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通天境 > 第六十七章 神文

第六十七章 神文


  
斩魂刀挟着雷霆万钧之势立劈而下,未及斩上,锋锐的刀芒已激得楚天凌浑身刺痛。
刀身已及至楚天凌头顶寸许之处,牛头马面狰狞扭曲的脸孔似兴奋似享受。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白光从其魂魄头顶射出,抵住了斩魂刀。笑容凝固,牛头奋力想要抽出斩魂刀,却发现已被白光牢牢吸住,动弹不得。
身旁马面骤惊之下,凝爪直指楚天凌,白光一阵扭曲,突然变成了一个个文字,正是楚天凌进入神秘空间得到的一篇秘文,文字环绕他四周,如铜墙铁壁牢牢守护,他不明所以,此时秘文缩回,迅速聚至天灵盖内,组成了一幅星辰图样,正与其体内的星辰图一模一样,只是色彩比较淡化,图案一成形,便快速旋转起来,一股吸力油然而生。
待其旋转到一定速度,沛然莫御的吞噬之力,已经在地狱道内掀起了飓风,擒刀和凝爪的牛头马面正苦苦支撑,一阵大力袭来,来不及惊叫便卷入了其星辰图中,此层小鬼如下起了饺子,纷纷扬扬落入飓风之中。
门口二个红脸赤发鬼差,惊叫一声,率先被吸入,咒杀身形飘起正紧拽门边,苦苦支撑,惊恐万状喊道:“牛头马面,你们搞什么,快停下。”
在他身旁一个接一个鬼差被卷入吞噬的风暴中,终于他也支撑不住,双手不由自主松开,嗖一下就隐入了星辰图,由不知名材料建成的塔形模型建筑,此时其内部也飘出一缕缕褐色的轻烟,接二连三卷入风暴之中,模型一点点变得灰败,似正逐渐失去神性。
所有的鬼差都被摄入吞噬风暴,狂暴的吞噬之力还在十八层地狱之内肆虐,到处残壁断渊,刀山火海之中一具具骷髅架子爆裂开来,炸成一团团齑粉,座座拘禁魂魄的小格子殿宇此起彼伏爆开,一个个人形魂魄脱困而出。
此时正在赶路的咒杀,悠然间脸色大变,骤然停止身形,掏出塔形秘宝,正欲查探其中异况,呯一声,塔形秘宝轰然粉碎,连带着梭形秘宝一起炸裂。咒杀闷哼一声,七窍之内鲜血汩汩四溢,仰面栽倒,立时毙命。
此秘宝本与其心魂相连,其内咒奴鬼差均有其灵魂丝线控制,突然间失去控制,灵魂已是重创,秘宝的反噬更是雪上加霜,一挫到底,竟是暴毙,其一生拘禁灵魂无数,最终自身却是陨于灵魂破灭,可谓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一个个人形灵魂显露出来,吞噬风暴渐止,楚天凌兀自凝魂闭目,人形灵魂得其相助,方大解脱,欢呼雀跃,簇拥在其身周,歌颂不已,少顷躬身行礼,而后四散飘走,各自投胎而去。
缕缕乳白色的轻烟袅袅升起,鬼差本是先天精气和灵魂的结合体,经过星辰图转化,溯本还原出其本源,如水滴入河,涓滴不漏,涌入楚天凌灵魂之中,溶为一体,原本半透明的灵魂也一点一点变得凝实。
最后三团较为粗大的轻烟浮现,他瞬间明了这应该就是咒奴和牛头马面的本源之气,顺利成章地融入楚天凌体内,成为了他灵魂的养分,他的灵魂一下子变得变得凝实、厚重,几为实体,虽然不知道这样的变化有什么好处,但是在他的感知中,灵魂明显得到了一种升华、一种洗礼。
吸收了三鬼的本源,在他灵魂之中突如其来多出了四种不同的记忆,分明是此三者和咒杀的部分记忆,一篇篇翻阅,他渐渐了解到原来咒奴和牛头马面,本体是一处名叫绝命谷的绝地之中,诞生出的先天精气,长年累月吸收月之精华,逐渐有了神知,后被一位精通诅咒之术的高人炼成了傀儡,各自赋予不同的能力,被安置在其炼制的地狱道秘宝之中。
而咒杀的记忆显示,他本是富家公子,生性善良,交友广阔。某日家中遭逢强盗洗劫,掳掠一空,当日他因外出访友未归幸免于难,待得闻讯赶回,已是一片火海。他悲恸之下,夜闯强盗营寨,寡不敌众,身负重伤逃到北域,强盗紧追不舍,万般无奈之下,闯入了禁地绝命谷,方得脱身。
在谷中也是身中咒术,痛不欲生,然其在欲报血海深仇信念下,苦苦支撑,而后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六道梭,凭借此梭寻得地狱道秘宝,在谷内呆了整整三年,修炼出了灵魂丝线完全控制了鬼差,掌控地狱道后,方才出山,飘然而去。
三日后,寻到强盗老巢,利用地狱道将三百多名强盗的灵魂拘禁,肉身下了诛心咒,让这些强盗足足痛苦哀嚎了九九八十一天才绝望死去,灵魂足足斩了八十一刀,方才让他们神魂俱灭。
自此之后,他心性大变,变得残暴不仁、滥杀无辜,再后来加入了地狱杀手组织,然后就没有了相应的记忆。
楚天凌大急,咒杀的记忆中根本没有关于解咒的只字片语,咒奴被炼成傀儡就拥有了下咒的本事,他的本体中了诛心咒,这可如何是好。
灵魂体睁开眼睛,看着地上已经暴毙的咒杀,心神一动,直直射入他的识海之内,却发现这里空空如也,已是身死道消,记忆消弥。
退出了识海,楚天凌盘算道:解诛心咒看来一时半会是没有指望了,如今之计只有灵魂先回到本体,说不得只能去一趟绝命谷碰碰运气了。
主意打定,正欲飘身而起,倏地一个停顿,空幻石,楚天凌想到紫衣杀手记忆中的一个词语,回身朝飘飘铜衣望去,他俯下身去,一伸手朝铜衣抓去,如透明的空气,一把抓空。他这才醒悟自身是灵魂状态,怎么办,空幻石就在眼前,却无法收取,苦恼不已。
他苦苦冥想,没有办法。不管了试试看星辰图能不能收取,实在不行只能放弃了,他一横心,正对铜衣,试着以灵魂催动头部之中的星辰图,徐徐旋转,速度越来越快,哗啦一声,铜衣之上某一处裂开,露出其内一颗灰白半透明的鸡蛋大石头,散发着梦幻般的色彩。
他大喜之下,奋力催动星辰图,欲要收取空幻石,事与愿违,空幻石纹丝不动,三息之后石上飘出一缕梦幻丝线直入星辰图,啪一声空幻石裂成二半,摔落在地。
哎呀,灵魂一声惊呼,如此奇珍损坏掉让他一阵阵惋惜。
他的星辰图上升起一缕梦幻丝线,却并不融入灵魂之中,只是在其中变幻不定,嗯,这就是空幻石的本源之力,少是少了点,不知道有没有用。
对了,这空幻石既是荆无命赐予下属之物,那他一定知道出处,待我灭了地狱抓住他非找到不可。
看了看乌黑的天空,楚天凌估算了一下,大概还有二个时辰就要天明,赶紧走。边想边飘浮起来,本体现在应该赶往月神殿了,我现在往正北方向去一定没错。辩明方向,他径直向北而去,呼,才一飘动,他发现灵魂根本就没有份量,意念所指,其速度比之本体更快几分。
二个时辰稍纵即逝,当天边出现一抹鱼肚白的时候,他迅速就近找了一个阴暗的洞穴,深入内部蛰伏起来,只待夜间再外出赶路。
在神鹰全力以赴飞翔下,天明时分,月无邪一众终于风尘仆仆赶到了月神山。月无邪也不停留,直接在鹰背上打出一道道手诀,将护山大阵撕开一道开口,二鹰径直穿过,直向后山而去。
大阵内一阵躁动,一个个身披兽皮,手执利刃的苗人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严阵以待,待得看清是神鹰部二人携少主回归,方才关闭了阵法,隐隐退去。
二头神鹰飞入后山,在一座古色古香的雄伟大殿之前才停下了身影,大殿紧闭,门口二排苗人壮士林立二侧,见得有人前来,其中一个红脸之人厉声喝道:“月神殿禁地,未得族长许可,不得入内。尔等速速退去”
月无邪跃下鹰背,上前说道:“三叔,无邪奉我爹爹之命前来神殿。”
“噢,是无邪啊。”那人脸色稍霖,惊讶道:“你们不是在凤阳城攻打青联帮嘛!怎么就你们几个人回来了,还有二个外人,莫非出了什么事?”
“是这样的......”月无邪将楚天凌解救他、族长赐予月神戒、只身去青联帮盗取阵旗而致负伤不醒、族长亲令送月神殿疗伤之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是这样”三叔眉头一动,说道:“二位神使向来不见外人,这你是知道的,如今既然其身负月神戒,况且又是族长下令。也罢,你稍候片刻,待我去通禀一声,神使见不见他就看他的机缘了。”
说完,匆匆进入神殿之内,自见面见月神使了。
小燕抱起楚天凌,跃下鹰背,来到月无邪身侧,轻声问道:“无邪,刚刚你们在说什么月神使?”
月无邪抬指轻嘘,压低嗓门,在小燕耳边轻声说道:“月神使是我们苗族硕果仅存的二位先祖,长年隐居于月神殿内,不问世事。平时我们无特别紧要之事,一般不来打扰二位先祖清修。但凡二位出手从来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你放心吧!”
“噢”小燕点点头,“如有机会,我真想瞻仰二位先祖前辈。”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月无邪和小燕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https://www.yqxs.cc/html/136/136396/318148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