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通天境 > 第一百零二章 逐日

第一百零二章 逐日


  
南宫月满脸阴鹫,阴声寒道:“陈天培,任你再多帮手,今日你插翅难逃。”后方米黄劲装大汉,纷纷赶到,将五人团团围困。
李明忠一抱拳,朗声高呼:“雄鹰佣兵团李明忠,见过各位,我等四人途经此地,无意干涉,有惊扰之处,但请恕罪!我等这就退去。”
身侧陈天培忽道:“李兄,休要退缩,你我联手!南宫家族,滥杀无辜、灭绝人性,人人得而诛之!”说话间正气凛然,却是底气不足,三人境界一眼望穿,最高不过元婴初期,第四个少年之人,虽无法看透,小小年纪,再高能到哪里,只是暗自琢磨退路。
李明忠脸色一变,刚欲说话,楚天凌缓步踱出,轻声说道:“李大哥,护好大家,我来!”说话间,跨出二步,沉声说道:“再次声明,我等只是路过,不要误会。”
“少侠何出此言”身后陈天培急声道:“不要再求了,没用的。”
楚天凌骤然回头,冷冷地瞥了一眼,“哼,枉为门主,贪生怕死、奸诈狡猾之徒,真是枉自为人。”
目光如炬,气势如虹,陈天培悚然惊心,后背一阵凉意,心虚不已,眼前看不透的少年,竟然给他一种高深莫测之感。
哼,南宫月嗤笑一声:“真是不知死活,荧烛之火焉与日月争光。来人,全给我杀了,把那小姑娘给我留着,谁敢伤她一根汗毛,提头来见!”
“是”一个獐头鼠目的小头目,举剑一挥:“弟兄们,男的都杀了,女的活捉了留给四长老享用,上。”身后众人如饿虎扑食,举剑疾冲。
小燕面红耳赤,轻啐一声。楚天凌勃然大怒,手一动,月影出鞘,瞬影步法,如同鬼魅,道道身影围绕小头目,青光大放,厉啸声起,血箭狂飙,血肉横飞,块块残肢断臂飞洒人群,竟是恨其口不择言,瞬间将他千刀万剐,死无葬身之地。
“啊”众人齐声惊呼,胆颤心惊,停止前冲的脚步,一点点向后退缩,脸上挂满了恐惧和震惊。
悬于半空的南宫月,眼前一亮,楚天凌手中薄如蝉翼、青幽毫光的双刀,让他心馋不已,贪婪和占有的欲念升腾,半晌,阴声说道:“小子,速速交出手中双刀,可饶尔等一命。”
楚天凌抬头望着他充满贪婪的双眼,内心厌恶一片,沉声喝道:“双刀在此,有种来拿。”
“竖子敢尔,看我取你性命。”厉喝声起,宝剑一挺,带着轰然风声,南宫月向下疾刺,宝剑之上白光粼粼,锋芒毕露,举手投足间,阵阵魂力激荡,至少使出了七成之力,明显是要将他一举击溃。
“来得好”楚天凌一阵兴奋,得到月影之后,还是首次持之与人交手,他不退反进,晃身之间,化身九影,青蒙蒙的光影瞬间笼罩南宫月。
南宫月暗叫一声,“不好”仓猝之间,来不及变招,面色一厉,全部神魂之力,倾巢而出,宝剑之上白光闪耀,气势陡然凌厉,“扑扑”之声不绝于耳,一瞬间,二人竟然交手了数十招,尘埃落定,楚天凌手持双刀,渊亭岳峙,南宫月身形一晃,旋即立定,倏一交手,竟是吃了小亏。凝目注视手中宝剑,却见剑身之上,坑坑洼洼,竟已报废。
南宫月又惊又怒,厉声朝众人喝道:“该死的,此小子我来对应,还不给我上。”说话之间,随手一抛手中残剑,伸指眉心一点,一点紫光飘出,他手中突兀出现一把紫光湛湛的三尺长剑,剑身宽三寸,锋芒毕露,剑柄古纹斑斓,显然是把神兵利器。
南宫月左手捏剑诀,长剑一指楚天凌,厉声道:“今日,就以你的血来祭我逐日神剑,纳命来!”急速抖动,挥舞出道道剑光,如条条紫色小蛇,带着尖厉的呼啸,朝着楚天凌噬去,楚天凌浑然无惧,双刀一横,自创的大自在刀法,随之展开,如同麦尖对锋芒,青芒紫蛇,相互碰撞,神魂之力,不断倾轧,激起一层层涟漪。
余下众人,一声呐喊,分出十人围攻李明忠三人,其余大部分南宫之人,围绕陈天培激攻。李明忠三人背靠背,各持兵器,奋力抵抗,奈何寡不敌众,况且围攻之人不乏元婴期高手,战不多时,小燕一声惊呼,花容失色,手中兵器脱手而飞,总算顾及南宫月之言,未得伤及。
李明忠伸手一拽,将她护于二人身后,围攻十人越发凶猛,李明忠战斗经验丰富,一把大刀上下翻飞,尚能勉力支撑,月无邪却是阅历浅薄,局势岌岌可危,少不更时,唰,肩头中剑,他苗刀反劈,刚逼退正面之人,却不防,侧向一剑,刺中大腿,他一个趔趄,险些摔倒,一时之间,手忙脚乱。李明忠伸手一扯,手中大刀,斜劈横扫,逼开众人,急声问道:“无邪,要不要紧?”
月无邪咬牙说道:“不要紧。”此时他身上血迹斑斑,已是多处中剑。正说话间,一道剑光疾刺李明忠,剑势快速绝伦、角度刁钻,来不及回身,李明忠身体一偏,大刀反劈他人脑袋,攻敌必救,竟是以伤换命招式,那人也不纠缠,剑身斜撩,当一声金鸣,刀剑相交,李明忠陡觉一阵巨力传至,手掌发麻,大刀险些脱手。
震惊之余,一声大喝,奋起余力,以横扫千军之势,挥舞一圈,逼退南宫之人,心神一动,一个光点从眉心飘出,急速放大,化作一座微型宫殿,堪堪将三人笼入其内,外面南宫诸人,俱都一愣,瞬失三人踪影,看着中央的宫殿,众人一声呐喊,齐齐举剑朝宫殿刺去。宫殿之内,三人提心吊胆、紧张盯着刺来的宝剑,大气不喘。
道道剑影临近,堪堪刺到离宫殿三寸之处,奇事倏生,一把把精光四溢的宝剑,突兀地变得灰败斑驳,向着剑柄处蔓延,似乎经过了千百万年的侵蚀,剑身化作齑粉,簌簌掉落,众人忙不迭丢弃残剑,纷纷后退,迟疑不定,看着眼前的宫殿,殿内三人,方始松一口气,一下跌坐在地,呼呼直喘粗气,暂时没有了危险,李明忠赶紧起身,帮着月无邪包扎伤口。
包扎完毕,小燕列兀自惊魂未定,直到李明忠呼唤几声,方始回神,月无邪一瘸一拐,走到二人身侧,三人殿内就坐,观看外面的形势。
稍远处,南宫之人,正在围攻陈天培,他虽然左肋受伤,此刻却是生龙活虎,大弓舞动、虎虎生威,南宫之人三个神魂境高手,二人前后夹击,一人悬于上空,时不时偷袭一二,余下众人除几个元婴期高阶,还在助距,其他诸人已被逼退一丈开外。
陈天培屡屡想要逃脱,却被上方之人,死死压制;只得在包围圈中,左冲右突,前后神魂高手,犹如蚂蟥死叮不放,加上元婴高手,从旁协助,陈天培深陷重围,始终脱身无望,他禁不住心生烦躁,有心想要觅机重创一二,却不料南宫之人,配合有素,攻防兼备,缠斗良久,无计可施。


  (https://www.yqxs.cc/html/136/136396/316494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