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两百一十八章 众筹祭祖

第两百一十八章 众筹祭祖


  “二少爷明天回来了!”

  “二少爷是举人老爷了!”

  “大房的二少爷考中举人了!”

  江智路兄弟三人一大早就蹦跶着在江家大坝绕了一个圈,挨家挨户的叫嚷着不停。

  大嫂说了,二少爷考中举人到了县城了,明天就回来,今天先告诉一下族中的人,让所有的人都高兴高兴!

  不可能!

  江二老太爷听到这消息的时侯手上的茶杯没拿稳,一下就摔到了地上。

  “那小兔崽子不是去了边关吗,怎么可能去赶考了?”还考中举人了,这还得了!

  虽然他曾经心软想让他参考,最后想着布行比六百亩公中的田产重要,所以还是动了手脚。

  这会儿怎么说中了举。

  江二老太爷不信,江丽远和秋氏也不信。

  “大嫂,你别骗我。”江丽远道:“二哥不是去了边关吗?”

  “你二哥要是去了边关还能回来吗?”马如月对江丽远没有好感也不想多谈:“总之,明天咱们要请客,我都想好了,家里杀个二十只鸡,再请三老太爷去买点肉什么的,嗯,回头让白婶子她们帮忙做饭,我呀,明天得歇歇!”

  请江家大坝的人都来吃饭,马如月就是这么高调一盘,啪啪的打某人的脸。

  她相信明天一定很精彩。

  江丽远还想要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眨眼的功夫,马如月已经不见了。

  “姨娘,我没有听错?”江丽远云里雾里问着秋氏。

  “大小姐,大少奶奶说的话从来不会有假。”秋氏抱着女儿激动不已:“二小姐,姨娘再不用担心你了。”

  秋氏一直很怕江智远回不来马如月再嫁,那她带着江景远和江丽远怎么活啊。

  今天马如月一席话让她看到了希望,女儿又是二小姐了,她有一个举人哥哥,哪怕是庶妹,也比旁人好一点。

  “帮,一定帮!”白氏挽着衣袖道:“这不仅是你们大房的喜事,还是我们整个江氏族人的喜事。”

  “是啊,二少爷当了举人,咱这六百亩田地就不用交捐税了,明年再不用应对钱大人李大人。”兰氏笑着看向马如月:“大房就是大房,读书人都出在大房,厉害!”

  “大房出人才啊!”可惜就是人太少古氏道:“大少奶奶,二少爷当了举人老爷该说亲了吧?”

  古氏想起自己家那不着调的大孙子,这事儿怎么成啊。

  人家可是举人老爷,怎么会将自己父亲的妾室嫁人。

  回头一定要让他清醒清醒,早早的死了这个心,别耽搁了时间在那秋氏身上。

  “呵呵,确实是该说亲了,三奶奶可有门当户对的好姑娘介绍?”马如月是大嫂,她可以操劳,但绝对不会包办。

  想着某人的胡言乱语,也不知道是不是当真的。

  莫名的马如月心里动了一下。

  顺着古代说话不起气,而且她很明显的将门当户对四个字提了出来,只是想要告诉某些人别打主意了,今日的江智远不再是以前的江智远。

  “呵呵,大少奶奶说笑我,我们见得最大的官就是你们大房的大老爷了。”古氏抿嘴道:“上哪儿能找到和你们大房门当户对的姑娘。”

  说到这儿特意看了一眼兰氏,兰思佳一直往山上跑,醉翁之意不在酒,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自己配不配。

  “是啊,三奶奶提醒的是,都说长嫂如母,不过我觉得我再着急也帮不上他的。”马如月悠悠说道:“二少爷还要考状元,听人说要是当了状元,天家的公主都能看得上呢。”

  天家的公主,这可真是大到天上去了。

  好多人说看过戏,那戏台子上的公主可是金枝玉叶的……

  “我呸,也不看看是什么货色,当真以为自己考得上状元。”江飞远最近憋得心慌。

  兰思佳不让碰,云氏不敢和自己去柴棚。

  这女人牢牢记住了她姑姑的话,头一个孩子要是坏了以后可就不容易怀了。

  再说了,她要在二房站稳脚跟,一定要赶紧的生出一个孩子来。

  云氏也怀了呢,早一点生出来占了先机能让二老太爷喜欢,若不然他偏宠了自己的儿子怎么办?

  当然,最好是云氏能生一个女,自己能生一个儿子。

  下意识的就摸着下腹暗中祈祷。

  “总比你好!”兰思佳听他在那里骂了一次又一次:“别人能考中举人,不像某些人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肩不能挑背不能磨,只知道一天到晚做妖。”

  “你……”江飞远很想骂娘揍人,想着爷爷的警告到底忍住了:“是啊,我是吃不着葡萄,但是我不惦记,不像某些人,还惦记着葡萄呢?结果怎么着,还不是被人嫌弃了,老子可告诉你,别给老子朝三暮四的,要是给老子戴了帽子非弄死你不可!”

  她与他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秘密,一个惦记江智远,一个惦记马如月。

  “咱们大哥不说二哥,大家都差不多。”兰思佳翻着白眼:“你这么有本事,不也连一个小寡妇都搞不定吗?”

  自己就算是想要给他戴绿帽子,也要那江智远愿意呢。

  黄花大闺女他都绕得远远的,现在大着个肚子,人家更不稀罕了。

  想想都不知道是撞了什么鬼,姑姑给自己特色的好女婿就这么飞了,若不然,现在的她就该是举人娘子了,哪还需要在这儿受江飞远阴声怪气的罪。

  “你别以为老子不敢动你就嘴硬。”江飞远上前捏了一把兰思佳:“明天你的心上人就回来了,怎么样,心慌不?”

  慌你个狗屁!

  明天大房在大伙房请客吃饭,她连去都不想去呢。

  “别碰我,有本事你找你的小寡妇去。”一把将江飞远的手打开:“自己没本事,拿女人出气。”

  这话无疑于火上浇油。

  江飞远一脚踢开房间门走了出去。

  云氏正倚在族长大院的门前嗑着南瓜籽,一边听着外面女人转着马如月叽叽喳喳的议论,一边心着这人的命运真神奇。

  老太爷不是说弄他去边关了吗,怎么突然间就中了举人衣锦还乡了。

  这里面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

  江二老太爷也没想通,他想要去县城里找那个兵头子,可是又怕露点了陷。

  嗯,不行,回头再说吧,关于外面的热闹他是一点儿都不想听,干脆就去了祠堂转了一圈走了出来,径直找到了马如月。

  “才远家的,智远中了举人可是真?”与其这样猜猜猜,还不如问当清当事人。

  “二老太爷,托您老的福,是真的。”马如月笑得花枝招展的:“您看,这可是咱江氏族人的大喜事呢,明年这六百亩地就不用交捐税了,每家每户也能省不少的粮食。”

  怎么就托他的福了!

  江二老太爷眉眼一跳,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在里面。

  话里有话,他却不敢追问。

  “那这可是咱们江氏族人的大喜事了。”江二老太爷道:“既然要请客,那就得祭祖,才远家的,去买一头猪回来祭祖。”

  马如月看着江二老太爷没有说话。

  猪可不比鸡,说买就能买的?

  钱呢?

  “二爷爷,既然这是族中的大喜事,您安排就行了。”马如月见他不接口气笑了,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要不要我给三老太爷他们都说一声,咱们议事堂里提一提?”

  据她所知,族中每一次分粮分钱公中都会截留一些,说是用于族中的开支。

  作为族长的江二老太爷安排了要买猪祭,还说是族中的大事,那这钱就该公中出才行。

  “你们大房的喜事,自然是大房出钱买,更何况,公中帐上钱不多,不够买一头猪。”江二老太爷没想到马如月居然厚着脸皮要公中出钱,想得太美。

  公中帐上的钱不够买一头猪?

  还是说将族中的人都当猪。

  “这么说来,江氏大族并没有外人眼里的那般有钱了。”马如月点了点头:“看来我进议事堂还真是晚了点,我一个女人也说不上话来,回头让二少爷来吧。”

  什么叫让二少爷来?

  江二老太爷眉眼一跳,这是要来算总帐?

  “公公买下这六百亩田有好几年了,每一年分红族中都会有截留公中作度。”马如月道:“现在的族中连买一头猪都不够用,我就想知道这些年来公中的帐到底是怎么走的。”

  “你要查帐?”江二老太爷气笑了。

  “没有的事,我不过是江家的媳妇,我也没读过书。”马如月道:“能者多劳,回头二少爷有空的时候倒是可以解解我的疑惑,我这人就是想凡事都想知道得清楚明白,否则觉都睡不好。”

  江二老太爷一脸的猪肝色。

  回头就叫兰氏他们进议事堂。

  他怎么也没到,原计划是想让马如月买一头猪,掏空大房,回头江智远要上京赶考就得求族中帮忙,那六百亩田土挂在他名下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

  没料到马如月居然现在就要让族中掏钱买猪,还说得很清楚明白,她要查帐,看帐目的走向。

  他这算是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二哥,才远家的不错,二少爷中了举确实是族中的大事,公中出钱买猪来祭。”江三老太爷仔细一斟酌觉得这事儿不能这么干,公中的钱是什么花掉了大家心里都明白。

  每到年底的时候,但凡参与了族中公务的人家都分了红了,明说是辛苦费,不过就是找个借口拿。

  这帐不能查。

  “就是,二哥,买,若是公中的钱不够,我们凑。”江四老太爷连忙道:“咱老江家还是当年大老爷中了举的时候办过大喜事了,这次还和当年一个规格办。”

  当年办大喜事,大房根本没有钱,穷得叮当响,东家一只鸡西家几个蛋,凑在一起煮了一锅炒一几盆,家家户户端着碗来挟一点,吃得热热闹闹的都夸赞着江昆明能干。

  现在是他儿子中举了,公中有他置办的田地,还说没钱真是说不过去。

  “你们呢?”江二老太爷敲着烟袋问:“你们可愿意凑。”

  “凑,没问题,大家都图一个高兴。”江五老太爷立即回答:“别说是我们,就是他们那些人家肯定都是愿意的。”

  马如月就冷冷的看着他们议论,也不参与言语。

  只是让她没料到的是,江家大族的这些人还真是有本事:让家家户户都表表心决,一文不嫌少,十文也不算多。

  还是江三老太爷端着个木盆子挨家挨户去收集。

  听说是给大房二少爷买猪祭祖,个个自然都乐意掏钱了。

  “我们给一两银子?”江智路征询着几个弟弟的意见,就在前两天,马如建给他们捎了一封信来随信还有十两银子,是大哥托人带回来的,说他在边关立了功,当了一个斥侯什长了。

  “嗯,可以,给大房的我们乐意。”江智庆点头,江智辉也同意。

  看着一两银子落进盘中,江三老太爷吓了一跳。

  “你们抢人去了?”这兄弟四人没饿死就是菩萨保佑了,哪来这么多钱。

  “我大哥立功挣的。”江智辉人小嘴快:“我大哥当了官!”

  这可不得了!

  江家这是要出人才了。

  “傻孩子,这钱不是这么个用法。”江三老太爷连忙将盆子里的银子塞给江智路:“这钱你要给大房悄悄的给大少奶奶,这一次就算是给个一文钱也算。还有啊,你大哥给钱的事别告诉外人了,你们得攒着,以后你们还得娶媳妇呢,唉,你们啊,没个大人管是不行的。”

  “三爷爷,我们有人管,我们有大嫂。”江智路觉得三老太爷说得很对:“好,我回头就告诉大嫂。”

  “还有啊,我说这话可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就算是你们大嫂也不能讲。”他是真心实意的替这几个孩子着想。

  江智路点了点头,转眼之间就将江三老太爷卖了。

  “三爷爷说得对。”马如月掂了掂手中的十两银子:“这样吧,回头让三爷爷去给你们买点地就挂在二少爷名下,这样你们就不会饿饭了。”

  真是好主意!

  “有了房子有了地,你们长大了就好娶媳妇了。”马如月道:“这样子你爹娘在泉下有知也就放心了。”

  “大嫂,谢谢您。”江智路表示要将银子放在马如月手里。

  “你就不怕二少爷上京赶考没钱给你们挪用了。”这几个孩子的心眼很实,马如月逗着他们。

  “那就不买地,先送二少爷上京。”江智路道:“等二少爷考中了状元,大哥再捎钱回来的时候咱们再买也不迟

  “真是好孩子。”马如月感慨歹竹出好笋,硕大的一个江家大族,那些号称主宰着真理与正义的长老们还不如这几个孩子呢。

  钱大家都筹了,情却是江智远欠下的。

  众筹祭祖,马如月也是服了他们。

  事到如今,她也无话可说。

  第二天,江家大坝热闹异常,买了邻村一头三百多斤的大肥猪杀了,刨得干干净净的就等着正主回来祭祖。

  “来了,大嫂,马三哥的马车来了。”江智辉早早的爬上村口的大树在那里眺望:“大嫂,二少爷回来了。”

  他的一声喊,江家大坝四百多号人立即翘首以。

  “回来了,举人老爷回来了!”孩子们拍着手欢笑:“我们江家大坝的举人老爷回来了!”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886/789981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