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山河不长诀 > 大宴(1)

大宴(1)


  大宴(1)

  宫长诀道,

  “太后娘娘,您尽可以相信宫家。”

  燕后转身,目光落在宫长诀手中的纸鸢花上,

  “若是有心,为何现在才来。”

  宫长诀道,

  “百姓是牵绊,若盛世昌平,我宫家无端且无证据地挑起纷争,于百姓来说,则是灾难。您年少时,因为献赈灾策救万民于水火,被封为县主时,想的不正是这天下万民?宫家对百姓的心,不比您少半分。”

  燕后道,

  “那现在呢?”

  宫长诀道,

  “西青已吞并东辰,北孟亦在囊中,只怕不需要多久,北孟亡国的消息就会传来,而南岳孱弱至斯,根本不是西青的对手,若天下还由杨元掌权,大周只会苟延残喘,离亡国便不远了。”

  燕后道,

  “这花是你做的?”

  宫长诀递上纸鸢花,

  “这有香气的药粉才是臣女所作。花,不过是集市上买来的,随处可见。”

  燕后拄着拐杖,走到石桌前坐下,眸中带着淡淡的落寞与哀伤,

  “哀家身为太后,却也不过一个囚徒罢了,连一朵随处可见的花也都半生追寻,未曾再得。”

  燕后的背影矮小而瘦弱,满身华服都撑不起她半分。

  燕后放下拐杖,

  “宫家姑娘,你过来。”

  宫长诀依言,跪在了燕后面前。

  燕后拿起了石桌上三三两两散放着的纸鸢花。

  “你一个女子,不怕吗?”

  宫长诀道,

  “臣女怕,但更怕家族覆灭,怕大周覆灭。”

  燕后看着她,

  “倒也…有几分哀家年轻时的模样。”

  她年轻时,献赈灾策,被万民称作甘霖娘子,被封为月澄县主,名满长安,最是傲然,也最是不屈,总觉得一切都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转眼间,却失去了最爱的人,又失去了孩子。世间最珍贵的东西,她一样也不剩了。

  燕后道,

  “你要哀家做什么?”

  宫长诀道,

  “眼前臣女没有自保和保住宫家的能力,求太后娘娘助臣女一臂之力。”

  燕后闭眼,

  “知道了。”

  宫长诀道,

  “谢太后娘娘垂怜。”

  燕后拿着纸鸢花的手垂下,花粉飘入宫长诀鼻中。

  宫长诀眼前恍惚是一个穿白衣的少年,在漫天霜雪里练剑,在桃花翩翩中合剑入鞘,日升月落,他的轮廓愈发坚毅,运剑愈发沉稳,转眼间,她却坠入无边悬崖,满目的浓绿,纷飞的山涧桃花,翻飞的衣袂。一个人自空中接住了她。

  宫长诀从恍惚中醒来,看见了燕后手中纸鸢花。

  宫长诀缓了片刻,道,

  “太后娘娘要小心这花上药粉,虽带月澄香气,闻之则有幻觉,会令人想起最欢喜的的事,亦会令人想起最痛苦的事情,虽对身心无害,但沉浸大喜大悲中,到底不是一件好事。”

  宫长诀将石桌上的纸鸢花装进长木盒里,

  “这些纸鸢不会枯萎,香气能持续许久,能陪伴太后娘娘多时,是臣女的一点心意,希望太后娘娘笑纳。”

  燕后拄着拐杖站起来,

  “宫家姑娘,你闻见花粉的时候,可曾想起过什么人,什么事?”

  宫长诀扶着燕后,垂眸道,

  “未曾。”

  燕后道,

  “哀家曾经,总觉得一切在握,直到失去了,才知道,曾经拥有的有多珍贵,你万切要珍惜啊。”

  燕后混浊的老眼中,似在追寻着什么,却独留一丝惆怅。

  宫长诀道,

  “多谢太后娘娘教诲。”

  宫长诀将燕后送至禅房中,出来后,却有宫人上前,将一支簪子呈与宫长诀。

  一柄极精致的金簪,上面的玉石也用金丝做成藤蔓吊住,还刻着一些她看不懂的文字,似乎是匈奴的文字。而簪头站着一只栩栩如生的雄鹰。衔住一条金藤蔓,而藤蔓的下端是一颗玉石,摇曳生姿。

  宫长诀接过,宫人道,

  “宫小姐,太后娘娘说,只要您在大宴上戴着这支簪子,便不必担心些旁的事。自当大宴是一场寻常宴会便是。”

  宫长诀点点头,宫人行礼退下。

  宫长诀看着簪子,头顶的树被风吹得簌簌作响。

  大宴。

  梳妗将请柬交给守宫门的侍卫,侍卫看过,放宫长诀入内。

  梳妗在外冲宫长诀招手,

  “小姐,梳妗就在左数第一棵柳树下等,小姐出来时就可看见了。”

  宫长诀点头,引路的宫人道,

  “宫小姐,请随奴婢来。”

  阁上有太史局生测验刻漏,一服绿者执牙牌而奏之,曰,

  “辰时五棒鼓———”

  有人在边上打鼓,一共五下,不多不少,高声唱道,

  “辰正一刻——”

  百官皆着法服,其头冠各有品从。来来往往,皆是肃穆。

  宫长诀跟着引路的宫女走,迎面遇上诸王府上的郡主和几家小姐。

  宫长诀并不十分熟悉,只是行了一个平礼便欲离开。

  宫长诀却差点被人绊倒。

  宫长诀拂拂衣袖,站稳了脚跟,淡淡道,

  “可是郡主有何事嘱咐?”

  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子道,

  “啧啧,穿成这个样子你就好意思来参加大宴,当真是叫人开了眼,原来宫家失了帝宠后,竟这般落魄穷仄么?若真的这么穷,与本郡主好好说说,定当赐你些钗环珠玉,也不至于在匈奴人面前失了我大周的颜面。”

  旁边的人应和道,

  “就是,看看宫小姐头上这支步摇,只怕是几十年前老掉牙的款式了,看来宫家不受帝宠,连带着女儿都这么寒酸。”

  宫长诀笑道,

  “我发上步摇虽非名贵,但也出自名家之手,不是谁都能拥有的,陆小姐穿金戴银,奢靡贵气,我自然是比不了。今日我虽衣着打扮并不起眼,却无一处失礼于人前,倒是陆小姐你,是否因为因为陆婕妤失宠,连带着你说话都刻薄不少?”

  陆婉儿眉目怒瞪,

  “你——”

  宫长诀走前两步,离红衣女子不过两步距离,定定地看着红衣女子。

  宫长诀一双眸中尽是冷意和嘲讽,

  “南宁郡主觉得宫家失了帝宠,但陛下可有亲口说?”

  宫长诀垂眸笑道,

  “难不成是南宁郡主自己对帝意妄加揣测,插手朝堂政治,传播陛下的不实流言,意图谋反吗?”


  (https://www.yqxs.cc/html/127/127964/4792405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