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道梦问仙 > 第一卷 北国霜雪 第九章 苦修

第一卷 北国霜雪 第九章 苦修

  第九章苦修

  玄清殿,前厅,陆譞与五师姐相对而坐。

  “修脉之要义在于悟,首先要明悟法诀之要义,运转法诀吸纳灵力,不断冲破体内桎梏,打破体内奇经八脉的壁垒,使得灵力循环往复,刺激脉络爆发出自身的本源之力,近可防身,远可攻敌。”王梦琪细细说道,一丝一毫都不曾遗漏。

  陆譞聚精会神的听着,自是有些见解,开口问道:“修炼脉络,也就是修炼法诀,吸纳灵力,打破脉络阻塞,使之体内灵力自成循环。”

  王梦琪点头认同,而后拿出一本法诀。递给陆譞,认真的说道:“这本《修脉八诀》是北府历代先贤,集大成之典籍,其中句句皆是经典,但道是自己的道,他人方法,借鉴是可,模仿亦可,但终不是自己的。”

  陆譞翻阅法诀,其间说道:“奇经八脉不从属五脏,亦不归属六腑,但却如脏腑之间的通道,若能打通体内脉络,则可使之灵力四纵八达,水能载舟,水亦覆舟,切记,切记。”

  陆譞看完第一页的内容,眉头紧蹙,这修脉似乎也没有那么简单,看来还是要能够调控自如,才是要义。

  王梦琪看到陆譞的反应,知其心中复杂,为其解释道:“是的,水能载舟,水亦覆舟,所以说即便真正的打通身体脉络,也未必是成,因为脉络不在阻塞灵力,所以当体内灵力聚集到很庞大的时候,就会有灵力失控的危机,所以如何调控自如,才是修脉的极致。”

  陆譞口中默念法诀,调动灵力开始修行。

  这座大殿本身就存在一座聚灵阵,是宗门先贤布置而成,已然存在很久,所以此处灵力充裕,适宜修行。

  陆譞一次又一次的调动灵力冲击脉络,然而感觉脉络就如石壁,坚毅不倒。不断的冲击,使得体内灵力近乎枯竭,却仍是没有丝毫变化。

  王梦琪看到陆譞面色发白,知道他调动灵力冲击脉络,近乎到了极限,仍未成功。开口安慰道:“小师弟,不必心急,这打破脉络壁垒是个循环往复的过程,即如水滴石穿,需要一个过度的时间,一点一点冲击,才能冲破桎梏。”

  陆譞听闻此言,确实他太急于求成了,反而无法得到更好的结果。

  “师姐,那最快破开脉络壁垒的记录,是用了多久?”陆譞很好奇,开口问道。

  王梦琪仔细的想了想,走到侧面的书房,找出一本典籍,翻阅了很久,神色有些古怪的看向陆譞,不知该如何开口。

  “没事,师姐放心说,我不会被打击到的。”陆续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那我可真的说了,确定不会被打击?”王梦琪试探性的问到,主要此前她也未研究过,看到典籍记载,确实有点被打击了……

  陆譞信誓旦旦的说道:“没事,说吧。”

  王梦琪点点头,下定决心,说道:“据典籍记载,最快打通奇经八脉的是一名叫桓隐的男子,时间已然不可考究,只知道其六岁修行,只用了短短半个月,便打通奇经八脉,修至大成。”

  陆譞惊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什么?六岁修行也就罢了,半个月修至大成,这还是人吗???

  王梦琪掩唇偷笑,其实这些已经不知是什么时候的历史了,太过久远,看见陆譞一副挫败的样子。安慰道:“小师弟啊,也不要太受打击,这些记载有些太过古老,甚至追溯到上古年间,其实这种人也是有记载的,他们被统称为先天灵体,天生近道。所以也不要太失落啦。”

  陆譞闭目调息,而后继续修炼,继续不断的冲击脉络壁垒。

  整整两个时辰,陆譞除却调息的间隙,先后两百余次冲击脉络,全部失败。

  额角全是汗珠,脸色也因为灵力透支十分苍白,但陆譞仍在咬牙坚持,因为他有不能放弃的理由。

  王梦琪在旁侧看着陆譞,心底泛起一丝涟漪,少年的坚持,让她想起曾经的自己。那时候的自己,家人已逝,孤身一人,若不是师尊开导,或许自己可能会选择轻生。

  直到师尊传授自己修行之道,才重拾一丝光芒,那时的自己,可真是的一心向道,沉默,执拗,除却修行,便是修行,这也许是自己坚持下来的原因吧。

  看着眼前的少年,同样的执着,同样的坚持,王梦琪闭目不在看去,脑海中浮现曾经的画面,那时的自己,也是这般模样吧,不过自己的执念,是师尊在自己最孤独,最苦楚的时候,给予的一丝光芒,一缕希望。

  脑海中浮现出陆譞的样子,羞涩,不知所措,虽说总是一副沉着的样子,其实略微挑逗,也还是脸红不止,到底还是个孩子呢。

  睁开双目,王梦琪真真切切的看着陆譞,汗珠如雨,不断冲击脉络的痛苦,也浮现在脸庞,但却并未痛哼一声,王梦琪心中默想,这般努力,对面的少年究竟拥有怎样的执念?

  终究还是未能破开脉络的壁垒,陆譞缓缓睁开眼睛,却没想到,对面的女子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眼光未曾移动一丝一毫。看的陆譞有些不知所措,慌忙开口:“师姐,当时你破开第一个脉络壁垒,用了多久啊?”

  女子微微一怔,右手托腮,想了想说道:“一百七十二个时辰,总共冲击了十万余次。”

  陆譞哑口无言,本以为自己已经够努力了,没想到师姐比自己还要努力,而且每次调动灵力冲击脉络的间隙,仅仅为自己的五分之一。

  陆譞沉默了,这冲击脉络的苦楚自己很是清楚,然而,此时坐在对面的女子,究竟是有着怎样的过往,拥有一颗何其坚定的心,才能承受这些。

  平日里,乐观开朗,时常帮助自己,偶尔调侃自己,天性善良的师姐。陆譞有些看不透了,感觉眼前的女子,自己从来也没有认识过。

  女子看到陆譞的沉默,猜到了一些,莞尔一笑:“小师弟啊,要加油呢,若是连师姐都比不过,这关门弟子的名头可是要没落了。”

  听着师姐玩笑的话语,陆譞却有些笑不出来,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勾起一丝曲线,苦笑道:“师姐可真是毫不留情啊,哈哈。”

  王梦琪倒是没说什么,走到门口,看了看外面的天空,不知在想什么。

  陆譞这才发现,天色已经暗淡,将至傍晚。

  王梦琪转身看着陆譞,微笑道:“好了,今天的修行就到这里吧,明天继续,回去吧,小师弟。”

  陆譞起身,和师姐一同离开玄清殿,向房舍的方向走去。

  后面的日子里,陆譞每日都重复着同样的事情,早上去往北侧山涧,赵玄师兄指点其炼体之法,每天仍是痛苦的跋涉,不过较之之前,也算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虽然仍然很艰难,但是所用时间却越来越短,陆譞也渐渐的能感受到灵气滋养五脏,自己的适应力和肉体逐渐增强。

  下午,玄清殿,仍是枯燥无味的冲击脉络,痛苦自然是不少的,但是,每到自己快坚持不住的时候,或者调息之时,五师姐总会调侃自己,亦或者小小的打击一下。总是让陆譞苦中作乐,不过有趣的是,陆譞真的用了一百七十一个时辰,打破了第一条脉络的壁垒,超过了师姐。

  这件事情,确实也让王梦琪郁闷了一阵,虽说早就想到陆譞定会超越自己,但没想到,竟然只超了一个时辰,终是被打破了记录,本来差一点就可以调侃小师弟了。

  时光荏苒,一晃便是三个月过去了。

  陆譞站在赵玄面前,信心满满的看着对方。

  “今天,就检验检验,这三个月的修行所得,我只出两拳,若是接得住,便算你修行有成。”赵玄郑重的说道。

  陆譞点了点头,拿出十二分的专注,大喝一声,调动肉体汲取的灵力,尽可能的调剂五行,使之体内迸发出强大的生机,防御己身。

  “准备好了,这是第一拳。”说罢,赵玄运功而起,右手紧握成拳,灵力包裹在拳峰,而后一拳轰出。

  陆譞仿佛看到了一头下山猛虎,向自己咆哮而来,定睛细看,却仍是灵力波动,可见赵玄气势之强。

  丝毫不敢懈怠,在灵力接触到身体的一刹那,陆譞右腿后踏,卸去一部分冲力,其余的皆用自身肉体灵力硬抗,终是接下了这一拳。不过陆譞为了卸力,仍是退后五步。

  赵玄看到略感欣慰,而后开口:“注意了,这第二拳会很快,小心了。”

  陆譞万分警觉,防备着这一拳,只见赵玄抬手并未犹豫,迅猛的便是一拳。

  调动灵力,陆譞却突然有一种灵力乱流的感觉,不过刹那间便消失了,有些疑惑。但此刻并没有时间思虑,陆譞以攻为守,也向前轰出一拳,拳风相撞,片刻间,陆譞的进攻就被破了,但仍是破了几分冲力,接下这次攻击,陆譞只退了一步便稳稳停住。

  赵玄十分满意,以攻为守,确实是最佳之选,而且从刚才的结果来看,小师弟的实力确实超出预期。

  陆譞抱拳施礼,多谢师兄指点。

  赵玄只受半师之礼,开口言道:“小师弟,明日起便要改变修行方式了。好好准备吧。”

  陆譞点头,刚欲开口,却感到头晕目眩,胸口疼痛难耐,双眼一黑,昏了过去。

  赵玄看到此境,心中一震,三两步踏出,一把扶住陆譞,暗自后悔,不该出手过重。

  仔细一探,赵玄才发现原来陆譞肉体内脏毫无损伤,体力却是灵力乱冲,心中一紧。背起陆譞向武英殿跑去。

  (https://www.yqxs.cc/html/127/127962/4681615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