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三百九十九章 要他担保

第三百九十九章 要他担保


  慕寒夜要和自己切磋武艺。

  “皇上,您这不是开玩笑吧?”大老远的让自己回京说是述职,结果就是为了满足他的个人私欲。

  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他和慕寒夜是师兄弟,二人的武功都不相上下。

  嘉靖帝最想的就是他俩斗一次,能分出胜负的那一种。

  但是二人也深深的知道斗肯定是两败俱伤。

  所以一直回避着这个问题。

  他们可不能为了别人的乐趣将自己搞一个半死。

  这一次,他直接开口下令。

  当真是将他们生命当成儿戏?

  白得成好一阵心寒,以一种不认识他的眼神回敬。

  “不打也行。”皇帝难得好心情呵呵笑了两声:“慕寒夜说马氏是会武之人?”

  “她那个哪是什么武……”说到这儿一下就愣住了,嘉靖帝在看着他。

  “果然,你们打过,朕没有猜错的话,你是输了!”是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嘉靖帝点了点头:“我朝大将军白得成输给了一个无名的乡下妇人,这脸丢得可真狠!”

  “皇上,好男不跟女斗,臣可没有和她比。”白得成脸一下就红了,红后迅速恢复了镇定:“臣都说过了,马氏不会武,自然就没有可比性。”

  “不,你们交过手。”嘉靖帝正色道:“你是在朕面前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

  “是,皇上。”好吧,欺君之罪是要灭九族的:“皇上,臣确实和她交过手……”

  白得成立即就将和马如月交手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个清清楚楚。

  点了点头,确实如他所想,马氏,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你说人为什么变化这么快?”被卖充喜的小寡妇居然一跃到京城搅动时局,无论是胆识还是眼界都比一般男子还要强劲,简直太诡异!

  “臣不知。”白得成心里很苦,他还想知道自己为何会沦陷进去呢。

  墙角没有挖倒凭空多了一个妹妹!

  这种糗事是他白得成平生干得最丢脸的一次。

  当然,这样的糗事不宜再提。

  “你喜欢她?”冷不丁的嘉靖帝冒出一几个字。

  “皇上,臣没有!”开玩笑,这事儿就算是欺君也不能承认:“臣只是敬重她,一介女流之辈却有着这样的胆识,还能在行伍之间行走,简直就是巾帼英难,所以,臣才推荐她到京城。她到了京城的事皇上您也看见了,这就是一个给她二两颜料就敢开染房的女人。”

  “你也不看看这二两颜料是谁给的。”嘉靖帝哈哈大笑起来。

  有趣,身边的人越来越有趣了,他就知道马氏不是一个简单的。

  白得成心里抽了抽,皇上千里迢迢招她进宫不会只说有趣两字吧?

  “朕听说她有一个安保租赁行。”嘉靖帝将自己的想法说了。

  “不是,皇上,不能这样!”白得成吓得不轻直接跪下了:“皇上,此事三思!”

  太吓人了,他直接说将皇宫里御林军换成安保租赁,而且,要他来担保这样不会出事。

  他一百个脑袋也担不起。

  连带着白家九族都不行。

  “怎么,人是你推荐的,现在你却不相信她?”嘉靖帝一脸研究的看着他。

  白得成冤得什么事的。

  这样能相提并论?

  他推荐她相信她,但也不能像皇上这样相信得连命都交到她手上。

  “皇上,这是两码事。”白得成道:“臣信她,是因为她确实有本事,也是一个值得相交的女人。”

  白得成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有点诛心,他现在仔细想想好像压根儿就不了解她。

  他敢保证,皇上手上的东西都比他多一倍。

  “但是,皇上,她有本事仅仅是她一个人而已,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更何况,皇宫的保障并不是她一个人就能办到的。”白得成极力的反对:“皇上,这事儿万万不行。”

  “朕倒觉得可行。”嘉靖帝道:“朕身边的人自然是慕寒夜的人,宫里其他的人明着说是御林军,但是谁的人朕都搞不清。”

  身为皇帝,他怎么不知道这种情况呢,只不过是无能为力。

  毫不夸张的说,文武百官都安插了人在他的身边。

  皇宫有一个风吹草动立即就是满城知晓了。

  他当着这个皇帝也不过是过着掩耳盗铃的日子。

  与其这么复杂,不如只用一家。

  “我看过了,马氏的安保租赁挺好的。”去武馆学习的几乎都是寒门子弟,他们家世简单,而且人员资料在武馆就被封尘,做安保的人一概只以固定的名字代称。

  比如去李家,那所有的人都姓李,李大李二成了他们的代称,换一家就换一个姓。

  真实姓名不会透露出去。

  他们组织纪律很强的,都是团体小队行动,听从队长指挥,这样的人一般不容易被诱惑:没有机会!

  不认识的人相对来说才是很安全的人。

  白得成想死的心都有了,他怎么说都没办法让皇帝打消这个主意。

  慕寒夜来了,一来就笑得不怀好意。

  “我就想你被江夫人打成什么样?”最后还是忍不住问出声。

  “没打!”在皇帝面前不能说谎,但是跟他没什么可说的:“你难道要去打一个女人?”

  “江夫人估计自己都没有将自己当成是女人。”慕寒夜一个手指一个手指的扳着数:“你看看,她看的哪一件事像女人干的。”

  怀孕生子啊,这些事能被抹杀。

  “你……”慕寒夜意味意长的看着他:“白得成,你要说她是女人,那么,她是你第一个出言维护的女人,白得成啊白得成,你居然也有败在石榴裙下的暑假!”

  “慕寒夜,你胡言乱语。”白得成涨红的脸出卖了他:“她是我妹妹。”

  “噢,妹妹,是吗?”慕寒夜点了点头:“难怪当年师傅说你不适合我这个位置,是因为你太多情!”

  “屁!”尽管是师兄弟,但两人还真没有真正服过对方:“那是因为我是白家的嫡长子才不能接替那个位置。师傅什么时候说过我多情?”

  真说过他多情,不是说对女人多情,而是对家人,白家是世家豪门他自然不适宜那个位置的。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茄兰兰《朕要退位之王爷太难缠》某位皇帝这辈子最头疼的,大概就是遇到了一个不听话的女人。

  属泥鳅的那种。

  皇位他都给她了,她还跑。

  跑就算了,还不知道回家。

  佑沛儿这辈子最倒霉的事,就是被某位皇帝看上了,皇位她都不要了,怎么还来追杀她?

  佑沛儿:“龙椅归你。”

  冷子濯:“江山为聘。”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886/900200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