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二百六十二章 衣锦还乡

第二百六十二章 衣锦还乡


  江家大坝的人现在出门腰杆都挺得直直的。

  和人说话间有意无意的透露江氏大族出了一个状元郎。

  其实这样的消息人人都知道了。

  “状元公回乡!”这一次回来的不是马如建的马车,而是官家的轿,江智路站在轿子外面高声呼喊,江家大坝的人沸腾了。

  马如月和江丽远江景远反倒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她们被几个小孩子飞跑而来,又飞奔而去。

  “嫂子?”江丽远觉得奇怪,哥哥回来怎么不回家里面。

  “都说了,在族长大院里招待宾客,还要在议事堂里议事,明天祭祖开席呢。”马如月笑道:“江二老太爷这次可真是大方了,厨师都请了三个。”

  他多次提起只要江智远一回来第二天就大宴宾客。

  江家大坝这会儿热闹非凡。

  马如月带着江丽远下山的时候,云氏等人早就在那儿侯着了。

  “和几位长老在议事堂里说事呢。”云氏这会儿也顾不上其他的了,老太爷交待了,务必要迁就着马如月,让她们开心就好。

  议事堂里也有马如月的位置,她让江丽远带着江景远,自己则走了进去。

  门开时,声音嘎然而止。

  “没打扰你们吧。”马如月笑着走了进去,在兰氏的旁边有一个位置,大大方方的坐了下去。

  “才远家的。”江二老太爷忍了又忍:“你来得正好,我就说这些年你们大房你在当家,正问着智远,你看是将你们大房的房子从新修建一个好呢,还是让你们搬进这族长大院合适?”

  江二老太爷想要让贤?

  “族长之职肯定是要我们这种上了年纪的人才懂得多一些。智远虽然有大才,却也没什么经验不是。”江二老太爷道:“我当着这族长搬出族长大院也无所谓,最主要的是江智远是状元郎,再不能住在那简陋的地方。”

  以退为进!

  马如月脑子里就想到这么一个战术。

  他这是逼江智远表态说不用,说他们要搬到京城。

  “多谢二爷爷。”江智远没等马如月回答站起了身:“二爷爷到底是老人儿,考虑问题确实全面。”

  这家伙从自己一进屋他就看了过来,这会儿还抢自己的发言权,胆儿果然是肥了。

  就不知道,他和自己有没有默契心有灵犀一点通了。

  “我正有一事相求,既然二爷爷提了出来,那我就直说了,反正也不是外人,若是不对的地方也别见怪。”东智远看了一眼马如月微微一笑朝着江二老太爷道:“族长大院您老也不用搬出去,我寻思着得向您老借用一日,就是祭祖宴请宾朋的时候在族长大院更合适。”

  行啊,小子,马如月也正是这样想的。

  有件事憋在心里好久了,眼下最是时候。

  江二老太爷自然是通情达理的,立即就同意了江智远的要求。

  还说不要说一日,就是十日百日都行,江氏族人的族长大院就是为族人而修建的,族中有了这么大的喜事,自然就应该支持。

  江二老太爷再次提起了建房的事。

  “建房也就不用了。”江智远再次看了一眼马如月:“我此次回乡,一是祭祖,二是迎娶,待我婚事一完,就带着妻子和妹妹们回京,皇上已下旨让我进翰林院任职。”

  等等,当什么官洒紧,反正他们也当不成,抢不去。

  关键是前一句,迎娶?

  之前也有多次给他说起过亲事,都被他冷冷的拒绝了。

  这会儿,迎谁娶谁,怎么没有听到一点儿风声,这也太低调了一些。

  “到时候你们自然就知道了。”江智远却是卖起了关子:“时间有点仓促,咱们且一件事一件事的做完再说其他的。”

  好家伙,说半句留半句,真正是吊人的胃口。

  同样一句话,听到马如月的心里却是吃了定心丸。

  脸居然微微发烫,估计着有点红了。

  原来她的脸皮也并不是真的那么厚。

  “嗨,你们家要娶新媳妇了,那新娘子是谁家的千金?”兰氏坐不住了,用手捅了捅旁边的马如月小声问道:“怎么之前没有听到一点消息呢,你们家捂得可真紧。”

  马如月尴尬的笑笑,能不捂紧一点吗,这事儿说出来也让人震惊。

  兰氏再问。

  “智远也说了到时候就知道了,那六婶不如慢慢等。”马如月卖了一个关子:“因为这事儿我也不太清楚,我是一个局外人!”

  这事儿让她从何说起,她敢保证,真要说那就得成三堂会审。

  江智远避重就轻,和江二老太爷说起了明天的宾客。

  “钱大人和钱夫人要来。”江智远回宜昌县城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拜见了父母官钱大人。

  钱夫人这个上赶着的红娘自然是要他亲口邀请。

  “李大夫他们也会来的,钱大人提醒我说还会有一些乡绅要来庆贺。”江智远道:“我知道六婶子能写会算,明天还有劳您给记个礼,对了,不管是谁,礼金和礼物超过二两银子的一概不收。若实在推辞不下的,请一定记下姓什名谁,府第在哪里,回头我会奉还的。”

  之所以将这事儿说得这么清楚,是江智远怕某些人打着自己的旗号来敛财。

  最后坏了自己的名声。

  要依着江智远的想法,整个宜昌县与他有二两银子交情的人一个巴掌都数得过来的。

  江二老太爷听到这儿就觉得不对劲儿了。

  “智远,你这样会得罪人的。”江二老太爷道:“历来送礼的人都是量力而行,既然人家舍得送,你只需要记好名字府第就行,回头等对方有什么红白喜事再还一个比之贵重一点的礼金不就是行了。”

  送出来的东西又被送回去,岂不是打脸的事?

  “二爷爷此言差矣。”江智远道:“我不日将进京,昌昌县欠下人的情谁来替我还清?”

  对江二老太爷是完全不信任了,能不欠人情就是最好的事。

  面对江二老太爷的教诲,江智远半点不听。

  江三老太爷等人相互看了看,没有吭声。

  时至今日,老二都还没看清自己的身份,还真当他是指挥江氏族人的那个领头人了。

  江智远,江家大房,又是以前的大房了。

  江智远和众人商议好了,谁去陪什么级别的客人。

  至于女眷这边,则是兰氏和马如月占主要的。

  “我想我明天会很忙。”马如月想了想拒绝了这个差事:“让九婶和十二婶帮衬帮衬,就别给我指专门的接待哪一位夫人了。”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886/743688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