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只办一事

第二百六十三章 只办一事


  江二老太爷最后决定让云氏帮忙接待女眷。

  这样的决定让兰氏都觉得很掉身份。

  云氏这人骨子里就透着一丝风尘。

  抛开和兰思佳的个人恩怨来说,兰氏是打心眼里瞧不起云氏。

  对江二老太爷的安排,她觉得可笑得紧。

  自家的媳妇儿不用,却让一个继弦来担当大任。

  别给江家大族抹了黑才是真的。

  族长大院里议事堂的事完结,马如月刚走出门就被云氏轻声的喊住了。

  “大少奶奶请留步。”云氏眼里有一丝焦灼:“听闻大少奶奶会和二少爷一起进京?”

  那是当然。

  “大少奶奶,求求您,能不能将解药给他呢?”最后一段日子里,江飞远脾气特别大,动不动就和兰思佳打架,两人就像是冤家。

  对自己也是时好时坏的,都搞不清楚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过想想也是可怜,毕竟吃过毒药随时都可能会死,他心里不崩溃才怪。

  “呵呵,正好,我也有事要找你们俩。”马如月招了招手附在了云氏的耳朵上,将自己要她办的事说了。

  “大少奶奶,怎么会?我不敢动他的东西,动了我会没命的。”云氏大惊,马如月居然想让自己偷老太爷上了锁的抽屉里的东西,说是地契铺子文书什么的。

  再蠢的人也知道这事儿不能干,毕竟自己是二房的人,以后还靠着二房生存。

  聪明如她,早知道老太爷绝对不是当族长这么简单的事,若不然二房的日子怎么会过得风生水起。

  原来还有铺子。

  “行,机会我是给你们了。”马如月就知道云氏不肯:“你告诉江飞远,要想活命要解药,就得拿这两件东西来换,否则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云氏脸都吓得苍白,她真的不敢去拿。

  “很简单,你告诉一下江飞远,就说这是我要求的。”马如月明白,江飞远那小子就是一个草包,肯定会去拿的,他才不会管什么重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他的小命了:“未时的时候我就要见着东西,过时就不侯了。”

  云氏胆颤心惊没敢接招。

  “对了,再说一遍,这是最后的一次机会。”马如月道:“你可以告诉江飞远这句话,到时候我进了京,你们想找我都是没有办法了。”

  “是,大少奶奶,我会告诉他的。”云氏都不知道要怎么告诉江飞远,他听了会不会崩溃?

  “这个该死的女人!”江飞远借口挑水的机会才和厨房里的云氏说上了话,自然也将马如月的要求说了出来。

  让他偷自家人的东西,怎么能这样呢?

  “那你拿吗?”云氏担心的问道。

  “拿,不拿东西她就要拿我的命。”江飞远道:“我想就算是爷爷知道了也会同意的,毕竟我的命大于一切。”

  云氏心里瘪瘪嘴,这些日子以来,她发现老太爷根本就是一个人精,他才不会顾及谁的命呢。

  他顾及的只有他的银子。

  老太爷有钱,这是云氏亲眼目睹的。

  至于钱从何处而来,就在今天马如月让她和江飞远偷地契文书之类的东西就显而易见了。

  想不到他胆子这么大,连江家大房的东西都敢私吞。

  可是马如月让她取出来,说明什么,大房的人已经找到了症结所在,只是找个证据而已了。

  提不提供,大房的人都会将这事儿捅出来。

  想到这儿,云氏的内疚少了很多。

  “这样吧,明天不是大宴宾客吗,趁着外间热闹的时候,你去取,我来给你放风。”云氏道:“就不知道取出去给他们了,族中的很多事儿怕是要变化。”

  “顾不了那么多了。”江飞远摇了摇头:“就算不取出来,江家大房的发展势头也不是我爷爷能够阻兰的。”

  好像也是!

  云氏和江飞远就这样搭成了共识。

  这一天中午果然是宾客满朋。

  趁着人多的时候,江飞远跑进了云氏的房间。

  云氏端了一张凳子坐在房间门边喂奶。

  其实上就是把风。

  “钱大人来了,老太爷在陪着呢。”云氏低声道:“你动作快一点,对了,千万别千锁撬坏了。”

  坏不了!

  江飞远摇着手中的一把黑黑的钥匙。

  “之前我就让人配过了,只是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江飞远私配老太爷的钥匙只是想要在他上锁的地方找到银两什么的来应应急,只是这一次居然还能救他的命,值!

  马如月在人群中钻了几圈,然后就靠进了族长大院。

  她一出现,云氏就紧张不已。

  “我又不吃人,只不过是想拿点司于我们自己的东西。”马如月淡淡一笑:“我要的东西呢?”

  “一手交货一手交药。”江飞远倚在门边走了过来:“你将解药给我,我就将这些东西给你。”

  “容不得你给我讲条件。”马如月气笑了,他都是自己的阶下囚了,居然会年提要求,都不知道是谁给他的勇气。”马如月道:“我数三声,你给还是不给你看着办。”

  一、二,三字没出口,江飞远就将一个布包丢在了她的手中。

  “我也没看,也不知道是不是,反正就是抽屉里的东西。”江飞远连忙求道:“你可以给我解药了吗?”

  “当然可以。”马如月粗粗翻看了两页,正是自己要找的东西。

  不就是要解药吗?

  马如月这天一大早就有所准备了,在树林里找了半晌找到一颗野果子。

  不用说,直接将就将野果子塞进了他的嘴巴,江飞远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说毒已解。

  江飞远将信将疑。

  “你自己动动手动动腿看看,是不是要灵活一点了?”马如月抿嘴一笑:“我可告诉你啊,你再不拿给我的话,说不定这毒就越中越深,以后也没得解了。”

  马如月自己的谎言都快编不圆了,只得出口威胁。

  江飞远果然动了动手脚,明显的感觉轻松了一点。

  “解了吗?”云氏担心的问道。

  “解了。”江飞远确认,看了一眼马如月手中的东西,不知道该怎么办。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886/743652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