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180章 谁干的(一更)

第180章 谁干的(一更)

  二人正说着话,一名丫鬟笑着走上来:“褚三奶奶,我们公主有请。”

  叶棠采回过头,却是信阳公主身边的丫鬟雅竹,她连忙点头:“是。”

  叶棠采便向上官韵和廖珏瑶等笑道:“各位,公主叫我,先行告辞。”

  “你去吧。”上官韵点头。

  叶棠采跟着雅竹在华清园里穿行,一路见宴会中之人分成各个小团体聚在一起,有进士和年轻官员在凉亭里斗诗,有名门贵女和贵公子聚在湖边赏景,有重臣在水榭里论政。

  一路风光和详。

  花园草木端方,亭水楼阁连绵一片。长廊似绸,把各个精雅亭台紧密相连。二人上了廓,一路蜿蜒而去。

  最后才来到一处垂花彩绘门楼的四角亭子。

  里面正坐着好些着饰华贵的贵夫人和贵女,其中有几个她还认识。

  一个是信阳公主,另一个是太子妃,身边陪侍着好些贵夫人和娇艳的贵女,而让叶棠采无语的是,秦氏带着褚妙书姐妹也在这里。

  最让她惊异的是,靠着朱红柱子傍,一名粉衣少女坐在朱栏长板凳上。粉色绣桃花的齐胸襦裙,胸前束着深紫藤纹丝绦,长长地拖垂下来,正低垂着粉粉嫩嫩的小脸儿,孤零零地坐在角角里啃果子。

  看到叶棠采,她便是一怔,眉眼里染上惊喜的笑意,一双湿漉漉的大眼往她这边探过来。

  呃,赵樱祈居然也来了。

  叶棠采还未走进亭子,信阳公主便笑着迎上了来,一把拉住她,往里面走,一边笑着:“你们瞧瞧,这就是状元夫人,跟我可有缘了。瞧这相貌,是不是比过了上官家的丫头?”

  亭子里的夫人和贵女们看着俱是一惊,以前便惊艳上官韵长得好,哪里想到,这居然还有比上官韵还要好的!点头笑道:“是啊!”

  信阳公主拉着叶棠采入座,又说起自己与叶棠采的渊源,说叶棠采如何受伤入住自己的庄子,又如何拜谢,一见如故。

  “当时我瞧着,就知是个有福气的,果然。”信阳公主笑着道。

  太子妃听着,心里无比的膈应,抬头看叶棠采。

  只见叶棠采一身水影红的对襟襦裙,身段玲珑,容貌明艳瑰丽,她一出现,就把亭子里娇若春花的贵女们压得黯然失色。

  眉宇间神采飞扬,红唇挑着笑,哪里还有当初在太子府对她的卑微。

  想着,太子妃心里说不出的愤怒。

  这本来是她的猎物,是吊太子的饵,哪里想到,叶棠采居然也有如此风光的时候。

  以前,她身份卑微之时,太子妃倒可以用荣华富贵去诱她,现在,她丈夫状元及第,风风光光的,哪里还会愿意再走上那条不归路。

  “娘娘。”叶棠采却笑吟吟地上前行了礼,“好久不见。”

  “咦,太子妃也认得状元夫人啊?”坐在太子妃身边,一名深蓝色宫装,年近不惑的贵妇道,这是鲁王妃。

  大齐在世的皇子只得四位,大皇子鲁王,三皇子即是太子,四皇子梁王,五皇子容王。前面三人均已经娶妻,容王年仅十七,未娶。

  现今正宣帝三个儿媳均在此处。

  太子妃听着鲁王妃的话,脸色一变,原本就长得严厉的脸,更加严厉了。

  鲁王妃见她脸色有异,吓了一跳,难道自己刚才的话触到她的某些痛处?想着,鲁王妃便暗暗后悔。

  鲁王妃正想把话圆过去,不想,一名宝瓶纹样妆花褙子的娇俏少女突然开口道:“当然认识,太子妃娘娘最是欣赏我和小嫂嫂的泡茶制花手艺。年前,时常唤我和小嫂嫂进府,给娘娘和太子殿下泡茶呢!”

  说着,一脸热切地看着太子妃。褚妙书暗暗为自己的小聪明和小算计得意。

  现在自己说了娘娘最欣赏自己和小嫂嫂,往后太子妃再唤人进府,也不好不唤她了吧?

  听得这话,在座的贵夫人和贵女们俱是一怔。

  信阳公主一脸诧异地看着太子妃:“居然有这种事?好歹也是在我那处认识的,你叫她进去,也不告诉我,神神秘秘的。”说着笑了起来。

  但太子妃却笑不出来了,只觉得一阵阵的心惊肉跳。

  若是以前,这事情说破出去,也没有什么。但太子最近多事之秋,苗基和的事情还新鲜着。

  太子以那样的名声被罚了禁闭,别人已经认定他是个玩男人的断袖了!而且去年他又娶了白如嫣这样一位美人进府,众人联想起来,总觉得微妙。后来得出一个结论,太子好色,而且荤素不忌。

  现在褚妙书居然说她常召叶棠采姑嫂进府,若只褚妙书一个便罢,偏还有个叶棠采,还长了这么一副容貌。

  褚妙书还特意加一句:给太子殿下泡茶!

  太子妃和太子原本就对叶棠采有着不可告人的龌龊目的,心里有鬼,被褚妙书一说,信阳公主一问,太子妃心就突突地跳。

  “娘娘……”褚妙书看着太子妃,一脸殷切之态,正要为年前的事情道歉,“我……”

  “那时正清闲呢!”太子妃呵呵一笑,打断了她,“当时褚三奶奶所制干花特别合我心意,也能给我安神,所以叫了一两次进府来制花,顺便也泡了几杯茶。现在忙碌,倒没有那个闲情逸致了。”

  站在太子妃身后的琴瑟道:“娘娘才跟奴婢说,过几天去褚三奶奶府上取一些干花呢。”

  点明是真的想要干花而已,所以到府上来取。

  叶棠采笑道:“好。”

  太子妃听着,心里隔应得慌,她花了这么多时间,结果,还是一场空!

  而且叶棠采答应得爽快,一点也没有年前巴巴上来送礼的倒贴之态,心里一阵阵的发堵,手紧握着,指甲都快陷进肉里了。

  好好好,好一个白眼狼,翻脸不认人的!

  以前多卑微啊,现在居然敢在自己跟前蹦哒起来了。

  “三弟妹最近够忙的吧!”鲁王妃见太子妃避忌这个话题,连忙岔开,说点别的,“今儿个帮着母后准备琼林宴,到了月中,康王也该到了,这次大胜而归,也该准备接风宴,还有家里一堆杂本杂八的,也是够了。”

  “也是多得大嫂帮忙,大家都累得够呛的。”太子妃看着鲁王妃笑道,“不是谁都能像四弟妹一样清闲。宫里的活计不用帮,连着家里的,都有侧妃替她料理了。”

  说的,是梁王妃赵樱祈。

  亭子里的贵妇和贵女们听着,便都低低笑出声来。看着她的眼神带着鄙视。一个被架空了的王妃,也没谁了。

  赵樱祈只撇了撇嘴,垂着头,捏着手里咬了半口的苹果不说话,她早就习惯了。

  “公主,我去更衣。”叶棠采低声道。

  “哦,那你去吧!”信阳公主笔吟吟地道。

  “谢公主。”叶棠采站起来,又朝着太子妃和鲁王妃等人告辞,这才出去了。

  她出了亭子,穿过一道玉栏杆石拱桥,才见赵樱祈提着裙子追上来:“你去哪儿?”

  叶棠采回头笑道:“跟那些人说话闷极了,到处玩耍。”

  “啊,我也是。”赵樱祈连忙点头,“我来这里,也只跟她们熟谂一点,不坐那儿没处去。你来了,我就跟你玩玩儿。”

  叶棠采点头:“你不是不出门的么?”

  以前,她就听说了,什么宴会都是陆侧妃出席,赵樱祈是不出门儿的。

  “有些场合是要来的。”赵樱祈低声道,“好像是父皇寿宴,或是这种场合,国宴之类的,王爷便不许侧妃替我,我便要来。”

  叶棠采皱眉:“这样?”

  “嗯。”赵樱祈点头,“父皇说过……因着我什么都不懂,这种宴陆侧妃也可以替我,但他不许。他是个极重规距的人,家里条条框框的。连多夹一口菜都不行。”

  叶棠采一怔,然后有些无语了:“多夹一口菜都不行?”

  赵樱祈说着,便苦哈哈:“是啊!我最讨厌跟他相处了。幸得他姬妾众多,便也只初一和十五,按着规矩过来。但吃饭是天天要跟他吃的。”

  叶棠采突然想起上次在鱼桂楼,她问梁王吃饭不,梁王说不吃,得天天回家吃。

  对梁王这人向来无法理解,只觉得赵樱祈可怜,怎么摊上这货。

  二人便一起到处走,架在湖上的白玉桥,只见人挤挤的,湖里正有两只鸳鸯在打架。

  赵樱祈指着水里的鸳鸯幸灾落祸:“瞧瞧,这对鸳鸯都打起来了,啧啧。”

  叶棠采嘴角一抽,因为那两只都是公的!

  赵樱祈瞧得津津有味,不知是谁,在后面狠狠地推了一把,叶棠采只听得扑通一声,赵樱祈已经掉到水里了。

  “啊——”周围的人尖叫一声,“有人落水了!好像是梁王妃!”

  叶棠采一惊:“王妃!谁会水?”

  周围的人听得只看热闹,纷纷后退。

  叶棠采大急:“就没有会水的嬷嬷吗?”这么大的场面,还在湖边,居然连个会水的嬷嬷都没见准备。

  “嘤嘤——救命——”赵樱祈在水里不住地扑腾着。

  周围的贵公子和贵女们都不住地议论着,也有丫鬟急急地跑去唤人。

  “现在去找!”有个丫鬟叫着,人已经跑了出去。

  梁王正在不远处的八角凉亭里与褚云攀和榜眼赵凡须喝酒,突然见外头不远的湖边一阵阵的起哄。

  梁王端着碧玉酒杯,还未喝下,就见一个宫女急急地跑过来:“王爷,你家王妃掉水里了。”

  梁王俊美的脸一沉,掷了酒杯:“那个蠢妇又作妖!”

  说着已经站起来,快步离去。

  “王爷息怒。”跟在他身后的彦西皱着眉说。

  梁王一行人来到了湖边,只见赵樱祈在水里不住扑腾,而岸边一名五十余岁,穿着生袍的中年男人暴喝一声:“不用怕,我来救——”

  一句话还未说完,梁王脸上一黑,一脚就踹了过去,那男人“嗷”地一声,就被踹飞了两丈远。

  众人看着那男人滚出两丈远,又叫得鬼吼一样,俱是倒抽一口气。等回过头来,梁王已经解下了肩上的厚披风扔了出去,然后“扑通”一声,跳到了湖里。

  那边赵樱祈已经没有了声息,咕咚一声,沉了下去。

  梁王也沉到了水里。

  叶棠采已经急得快掉泪了,等了一会,只听哗啦一声,梁王抱着赵樱祈冒出水来,她才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啊——呜呜——”赵樱祈在水里惊叫着,死命勒住梁王的颈脖。

  “你个混帐!放手!”梁王大怒,都快被她给勒得透不了气,只能不住往岸上游。

  早就婆子拿来了长竹竿,递到了水里,梁王被赵樱祈闹得都游不动了,连忙抓到,岸上使劲一拉,就到了岸边,彦西和彦东连忙搭把手,梁王就抱着赵樱祈爬到岸上来。

  “呜呜——我要淹死了,咳咳咳——”赵樱祈浑身湿漉漉,趴到地上不住地咳水。

  梁王见她在水里挣扎得衣衫凌乱,肚兜都露一截出来了,脸上一黑。扯来扔在地上的披风,把她给裹住,就抱着她就往外头走去。

  三月初的天气微暖,但湖水却冰冷,梁王浑身湿透,一路走着冷得脸也白了。

  他沉着脸快步而去,熟门熟路地出了华清园,绕过几个宫殿,便是沐寿宫,那是他出宫前住的地方。

  梁王抱着人走进主殿,来到卧室,一把就将她给扔到床上去。

  赵樱祈只觉得肺一阵火辣辣的痛,趴床上咳了两声,又扑到床沿咳出两口水来。

  梁王俊脸冷沉:“出门从不带脑子的吗?”

  一边说着,他坐到床上,侧身冷冷地看着她。

  赵樱祈小脸一阵阵的青白,原本就惊惧过度,现在又被他呼喝,缩在床角里,冷得身子抱着身子不住轻颤。

  鸳鸯锦被被浸得直滴水儿。

  梁王脸色更阴沉了,一把抓住她的脚踝,往外面拖。

  赵樱祈整个人都撞到了他身上。然后衣服被他一件件扒干净,最后光溜溜的一条。

  赵樱祈冷啊,只得扑到他怀里,不住往他怀里钻:“王爷,我冷。”

  梁王脸上一黑,他自己也是浑身湿淋淋,便抱着她往浴室走去。

  (https://www.yqxs.cc/html/123/123909/751591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