份。

  吃瓜的群众永远不知道自己帮衬的人到底是善是恶是人是鬼。

  马如月放了她,笑着对卖菜大娘说自己认错了人。

  “我来这儿找我一个表姐,才刚的时候以为是她呢?”马如月解释道:“听您说她儿子叫马小飞那就不是了,我表姐嫁的人姓冯,这俩字看着相差不远,实际上却是不同的。”

  “是啊,马小飞,娘子仨可怜得很。”卖菜大娘倒是一个热心肠的人:“是外地来的人,租住在街东头土地庙旁边的两间小屋里,男人平日里靠着替人打零工为生,去年不知道怎么就死了,又没有田地,全靠着在这街头巷尾捡点剩菜烂叶子过日子。”

  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马如月。

  “要是她有你这样的亲戚也就好了。”卖菜大娘道:“听人说她家是再没有别的亲人可投靠,孤儿寡母的,孝期又没满,想娶她的人多,却又嫌弃两个儿子是累赘……”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就凭着母子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的本事那就绝对不是第一次干这勾当。

  而且,那那个什么靠着打零工为生的男人死得不明不白的,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当是偷人东西被人下了黑手打死的。

  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下手的人都是外地的,从未在本地人身上捞过好处,所以才能维持着她可怜的模样。

  一番交谈,马如月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就在两人说话间,妇人带着儿子已经往城西的方向走了,别人不会发现,但是马如月很明显的知道她警惕的在看马如月有没有跟上去。

  明明住街东头,却往街西头走,这女人,脑子精着呢。

  庙子都知道在哪里了,马如月冷哼一声压根儿就没想过要跟踪她。

  土城庙旁边,低矮破败的两间小屋,嗯,看起来日子确实过得艰难。

  但是,艰难的人多了去了,凭什么要做小偷?

  偷到自己头上,也算他们时运到头了吧。

  他们的房子与土地庙有一墙之隔。

  马如月进了土地庙,很快就在墙角找到了一个破败的空缺,踮着脚就能看全小屋的情况。

  在土地庙门口,马如月发现了那个瘦小的身影,警惕的四下里看了看,然后开了自己的家门。

  “发财了!”钱袋往桌上一倒,碎银好几个,还有小钱不少:“娘说得没错,这女人就是有钱人!”

  马如月翻着白眼,从来是她去找目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成为别人眼中的肥羊。

  这小子年纪不大,身手却是很敏捷,马如月丝毫不怀疑他是从小就在训练的。

  “小飞,你果然回来了。”妇人抱着小儿子飞快的走了回来:“小飞,我们赶紧的离开这里吧。”

  “为什么,娘?”小飞指着桌上的碎银道:“娘,您看,好多钱,够我们吃上好些日子了。”

  “唉呀,快走,我们得去山洞里躲一段时间。”妇人连忙将钱抓了揣进了口袋:“你是不知道,那女人好厉害,逮着我的手换挣都挣不掉,若不是菜大娘她们说我就完蛋了,不说了,赶紧的,我们快离开……”

  自己逮着她的手的力道让她心生警惕了,难怪一路走一路看有没有跟踪。

  “她已经知道是我们的戏码了,赶紧的,走。”小飞娘拉着儿子道:“我们分开行动,你小心点,别被她逮着了;我去镇上买点干粮,我打听过了,她租住的时间短,等她走了我们就回来。”

  看来是冲着自己有备而来的啊。

  马如月冷笑一声,快速的冲了过去,将母子仨人堵在了房门口。

  “想走岂能这么容易呢?”马如月挑眉道:“寡妇,可怜,你们装得倒挺像的。”

  “这位夫人,您说什么?”妇人将马小飞往身后拉试图让他藏起来:“夫人,您怎么在这儿呢,您这是要我怎么感谢您吗?”

  “可不敢,你们是可怜人,我要拉着你不放岂不是显得我没善良心?”身世或许是可怜,但是很多时候只是作恶的伪装罢了。

  就如上辈子街头的乞丐十有八九都是职业的。

  缺胳膊少腿固定让人同情,千不该万不该是利用这些缺陷来博得人同情,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让人捐款。

  殊不知,真正惨的人很多时候都是靠着自己的努力在改变命运。

  而这些乞丐恶意的挥霍着人们的善意。

  人前他们可怜,家里有多惨;人后住着宾馆客栈,甚至还可能是住在买的商品房里面,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往家里汇钱。

  据说有一个村子全都是靠着乞丐发家,家家户户别墅豪车,家里人在外干的职业就乞讨。

  更有甚者还乞讨到了国外,丢尽了国人脸。

  马如月越想越生气,冷冷的盯着妇人道:“拿出来吧,你也知道我过几天就要离开,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可以继续下去,若不然……”

  “夫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妇人脸上闪过慌乱然后又很快的掩饰过去:“夫人,您是要喝水吃饭吗?”

  我去,装!

  这是将自己说成了乞丐,颠倒黑白的本事真可谓不一般。

  “别和我装疯卖傻了。”马如月都快被这人给气疯了,要依着她以前的脾气这会儿肯定是先揍一顿算了。

  可是偏偏眼前的女人还真是打不得,因为她怕被讹上。

  你说一个寡妇带着两个儿子要被外地人打了,没准儿她都出不了这个镇子。

  若是自己一个人还行,带着江丽远和江景远,更何况江景远还得养些时日。

  所以,只能来软的不能来硬的。

  但是马如月的耐心早已经用尽了。

  一把抓过妇人,从她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碎银和小钱。

  “看清楚了,她的主人在这里。”马如月再将她掀开,从桌上抓起了自己的钱袋指马小飞道:“你觉得是你跑得快还是我跑得更快?”

  见鬼了!

  被人逮了个人赃俱获!

  妇人脑里闪过一种想法,可是很快又否认了。

  谁让自己家太穷呢,哪怕是吼被抢恐怕也说不过去吧,毕竟不是一二两银子,是碎银太多,这样容易适得其反。

  “我知道你想干什么。”马如月盯着妇人道:“我说过,你主动还我了一切都好说,现在你惹了我了。”

  “夫人,您可是大善人,夫人,您也没什么损失。”妇人被马如月的眼神看着毛骨悚然:“夫人,我们错了,再不敢冒犯您了。只求您饶过我们吧,给我这孤儿寡母的留条活路!”

  又是她成了恶人了!

  呵呵,卖惨卖到自己面前了。

  马如月冷着脸没再吭声,所有的钱是找回来了,只是这口气有点咽不下去。

  人有失足马有失蹄的时候,但是身为警花的马如月就是不允许自己在职业身涯上有第二次的瑕疵。

  第一次要了她的命,再来一次真是死有余辜了。

  她居然失手一次又一次,这让她怎么忍。

  江景远乖乖的吃药喝粥,第二天精气神就好了一些。

  “丽远,好好伺候着妹妹,我出去买菜。”马如月昨晚想了半天,最恨的就是让坏人逍遥法外。

  虽然她们似乎对这个小镇的人没有造成伤害,但因着没人知道她们的真实面目反而肆无忌惮了。

  马如月干老本行从来不是弱者,半天的功夫,她就找出了答案。

  “你男人马二九,青河州府人,曾经因为偷盗邻居家的鸡被揭发,被赶出马氏宗族。”马如月真是没想到在这儿会遇上一个家门,而且还是惯偷成性:“你们在这个小镇落脚,对外说是打零工,实际上是在小镇上专门对过往客商行人动手。”

  妇人抱着小光牙齿咬着嘴唇看着马如月害怕得要命。

  她怎么什么都知道了呢?

  “还不止呢,去年八月,一行客商经过小镇,马二九上前去搭讪,说是可以帮忙喂牲口,结果半夜的时候顺走了他们的两匹马卖了了八两银子,但是第三天早上,有人发现他死在了小镇外十里路的林子里。”马如月道:“你男人的死你都还不警醒,是不是想着某一天为你的两个儿子收尸?”

  马小飞现在已经出道了,马小光则是在她的怀里从小耳濡目染,马如月毫不怀疑他也会走同一条道路。

  有道是从小偷金长大偷针,父母的影子里就有孩子的未来。

  “不要,求求你,不要!”妇人这才发觉马如月的可怕之处,连这么隐蔽的事都给挖了出来,她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干什么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干什么?”马如月知道妇人是误会了,以为自己会要了她儿子的命。

  大白天的马小飞又没在家里,可以肯定的是去寻找目标了。

  被偷的人只能自认倒霉,但是若是遇上一个强硬的,打死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妇人一脸恐慌的盯着马如月,她觉得怎么就遇上了克星。

  “我还会在这儿住一段日子。”马如月淡淡的说道:“你最好检点一下自己的行动,否则的话,我不介意将你们的画皮扒下来,让这个小镇的人都看清楚你们的嘴脸,包括你男人死的原因。”

  不明不白的死了,但是她没敢告官。

  因为她知道,一旦告官过去的事就会被扒拉出来的。

  “我们没钱吃饭!”妇人喃喃说道:“那样我会饿死的!”

  “那是你的事。”不是马如月心有多硬,实际上她已经看到这个镇上其实还是有求生的途径,就是在镇子边的山上有一个矿,里面会雇山搬抬石头。

  虽然那是大佬爷儿们干的活计,但也有不少的妇人和孩子在里面帮衬。

  那里的活计是计件的,一堆一堆的划给某一个人,只要你干完就可以得到相应的报酬,据说有些人家男女老幼全家出动,一天就能挣一两百文钱。

  这样的挣钱方式比当初在江家大坝九婶她们让绣手帕来卖已经足够丰裕了。

  生而为人,只要勤奋就不会饿死。

  穷不是偷的理由。

  想到这儿马如月突然间想到自己在江家大坝经常半夜出动的往事。

  嗯,她那时候是被形势所逼的,事实证明,他们大房本该过上的好日子全让江二老太爷给搅局了。

  江氏族人曾经也是小偷小摸成惯例了,如今土地都分发到户,家家户户忙着种庄稼,也没听谁说自家土里掉过东西了。

  所以说,此偷和彼偷是两个概念,不能相提并论。

  “我再奉劝你一句,如果不想你两个儿子走上你男人的那条不归路,你最好不要这么懒这么狡猾,走多了夜路总会撞见鬼的。”比如遇上自己,也是从未想过要人命什么的,好好的给说了一通,还指点迷津,看来上辈子的那种观念还是根深蒂固了。

  对未成年犯罪是教育为主感化为辅,只想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

  浪子回头金不换。

  这个马小飞如果不好好引导的话最后学真会祸害社会。

  毕竟,越长大越不会满足于只在小镇上物色猎物。

  妇人眼里有惊恐和慌乱。

  “你实在是过不下去,也可以招赘一个男人帮你养家养儿,却千不该万不该延续你男人那条不归路,还要连累两个儿子跟你演戏,你不累吗?”马如月最后道:“言尽于此,看你表现,否则的话,我随时可能会揭发你们的。你好自为之!”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886/738764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