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通天境 > 第五十四章 接风

第五十四章 接风


  
一刻钟后,二骑来到了南门,壮汉径直领着二人来到一座最大的帅帐之前,上前与二个守卫交代了几句。其中一人匆匆进帐,十息之后,远远爽朗的笑声入耳,一掀门帘,月无邪和李明忠联袂而出。
壮汉对着月无邪施一礼,骑上独角兽径直离去。李明忠上前,笑道:“无邪让人带回口信,没想到你们来得这么快。”
二人跳下碧鳞兽,拍拍其脖子,它仰天长鸣一声,回身朝北门快速离去。
月无邪快步流星来到楚天凌之前,躬身行礼。楚天凌赶紧拦住他,说道:“不必多礼。”朝李明忠投去求助的眼光。
李明忠对着月无邪叽哩咕噜说了几句,月无邪这才身形一侧,右手一扬做出一个请入营帐的动作,众人一起进入帐内。帐内为首之人正是苗人族长月天霸,两侧端坐一众神象部高层。
月无邪上前,对着月天霸解说了一通。
月天霸起身走到楚天凌前,右手抚胸,躬身行礼,口中咕噜言语,取下手上戴着的一枚圆月形戒指,戴在他手上。他一下子手足无措,求助望向李明忠。
李明忠微笑说道:“族长感谢你救了他儿子,说你是苗族的大恩人。这枚月神戒是友谊之戒,以后你如有为难之事,持此戒前去,苗人举全族之力定会助你一臂之力。”
“啊,那太贵重了。”楚天凌手忙脚乱想要把戒指还给族长,族长似明白他的心意,一把抓住他的手高举过头顶。两旁众人齐齐嗬嗬出声,右手抚胸,左膝跪地。
李明忠解释道:“月神戒是族长佩戴,见此戒如见族长,莫敢不从。大家这是已经认可你了。收下吧,无论如何你救了月无邪这是事实,以后再找机会还给族长吧。”
“好吧”楚天凌只能无奈点头,郑重其事将月神戒取下收入空间戒内。
回到座位上,月天霸朝着月无邪吩咐了几句。
李明忠解释道:“族长让我们先去月无邪的营帐休息,他们现在有重要事情需要商讨。”月月无邪回身说了几句,李明忠说道:“走吧,我们先去无邪的营帐。”
三人朝众人一抱拳,招呼了一声,随着月无邪回营去了。
月无邪的营帐紧靠帅帐,虽要略小一些,内部却要比帅帐布置的更完善。月无邪唤过守帐亲卫,吩咐了几句,而后同三人打了个招呼,急匆匆出帐而去。
李明忠说道:“他现在先去商议要事,让我们有什么需要直接找门口卫士就行了。等商议结束他再来陪我们。”
“哥,看样子你在这里待遇不错嘛!”小燕打趣道。
“嗯”李明忠点头道:“苗人心性淳朴,知恩图报,托凌天兄弟的福,我们也算患难之交,月无邪以上宾之礼待我。”
“你们怎么也来了,不是我让人持信物带信给你们,过几天我就回去了。”
“嘻嘻”小燕笑道:“我和凌天也想来开开眼界,行不行?”
“行行行”李明忠宠溺地看着小燕:“不过,现在双方交战期间,你俩别到处乱逛,刀剑无眼,伤到就不好了。”
“好,听你的。”小燕一吐丁香小舌,嘻笑道。
李明忠无奈摇摇头,自小兄妹俩相依为命,感情笃厚,她一撒娇就没辙了。
“怎么出来了,时间沙漏你掌握了。”李明忠转头望向楚天凌问道。
“嗯”楚天凌点点头,说道:“对了,小燕那幅画呢!”
小燕从乾坤袋中取出画来,递给李明忠。“这是什么”李明忠疑惑间接过画像。
他刚刚将画像打开,一道白光从画像中飞出,直入其识海,种种信息映入其识海之中,瞬间明了。他咬破中指,一滴滴鲜血滴入画像,点点渗入,十几滴鲜血渗入,画像不再吸收,忽然间变得虚幻起来,自动卷起直直飞入其识海中。
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涌上他心头,他的感知无限延伸,与二千里外的祠堂遥遥呼应。他手掐法诀,意念传神“小”,竹林中李氏祠堂缓缓收缩,直到一个模具形状。“起,来”他手一招,远处微型的祠堂化作一道乌光消失无踪,一盏茶功夫,一点乌光从天而降,落在其手上。
小燕好奇望去,李明忠手心内一个巴掌大小的祠堂模型熠熠生辉。李明忠心念一动,模型飞起飘入其识海中,画像飘起仍是悬挂在墙上,只是画面上李天的形像已不复存在。
李明忠长身而起,朝楚天凌深深一拜,正色道:“凌天兄弟,李某有生之年能聆听先祖教诲,此生足矣!大恩不言谢,请受我一拜。”
“别别,李大哥”楚天凌急忙扶住李明忠:“要说,应该是我谢谢大哥才对,是大哥让我有机会学得四季掌。”
“好了,好了”小燕说道:“谢来谢去干嘛呢,都是自己人。”
二人相视而笑,闲聊了一会,楚天凌笑着说道:“李大哥,要不你教我一些简单的苗语吧!这听不懂别人的话,真是别扭。”
“好啊!”李明忠笑着答应。接下来的时间,一个教一个学,李明忠惊奇地发现,他所教的苗语只要教过一遍,解释了意思,楚天凌马上都能牢牢记住。
一个时辰过去,二人用苗语开始断断续续的交谈;二个时辰过去,二人苗语交流已经娴熟无比。李明忠佩服得五体投地,朝他竖竖大拇指。
待得月无邪结束了商议回到帐内,楚天凌用苗语同他打招呼并流利交流时,又把月无邪唬了一把,得知他仅仅二个多小时就到现在的程度,直呼神人也。
楚天凌一伸手从空间戒中取出骨串,递给月无邪,说道:“无邪,这是你的月神护身符,现在该物归原主了。”
“也好”月无邪接过骨串,说道:“父王已送你月神戒,这护身符我收回吧!这护身符中封印着二头圣兽的灵魂,生命受到危险会自动激发护主,不过只能用三次。上次我被抓,他们只是生擒活捉,所以未触发。”说完挂在胸口。
楚天凌心内感激,说道:“无邪,我救你是举手之劳,大家患难之交以后不许再来这一套。”“哈哈,好,我果然没有看错,凌兄弟、李大哥,待会我们一醉方休。”月无邪笑道。
天色渐暗,有卫士来请众人去帅帐赴宴,四人起身进入帐内,位置已经排好,各找位置就坐,月天霸招呼楚天凌道:“少侠,请坐这里。”
楚天凌苗语答道:“族长,不必客气,我还是和李大哥他坐一起。”
众人俱都惊奇不止,当闻得楚天凌只是学了二个时辰,众人惊为天人。
宴席开始,大坛苗酒摆上,大盘蛮兽烤肉端上,众人摆起酒杯要敬楚天凌,他连连摆手,称其从不喝酒,与小燕二人喝兽奶。众人只得作罢,转而敬李明忠,他四海游历,酒量豪爽,自是来者不拒。
金黄的烤肉喷香扑鼻,楚天凌食指大动,撕下一块递给小燕,她含笑接过,轻撕一条小口一抿,细嚼慢咽起来。
众人觥筹交错,楚天凌抓起一大块烤肉,风卷残云、狼吞虎咽,一时间唇齿咽喉齐动,只觉唇齿留香,说不出的鲜美。
众人边喝边吃边闲聊,忽然间对面神象部一个红脸中年人的话引起了他的注意。只听得那人说道:“要不是这该死的结界,弟兄们早就可以灭掉青联帮,回神山了。”
象冲说道:“云飞兄弟,别急,早晚端了这乌龟壳。今日为三位贵客接风,不谈公事。来喝”
又是一轮觥筹交错,楚天凌轻声问李明忠“李大哥,这结界是什么情况。”
李明忠放下酒杯,说道“这是青联帮的护教大阵发动后形成的结界,族长他们试过,集结了大批人手攻击,没什么效果。”
“大阵发动需要消耗海量的资源,大家不清楚他们内部大阵还能支撑多久,现在只能围困起来,等其资源耗完,再决一死战。”
“现在交战已经惊动王朝,迟则生变,大家担心如果王朝存心偏袒青联帮的话就棘手了,虽说占理,但总不至于对王朝宣战吧!”
“原来是这样”楚天凌恍然大悟,“李大哥,有没有办法破坏大阵。”
“一般来说有三种:其一,以绝对的实力摧毁;其二,阵法大师外部破解入阵之法;其三,内部摧毁组成阵法的阵旗或阵盘,不攻自破。只是先别说能否进入大阵内,就算进去,此等重要之物,必是护卫森严,也无从下手。”李明忠进一步解释道。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楚天凌内心一动,思忖:前二种没戏,第三种倒是可以一试,结界是能量的一种形式,我通过噬灵诀应该可以悄悄遁入阵内,只要找到阵法所在地,再找机会毁去阵旗或阵盘。


  (https://www.yqxs.cc/html/136/136396/318491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