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山河不长诀 > 大宴(12)

大宴(12)


  大宴(12)

  碧澄澄苍苔露冷,明皎皎月筛花影,风摆云横,静谧的暗夜落尽风流,风依旧吹拂起那些灰烬,落在水面上,随波荡漾。

  宫长诀忽然觉得眼前安静得不像话,她似乎许久已未曾像这般,静静地坐下来,吹着风,看着月。

  心底忽然生出妄想,若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该多好。

  只是想法刚冒出来,宫长诀便不敢再深思下去。

  楚冉蘅道,

  “西青最多三个月,便会攻进大周。”

  宫长诀闻言,心一惊,

  “怎么会这么快。”

  楚冉蘅淡淡道,

  “北孟三天前亡国了。”

  “而南岳孱弱至斯,最多一个月,就会和北孟一样,被西青尽收入囊中。”

  宫长诀听了楚冉蘅的话,难以平静下来。

  “为何到处都没有传出消息?”

    楚冉蘅淡淡道,

  “关无忘半路截住所有消息,封住了长安,如今长安之中,知晓此事的人不过二三。”

  粼粼的银色水光倒映在宫长诀裙上,随水波晃动。

  宫长诀道,

  “关无忘他要做什么。”

  楚冉蘅道,

  “要打元帝一个措手不及,元帝只有两个儿子,杨晟善策,杨碌善战。”

  宫长诀微微皱眉,

  “他想要杨碌出战?”

  “可元帝未必会令杨碌出战,他怎么也不可能无端端愿意让自己的儿子上战场送死。”

  楚冉蘅道,

  “所以,要宫家先堕落。”

  宫长诀面色微变,看向楚冉蘅。

  楚冉蘅看着她,

  “这是你父亲和叔父的意思。”

  宫长诀道,

  “我父亲和叔父…已与关无忘谈过了?”

  楚冉蘅道,

  “大宴之前便已见过。”

  宫长诀垂眸,可是父亲和叔父从未露出任何端倪,她也未曾知道,他们难道还是不愿意让她参与进来吗?

  楚冉蘅似能看穿她所想,道,

  “他们担心你会太早因此忧心,会因此害怕,所以一句都没说。”

  宫长诀道,

  “那世子又为何要告诉我?”

  楚冉蘅笑,

  “因为于他们而言,只把你当成是孩子,想保护你。可是我清楚,这些都在你承受和预想范围之内,你根本不会因为这些,而像他们所猜测的一样,会忧心不已。他们这般保护你,其实才是在让你忧心。”

  因为他清楚。

  宫长诀从楚冉蘅身上猛然移开视线。

  宫长诀只佯作平淡道,

  “那你们,要怎么做?”

  楚冉蘅道,

  “按照元帝的想法,会趁着宫家失去实权,将宫家的官位也削一遍。”

  “只可惜元帝不知道宫家对三军,对天下来说意味着什么。”

  “宫家被削实权时未反抗,他放松了警惕,以为宫家就算被削官位也不会轻举妄动,但却不知道,宫家之前被削权时不反抗,是有人已做好了完全的准备,等着往后翻盘,所以才不在乎一时。”

  楚冉蘅的眸落在她身上,宫长诀知道,他是在说她。

  宫长诀道,

  “那你们是怎么想的?”

  楚冉蘅道,

  “宫家被削,按正常情况下来说,自然面子上过不去,也寒了心,不愿意再轻易出战,元帝自然也会这么想。待西青嚣张,步步相逼的时候,元帝会猛然意识到无宫家不可,为了表示诚意,安抚寒了心的宫家,便会派自己的儿子同行,以示亲近与信任,好加以利用,这是元帝一贯的作风。”

  他言语淡淡,宫长诀却不敢细想,他是经历过些什么,才能这么确定元帝一定会这么做。

  宫长诀道,

  “你们都计划得很好。”

  宫长诀垂眸,但是她想加一块筹码。

  楚冉蘅未察觉她的异常,只道,

  “还有一件事,这段日子,元帝一直在吃金丹。”

  宫长诀闻言,想起在大宴上,元帝形容枯槁,时而声如洪钟,时而气短虚弱。

  原来元帝在吃金丹。

  是啊,一个从来只会把大权握在自己手上,贪婪地占有着权势,不敢交给臣子半分的人。一个就算是用尽别人的最后一滴血,也要让其守住他土地的人,

  怎么会不想长生不老,永拥大统。

  只可惜,他以为关无忘是自己的人,把所有东西都放心地交给关无忘,却没想到,关无忘会是那个下一刻就会拿着刀抵在他喉咙上的人。

  如今,关无忘的刀尖已经慢慢地插进了他的咽喉里,而他却不自知。

  宫长诀不由得握紧了手。

  风穿过不远处的竹林,发出一阵簌簌声。

  宫长诀将楚冉蘅的衣裳折好,放在他手边,

  “夜深了,世子也该回去了。”

  楚冉蘅没有看她。

  他的轮廓在暗夜中愈发坚毅与清晰,亦足够惑人,诱人沦陷,带着几分清冷与疏离。

  宫长诀站起来,却一阵头晕目眩,她轻轻扶住旁边的残墙,过了片刻,眼前的景物才清晰起来。

  她握住手下残墙,稍微站稳了脚,又抬步要离开,却听身后人道,

  “宫长诀,多吃饭。”

  他的声音带着成年男子的磁性,却极淡然,

  “你太瘦了。”

  他没有看她,只是看着江面,像是自言自语一般。

  宫长诀停住了脚步,只觉得心如鼓擂,

  夜风寒凉入骨,她拢紧了衣袖。

  却冷声道,

  “不劳世子费心。”

  她抬步离开,推开残门,却忍不住回头看了楚冉蘅一眼,他依旧在原地,微风吹起周围的灰烬,而他视若罔闻,孤独却自然,仿佛已经经历过千万遍。

  宫长诀忽然想起花灯节那日,他一个人坐在窗口,自斟自饮,漫天的烟火和华灯与他都没有半分关系,他明明置身喧嚣之中,却似与人语暖灯不在一个世界里。

  孤独而淡漠,冷冽而疏离。

  风吹起他的衣袂,灌进他的袍子里,而他并没有看旁边的外衣一眼。

  眼神落在极远方,却视万物为空无一物。

  宫长诀转过身,不敢再看。

  她扶着栏杆,在桥上小心翼翼地走着,手上紧紧地攥住那块帕子。

  失而复得,大抵这世间没有比这更令人欣喜的事情了。

  可今夜,却让她心悸。

  宫长诀摸着冰冷的栏杆,桥略微有些摇晃。

  她此生再归来,小心翼翼地想要度过这条河,本以为再不会跌入河中,却顷刻便因为一阵风而动摇,可是她坠过河,便生怕如同前世一般,掉进河中窒息。哪怕她爱慕这阵风,时时刻刻,怦然心动。


  (https://www.yqxs.cc/html/127/127964/4769801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