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两百四十一章 又来做媒

第两百四十一章 又来做媒


  马如月可是清楚的知道自己和江飞远的关系的。

  这会儿她后悔的要死,她是要避着马如月的,而不该往前撞。

  可是,老太爷的命令又不能违,否则自己就没有好果子吃。

  “二老太太还是安心在家养胎吧,孩子生下来了他爹一定很喜欢的。”马如月一脸的笑意:“至于我们家二少爷的婚事,还是暂时不急!”

  孩子他爹,没有刀光剑影,却让云氏坐立不安,借口有点累了赶紧的离开。

  “二老太太小心点,江家大坝虽然不是皇宫内院,但母凭子贵这一点还是一样的。”马如月站在门口大声道:“这要是出点什么意外,又是为了二少爷的事来,那我们可就罪过了。”

  云氏听得脚下差点一个踉跄,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脚步,都不敢回头应答。

  这个马如月,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江二老太爷还在出着主意,要云氏上山去给江智远说媒。

  云氏干脆来个卧床不起,不是肚子疼就是脑袋晕,反正,打死也不愿意和马如月正面交锋。

  女人靠不住,索性找儿媳妇。

  “爹,您说给江丽远做媒?”李氏想了想:“我也没有留意将她说给谁好呢?”

  “这事儿你帮忙看看,大房的主事的人都没了,两个孩子都这么大了也没有替他操心。”江二老太爷道:“回头还说我这个当族长的没有尽到义务。”

  李氏是第一次领了这个差事,又是做媒的事,她也尽心得很。

  为了给江丽远说亲事她四下打听谁家有好的儿郎未订亲。

  最后江家大坝的人都听到了这个消息,二房的人在替大房的操心婚事。

  “说是要给丽远做媒”九婶听到这信息的时候怎么都不对,直接找上了马如月:“我就寻思着,怎么这么大的阵仗了呢?”

  二房的计算还真是一次又一次,避都避不过。

  江丽远在屋里绣花,听到这消息的时候将手给扎了。

  同时也很慌,怕马如月真的在自己的婚嫁上做文章。

  “九婶,谢谢您。”马如月皱眉道:“这事儿还有劳九婶帮忙。”

  怎么个帮法?

  “下次无论是谁,你都告诉她,江丽远是大房的大小姐,要嫁的人非富即贵,门不当户不对的我马如月看不上眼睛。”马如月道:“告诉他们,想娶江丽远,聘礼就得上千两银子,少了提都别提。”

  上千两!

  九婶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话真要给传了出去,江丽远的亲事将是大老难的问题。

  “九婶,我也没将您当外人。”马如月实诚的说道:“这事儿吧,我就给您透一个底,智远进京赶考您是知道的,无论他此次是否顺利,一个小小的官员是跑不掉。”

  据马如月所知,只要有了举人的功名就可以花钱去捐一个官。

  用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大问题,马如月觉得自己能处理。

  “江丽远这人吧没什么本事,但是会投胎,一出身是大小姐,出嫁依然会是大小姐。”马如月道:“所以,有些人想要算计她的婚事就是不自量力。”

  “那就好,那就好!”九婶连连附和,想到马如月说江智远会做官的事就如十拿九稳的事有点纳闷。

  对官场上的事什么的不懂,不过对马如月安排的任务肯定能完成的。

  “都是些什么东西!”九婶一走,马如月就低声骂了起来:“什么都要惦记,小些撑死!”

  屋子里,忍了又忍的江丽远还是红着眼睛走了出来。

  “谢谢你,大……嫂子。”江丽远真是吓得不轻。

  马如月的话虽然不太中听,好歹还是没有报复自己。

  所以,她的称呼很是怪异,大嫂子!

  “谢我干什么?”马如月属于刀子嘴豆腐心,明明是一番好心说出来的话却很气人:“我是不想智远有一个穷鬼妹夫,这让他以后在官场上怎么混?”

  江丽远红一脸,心道她也是实诚,说出了大实话。

  这样的马如月让她又有点恨。

  “你放心,智远妹妹不多,就你和景远,好歹也要说一门有点助力的亲事,不是随便就能打发了的。”马如月最后来了一句更气人的:“养你们这么大,怎么着也得为江家做点贡献,否则不就是亏本生意了?”

  江丽远简直无语!

  转身就进了自己的屋子。

  小样儿,和自己玩心眼,姐嘴上都能玩死你!

  不过,二房的人看来还真是太闲了,正好,她这段时间也有点闲。

  云氏没料到自己怎么也避不过马如月的眼睛。

  自己没找她,她却找上了自己。

  “你找我什么事儿?”云氏胆颤心惊的看向马如月。

  “没什么,就是看看二老太太,你是知道的,我是一个寡妇,不知道怀孕是怎么回事,稀罕。”马如月看着她肚子高高隆起:“听我娘说尖儿圆女,这一个孩子肯定是儿子吧?”

  “但愿是!”云氏心里闪过一丝不安,她不会这会儿让自己做事吧。

  “放心,肯定是。”马如月假意问着江二老太爷去了哪里。

  “不知道,他一大把年纪了还是很忙,族中的事真是不少。”云氏正和马如月说着话,看见大病初愈的兰思佳从屋子里走出来,脸上有一点鄙视。

  这个女人真是神经病!

  兰思佳也盯着云氏的大肚子,眼里有仇恨。

  都说旁观者清,马如月这次是看得一清二楚的,这两人果然具有情敌的天份。

  眨巴着眼睛,看兰思佳出了院门。

  马如月也告辞了,她今天再次来族长大院是有目的的。

  出门的时候,特意看了一眼大院的围墙高度。

  不到两米,嗯,难不到她。

  在族长大院的左边是议事堂,里面她进去过几次,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东西。

  重要的文书档案都没有看见一本。

  马如月严重怀疑这些东西被江二老太爷给挪进了他的房间里。

  族长大院也设有书房,今晚她准备来看看。

  半夜子时,江景远已经入睡,马如月悄悄的披了外套打开大门。

  就在打开大门的时候,她感觉到有一阵失落,以往这个时候就会听到一声“大嫂”,然后一只大手紧紧的抓住自己。

  两人也算是共过患难的知己,唯一一次没和他一起去的时候自己就摔断了腰。

  今晚,天上的月亮很圆,旧事再现,但愿能出师顺利。

  马如月想了想,折回去找一条绢帕将脸给遮了。

  虽然没有夜行衣,不过干的事还是挺冒险的。

  马如月顺着大院的围墙转了到了最里边的角落里,那里是另一家人的茅房,房顶较矮,马如月爬了上去,从房顶爬上了围墙上。

  上倒是好上,下就有点麻烦,里面空无一物,就这样跳下去?

  马如月头皮发毛,在以前训练的时候没少干这样的事,可是自从老腰折了后她就在将息,也没什么训练了。

  再跳下去,没准儿又要残了。

  抬眼看时,发现右边的角落里有一棵大树。

  天助我也!

  马如月慢慢的挪了过去。

  好在这围墙是土墙,还有足够的宽,马如月在上面走着倒也稳。

  想想若是现代的一二砖体墙的话,飞檐走壁的事儿肯定是干不了的。

  一个纵身抱住了树干,撞得马如月的躯干生疼。

  来不及心疼自己,就顺着树干往下梭。

  挨着地的那一刻,马如月心总算踏实了。

  她最先干的事就是将族长大院的大门栓给轻轻的挪开。

  入室虽然是第一次,最先找好退路才是最聪明的,若是被发现了逃跑也来得及。

  爬树翻墙的事还是要慢一些的,她可不想成为瓮中之鳖。

  悄悄的挪到了书房里。

  真是浪费!

  硕大的书房,里面只有廖廖几本书。

  也是,江家大坝之所以能有今天靠的是江昆明这个当知府的大老爷,其他的都是地地道道的庄稼汉。

  种地的想要装出书香门第也是要有点本事才行。

  马如月拿起这些书翻起来。

  一本是族谱,大约就是江氏祖先吧,马如月没有一点儿兴趣。

  一本是帐薄,上面是这些年公中财物的收支发放记录,今天的她没准备查帐。

  再说了翻老帐的话估计族中的几个长老都脱不了干系。

  再就是几本发黄的书,有些线都脱落了。

  无一例外的都没有价值。

  甚至连马如月想查的地契房契什么的都没有影子,更不要说铺子的问题。

  在书房里翻箱倒柜后马如月依然两手空空。

  出了书房门,马如月看了一眼江二老太爷的房间方向,摇了摇头,悄悄的打开了大门,再将门给合上。

  至于明天早上发现门没有关的事马如月就不用想了。

  反正她得离开了,江景远要是醒了没见着自己得翻天。

  看来她的猜测是对的,东西肯定不在书房这种公开的地方,而是被他藏在卧室里了。

  马如月摸黑回屋的时候发现江景远正抱着双腿坐在床上小声的哭。

  “怎么了,景远?”马如月心下一惊,这小妮子什么时候醒了。

  “大嫂,哇……”江景远看见马如月一下就上前将她抱住,哇哇大哭起来。

  “别哭了,是不是做恶梦了?”马如月连忙拍着她的后背轻轻的安抚。

  “我醒了没看见大嫂,以为像姨娘一样不要我了。”江景远抽咽不已:“大嫂,您去哪儿了?”

  “我肚子疼去了一趟茅房。”马如月红着脸撒谎:“别哭了,别哭了。”

  完蛋了,这小家伙短时间内夜里都会睡不安稳了,一定会时常会恶梦的。

  看来秋氏的不辞而别给她的阴影很大。

  唉,这孽造得!

  马如月将人搂在怀里,轻轻的安抚,又哼起了童谣。

  很快江景远就入睡了,不过梦中还是时不时的在抽噎。

  可怜的娃啊,马如月坚强的内心一地的渣。

  好吧,她已经完全变成了宝妈。

  “大……嫂子,昨晚我好像听到景远哭了?”一大早,江丽远就跑来表示她的关切。

  “噢,就是想姨娘了。”马如月道:“也没什么。”

  听见了也没见你来安慰一下。

  不过也好,省得自己回来还要给她解释自己的去向。

  “说起来,姨娘不在的这段日子我也不习惯。”江丽远叹口气道:“平时还不觉得,她走后才感觉很重要。”

  重要的是没有做饭洗衣伺候你吧。

  马如月在心里补刀。

  同时也在想江文远那家伙有没有好运的找到秋氏呢。

  这事儿再拖下去也是一个大问题。

  马如月决定等马如海成亲后自己去一趟宜安州府。

  “娘说让你带上景远回去,她一个人搞不赢。”马如建赶了马车来接她。

  江丽远一听脸色都变了。

  她实在是太害怕一个人住在山上了。

  正月里寒风一直在吹,山上树林里也有怪叫声。

  她一个人住在家里的时候,是奋力的将所有重的东西都挪到了房间门口将门给堵上的。

  听不得一点响动,整夜的不敢睡。

  就抱着双膝坐在床上,直到倦得不能自已,什么时候入睡的都不知道。

  今天才二月初一,离马如海十八的成亲日子还有这么久,她真的带着景远走了,自己恐怕要崩溃了。

  “丽远,你收拾一下,和我一起去马家住吧。”马如月到底还是有点不忍心,一两天就算了,这一走就十天半个月的,孤身一女,安全问题总得注意。

  再说了,江智远可是将她的两个妹妹交到了自己手上的,不管是大嫂还是二嫂,甚至没有关系,最基本的人道主义还是要有的。

  江丽远见状半刻都没有耽搁,立即转身进了屋子。

  “姐,干嘛要对她这么好?”马如建对江家人都很有意见。

  “她是我小姑子。”马如月笑笑:“你呀,好歹是一个男子汉,心胸不要这么狭窄。”

  其实,狭窄的不仅仅是马如建,谭氏看见江丽远也当没看见。

  反正,江家的人她是记恨上了。

  不对,对江景远还是很喜欢的。

  又大约是因为江智远对秋氏的狠激起了她的共鸣。

  “走,景远,婶子给你拿糖吃。”谭氏拉着小姑娘高兴的走进屋子,直接将江丽远忽视掉。

  江丽远有点尴尬。

  “和我住一间屋子,东西放进去。”马如月只好充当了主人:“这半个多月就住在这里,可以帮我娘做点事,也可以绣绣你的花。”

  结果,江丽远才发现,在这儿想要搭手做事都是奢侈。

  谭氏根本就不理她,什么都说不需要。

  多次碰壁后江丽远干脆缩进了屋子里面。

  还偷偷的哭泣起来。

  她堂堂一个大小姐,却被一个农家妇人漠视,关键是自己又硬气不起来,不敢独自回江家大坝。

  “姐……”马如青推门而入,却见着慌乱擦泪的江丽远:“我姐呢?”

  “不知道。”江丽远摇了摇头,抬眼看向马如青的时候眼睛一红。

  “你怎么了?”马如青一愣,眼前的人好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没什么。”江丽远再次摇头。

  马如青没明白,他找到马如月的时候见她正和娘在捡鸡蛋,自然也说了江丽远在屋子里躲着哭的事。

  “怎么还哭上了?”谭氏皱眉:“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还说是什么大小姐,一点儿家教都没有。”

  “娘……”马如月无语了,老娘一向是良善之人,这一次之所以这么对江丽远完全是被江智远的乌龙给拖累的:“娘,她还只是一个小姑娘,您别再高要求了。”

  马如月又不好意思说自己已经和江智远有了实质性的关系,不过这样让谭氏误会下去也不行。

  “娘,江智远走的时候说了,等他考了状元就会回来接我们的。”马如月道:“不管怎么样,他不可能虐待了我。”

  “你呀,就你老实!”谭氏气恼不已:“就江家那样子哪有钱上京赶考,又是你给的吧,你以为我不知道,他那话说来是安慰你的,哄你的,真中了状元,恐怕看不起你这个长嫂了。”

  “那不正好,我就可以回家来了。”马如月笑了:“娘,您放心吧,您女儿聪明着呢,不会被人卖了的。”

  “卖了你还帮着数钱!”谭氏没好气的说道:“我都不明白,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就这么一心一意的为着江家转呢?”

  按谭氏的意思是用江智远上京赶考在经济上的事作交换也行啊,至少换自己一个自由之身。

  “江家不是我婆家吗?”马如月乐了:“娘,您别担心我了,现在不嫁,说不定以后我还能嫁一个状元郎。”

  状元你个头!

  谭氏瞪了女儿两眼,她没见着她头上的光环。

  不过,母女俩谈过心后,谭氏对江丽远的态度有了很大的改变,不再这么冷脸对她了。

  也是,来则是客,进门自然就该欢迎。

  虽然这客是不请自来的,不过她还是做那大度的主人。

  “大公鸡、猪肉、酒、四季衣物……”就要迎亲了,谭氏再次清点着聘礼。

  “真是丰盛。”马如月是第一次看这古代人的迎亲仪式的感而发:“娘,当年我成亲的时候有没有这些?”

  “什么都没有。”谭氏生气的说道:“就你奶奶做主,写了一纸婚约,第二天江家就来了花轿将你接走了,至于礼数上,江家二老太太说情况不同就不讲究了。”

  意思是她还是闪婚的?

  真是便宜了江家人。

  江丽远听到这儿就觉得不对了。

  “我大哥成亲的时候可是花了两百多两银子的,不可能连聘礼都没有?”江丽远最后没忍住。

  “听你的意思是我胡说了?”谭氏很生气:“我几十岁了,犯得着骗你们吗?对了,如月,你不记得了吗?”

  “我……”露马脚了:“我当时都吓昏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不记得了。”

  好吧,这事儿就成谜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江丽远怎么也睡不着。

  “嫂子,或许,我们都被骗了。”江丽远想了又想,最后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什么意思?

  “二房的人拿了银子并没有办事,将我们当冤大头了。”江丽远道:“二房的人太心黑了。”

  现在才发觉,有点晚了!

  想着去族长大院一晚没有收获,马如月还是有点不甘心的。

  第二天,马家村十八个壮小伙在余氏这个媒婆的带领下挑挑抬抬的去了关家迎亲。

  吉时吉日吹吹打打的八抬大轿将关一珊给抬进了门。

  见证了马如海的幸福,江丽远不禁有点羡慕起马家人的热闹了。

  “一共三十二桌酒席。”马如青负责登记礼金,晚上宾朋都走了后他就在核算情况:“娘,大伯和三叔都送了礼,一个一百文钱。”

  “噗嗤”一声,马如月没稳住笑出了声。

  真是像打发叫花子一般,一百文钱也能拿得出手。

  “他们有心了。”谭氏叹了口气:“你大娘和三娘经常想要进来,只不过毛豆有点凶都没有机会找我聊天,这次借着你大哥的亲事,怕是想要重新交好于我们。”

  这个时候交好?

  马如月想的是老娘不会心软了吧?

  “听说你那奶奶病了,也没钱请大夫看诊。”谭氏道:“如海,不如你带着一珊去看看她,再给她一两银子做药费。”

  这么大方?

  “不管怎么样,她都是你们的亲奶奶,是你父亲的亲娘。”谭氏无奈的摇头道:“你的亲事办得很风光,十里八乡都知道马黄山的儿子成亲了,若是知道他的亲娘生病没钱治怎么也会编排到咱们头上。”

  “娘,您这是不记恨她了?”马如月觉得谭氏就是善良啊,大度到可以不计较。

  “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吧。”谭氏道:“我很庆幸当年的分家,才有了现在的马家。我们过得不比她们差,这就是老天厚爱了,我们不必再去计较别的事了。”

  好吧,以德报怨,这是传统美德。

  马如月没再开腔。

  对关一珊这个新媳妇,马家人都觉得没得挑。

  见人都是笑眯眯的打着招呼,新婚第二天一早就进了灶房。

  连江丽远都学得马大嫂是一个好相处的。

  又或者是因为在谭氏那儿碰壁太多,关一珊不排斥她就觉得亲切了。

  谭氏去哪关一珊就跟着去哪儿,婆媳相处就像亲母女一般。

  “我娘是有了媳妇忘记女。”马如月悠悠叹息一声:“看来马家是没我的位置了。”

  “嫂子,我们回家吧?”江丽远趁机说道。

  好吧,回家!

  这女人啊,嫁出去了其实就没有家。

  娘家人将你当嫁出去的,婆家人压根儿就没有将你纳入保护区。

  你就是一个游离的个体而已。

  好在,江家上头没有公婆,马如月在江家也能做主。

  所以,她是有钱的,回!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886/748938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