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二百六十四章 送还原件

第二百六十四章 送还原件


  马如月真是一个大好人,很快的就将那份东西送还给了江飞远。

  “怎么样,没让你为难吧?”马如月笑道:“给了你解药还了你东西,你什么损失都没有。只不过,记住了,别惹我,惹急了下次就没有解药了。”

  江飞远心里恨得牙根痒痒却也不敢说话。

  邪门,这是他对马如月的评价。

  大宴宾客这一天,江家大坝热闹非凡,江智远喝了个七八份醉。

  这会儿,就被江智路和江智庆扶着往山上的家里走。

  “我没醉,我还能喝。”江智远挣扎着说:“人生最得益的事莫过于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我江智远终于等到这一天!”

  马如月翻着白眼,就这德行还喝酒,也不怕将自己给卖了。

  也不知道在京城有没有喝醉过酒,别到时候给弄个什么酒后误事,蹦跶出来一个什么红颜知己出来就是麻烦事了。

  “嫂子,二少爷喝醉了。”江智路道:“不过,嫂子不用担心,他在京城滴酒未沾,哪怕是琼林宴上他也只是做做样子,未曾喝过一口酒。”

  还有这么乖的时候?

  “二少爷给我说过,京城水很深,鱼龙混杂的地方要多长一个心眼,所以很多时候我都是替他换下的白开水。”江智路笑道:“和他一起喝酒的同窗大人时常说他是海量呢。”

  我去,作弊,可千万别说是自己的男人!

  下意识的马如月就觉得江智远这一点没有脾气。

  你要真不喝,那就在家在外都保持一个调调,不沾酒就行了。

  结果呢,一回家就喝得没有节制。

  上次喝醉了酒还害得人伺候,这次,嗯,不行,她才懒得理呢,要伺候也得找江丽远。

  倒床,洗漱,睡下。

  江智路伺候得特别顺手。

  不会吧,这些日子都是这么伺候过来的。

  “嫂子,二少爷说了,以后我就跟在他身边,他保我一生衣食无忧。”江智路憨憨的说道:“我也觉得跟着他好,省得整天打打杀杀的。”

  马如月愣了一下看向了他,是什么让他有了改变?

  “在京城的时候,二少爷也会和同窗们聊天,说起了边关的战事,有说死伤多少士兵。”江智路叹了口气:“我倒不是怕死,我是觉得我们家兄弟四人怎么也得留下根,大哥选择去了边关,智辉时常说他要学大哥。我和智庆不能再去了,说难听一点,以后我们家传承香火,连给他们收尸的人都没有一个了。”

  呸!

  马如月瞪了他两眼。

  人各有志,不去就不去,干嘛说这些不吉利的。

  再一个,跟在江智远身边其实也是有前程的。

  江智路好不容易回来了,自然是要陪着自己的两个弟弟。

  “嫂子,我哥就交给你了。”反正你们都睡在一起了,中间也就只差了一个名份,这会儿她不撤退抵在这儿当傻子。

  江丽远看哥哥睡熟了就带着江景远去休息。

  马如月很想说不可能。

  可是,到底还是有点余心不忍,这家伙喝醉了,半夜要喝点水什么的也不行啊。

  还有,怕他生病。

  偶尔喝一次酒,喝醉了伤身体。

  手刚搭上他的额头就被逮住了。

  “你……”难不成还是装的?

  “不装他们怎么会饶过我呢?”江智远坐了起来看向马如月深情的说道:“我回来了,我要娶你。”

  行啊,没醉酒,没说胡话吧?

  “没,清醒着呢。”江智远笑道:“二爷爷拉着我喝酒,总问我什么时候走,我就想不明白了,我才回来屁股都还没有坐热,干嘛撵我走呢,这是有多不待见我?”

  那是因为你威胁着他的切身利益了。

  “看看这是什么?”马如月掏出两张纸给江智远看。

  房契?

  协议?

  “都是假的,我誊写下来的,原件还在他的抽屉里。”马如月扬着手中的东西笑道:“看看吧,你爹给你们留下的退路,结果全都变了味。”

  江智远看到了房契,是如意布行的,房主的名字就是江智远。

  而协议的内容更是奇葩:江昆明买下六百亩良田沃土当成公中的祭田,若是有朝一日他回乡养老,江氏族人要给他一席之地;而如意布行是江昆明留给儿子江智远的财产,因为他在朝为官不便经商,特意交给江氏族人经营。收益的一半归江氏族人公中享用,余下的一半留给自己的子孙。

  “我爹给我们留有财产的?”江智远看到这儿眼眶红红的。

  天知道,从一个衣食无忧的知府公子哥突然变成了一日三餐都不能吃饱的庄稼汉。

  整个家都由着马如月来当,全部家当只有二两银子。

  结果,现在马如月拿出一份协议,告诉自己在某个地方还有不少的银子。

  “据我所知,如意布行每年的净收益都不止五百两银子。”马如月扳着手指算道:“这个布行在你老子出事前两年就有了,只比江家大坝的田地晚了一年,一半的收益啊,二少爷,你其实还是一个小富翁的。”

  “我要将属于我的东西拿回来。”江智远脸已经气得铁青了,他的苦难都是因为江二老太爷的心黑造成的。

  一半的收益归公中,一半的收益给自己,结果呢,全都进了他一个人的腰包!

  整整六年多时间还悄然无声。

  养肥了一只硕鼠!

  “应该的。”马如月点了点头:“吃了的也得让他吐出来。不过,你准备怎么办?”

  江智远说要将这件事交给议事堂的长老来处理。

  “都说无利不起早,议事堂的长老也很会盘算的。”马如月道:“除非,你给他们甜头偿。”

  最为关键一点是,族长的人选该换了。

  “换,一定得换。”江智远冷笑道:“他如果不自己引咎辞职,我就将这事儿说出来,张贴到江家大坝让人人都知道。”

  这确实也是一个绝招。

  不过,还有一招叫借刀杀人。

  将这件事先给几位长老通一个气。

  舍不得孩子套不了狼,既然之前没有这个如意布行也能过日子,这以后相信更能过,他掌管了六年,那就让他将这六年的收益吐出来给族人分了。

  想必这样的事江氏族人的积极性很高。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886/743231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