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160章 接住(一更)

第160章 接住(一更)

  会试第三天,天气仍然冷嗖嗖的。

  因着叶玲娇的事情,叶棠采在家呆不下去,便到秋家找温氏,跟她说话。

  二月初五,未时左右,叶棠采和惠然刚从秋家回来,走进屋里,秋桔就迎了上来:“姑娘,你让外头的闲汉盯人,已经盯到东西了。说看到苗公子到碧水楼订了厢房。”

  叶棠采听着,心就砰砰地跳,前生苗基和就是在碧水楼摔死的。“订是哪个房间?什么时候去?”

  “庆儿花了足足五十两银子,那里的小二才敢透了消息。订的是卉义雅间,二月初七,未时。”正规的酒楼,都不会胡乱透露客人信息。特别还是京城权贵聚集之地。

  “对了。秋桔你立刻回靖安侯府,跟老太太说,二月初七去碧水楼。”

  “啊?”秋桔一惊,“这二月初七,不就是苗公子跟人约好的时候?”

  “是。”叶棠采点头,“这事情关乎小姑的终生。祖母是小姑的娘,咱们不要只揽在自己身上,要跟大伙商量商量。有什么事也该叫祖母知道。”

  “姑娘说得对。”秋桔点头,“那约在什么时候?”

  “就午时二刻吧。”

  秋桔答应一声,就转身出了门。

  二月初七,这一天倒是暖和得紧,叶棠有没有穿斗篷,只罩了一件大红羽纱面的毛边鹤氅,便坐着马车出门。

  三刻钟左右,来到碧水楼。

  碧水楼在京城也算是名店,楼里设计雅致。入门就看到通往二楼的楼梯,左侧是楠木掌柜柜台,右侧是大堂。

  大堂里布满红木鼓腿的圆桌,有大有小,靠墙那边是一排用插屏隔出来的雅间,两边是插屏,对着大堂那面却是垂着一层珠帘,若隐若现,闹中取静。

  叶棠采看了看酒楼里的刻漏,现在还是午时正,自己提前了两刻钟就到了。

  “这位小夫人,不知想坐何处?”小二殷勤地上前。

  “坐大堂的雅间吧。”叶棠采笑着指了指,又对秋桔道:“你在外头侯着,一会老太太来了,就引进来。”

  然后随着小二穿过大堂,走进到个半开合的雅间。

  雅间时一张大大的圆桌,隔着珠帘,可以清晰地看到大堂的情况。

  叶棠采坐了一小会,就见秋桔引着苗氏走进来。

  “祖母。”叶棠采抬头,只见苗氏原本瘦削的脸现在更尖削了,显然这两天都睡不好。

  “怎么坐这里呢,二楼的雅座更清静吧。”苗氏说。

  叶棠采拿起青花瓷的茶壶,为她倒了一杯茶:“一会儿,表叔也会来这里。”

  “什么?今天,约他出来,是为了劝他退亲?”苗氏皱着眉,“这几天,我已经找过他了,但我说什么,他都不吭声,不知他的脑子在想什么。以前,他可不是这样的。”

  “今天不是约他出来说这个。”叶棠采摇了摇头,“我这几天叫人盯着他,后来发现他今天在这里订了座,所以也约你来,一起看一看。”

  “他会见谁?”苗氏柳眉拧起来。

  “不知道,咱们一起瞧瞧。先用饭吧!秋桔,你到外头跟小二随意点几个菜。”

  秋桔点头,掀了珠帘走出去。

  不一会儿,小二就上菜了,待用过饭,已经午时已经过了大半,再有二刻钟就是未时。

  小二上了上好的雨前龙井,但祖孙二人都没有心情喝茶,一边聚精会神地看着外面。隔着珠帘,外头看不清里面,里面却可以把外面的情况清清楚楚收尽眼神。

  “姑娘……”秋桔就坐在门帘边上,突然低呼一声。

  叶棠采和苗氏连忙抬头,望出去。

  只见苗基和已经走了进来,一身的白衣飘飘,跟在他身后,有一名蓝色交领襦裙的女子,那女子戴着面纱,露了一双秋水般的美眸,远远的,只见她身材曼妙。

  但即使如此,叶棠采还是认出来了,这女子的身影很是熟悉,不是别人,正是戏楼的当家花旦若兰姑娘!

  二人在小二的引领下,一路上了楼。

  “他带着一个姑娘来这里……”苗氏皱着眉。

  “祖母别冲动,咱们还闹不少误会了吗?”叶棠采微微一叹。

  第一次就是误会苗基和与若兰,第二次误会苗基和与梅小双。

  “前头唱戏那个的确是玲姐儿鲁莽了。但那天的梅小双……换个人都觉得他们有问题。怨不得别人误会他们的。”苗氏说。

  叶棠采点了点头。

  外面自苗基和与若兰上楼之后,三不五时有人上楼,也不知还会不会有人是来找基和的。

  过了大半两刻钟,惠然从外头走进来,她一身灰色的小厮打扮。这是叶棠采吩咐她到二楼雅间走廊尽头盯着,瞧谁进了奔义雅间。

  “可看到还有谁了?”叶棠采说。

  “在苗公子之前,是一名藏青衣裳的男子,二十七八上下,长得普普通通的,我不知道他是谁。他先进的卉义雅间。接着就是苗公子跟一位姑娘。又过了一会,就见一名锦衣华服的公子走了进去。”惠然说。

  “这……他只是普通会友吧。”苗氏听到这,觉得这是他的人情往来。

  如果前生不知他摔死,也觉得是普通人情往来,就算真是普通人情往来,也不能看着他摔死啊!

  “就是……”说到这,惠然脸色有些古怪,“后来进去的那名锦衣公子,我却是认得,这是承恩公的小孙子。”

  听到这话,叶棠采和苗氏便是一惊,脸色有几分古怪起来。

  要说纨夸也论资排辈,叶筠跟本就排不上号,而那个承恩公的小孙子尹江赋却是京城第一纨绔,名头响当当。

  可恨的是,他是太后娘娘最宠爱的侄孙子,太后时常叫他进宫给他赏赐,丈着这份宠爱,他越发肆无忌惮,恨不得把京城搅个天翻地覆。溜猫逗狗都是轻的,寻衅滋事,弄死个把百姓是常有的事情。

  但他最爱的是欺女霸男!对,就是欺女霸男,因为他是个断袖!但凡好看点的男子,被他瞅上了,准逃不出他的魔爪。

  想到这,叶棠采整个人都不好了!

  就苗基和这容貌,真是一顶一的好啊!在京城也是能排上号的美男子,还气质如仙。就苗家这样的家势……在皇室贵胄满地跑的京城里,真的只能算是中下而已。

  苗基和虽然有名气,有才华,也曾得过今上的赏识,但那都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现在今上病弱,哪还有空闲记得他来。

  所以,苗基和若被他盯上了,那真的连骨头都不剩!

  所以,其实,苗基和跟尹江赋有一腿苗基和是个断袖来着?

  想到这,叶棠采手肘撑在桌上,小手捂着眼睛。算是明白过来了!苗基和是断袖,还被尹江赋弄上手了,苗家定是知道的。

  苗家就为他定下一门亲事,想让他收心。结果,却一波三折!

  现在叶玲娇想退亲,苗家怕夜长梦多,所以不想退,想尽快逼着他成亲。

  想到这,叶棠采小脸黑了黑。

  苗氏显然也想到这一层脸,恼得直喘气儿,声音颤抖:“这是我的娘家,是我的亲大嫂来着,明知和儿……居然还如此坑害玲姐儿!”

  “老太太……”惠然皱着眉,“咱们先不要这般武断,就像上两次,闹到最后还是误会。除非抓到现行。”

  苗氏沉着脸,站起来,哗啦一声,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叶棠采连忙从一傍的椅子上抱起一个大迎枕,然后跟上去。

  苗氏回头见叶棠采抱着个东西,就怔了:“你抱着个枕头出来干什么?冷了抱个手炉才合适。”

  叶棠采嘴角一抽,这叫她如何解释?说她防着苗基和摔下来,准备拿个东西垫着?

  叶棠采又瞧着楼梯口,只见那处有一块棱角分明的石雕,如果摔下来的话,会撞到这吧?

  “姑娘!”秋桔站在楼梯处突然轻呼一声。

  叶棠采一怔,抬头,只见苗基和站在楼梯口,回头跟人说话,尹江赋站在他身后,二人不知说着什么。

  这个时候,尹江赋突然往前一撞,整个人向苗基和扑去,然后二人一起滚下楼梯。

  “啊——”秋桔一声尖叫。

  叶棠采连忙抱着手中的枕头,急急地奔了上去,把手中的大迎枕挡到那块大石雕上。

  苗基和滚了下来,脑袋就撞了上去,幸好有大迎枕在那,只把他撞得眼冒金星。

  “嗷嗷嗷——”一阵阵尖叫,那个尹江赋也摔了下来。

  苗氏几人刚好就围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他扑到苗基和身上。而且他不知是怎么摔的,滑下来的时候,裤子一路往后退。

  尹江赋扑上去之后,那裤子也掉了!露出两条毛耸耸的大腿!

  “哎呀,那边怎么了?”正在吃饭的人惊叫一声,纷纷围上前来。

  只见地上有二人滚作一团,一个一身白衣,正努力地爬起来,但一个锦衣男子却扑压在他身上,最让人惊呆的是,这锦衣男了裤子是脱掉的。

  “伤风败俗,大庭广众之下脱裤子,这是怎么回事?”围观的人个个惊呆了,女的全都捂着眼睁。

  “这……这不是承恩公的小公子么?”突然有人悄声说。

  “这白衣裳的,是苗公子吧?”

  “这二人在干嘛?这……”

  说到这,全都住了嘴,不敢往下说,毕竟那是太后娘娘是宠爱的侄孙啊。

  这尹江赋名声有多臭,是全京城都知道的事情。谁不晓得他是个断袖。而苗公子又是美得一枝花一样,现在……

  然后个个神色怪异地盯着二人。

  尹江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却是立刻爬了起来,猛地抽起自己的裤子,指着周围的人大叫:“看什么看?啊?”

  周围的人被他吼得身子抖,便急急地转身离开。

  苗基和却是白着脸,慢悠悠地爬起来,苗氏铁青着脸走过来:“和儿。”

  苗基和一怔,回头见是苗氏,漆黑的眸子动了动,却是面无表情。

  “表叔,你还好吧?”叶棠采上前,指了指那个垫着石头的大迎枕:“幸好今天我出门带……带了个枕头,否则你要撞死了。”

  听着这话,苗基和又是一怔,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白了几分,眼里带着茫然。他没有多留,转身就往外走。

  苗氏却追了出去,在门口拦住他,冷声道:“你跟那个尹江赋究竟怎么回事?你怎么跟这种人结交?你是不是……”

  “是!”苗基和却冷冰冰地砸出这一个字。

  苗氏被这一个“是”字砸得头晕目眩,“你怎么……”

  “我会回去,劝娘退亲。绝不会祸害了表妹。”说完,就转身快步离开。

  苗氏心里一时有些复杂,高兴的是,他愿意退亲。难受的是,他居然这样……好歹是她的嫡亲侄子,又是一直当着未来女婿一般看重和关爱的人。居然走入那条歪道。

  “老太太,他答应退亲?”钱嬷嬷急急地上前,扶着她。

  苗氏正要高兴地点头,突然脸色一变:“他答应有什么用?他老子娘会答应吗?我瞧着,他一直想退亲的,是我那个大嫂不愿意。”

  “刚刚什么情况,瞧那尹江赋裤子都掉了!他们苗家还有脸不退?”钱嬷嬷冷哼一声。

  苗氏这才松了一口气,但脸色却一点也没有缓过来。毕竟那是她的娘家,她不希望苗家出这样的事。

  这时叶棠采走出来,苗氏回头对她说:“棠姐儿,我们先回家去了。”

  “好。”叶棠采点了点头。

  苗氏便带着钱嬷嬷急急地离开。

  叶棠采跟在后面,一路到了碧水楼停车的后院,叶棠采也上了马车,往定国伯府而去。

  “姑娘,你怎么带个大枕头出来啊?”秋桔一脸奇怪。

  当时叶棠采出门,秋桔让带手炉,但叶棠采没有要,反而到柜子里翻个大迎枕出来,一路抱着。

  秋桔和惠然只以为她是嫌手炉太热,抱了迎枕抱着暖又舒服。

  哪里想到,苗基和摔下来时,她抱着就往石雕上放。

  那个石雕是个刺猬石雕,全都是棱角和尖角,这样撞上去,轻则头破血流,重则命都会丢。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909/464013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