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九十一章 深宅老嬷,够毒(二更)

第九十一章 深宅老嬷,够毒(二更)

  在外头的庆儿听着叶棠采的话,狠狠地勒了勒缰绳,让马儿拐了弯,就走到人头攒动的东街上。

  经过松花巷,叶棠采掀起帘子,眯着眼往外望了望,就把帘子给甩上了。

  走了一刻钟左右,终于来了靖安侯府。

  回到靖安侯府的角门,轻轻松松地进了府,主仆三人在垂花门下车,便往安宁堂而去。

  原本想先去看望一下温氏的,但礼数上得先去见苗氏。

  走到安宁堂的走廓上,还未进,就听到叶玲娇的撒娇声:“娘,你就应我嘛!”

  “应什么应!”苗氏冷喝一声,“老大不小了!老姑婆了,还不嫁!”

  “人家哪里老,人家才十六。”

  “再有两个月就十七了。”

  “大姑奶奶回来了!”丫鬟在外面一声清喊。

  苗氏和叶玲娇回过头,就见叶棠采笑着进来:“羞羞,这么大个人还在撒娇。”

  “可不是。”苗氏推开叶玲娇的手。

  叶玲娇扁着嘴,坐回下首的绣墩上。

  “棠姐儿你劝劝她。”苗氏没好气地说。

  叶玲娇却睇过来一个眼色。

  叶棠采嘴角一抽,在叶玲娇傍的圈椅上落座:“其实……缓一缓也好。”

  苗氏惊了,她原以为全家都是支持她的,还想叶棠采在庄子上劝叶玲娇呢,不想,人没劝成,反被带歪了。

  叶棠采见叶玲娇磨这么久了还磨不成,只好实话实说:“祖母,表叔为了一首很重要的曲子,八月要到塞外,你就帮一帮他吧。”

  “棠姐儿!”叶玲娇一惊。

  “什么,是他让延婚期的?”苗氏瘦削的脸一沉,瞪了叶玲娇一眼。

  叶玲娇心虚地垂着头。

  “你个死丫头,手肘往外拐的货。”苗氏伸手就在叶玲娇腰上拧了一下。

  叶玲娇痛得哎唷一声,既然戳穿了,她就看着苗氏,一脸祈求之态:“祖母,你就帮帮他吧!写曲子很重要的。”

  “不行。”苗氏想也不想就拒绝。一脸郑重地看着叶玲娇:“男人不怕拖,但女孩子可拖不起啊!”

  还有一翻话苗氏不好说出口。苗基和居然觉得编曲子比成亲还重要?可见他不怎么看重玲姐儿。

  那更是要早点成亲,把他给拴住了!这个侄子不论样貌还是才华都样样拔尖,玲姐儿算是高攀了。

  否则若把年纪拖大了,他突然说不要,那玲姐儿怎么办?

  “反正婚期不能变了。”苗氏冷着脸。

  叶玲娇跺跺脚,便哭着转身跑了。

  “你——”苗氏被气着了,想了想,她连忙扯开话题,对叶棠采说:“你到公主府拜谢没有?”

  “刚刚回来。”叶棠采说。

  “这就行了,去见你母亲吧!”苗氏不冷不热地把人打发。

  叶棠采行了礼,就退了出去。

  来到荣贵院,却见蔡嬷嬷坐在贵妃榻上打络子,看到叶棠采就抬头笑道:“昨天玲姑娘回来,就知道今天姑娘定会过来瞧一瞧。太太原本要等姑娘的,但太困,就回去眯下,不想睡着了。”

  叶棠采在贵妃榻另一边坐下:“上次我让你防范着的事,可有发现?”

  蔡嬷嬷听着,一脸认真之色:“倒是没有发现。”说着皱起了眉头:“说不定姑娘真是想太多了,到底大公子是他的亲生儿子。”

  叶棠采倒不好再多说,否则就显得太过了。蔡嬷嬷等人没有经历过,跟本就想像不到叶承德有多阴毒。

  “棠姐儿来了?”卧室那边传来懒懒的声音。

  隔着珠帘,只见一袭水红衣裳的身影,温氏走了出来,头发松松的,有些凌乱。

  叶棠采笑着道:“娘过来,我给你挽发。”

  “好。”温氏说着回身去拿了小把镜和梳子,走回来,搬来个绣墩,坐到叶棠采身前。

  叶棠采拿着梳子,慢慢地挑着发丝,最后挽了一个简单的随云髻。别上一个赤金迎春花嵌白玉的花簪。

  温氏拿着小把镜照了照,满意地笑起来:“真好看,我女儿手势真好。”

  说着放下镜子,握着叶棠采的小手,纤细而软滑的小手,已经这般好看了,记得小时候她一掌就能包裹住。以前她为女儿挽发,现在女儿为她挽发。

  想着,便有些感慨,时间啊,走得真快。不过一眨眼,女儿婷婷玉立,自己也老了。

  不由的,又想起年轻的时候,自己少女时的模样,婚后琴瑟和鸣,儿女绕膝的模样,最后,现在夫妻反目,四分五裂的模样……

  想到这,又满目绸帐,整个人蔫蔫的。

  看着她这模样子,叶棠采有些不忍,但这些事,只她自己一个努力是不够的,也得娘跟她一起努力才行,她只能让娘承受最小的伤害。

  “娘,我想过了……”叶棠采抿了抿唇,“咱们不如让爹把那个殷婷娘接进府吧!咱们明儿个亲自去松花巷,跟那个殷娘婷说。”

  “什么?”温氏一惊,接着脸就一片煞白,心咚咚咚的直跳。

  这个想法,在她的脑子出现过无数次,也想像过叶承德会跟她提这件事,还想着到时该如何为难他,但等了又等,叶承德都没跟她提起过,反而自己有些受不了。

  以前女儿一直厌恶殷婷娘,从来不想殷婷娘进府的,现在居然说让殷婷娘进来?温氏的心很是纠结,她不想面对殷婷娘。这个女人已经够得瑟了,把她的丈夫勾得对妻子和屋里的两名妾室都不管不顾,若她进来了,自己都得看她那得意的嘴脸,她没有勇气面对。

  叶棠采知道,温氏这是在害怕。

  蔡嬷嬷却很赞同:“姑娘这主意很好。等她进门,她就算再受宠,也不过是妾而已,哪有她在外面当‘太太’自在。到时咱们什么都不用干,只让她天天晨昏定省,端茶倒水,就够她受的了。老太太也不喜欢她,到时瞧她还怎么得瑟!”

  想着殷婷娘要对她伏低做小,温氏心里就升起一阵畅快来。

  “等她进了门,世子就没有理由整天不着家了。到时太太再安排几个貌美如花的通房,我就不信,那样的温香软玉,莺声燕语绕着他,他能不动心。到时有了嫌隙,就一步步慢慢离间,最后等她失宠,就把她母子赶出府!嘿嘿嘿!”

  蔡嬷嬷越说越高兴,越说越激动,都阴笑出声了!

  叶棠采默默望天,真不愧为深宅老嬷,够阴毒!

  温氏也被蔡嬷嬷说动了,很是意动:“这办法……你怎不早说?”若真的能赶走殷婷娘,说不定,能把他的心收回来。

  “以前我也提过一点,说不如接回来,但一提,大姑娘就说不行!干嘛让她进门,让她无名无份呆在外面才好。更别说太太你了……”蔡嬷嬷说着怯怯看了叶棠采和温氏一眼。

  叶棠采看着温氏有些微期盼的神情,脸上有些不忍。

  因为这个计划跟本实行不了,第一步就行不通,跟本就接不回来!

  她这样做,并非想离间叶承德与殷婷娘,而是想要把哥哥给拉回来,是想离间哥哥与叶承德、殷婷娘!让他知道,殷婷娘,可不止想当一个姨娘妾室这么简单。

  但她说出了这个计划,娘又对把叶承德的心拉回来有所期盼了。叶棠采知道,温氏还未完全死心。

  她不敢告诉娘,哥哥不跟亲娘亲厚,反而去贴一个外室了!

  若让娘知道此事,那打击比叶承德还要厉害。

  前生娘之所以气死,不知道有没有哥哥的原因。一双儿女都折掉了,换谁谁承受不了。

  现在娘又对叶承德怀有一点点期望,但很快,马上就会破灭了!先让她练练吧!再告诉哥哥的事情。

  “那,明天一早,我们在松花巷不远那间得合德酒楼下等,到时我会叫上哥哥。”叶棠采说。

  “什么,叫上筠儿?”温氏一怔,这个儿子不着家,就连她都叫不动,这种后宅又麻烦的事情,他会愿意掺和?

  “姑娘能叫得上吗?”蔡嬷嬷一脸期待。

  “嗯,我保证,一定可以的!”叶棠采只差指天发誓了。

  “那真是太好了!这种事,就该母子同心,母女同心!”蔡嬷嬷说着望向温氏,“太太,到时不但有大姑娘给你撑场子,还有大公子给你撑腰呢!咱们人多势众,不怕她。若她敢对太太不敬,瞧大公子不抽她两个大嘴巴!”

  “嗯。”温氏点头。

  叶棠采嘴角扯了扯,蔡嬷嬷,我能求你别说了么?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但这种事总要试一试。

  “那我先走了。”叶棠采笑眯眯地站起来,“明天辰时末,于松花巷附近的合德楼下等。”

  叶棠采说着,就出了屋,又到叶玲娇的院子中。

  叶玲娇正坐在窗台前,托着腮发呆,两眼蔫蔫的。

  叶棠采没有进屋,就站在窗外:“你都在干嘛呢?”

  叶玲娇垂着眼不作声。

  “如果你办不到,那就拒绝他好了,让他自己想办法。没理由这本就是他的事情,却让你如此烦恼。”叶棠采皱着眉说。

  叶玲娇听着这话便是一惊,抬起眼来,看着她:“你说得对,应该让他自己想办法!”

  “可不是嘛!”叶棠采嗯嗯地点了点头,手中的荷花团扇轻轻摇了摇,然后转身离开。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909/365225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