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142章 被赶走(一更)

第142章 被赶走(一更)

  “对了,现在什么时辰了?”褚妙书突然说。

  外头的绿枝答道:“未时一刻。”

  “我新打的首饰也该好了,我要去取了。”褚妙书说着就站起来。

  “忙乎什么,叫春山去就行了。”秦氏笑骂一句。

  “我就爱自己去。”褚妙书哼了一声,又回身对秦氏道:“娘你等着,等我得了太子妃的赏识,不但嫁个贵婿,还要谋个大官回来给哥哥当。”

  说完,就一蹦一跳地出了屋子。

  “这孩子真是的。”秦氏听着心里又是暖又是高兴。接着微微一叹:“也该给大郎找个职务了。”

  姜心雪眸色冷了冷,略带讥讽地笑道:“给他找也没用啊,让他去他还不愿意。”

  听着这话秦氏脸色一沉:“有你这样说自己的丈夫的吗?以前找的活儿不干,还不都因为那是不靠谱的职位。你作为他的媳妇,帮不了他就算了,还说这种风凉话。”

  以前褚家败落之后,褚家也为褚飞扬找过话计,动用了褚家以前积攒下来的人脉把他弄进了五城兵马司,结果没做几天就说不做了。

  后又把他弄进了宫门卫军,他干了三五天,也不干了,然后就一直闲赋在家。

  “以前的职务,便是我都觉得丢脸,自然是不做的好。现在书姐儿本事了,自然给他谋个大官当。你自己没能耐,还不许别人能耐?到底小门小户出身,小家子气。”秦氏冷讽道。

  姜心雪小脸一阵青一阵白,褚学海瞧着秦氏骂自己的娘,便扑过去,抱着姜心雪的腿。

  “海哥儿起得太早,犯困了?”然后抱起孩子,抿着唇对秦氏说:“母亲,我先抱海哥儿回去歇着。”

  说完就出屋了。

  姜心雪一路抱着褚学海回院,心里恨恨的,还当什么大官,当了勾搭外头的狐狸精吗?

  她原本就是出身低,比不得原先订亲的某位郡主,时常被婆婆拿来比较嫌弃,所以也恨不得褚飞扬也无法翻身才好,否则她更匹配得上了。

  ……

  因着要出入太子府,秦氏让她重新在外头打一套首饰。

  选的首饰铺子是城北的老字号凤凰楼。从褚家出去,行走一刻钟就到了,便也没有劳动家里马车。

  褚妙书与春山出了门,到首饰铺子拿了首饰,试戴了一下,这才满意地回家了。

  不想,却在东角门处被人给拦了下来。

  “你、你是谁?干嘛拦着我们?”春山吓了一跳,连忙挡到褚妙书跟前。

  褚妙书抬头一眼,只见青年二十三四上下,一身浅灰色的书生袍,长得说不上多俊俏,却也有几分英朗。

  那男子道:“褚姑娘,有礼了。”

  “你是……”褚妙书皱着眉头。

  那男子有些紧张:“褚姑娘这么快就忘记我了?六月底,靖安侯府老太太寿宴,我们见过,当时我们一起跟人玩弹棋,一起赢了别人的。”

  褚妙书怔了一下,这才想起的确有这么一件事,自己在靖安侯府玩弹棋,但对方长得普通,自己早忘记了。

  现今瞧着这人,就是一笑:“那你找我何事?”

  那男子又拱手,脸有些红:“在下陈之恒,几天前,家母让人上门……说亲。”

  前天温氏说完亲之后,叶棠采要让温氏在家留宿一晚,但明儿个就要去庄子,所以下午的时候温氏又赶到了陈家,把秦氏的话回了。

  当时陈之恒正在后面的碧纱厨,把她们的话说得一清二楚。

  温氏道:“今儿个已经去了褚家一趟,褚夫人说,瞧着吧,也不是无意,但总得考虑考虑。”说到最后,温氏脸都红了。

  毕竟那是自己女儿的婆家,却这样的态度,也让她没脸。

  陈夫人一听,就皮笑肉不笑,呵呵两声,这居然是看不上她儿子,却吊在那里,弄得褚家姑娘多金尊玉贵一样,她儿子好像很稀罕褚家姑娘一样。

  陈夫人笑道:“倒是麻烦叶夫人了。”

  温氏离开后,陈夫人就对碧纱厨里说:“瞧瞧,不是为娘不帮你求亲,而是人家还瞧不上你。”

  陈之恒却觉得陈夫人跟温氏合伙演给他看的,为的是让他死心。

  所以今天他又堵这里来,问问温氏是不是真的上门说过亲。

  褚妙书自然是知道这件事的,现今见自己的爱慕者居然堵着自己,心里甚是得意,又见陈之恒长得只能算清秀,不论是长相和家势,跟太子和梁王比起来简直低到尘埃里去。

  自己现今也是太子府的人了,难免高傲,就噢了一声,一边绕着垂到肩下的的小辫子:“是啊,前儿个小嫂嫂的娘过来提亲了。”

  陈之恒听着就是一怔,又见她心不在焉的模样,就皱起了眉:“那褚姑娘……后来冰人回来说,褚夫人不考虑,是这样的吗?”

  褚妙书也不想这么快让他出局,自己没个爱慕者不像样,就说:“也不是不考虑,总要湛酌湛酌才行。”

  陈之恒觉得她拿自己当后备,整个人都不好了。

  又听她道:“明儿个我又受到太子妃娘娘的邀请,要为她……泡茶。时常出入那边……”说到这,就找不到话圆回去和接下来,只这样没头没尾地摆显了一句。

  陈之恒心里膈应得慌,捂了一下眼,就向她拱了拱手:“褚姑娘贵人多事忙,那陈某就不阻褚姑娘了。”

  说完就转身离开。

  褚妙书一噎,他不应该感激流涕地让她慢慢考虑吗?想不到他甩了面子就走,小脸一阵青一阵白,怒羞成恼,冷哼一声,就转身入了角门。

  陈之恒逃也似的离开,他的小厮追上来:“公子,那个褚大姑娘……”

  “那天在寿宴上瞧着娇俏可人,不想却是这样的。是我眼瞎,现在治好了。”

  一边说一边消失在人群中。

  褚妙书走进了东角门,气鼓鼓地道:“那个陈公子怎么回事?还敢给我甩面子不成?”

  春山道:“等姑娘以后跟着太子妃娘娘外出行走,想要嫁什么人家没有。”

  褚妙书心情这才好起来,不讨好她都是他的损失。而且这个陈之恒又老又丑,小小侍郎之子,给她提鞋都不配。

  又想到魅艳风流的梁王,龙章凤姿的太子,褚妙书更是把陈之恒鄙视到泥泞里。

  褚妙书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入黑。

  穹明轩里——

  叶棠采正歪在罗汉床上看话本子,秋桔一阵愁云惨雾地窝在叶棠采脚边。

  惠然端上茶来,放在傍边的茶几上。

  “姑娘,今天大姑娘出去凤凰楼拿首饰了,一定是明儿个就去太子府。”秋桔伏在扶手上,郁郁地道。

  惠然没叶棠采没有动身的意思,是真的没打算去了,就回头对秋桔说:“姑娘不想去那就不去了。”

  “怎能不去……”秋桔说着,眼圈都红了。“别人家去了,可能就能为夫君谋个好职位了。咱们姑娘要离和的,那就更应该去了,以后指不定让太子妃帮着寻个好夫婿。”

  叶棠采手中的书没有放下,淡淡道:“你爱去,那就跟着她一起去好了!”

  秋桔一惊,委屈道:“人家不是那个意思。我去那地方有什么用,我只是替姑娘委屈。而且我不甘心呀!”

  怎能被大姑娘如此欺负!这叫过河抽板,实在太无耻了。

  “行啦,气什么。”叶棠采放下书来:“热水准备好没有?”

  “已经备好了。”惠然说。

  叶棠采这才打了个哈欠,起身洗洗去了。

  第二天一早,褚妙书早早起来,打扮整齐就到益祥院给秦氏请安。

  秦氏打量一下,只见她穿着上白下红的对襟襦裙,头梳元宝髻,缠着白玉珠琏,髻边簪着赤金百菊步瑶,只觉得娇俏动人,芳美无限。

  秦氏瞧着很是满意,真是有女初成长啊!以后就是自己的闺女光芒尽现的时刻了!

  褚妙书看着秦氏笑道:“娘走了。”

  “走吧!”秦氏点了点头,“带上绿枝和春山。”

  褚妙书答应一声,就转身出了门。

  来到东角门,带着丫鬟上了马车,就一路朝着太子府而去。

  两刻多钟左右,马车终于进入了太子府,在垂花门处停下,春山和绿枝先是跳了下车,放下小凳子,褚妙书才被扶了下来。

  “褚大姑娘。”正如往时一样,琴瑟正笑吟吟地等在那处。

  褚妙书见此,立刻笑着上前打招呼:“琴瑟姐姐好。”

  琴瑟答应着,往马车那边看,却不见叶棠采下车来,就皱了皱眉:“咦,褚三奶奶怎么这般慢?”

  褚妙书一脸为难地道:“真是抱歉了,我家小嫂嫂昨晚临时病了,来不得,所以这次我自己一个来。”

  琴瑟闻言,脸色一变,整个人都不好了,扫视着褚妙书。

  见褚妙书一副假惺惺的样子,脸色发僵。

  褚妙书道:“琴瑟姐姐,你怎么了?太子妃娘娘还等着我呢,咱们快走吧!”

  说着,就自来熟地跨过垂花门。

  琴瑟很是生气,太子妃本来就是为了请叶棠采的,现在居然告诉她,叶棠采没有来?

  而且,这几日难道太子也对太子妃好了一点,昨晚还到正华院留宿了,虽然没有干什么,但好歹宿在这里了。他宿在这里,却不干什么,明显是在给娘娘暗示。

  但万万没想到,这来的,居然不是叶棠采,而是这个褚妙书。

  琴瑟简直要气死了,但事已至此,也只能先见了太子妃再行定夺。

  几人一路行至正华院,褚妙书兴奋地走进去,只见太子和太子妃都端坐在上,便上前行礼:“臣女参见太子殿下,参见太子妃娘娘。”

  太子正等着亲近美人,往外张望了一下,却不见叶棠采,就是怔了一下。

  太子妃不见人,就皱着眉:“褚三奶奶呢?怎么不等着人一起进来?”

  褚妙书笑着说:“回娘娘,小嫂嫂昨夜突发急病,所以今儿个不能来了。临行前,她嘱咐臣女,好生侍候娘娘和殿下。”

  听着这话,太子俊脸微沉,太子妃感受到他的不悦,原本就严肃的脸就更严肃了,气道:“好好的怎么就生病了?”

  褚妙书见她声音严厉,便是一怔,以为是气叶棠采无端生病,心里也恼了叶棠采一分,只怯怯道:“生病了……也是没有办法的……”

  太子嗤笑,美人为了他而争风吃醋,他是高兴的。

  但如果换成叶棠采站在这里,挤兑褚妙书,不让褚妙书来,他会心情愉悦,觉得她为他吃醋也是这般明艳可爱。

  但现在明显是褚妙书算计了叶棠采,他瞬间觉得这种行为肮脏无耻,不知叶棠采在家里哭成什么样子了。

  太子想想就心疼,也觉得自己是容不下这般肮脏算计之人,便有心替叶棠采出头,难为褚妙书,冷声道:“本宫有事要忙,就先走了。”

  说着喝完手中的茶,掷了杯子,就起身大步而去。

  “殿下……”褚妙书一惊,就算她就迟顿,也感觉到太子是因她而生气的。

  看着他俊朗无筹的容貌带着沉恼,步伐生风地从她身边走过,褚妙书觉得无比委屈。

  “褚姑娘!”太子妃见太子走了,气得肝疼,又问了一句:“褚三奶奶为什么不能来?”

  褚妙书小脸发白:“病了……她不能来,臣女来也是一样的。”说着便笑了笑。

  “怎么可能一样!”太子妃冷喝一声,一双厉眸紧紧地盯着她,嘲讽:“本宫,要请的是褚三奶奶,而不是褚大姑娘你。”

  褚妙书小脸一僵。

  “上次,褚三奶奶再三请求,本宫才准许她带上你。既然她不来,你也没有来的必要了。而且,褚大姑娘以后也不用来了!”太子妃冷哼一声,“送客。”

  “娘娘……”褚妙书只觉得头上轰隆一声,简直无法置信。

  “褚大姑娘,请跟奴婢走吧!”琴瑟冷声道。

  “我……”褚妙书还是无法接受。

  “还不快走!”琴瑟小脸一沉。

  “既然她不想自己走,那就拖出去吧!”太子妃实要是气炸了,一点脸面都不给她留。

  外头早有四名听差的粗使婆子冲了进来,压褚妙书的手臂和后背,要拖着出去。

  “啊——”褚妙书吓得尖叫一声,不住地反抗,哭叫道:“娘娘……我走,不要拖我……不要拖我……”

  被请走已经没脸了,若是一路被拖着出去,这叫她的脸面往哪里搁?

  但太子妃金口玉言,已经发话了,哪还会改。

  那些婆子便把她压得沉沉地,拖着出去。

  褚妙书羞恼难当,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

  外头的绿枝和春山看着褚妙书一路被拖着出去,眼前一黑,简直连死的心都有了,急忙追着上去:“呜呜……姑娘……”

  褚妙书一路被拖到了垂花门处,婆子把她扔到地上。

  琴瑟上前,居高临下地冷声道:“褚大姑娘真把自己当回事,你以为你是谁啊?是咱们太子府的主子么?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我们太子妃娘娘爱重的是褚三奶奶,褚大姑娘来了两次就把自己当主儿了?本来你就是蹭着褚三奶奶才能来的,现在却甩开褚三奶奶,拿着帖子自己来?这般行事,也太无耻了吧?”

  褚妙书一张娇俏的小脸一阵青一阵白,真是说不出的窘迫和羞。

  “以后你休想再踏入太子府一步,太子府可不是什么脏的臭的都能进的。”琴瑟冷哼一声,说完,便转身离开。

  褚妙书被劈头盖脸的一顿羞辱,无地自容得恨不得死过去。

  边上的婆子喝道:“还不快滚!还要咱们按着你上车么?”

  褚妙书一听,也顾不得羞了,急忙爬到车上,绿枝和春山也急急地爬到车上,车夫狠甩了马鞭,马车便飞快地驶了出去。

  褚妙书捂着小脸,只顾着哭。

  两刻多钟之后,马车停到了定国伯府的垂花门。褚妙书下了车,一路飞奔而去,春山连忙哭着追:“姑娘!姑娘!”

  绿枝白着脸,却急急地奔回益祥院。

  益祥院里——

  秦氏正木制的老虎儿,逗着孙子玩。

  姜心雪用木棰子给秦氏敲着脚,想着褚妙书午后便要从太子府回来,这个小姑子到时又要得瑟了,心里不痛快。

  不想,这时外头却轻呼一声:“绿枝姐姐。”

  秦氏和姜心雪便是一怔,秦氏道:“叫谁呢?绿枝?是绿叶吧?”

  这时后帘被打起,却是绿枝走了进来。

  秦氏和姜心雪俱是一怔,秦氏皱着眉:“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跟着大姑娘去太子府的吗?哦,难道你又没去?”

  一边说着,秦氏却神色不好,因为她见绿枝脸色苍白,咬着辰,眼神躲闪,难道出什么事了吗?

  “不……我是去了的……但……”绿枝煞白着小脸,最后还是说:“姑娘又回来了……”

  “什么叫姑娘又回来了?”秦氏脸上一黑,有不好的预感,“是漏什么东西了吗?”

  “不……”绿枝摇了摇头,“咱们去了太子府,但太子妃娘娘却说,她要请的是三奶奶,而不是大姑娘。还说姑娘不过是蹭着去的,居然拿自己当主儿了。还说,以后都不准大姑娘踏进太子府一步。然后把大姑娘赶出来了!”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909/350378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