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道梦问仙 > 第一卷 北国霜雪 第二十二章 抉择与仙缘

第一卷 北国霜雪 第二十二章 抉择与仙缘

  第二十二章抉择与仙缘

  片刻的惊讶过后,陆譞目中皆是决然,一想起此前血色灵藕的事,心中寒若冰窟。

  一步踏出,折扇陡然显现,杀招蓄力,即便眼前花容月貌,如花似玉的仙子,也不能动摇陆譞心中的杀意。

  爱恨分明,对错又有何妨?

  眼看陆譞将要出招之际,王梦琪面色微变,匆匆拉住陆譞,摇了摇头劝其不要出手。

  陆譞心中不解,口中喝道:“师姐,当日第七峰之上,他们那样对你,为何阻我出手?”

  “那是两脉之间的日久积怨,而有些宵小之辈总是暗下阴招,那日之事,与凌月卿并无半分关系,何况,即便是要报怨,也要在宗门大比上,而不是在私下,否则,又与那些宵小之辈有何区别?”王梦琪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劝服陆譞。

  听闻师姐的言辞,陆譞冷静了几分,看向凌月卿,虽然此刻灵力被压制,且受伤颇重,仍是不肯示弱,柳眉倒蹙,脸上几分清冷之色。一副你要战,那便战的样子。

  陆譞冷静下来,终是分析利弊,此时就算杀了此女,也没有什么意义,不过解一己私愤而已。毕竟作为钥匙的主人,她能来到这里,说明也是有几分道理。若是她活着,探寻仙缘倒是多了几成机会。

  压下心中怒火,陆譞转身而去,眼不见心不烦。凌月卿见陆譞这番举动,冷哼一声,也是不在看他。

  “凌师姐,为何你会在这里?”王梦琪上前搀扶凌月卿,轻声问道。

  此前王梦琪一番说辞,确实为凌月卿解了围,若不是如此,陆譞或许真的会痛下杀手。

  凌月卿对王梦琪也多了几分好意,轻启朱唇,回忆道:“此番试炼,本在即将返程之际,这块家族的玉佩却是光芒大盛,我也有几分好奇,便先行让同门归去,自己随其指引来到了这里,那你们呢?”

  陆譞听闻算是知道了凌月卿在此的缘由,但是一言不发,并不想告知详情。

  王梦琪自是知道陆譞仍在气头,而此刻为了能得到仙缘,并且安然离开此处,开口说道:“我等是因为小师弟找到了此处的阵法地图,受其指引,一步步到此的,其间避开了不少险地,才没有受到太多创伤。”

  凌月卿冰雪聪明,自是知道了其中原委,微微点头。

  “那此刻,究竟如何进入,你们知道了吗?”凌月卿轻声问道,毕竟这二人拥有地图,应该已经有了些眉目。

  陆譞不愿再拖延,冷声说道:“你那块玉佩便是钥匙,将其拿来,我来开启此石壁之门。”

  “我,若不给呢?”凌月卿脸上皆是厌恶之色,不肯屈服。

  “你给便是给,不给便杀了你,还是我们的!”陆譞自是不会退步,怒声喝道。

  凌月卿柳眉倒蹙,凤目圆睁,死死的盯着陆譞,斥道:“那你便出手试试!”

  两边剑拔弩张,陆譞差点又压不住怒火,要雷霆出手,抢夺钥匙。

  关键时刻,还是王梦琪拦住二人,出言劝导,才压住将要点燃的场面。

  陆譞知道自己现在受到情感左右,不适合抉择,便将交涉之事委托师姐,只要不伤及底线,皆可同意,回头不再看凌月卿,害怕自己忍不住痛下杀手。

  半晌功夫,王梦琪总算和凌月卿达成和解,先暂时联手探寻仙缘,离开此地再说。

  凌月卿将玉佩放入凹槽之中,刹那间,整个石壁光芒大盛,三人皆退开几步,观其所变。

  没过多久,石壁终于渐渐暗淡下来,只有五个古字仍是闪烁不定,陆譞皱了皱眉头,从罗盘阵法之处得知了这几个字的意思,沉沉说道:“问仙宗,凌尘。”

  此言一出,石壁犹如活了一般,缓缓上移,打开了洞府之门。

  洞府之内,一位灰袍之人背对三人而立,一股肃杀之气迎面而来,三人心中一种不可逆的屈服油然而生,不曾伟岸的背影,却有此气势,确实让人胆寒。

  陆譞心中死命抵抗,不愿为此而屈服,若是一个背影就使之屈服,那还谈什么道心,还谈什么问仙?

  然而现实更加残酷,这至强的气息,是一种不臣服,便死亡的意志。

  苦苦支撑一刻钟,两位女子先是撑不住了,虽说她们修为皆强于陆譞,但此处阵法压制,全靠意志与道心在撑,自是无法比拟陆譞,更何况陆譞还有体修之力可以支撑。

  将要臣服之际,压力陡然消融,两位女子相互看去,确实不再受气息影响。

  但是陆譞这里就不是那么简单了,没了道心,即便修行万载,亦是凡。双目间血泪纵横,脸上早已一片血色,样貌可怖。

  王梦琪心中痛惜,但却又不能劝其放弃,转身而去,不愿再看。

  虽然凌月卿与陆譞有些芥蒂,但是毕竟只是口舌之争,并未付诸实践,此刻看到陆譞这副模样,神色复杂,有敬,有怨,亦有悲。

  敬其小小年纪,意志不动如山。怨其不由分说,便要置自己于死地,悲己未曾坚持,已然放弃。

  终是在陆譞将要崩溃之际,那背对的身影,缓缓的转了过来,略显平凡的容貌,但却遮不住其傲视苍天的心,负手而立,不怒自威,此刻看着陆譞的眼神却多了几分惜才之意,轻轻笑了笑:“还撑得住吗?孩子。”

  陆譞早已不能开口,心中怒骂,怒目而视,表达不满之情。

  中年男子爽朗的笑了,陆譞周身压力陡然消失,而后再一挥手,三人此前的旧伤皆都恢复,灵力亦可运转。

  “我是凌尘,问仙宗宗主。”男子的声音并不大,但却声如洪钟,满负威严。

  三人亦是猜到了其身份,未曾言语,等其下文。

  男子眼光从三人身上扫过,陆譞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浑身冰冷。

  目光扫过凌月卿之时,男子忽然怔住,但是稍纵即逝。开后问道:“孩子,你叫什么?”

  “晚辈凌月卿,北府弟子。”凌月卿并无虚言,如是所说。

  男子点了点头,出言道:“这洞府钥匙便是你带来的吧。”

  陆譞猜出几分情况,心中有些阴郁,若是这等强者出手,自己怕是死的透透的了。

  凌月卿点了点头,默认此事。

  男子突然指向陆譞,陆譞感到身体皆不能动,仿若画地为牢,束缚自己。而后男子玩味的问道:“小女娃,虽说时隔万古,但毕竟你血脉中流淌有我的血液,此前这小子想要杀你,此刻他已被我定住,你可以杀了他。”

  王梦琪心中大惊,没想到其中还有这等源远,想要出言阻止凌月卿,却发现自己也不能言语。只能无奈的张了张口。

  凌月卿面色如常,目光无情,看着陆譞,将要无情出手。

  陆譞心中皆是无奈,早知如此,此前就不该隐忍,看着凌月卿玉手挥出,一道灵力斩向自己。怒目而视,不曾屈服。

  王梦琪早已看不下去,紧闭双眸,不愿去看,早知凌月卿如此无情,自己就不该如此,心中泣血,后悔不已。

  灵力斩到陆譞身上之时,本已做好赴死之心,却没想到,周身束缚陡然消失,目光复杂。

  王梦琪睁开双目,看到这一幕,亦是愣在当场。

  凌月卿冷哼一声,回首而去,不再看向陆譞。

  中年男子哈哈大笑,终是正经说道:“小子,你也算体脉同修,看来野心颇大啊,此番仙缘你等同入,能得多少,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凌月卿一愣,体脉同修,美眸盯着陆譞不断打量,不敢相信。

  “小子,你得到了地图,而这小女娃带着钥匙,你们三人自是可以进入仙府,但是有一点你必须在此答应我,要安全带着凌月卿出去,可否?”中年男子徐徐道来,看向陆譞,等其回复。

  陆譞心中复杂,但是主次还是分得清,抱拳应道:“前辈所言,晚辈定然做到。”

  “先祖,晚辈哪里需要这个小子帮忙,定能安稳离去”凌月卿亦是秀眉微蹙,心中不服。

  男子摇了摇头,有些尴尬的说道:“没想到隔了这么久远,我凌家之人还是如此刚烈,是不是怪我呢?”

  凌月卿俏脸微红,没想到先祖如此说道。

  “好了,不开玩笑了,我这具道影也快消失了,我会用最后的力量打开仙府,而后便是靠你们自己了,仙缘虽好,但是能不能得到,这可就和我没关系了。”男子严肃的说道。

  陆譞心中吐槽不止,什么前辈啊,说了半天还是没点实在的,还诓骗自己许下承诺,看在此前凌月卿未曾落井下石的份上,算了认了吧。

  男子挥动袖袍,而后石室之内出现一个灵力漩涡,大声喝道:“就是此时,进。”

  凌月卿未曾犹豫,莲步轻踏,迈入漩涡,消失不见。

  陆譞则是拉着师姐,并肩而立,同时迈入漩涡。

  三人消失之后,男子再挥袖袍,漩涡消失不见,捋了捋胡须,轻声说道:“这几个小辈究竟能得到什么,哎,我是看不到了。”说罢,片刻功夫,缓缓消失,地上只留下一截碎骨……

  (https://www.yqxs.cc/html/127/127962/4654941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