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通天境 > 第三十五章 族史

第三十五章 族史


  
青联帮总部西北面,一座雕龙描凤雄伟大厅,正门上方悬挂一块巨匾,血红的“刑堂”二字张牙舞爪,似要择人而噬;阴森恐怖的大殿之上,居中一冷面威严、阴寒逼人、身穿黑色锦袍的半大老者,此人正是刑堂堂主田振扬,功力深厚,已至神魂一层境,殷瑜王元婴七层境,此刻正坐其下首,隐隐间感到时有若无的压力。
“鬼王不陪待少帮主,来此,不知有何要事?”可能修炼阴寒功夫的缘故,田振扬一开口,似万年不化之冰魄,让人不寒而栗。
“田堂主,殷某前来正是奉少帮主之命,昨日我与少帮主在陨龙山脉抓到了雄鹰佣兵团团长李明忠,此人手中有一家传之宝,少帮主志在必得。目前正关押在天字房水牢之内,请阁下务必想方设法让其开口,拜托了。”殷瑜王一抱拳,正色道。
“鬼王放心,在刑堂之中再硬的骨头,我都会将它根根敲碎,就不信撬不开他的嘴巴。”田振扬一抬手,拿起一支金色小巧的令箭,喝道:“执法堂副堂主刘益刀听令,持我令箭速去水牢提人犯。”
“是。”右手边一个精壮中年人一步跨出,接过令箭,一挥手,领着四个手下快步直奔水牢而去。
过不多时,一片嘈杂声远远传来,田振扬殷瑜王互望一眼、眉头一紧,闪过一道惊讶之色,稍后刘益刀匆匆进入堂内,“禀堂主,牢堂十六名看守现不知所踪,地牢人犯无缺,天牢内少了二名人犯,正是那李明忠和苗族少主月无邪。”
“什么”田振扬和殷瑜王闻言大惊失色,直立起来。田振扬厉喝道:“速去敲击九记鼓点,请大家到议事殿。”
“不好。”殷瑜王脸色一变,急声说道:“老夫有要事先行一步,尔等先去,我随后就到。”说完一提身形直冲大殿之外。
议事大殿之内,青联帮堂主级别开始一众高层陆续到来,分宾就座,浑不知发生何事,正自窃窃私语,邱少岭面带不豫之色,缓步进入。此时田振扬偕同刘益刀匆匆赶到,邱少岭阴沉说道:“田堂主,可是你着人击鼓,是何十万火急之事。”
田振扬一抱拳,行礼道:“正是,少帮主,敢问帮主现在可在帮内。”
“我爹和羽伯伯有要事出去了。”邱少岭不耐烦说道:“有事和我说也一样。”
田振扬正欲开口,殷瑜王落下身形进入殿内,看到邱少岭,急步上前耳语一番。“真有此事”邱少岭惊讶万分“你能肯定。”
“少帮主,老夫下的禁制心里有数,此三人修为李明忠最高,金丹大圆满,试问怎么可能解开呢!此少年背后必有高人护卫,在我之上,只是在我擒下此人当时为何不出手,却要等到了此处再解救出去,此令老夫百思不得其解。”他绝对不会想到是楚天凌解开了他下的禁制,真元境能解元婴高阶所下的禁制,天方夜潭痴人说梦。
“如是由此引来上界降罪,我等万万无法抵抗,此事非得禀明帮主,由他老人家来决断。”殷瑜王分析道。
“好”邱少岭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急忙道:“我马上去传讯给我父亲。”匆匆出殿而去。
经过田振扬和殷瑜王解说,众人了解了事情的经过,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众口一词道:“请田堂主吩咐。”
田振扬双目一扫,说道:“其一:十六位牢堂看守不会无故失踪,各位回去速查部下,可有知情之人,如有带至刑堂,我亲自过问;其二,全城戒严,发下李明忠和那少年二人图像,搜捕此二人,月无邪秘密搜捕;其三,今日起除搜捕之人,各堂主约束众人,不得随意外出、不得滋事。”
一阵纷乱杂嘈,一队又一队青联帮众冲出总坛,看守城门、驻扎在街道、村落外围,一时间凤阳城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紧张的气氛迅速蔓延开来。
刑堂之内,护卫堂堂主周杰带着展云飞急步进入,“田堂主,昨夜巡逻,我麾下展云飞曾见过牢堂守卫耿建军一行四人。”
田振扬喝道:“展云飞,将来龙去脉速速讲来。”
展云飞急步上前,将巡逻碰到耿建军等人前前后后一五一十讲了出来。
田振扬稍稍停顿了片刻,一顿首,说道:“那后面三人十之八九就是逃脱的三人,牢堂其他兄弟凶多吉少,刘益刀。”
刘益刀急步上前:“请堂主吩咐”
“耿建军勾结此三人,是为同党,你带一队人马速去其家中缉拿,如有反抗就地正法。”田振扬一转头朝向展云飞:“你放走逆党,失职之至,来人与我拿下,打入天牢。”
展云飞连呼冤枉,刑堂之人不由分说,双手一架拖了就走,他双眼一黑心中转过一个念头死定了,然后直接晕了过去。
二个时辰后,刘益刀率众急速返回,面见田振扬回复耿建军一家已是人去楼空,据守城卫士兵所言,此人乘坐一辆马车从东城出城而去,现已不知去向。
田振扬勃然大怒,命人发下海捕文书,悬赏巨额奖金全力缉拿耿建军、李明忠、凌天三人。凤阳城许进不许出,弄得老百姓怨声载道。
迷雾森林边小连洼村,竹舍之中,楚天凌悠悠醒转,伸了伸懒腰,只觉得神定气闲、容光焕发。丹田内已是雾气蒸腾,他知道这段时间经过潭底苦修、生死暗杀、山坳大战、亡命逃遁等一系列的磨炼,真元已到极限,晋升自是水到渠成,只待找个僻静之地,找到李明忠一说。
李明忠想了一下,说道:“凌天,我和妹妹商量过了,邱少岭一再算计我们就是为了贪图我家传之宝,种种原委今日就与细说一番吧。”
“此事要追溯到十万年前,我族始组单名讳天,本是家族族长私生子,天赋异禀,自幼在外长成,得奇遇习得掌控时间之术,待其学成归去之时,其母抑郁成疾,已是病入膏肓,临终遗言告知其身世后令其认祖归宗。始祖本对其父始乱终弃恨之入骨,拗不过其母再三要求,勉强答应。其母去世后,他来到其父家族驻地,却已是满目荒芜、一片狼藉,打听后才知其父因得罪了当时最大的青龙会,招来了灭族危机,他被青龙会抓走生死不明,族人死伤大半,只有一少部分族人幸免于难。始祖当天找到青龙会,凭一己之力,立毙青龙会十大高手,包括当时青龙会首领。”
“随后,杀了一部分罪大恶极之人,令名盛一时的青龙会一天之内烟消云散。解救了他父亲以后,幸存的族人听到消息纷纷回族,大家同心协力重建了家族,他父亲自知愧对他母亲,执意将族长之位传于始祖,并重修了族谱后去到其母坟前结庐遁世、忏悔一生。”
“始祖本无意于此,传下功法后云游去了,三十年后其父离世,临终之前恳求得他原谅,死后夫妻同穴。其时族中少部分出类拔萃者已是学有所成,族中日益兴旺。始祖见此场面遂传位于其父正嗣,飘然而去。”
“直到三百年后,其时家族已是名噪一时,始祖现身,他已在神域闯出了岁月大帝的称号,始祖传下了一个时间沙漏,说明其中蕴藏了他时间之术的入门功法,后辈小子只要能够参悟出来,就可以凭此沙漏找到他留下的掌控时间之术的洞府,继承他的衣钵。如在百代子孙之内无人可参透,可允许品德良正之外人参悟,如有能参悟者,可承其衣钵。自此此沙漏便置于家族祠堂之内,由历代族长挑选资质上乘之人进去参悟。”
“只是可惜,自始祖之后,虽有才资过人之辈,无一人能够参悟出来,自此沙漏便成为我族中至宝,代代相传,家族武力日渐式微,更在我曾祖一代遭逢大难,携带沙漏拚死逃亡,后来到此地,以五行之法开辟了竹阵,隐居了下来,家族到了现在就只剩下了这几十口人,天亡我族啊!”
“时至今日,传到我这一代正好已是百代,我带妹妹离开此地,组建雄鹰佣兵团一方面赚取灵晶维持家族生机,另一方面也是要寻找天资卓越、品德良正之人,来参悟时间沙漏,二年前找到了一位蕭姓少年侠士,只可惜还是不能参悟。”
“凌天我虽然不知道你的来历,但从相处的这段时间来看,你完全符合始祖的要求,所以我邀请你一起来参悟它。”
“原来是这样,”楚天凌说道:“既然不违祖训,我倒也想尝试一下。”
“凌天,刚说的找闭关之地,就去我族祠堂,祠堂内有阵法禁制,非我族之血脉及独门手法无法开启,你在其中一可晋升金丹,其二参悟沙漏,饮食齐备,绝无一点外力干扰,但有时间限制,一年之内如无法悟出,沙漏会自动排斥,将你送出到外面。”
“咱们走吧!”二人起身沿着林间小道向竹林深处走去,穿过竹舍,一直走到了路之心头,这里已是中心地带,前面李明忠不停地打出一道道法诀,十息之后,竹林分开,一间似铜非铜、似铁非铁的金属祠堂出现在二人面前,祠堂大门紧闭,门前三尺之距立着一块同样材质的碑,散发着幽幽黄光。
李明忠说道:“到了,你稍等一下。”他一步上前,刺破手指,滴了一滴鲜血在碑上,如海绵吸水那滴血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随后打出几个法诀,门无声无息打开,李明忠回首说道:“凌天,赶紧进去吧,此门十息之后会自动关闭,记住你只有一年的时间,每个人的机会只有一次,只要悟透,就能随时出来。”
“李大哥,那我进去了。回头你和小燕说一声。”楚天凌一晃身进到里面,大门缓缓合拢。


  (https://www.yqxs.cc/html/136/136396/319032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