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126章 扣压(一更)

第126章 扣压(一更)

  看着叶棠采被掩而去的轻蔑笑容,许瑞只觉得无比的羞辱,一股怒气和傲气直冲脑门。

  这件事,若让她得逞,他许瑞便势不为人!

  如此想着,许瑞便猛地冲了回去。

  永存居里,叶承德急得团团转着,看着许瑞回来,便是一怔:“瑞儿,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要去夫子那里吗?”

  “爹和娘即将面临牢狱之苦,我怎能安心去书院,怎么扔下你们不管!”说着,眼里恨恨的,都要崩出泪水来了。

  叶承德看着许瑞激动的模样,很是感动,不由的又想起叶棠采来,心里说不出的气恨。

  瑞儿不是他亲生的,却对他敬若亲父,但那个逆女,不但不敬他,还联合着外人坑害他!果真是逆女,他厌弃她果然是没错的。

  “你的心意我都收到了,但人再生气担心生气都没用啊。你还是快回书院吧,你只要高中,才能让我们扬眉吐血。就算真判了,也不过是打二三十板子,坐几个月牢而已。”叶承德说着拍了拍许瑞的肩膀,“为了你们,值得。”

  “不行!我不答应!”许瑞紧决地说。

  他想起叶棠采那一抹轻蔑的笑,如果真让她得逞了,他在她心中定是轻贱如泥的吧!

  将来他是要中举中进士,甚至是中状元的,是要当官的!父母盗窃,这会是污点。而且,若细究起来,就怕影响到他的科考。

  他娘当外室原本就受人非议,若再出盗窃这罪名……

  “我和你祖父会努力的。”叶承德说。

  “这件案子,秋家那边指不定不想再拖了,爹和祖父现在还想不出办法。”许瑞说。

  叶承德听着很是自责:“都是我没用。”

  许瑞咬了咬牙:“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叶承德一怔。

  许瑞在叶承德耳边低声说了,叶承德听着一惊,接着又是一喜:“你说的是真的?”

  “嗯。”许瑞坚决地点了点头。

  “那咱们快去吧。”

  二人说着就急急出了门。

  ……

  叶棠采回到家的时候,天色暗了下来。

  叶棠采捧着秋家那坛雾松酒下车,路过兰竹居的时候,却见院门关着,便知褚云攀出门去了。

  叶棠采撇了撇嘴,不悦地皱起了眉。她大老远地给他抱了一坛酒,他却不在家。

  “等明儿个再给三爷吧!”秋桔说着打了个哈欠,这两天实在是太累了。

  叶棠采低头看了看手中那坛酒,她抱得这么辛苦,她还是希望他第一时间能喝到的。

  想了想,就放到了兰竹居的大门前,转身离开了。

  秋桔不解,转身追着叶棠采离开了。

  穹明轩里,惠然早早就准备好了晚餐,所以叶棠采一回到家就用饭,吃完饭,立刻就洗洗睡了。

  实在是这两天太累,她在温家睡不习惯,一沾床就睡了过去。

  夜深人静,褚云攀才从外头回来,他提着个灯笼,走到大门处就看到门边放着一个坛子。

  “三爷,这个是什么?”予阳说。

  “应该是酒。”予翰一边开门一边说。他已经闻到淡淡的酒香。

  褚云攀低身把那个坛子抱起,大门已经被打开,褚云攀抱着酒进屋,放在小书房临窗的桌案上。

  予翰和予阳已经张罗备好了水。那是冷水,褚云攀一年四季都是洗冷水澡的。

  褚云攀冲洗完就回到小书房,拓开酒坛子,一股淳香扑鼻而来。

  他倒了一杯,入口甘甜棉软,下咽一路火辣辣的,入腹浑身暖融舒畅。

  冷水澡令人清醒冷静,但一口酒入腹,便让人心神俱软,情思绵绵。

  褚云攀在窗前喝了一夜酒。

  叶棠采却睡到天大亮。

  七月的天气越来越凉,秋风起,意渐浓。

  叶棠采抱着丝棉被子床上打了个滚,睡得意犹未尽,但还是爬了起来,梳洗过来,就急急地出门了。

  昨天叶筠跑来气了温氏一顿,叶棠采很是担心。

  秋家在京城的宅子位于城东,靠近城门直通皇宫的长明街,那是一所标准的四进宅子。

  叶棠采昨天把温氏等人送到这里才回的,所以下人们都认得她,见到她就往里面报:“表姑娘来了。”

  叶棠采笑眯眯地走进厅里,只见大温氏和秋家四兄弟都在那里,不知在商量着什么。

  “棠姐儿来了。”大温氏笑着站起来,“你娘正在西跨院那边侍候你外祖母用早饭,她精神着呢,你不用担心。”

  叶棠采松了一口气:“大姨和表哥们在这里商量什么?”

  秋琅说:“衙门那边到现在还不来通知咱们什么时候审案。”

  “定是叶家那边给衙门送了礼,让他们通融。”秋璟说,“咱们不去叫唤,他们就拖着。”

  叶棠采一怔,这还算好的了,若那边帮着叶家把脏物收了,说没有这回事,那就惨了。

  但很明显程府尹还是个清官,否则昨天叶筠不会过来。定是程府尹不愿意帮忙才逼得他们上门。

  秋璟也想到这一层了,望向大温氏:“咱们现在就去催一催,让他们快把案子给审了,免得夜长梦多。”

  大温氏狠狠咬了咬牙,她其实是想用此事把殷婷娘这贱妇给逼走,不想……

  大温氏越想越恨,冷声道:“那就去催一催。”

  “好。”秋璟答应着,他的几个弟弟都站了起来,正要出门。

  “太太,二爷——”这时,一个老嬷嬷奔了进来,脸色铁青,“宫里有人过来。”

  大温氏和秋璟一怔,宫里?是内务府的吗?

  正想着,只见一名身穿深绯官服,留着山羊须的中年男人走进来,他身后跟着十来个侍卫模样的人。

  叶棠采看着些人,便是一凛,这个人瞧着是个四品官,而且居然带着一群侍卫进来。

  “谁是皇商秋家的当家人?”那中年男人说。

  “是我。”秋璟上前。秋家现在的当家是他的大哥,但这次送酒进宫,是他负责的。

  那山羊须中年男子冷扫了秋璟一眼,便挥了挥手:“带走。”

  身后的侍卫便冲上前,压着秋璟,众人大惊失色,大温氏急怒:“你们想干什么?”

  “娘!”秋璟连忙喝止,回头对那山羊须中年男人作了一揖:“这位大人,不知秋某所犯何事?”

  “本官是刑部侍郎,你们秋家送进宫里的酒有问题。内务府的酒醋郎中偿过酒之后,便倒地不起,现在太医还在诊治。”山羊须中年男子冷声说,“咱们怀疑你们在酒里下毒。”

  “咱们为什么要下毒?”大温氏急道,“大人,咱们这些酒是送进宫的,自然要经过层层把关,怎么可能做出下毒这么愚蠢的事情?”

  刑部侍郎皱了皱眉头,只说:“这位夫人,现在案子还在调查,咱们只负责拿人。带走!”

  说完,就让侍卫压着秋璟转身离开。

  “璟儿!璟儿……”

  大温氏大急,与秋家兄弟和叶棠采追着出门。但侍卫却压着秋璟上了一辆马车,刑部侍郎上了官轿,便离开了。

  “怎会发生这种事!”秋琅脸色铁青,“这些酒咱们试了又试,小心谨慎,不可能出这种差错。”

  大温氏只觉得眼前发黑,脸色苍白,叶棠采连忙扶着她:“姨妈……”

  “姑娘!”秋桔突然叫了一声,拍了拍叶棠采。

  叶棠采一怔,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对面街站着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

  穿着一身儒雅的藏青色文雅长袍,头戴缎制文生巾,一张脸只能说五官端正,算不得多俊美,不过是有几分清秀,难得的是气质儒雅,一瞧便知饱读诗书的学子。

  许瑞!叶棠采小脸一沉。

  许瑞看着叶棠采那明艳的小脸因他而沉怒,眼里闪过快意,笑着走过来,朝着叶棠采作了一揖:“大妹妹,昨天在街上见到,你都不下来跟我打招呼。所以今儿个我特地来瞧你。”

  大温氏只见眼前这学子文质彬彬,清秀儒雅,却笑得违和,又见叶棠采的脸色,便知来者不善,皱着眉说:“你是谁?”

  “姨太太,他就是那个外室的儿子许瑞。”秋桔黑着脸说。

  大温氏和秋家兄弟脸色一变,大温氏冷笑一声:“原来你就是那个外室带来的拖油瓶。”

  许瑞听着拖油瓶三个字,清秀的脸越来阴沉,脸上却笑了起来,看着叶棠采:“大妹妹好狠的心啊,居然联合着温太太要把爹坑进牢里。但你不孝,自会遭到报应,这不,马上就害得你表兄进了刑部!”

  “是你做的?”秋桔怒吼一声。

  许瑞挑着眉,看着叶棠采,欣赏着她因沉怒而更明艳的小脸,这种美人,真是怎么看都不够。而且她此刻的美,是因他而激发的,让他更兴奋和得意。

  他挑着唇,得意地说:“你不念亲情,手段再狠,也不过是把爹和我娘送进牢里,大不了打几个板子,关上几个月。这刑部,可是好进不好出的。往小里说,是疏忽大意,生意都不用做了。往大了去,便是给宫里贵人下毒,这是要抄家的大罪!”

  “你想如何?”秋桔气得直喘。

  “你不是废话么?”跟在许瑞身后的小厮说,这小厮却是叶承德的小厮逢春,“自然是把那什么盗窃的案子撤了。”

  “放屁!”大温氏冷喝一声,“想都别想。”

  “好,既然姨太太这么坚决,那就让他们关进牢里,而你们秋家就满门抄斩吧!不过,我还是会给你三天时间考虑考虑。”说完,许瑞就转身了。

  一边往前走,许瑞心里说不出的舒爽,这就是高高在上,把别人的生死握杀在手里的感觉。所以,他要不住地往上爬,成为贵族,成为大官!

  说起来,因着盗窃这件事,倒是有些杀鸡用了牛刀的感觉。

  不过,如此,才显得他有能耐,特别是在她面前,他该是个厉害的人吧!

  许瑞离开后,大温氏和秋家兄弟还怔怔地站在原地。

  “娘,现在该怎么办?”年纪最小的秋珏担心地说。

  “他还真以为自己是天皇老子……老娘做了几十年生意,什么大风大浪没经过。就算真是查出了问题,大不了是质量问题,哪有满门抄斩这么严重。”大温氏黑沉着脸咬着道。

  但就算不满门抄斩,对家族生意也是前所未有的重创!

  “大姨,对不起。”叶棠采一脸歉疚。

  大温氏却是越起越气愤:“他们休想!这事不怪你,你不用道歉。”

  叶棠采道:“三天时间,我会想到解决办法,实在不行,就把案子撤了。”说完,便福了一礼,转身回屋。

  “哎……棠姐儿!”

  大温氏跟着她进门,叶棠采只来到垂花门,就上了自己的青逢小马车:“姨妈,我回去想办法,你照顾好我娘。”

  说完,庆儿便甩了马鞭,马车驶了出去。

  “棠姐儿——”大温氏看着离开的马车,一脸的担忧,“她小女孩家家的能有什么办法。琅儿,你去找隆叔,打探一下宫里是什么情况。”

  秋家在就城也有一些人脉,但却不多,毕竟不是京城商户,而是远在定城的。

  秋琅听着便与两个弟弟骑着马出门。

  ……

  叶棠采脸色阴沉地从在马车上,秋桔急得直掉泪,恨恨地道:“好不容易才抓到一个把柄整治那个下贱的外室,怎么就……真是老天不开眼。”

  秋桔已经放弃了,再怎么着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秋家裁了进去,毕竟这本来就是他们的事情,不能因此而搭上别人。

  “姑娘,现在咱们去哪里?”秋桔担心地看着叶棠采。

  “回家。”叶棠采淡淡道。

  秋桔哦了一声,不是说想办法么?难道那只丢不起那个脸而放下的,等三日后就让撤案?

  想着便认定是这样,微微一叹。

  马车走了两刻钟,进入了定国伯府的垂花门。

  叶棠采跳了下马车,就往西跨园而去,秋桔在后面都快追不上了:“姑娘,等等我呀!”

  “秋桔,你到厨房,让炖一个蛋羹回来。”叶棠采说。

  秋桔答应着,便转身去厨房。

  叶棠采回到西跨院,直接走进兰竹居,予翰正在烧花,看到叶棠采便是一笑:“三奶奶回来了。”

  “是啊!”叶棠采跑到小书房的窗边,趴在那里,不见褚云攀:“咦,三爷呢?”又不见予阳,就说:“三爷出门了吗?”

  “没有。”予翰说,“正在睡觉。”

  叶棠采望了望天,“现在都快午时了,居然还在睡?不是说要备考的吗?”

  予翰淡淡一笑:“三爷早备好了。”

  叶棠采更无语了,科考这玩意有备好之说的吗?又不是准备出游要带几件衣服。

  叶棠采也无心细究,走到正房的卧室里。

  褚云攀正倒在床上,脸往里侧着,一头乌发铺散在枕上,走近,还能闻到淡淡的酒香。

  叶棠采轻轻推他:“三爷,三爷。”

  褚云攀醒过来,只觉得头有些晕,翻过身,惺松地睁开眼,只见眼前少女眉目娇艳地瞅着自己,忍不住伸手往她脸上摸了一把。

  叶棠采突然被他摸了一下,小脸一热,就红了,把他的手推开:“唔,你干嘛?”

  褚云攀一惊,才醒了过来,这居然是真的。连忙坐起来:“你怎么来了?”声音还带着睡意和沙哑。

  叶棠采见他一身白色中衣,头发凌乱地披散在身后,容颜华丽,却眼梢微熏,带着刚睡醒的慵懒与朦胧,居然还带着一丝媚态。

  叶棠采瞧得脸红,这才想起自己跑到一个男子的卧室瞧人家睡觉!很是羞窘尴尬,连忙垂下头:“你干嘛喝酒了?”

  “不是你弄来的酒?”褚云攀轻哼一声,“你大半夜的放在我门口,不是叫我晚上回来就喝?”

  叶棠采无语了,自己的确是这个意思……

  “你跑过来就是为了看我宿醉的?”褚云攀说着捂着额头,然后笑了笑,“的确是好酒,宿醉居然也没有头痛,只有点晕乎。”

  “我找你正是为了这酒的事。”叶棠采说着声音有些冷,“我前儿个和我大姨把叶承德和外室告了,马上就能弄进牢里。不想,那个许瑞不知使了什么手段,让我表哥家的酒出了问题,现在我表哥被刑部抓走了。”

  褚云攀剑眉一挑,整个人都醒了:“呵,这个许瑞这般厉害?”

  叶棠采小脸冷沉,咬牙切齿:“反正,他做到了。”

  “你表哥是皇商吧!这次送酒进宫,管这事的是内务府。”

  “对。”叶棠采点头,“这事,我想请梁王帮一帮忙。”但她不知如何联系他,更不能贸然跑去梁王府,她还记得自己是有任务的。

  “先瞧瞧是个什么事儿。”褚云攀说着已经站了起来,走到临窗的书桌前,拿起笔来,正一边砚台上的墨早就干了。

  叶棠采连忙走过来,拿起墨,然后倒了水,给他磨墨。

  褚云攀瞧着她殷勤的模样有些想笑,便在桌前坐下,瞥了她一眼,只见她磨得仔细,不一会儿,就出了墨。他拿起笔来,沾了沾墨,就写了一封信。折好,就叫了予翰进来,让他送出去。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909/356449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