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山河不长诀 > 削权(10)

削权(10)


  削权(10)

  一个青衫女子正缓缓从人群中而出,众人不由得让开一条路来。

  女子步步从容,似踏在云端,步步芙蕖绽开而来。

  清瘦而窈窕,肤白胜雪,眸清如潭,唇红皓齿,如夏日清泉沁人心脾。

  惑阳城,迷下蔡之绝色,当是如此。

  宫长诀行至京兆尹面前,行礼道,

  “民女见过京兆尹大人。”

  京兆尹凝眸,原来这就是之前闹得满城风雨的宫家小姐。

  京兆尹道,

  “宫小姐请起。此次前来可是与宫家有关?”

  宫长诀笑道,

  “确实是与宫家有关。”

  宫长诀说着,却忽然猛地咳嗽起来,梳妗忙上前拍着宫长诀的背。

  众人见此状,不由得想起,前些日子里,宫小姐可是才受了歹人陷害导致受伤,只怕如今正是还在患病之时。

  便不由得对心生几分不忍与怜惜。

  长诀小姐可是不早前刚遭受过那样的事情,如今还没有痊愈。

  恶人虽然被惩处了,却只怕这伤及性命的伤却不可能这么快好起来。

  如今却为宫家声誉再出,令人心中不由得感慨万千。

  宫长诀垂眸,她如今虽是众人眼中的弱者,但在舆论中,她却是占据优势的强者,她说的话,远远比任何人说的话都更能使百姓们信服。

  百姓们觉得她是弱者,从而怜惜弱者,更容易相信她。

  而她亦是站在风口浪尖上的人,她今日无论说什么,都会被传播开来。

  她前些日子催动流言,就是要在流言传播得最盛之时,再利用自己的舆论优势,将流言一网打尽。

  宫长诀道,

  “怕是长诀的家务事给大人添麻烦了。”

  宫长诀转身,面对众人,她眼神温柔,道,

  “长诀知道,长安中最近流言四起,都在讨论宫家被削权一事,实在是让各位费心了。”

  宫长诀的声音清丽而柔弱,似幼红迎风,

  “长诀也知道,有人认为宫家被削权一事与陈王反叛有关,却也有人认为宫家赤血丹心,绝不可能反叛,在此,长诀谢过维护宫家的各位。”

  宫长诀对民众行一礼。

  众人骚动,

  “长诀小姐,使不得,我们都是平民百姓,怎能受得起您的礼。”

  “是啊。”

  宫长诀对众人笑,如春风拂面。

  “诸位受得住,于我宫家而言,能为宫家在流言中守住宫家的初心和声誉,诸位是宫家的恩人。”

  之前坚持认为宫家被削权是因为反叛的人有些耳热面红,一瞬间,似乎也觉得宫家被削权未必真与陈王反叛有关。

  毕竟,要是真的反叛,宫家怎么可能还完完整整。

  若非傲骨铮铮之家,怎能教出长诀小姐这般敢断发毁婚,说得出永不落红尘的女儿?

  这般人家,又怎么可能与陈王叛乱一事有关?

  而之前坚持宫家被削权一事与陈王无关的人则蠢蠢欲动,心中的保护欲被激起来,愈发觉得自己是正义一方,自己认为的必定是对的。

  宫长诀道,

  “宫家与陈王反叛一事,我宫长诀可以保证,二者确无干系。”

  闻言,众人之中又是一阵骚动。

  宫长诀温声道,

  “之所以宫家失去兵权,是因为陛下心疼宫家两位大将,一位是长诀的父亲,征战多年,在沙场和练兵场的时间远比在家的时间多。”

  宫长诀垂眸,

  “仔细算来,在父亲这次班师回朝之前,我也已有一年没有见过父亲了,父亲连我的及笄礼都未能参加,没能亲眼看我长大,当我身陷囹圄之时,也没有办法陪在长诀身边。”

  宫长诀声音微微低沉下去。众人也能感觉到宫长诀的落寞。

  那场退婚风波有多凶,众人几乎都是眼睁睁看着,或是直接参与了的,可是,就是这样的风波,作为亲生父亲的宫太尉却身不由己,没有办法陪在女儿身边保护着自己的女儿。

  反而是征战沙场,不胜难以班师回朝见到自己的女儿。

  人都是有感情的,听见宫长诀这话,众人心里是一阵心酸。

  偌大的公堂,没有一个人说话,只留下宫长诀不高不低的声音。

  “而长诀的叔父,大周的卫国大将军,比之长诀的父亲更甚,已过不惑之年,半生为大周披肝沥胆,杀匈奴,退西青,保卫黎民百姓,耗去此生大半年华,至今还没有娶妻生子。”

  宫长诀苦笑道,

  “本不欲告知众人,如今却是让大家见笑了。”

  “叔父无愧于大周,无愧于黎民百姓,却有愧于自己。”

  “他沙场搏命半生,为国为民半生,却什么也留不住,没有子女承欢膝下,没有妻子白首偕老。”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心酸。

  因为连年征战,年过不惑还未娶妻,这本就已经叫人闻之为之心痛。

  而这位将军,还是当年清风朗月的宫小将军,次次骑着马穿着盔甲归来时,有多少女子站在楼阁之上,只为一睹其风采,但为了大周,却忍受半生孤苦,这般满心百姓,满心大周的卫国将士,怎么可能与陈王一同反叛?

  为了大周,为了百姓,两位大将,一位有家不能回,自己女儿受难,哪怕心急如焚都只能在沙场为大周,为百姓继续战斗。

  一位则是连家都没有,为了大周,年过不惑都未娶妻,这全都是为了他们这些平民百姓啊。

  怎么当初就会认为这样忠心耿耿,一心为国为民的将军是叛国之人?

  之前那些支持宫家削权与陈王反叛必有关联之人,如今都面红耳赤,为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行为而感到愧疚。

  宫长诀眼圈微红,看着众人道,

  “陛下心疼宫家两位大将,知道以宫家两位大将誓死卫国的仁心,绝不愿意轻易放下这一切,也不会为了一己之私而给自己休养生息的时间,所以,这才夺了宫家的兵权,强制我父亲与叔父休息。”

  “我父亲连年征战,已是满身隐疾旧伤,我叔父年过不惑,眼见着就要到知天命之年,却仍孤身一人,陛下也是心疼,知道再不让他们休息就晚了,才以这般偏激的方法让他们退出了朝堂。”

  众人闻言,心中已是感动与沉痛,亦有几分自责。

  今有人为了他们而舍弃一切,被迫骨肉分离,被迫无家可归,他们怎么还能造这等忠烈的谣?

  宫长诀见众人面色都有些微动,或沉思或难过,或揪心或感动。

  宫长诀道,

  “不过,陛下说,让长诀的叔父,不娶到妻子,便不得再回沙场,这看来是要叔父不得不娶妻了。”

  宫长诀笑道,

  “若是大家想帮帮宫家,还请各位若是有合适的姑娘,务必介绍给我叔父,好解了我叔父的心头大患。”

  众人闻言,原先给宫家泼了脏水的也明白过来,宫长诀这是在给他们台阶下,之前有些凝固的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

  “宫将军这般的好男儿,必定能娶得好姑娘。”

  “我倒觉得我有一个侄女,与宫将军十分相配。”

  “既然如此,我必然得为宫将军寻寻身边的合适的姑娘。”

  两方对峙的画面被宫长诀三言两语扭转,关无忘眯着眼,将之全部看入眼中。

  宫长诀道,

  “这流言,实属无稽之谈,二位为此争吵亦是无益之举,不若就此握手言和,也不失为我大周百姓与士子其乐融融之美谈。”

  京兆尹闻言,凝眸看着堂上两人。

  堂上两人互看,起初仍有些别扭,却终究是握手言和。

  众人见此景,亦是欢欣鼓舞。

  宫长诀站在堂上,看着众人,面上带笑。

  终于,众人散去,宫长诀走出府衙。

  关无忘站在树下,背靠着树,道,

  “宫长诀,本事见长啊。”

  宫长诀看向关无忘。

  关无忘向宫长诀走过来,道,

  “这对簿公堂的两人如此会鼓动人心,引起两边争执不休,若说那书生能鼓动人心我信,可一个行镖的粗人,却也能言语精巧,步步鼓动百姓为其相争,使得局面混乱,这可就值得深思了,更何况,一个行镖之人,怎么会参与朝廷的争论,宫长诀,这点,怕是你安排的时候也没有注意到吧。”

  宫长诀停住脚步,

  “所以呢,关大人要指认我伪造案情,指使他人扰乱人心吗?”

  关无忘笑,

  “我可不敢,原先小瞧你,因为你是女子,如今,却是不敢再小瞧你,能将舆论玩的团团转的人,怎能轻视?”

  宫长诀道,

  “除此之外,你没有别的要说?”

  关无忘眸中几分探究,

  “为何要牵扯举人进来,又为何要自己往自己身上泼污水,如今,我终于明白过来。”

  宫长诀把视线从关无忘身上移开。

  她要让举人参与到这件事中,不过是要借平民百姓与士子两方一向积攒已久的恩怨,将事情越闹越大。

  要自己往自己身上泼污水,无非是为了比旁人更早一步控制局面,若是流言先从别的地方出来,传言中便指不定宫家被削兵权是因为犯的是什么错了。

  宫家没有防备,若流言四起,一时难以找到证据和方法压制,她直接传是因为陈王之事,听起来荒谬,稍微解释一下却又值得相信,可是细来也经不起推敲,那些读过书,没那么容易被蒙蔽的士子自然能看破,站在支持宫家的一方,但平民百姓却未必。

  两个一向有嫌隙的人群相争,事情只会越闹越大。两方都有漏洞可循,便有争论的余地。

  她用这个错处栽赃到宫家头上,一来能引起更大的骚乱,二来,这个错处轻易便可被反驳,只要是当日在朝堂之上的人,其实都知道宫家与陈王无关,此言论实为荒谬之谈。

  所有东西,只有掌控在自己手中才能把握得住它发展的方向。

  此流言来势汹汹,去的时候,也会毫无后顾之忧地像涟漪一样消散。

  关无忘道,

  “看来,与你合作还真是我选对了人。我只是好奇,这其中关窍,不知宫小姐可否教会一二?”

  宫长诀淡淡道,

  “关家皇商出身,大人不该不明白,每当要大量买进粮食,却又要控制成本的时候,该怎么做。”

  关无忘闻言,沉默下来。

  宫长诀看着他。

  当商人要大量买进粮食,却又要控制成本时,应当先拼命收购粮食,不管粮食的价格如何,都要全部收入。

  众人听闻,便也会跟风收购粮食,好倒卖给商人,赚取差价,这般收粮食的风波会越涨越大,如海潮一般袭来。

  这便如同宫长诀先放出舆论,众人跟风,事情越闹越大,在短时间内,风暴喷涌而出。

  跟风的众人为赚差价,疯狂购入粮食。粮价会被炒到极高。

  此时,商人便将之前收购的粮食全部抛售出去。

  对宫长诀的计策而言,便是把手中所有带舆论导势的流言放完,并且趁着流言鼎盛,还可迅速传播。

  而此时,众人收购粮食已经到了一个极限,却又发现,之前无条件高价收购的商人已经不再收购粮食,粮食便会积攒在这些人手中,为将粮食卖出,各家价格会越来越低,而当粮食价格低到一个极限的时候,商人便可大肆回收。

  在价格最低和最高的风波相撞中,此时出力,则可将粮食以最低的价格收走,达到目的,来得快的东西,去得也会最快。

  正如宫长诀在流言最甚之时,猛然出手,制止住流言传播,而此时流言最甚,任何有关于流言的事也会传播得极快,宫长诀的解释能让人信服,自然使流言迎刃而解,戛然而止。

  关无忘抬眸,假模假式地笑道,

  “宫长诀,你真是厉害。”

  宫长诀亦假模假式道,

  “大人谬赞了。”

  前世她受流言所迫,压死宫家的最后一根稻草亦是流言,是众人认为宫家是通敌叛国之流的流言,这一世,她再不敢小瞧流言的作用。她要保住宫家,只能使所有可能威胁宫家的势力牢牢掌握在手中。她没有冒险的资本,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败了,输掉的就是宫家,她输不起。

  关无忘道,

  “你不必再去接近三皇子了。”

  宫长诀反问道,

  “为什么?”


  (https://www.yqxs.cc/html/127/127964/4815871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