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笔趣阁 > 通天境 > 第十三章 示警

第十三章 示警


  
楚天凌打开锦盒,只见盒子里面大大小小摆放着大约有三十种色彩不同的丹药,每一种类多的十几颗,少的一二颗,分门别类,旁边标明丹药名称、品级:有玄级上品回元丹、增元丹;天级下品破壁丹、天级中品归元丹......其中更有二种是圣级中品心魔丹、凝魂丹,最后一颗赫然标着神级下品神元丹;每个名称下方是一行蝇头小字:注明了丹药的用途及丹药的成份。楚天凌手一翻直接收入到了空间戒之中。
拿起留音玉,楚天凌意识进入其中,钟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凌儿,我这次有很重要的事情离开,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回来,你要勤加修炼,不要松懈,争取早日到达金丹初期,然后才可以出山历炼,修真界是个肉弱强食的地方,避免不了会有争斗、流血,所以这盒丹药留下给你一是以备不时之需,二是以后可以照丹炼制.......(关于炼丹的话题,此处省略一千字),出山历炼一定要注意人心险恶,你以后就用凌天之名,千万不要随便透露你的身世,另外我给你的四份地图,其中每一域中绝地和险地已经用红笔标出,千万避开,切忌不可轻身犯险!.......
花了一柱香时间,楚天凌终于听完钟伯的留言,“呼...”长出一口气,他心道:我现在算是炼体九重,然后是真元一到九重,才到金丹初期;那不得一个人在这里呆上个几年时间,算了,不管它了,还是修炼要紧,争取早日出山。
日出日落,钟云剑走后二个月时间内,楚天凌每天天不亮就起来勤炼不缀:少阳神功、炼体、修炼兵器、控元之术、少阴神功。
而进展也是神速,值得一提的是:
少阴少阳神功神功他按照钟云剑的要求,一直在压缩真气,真气一再压缩逐步变小,变得越来越精纯,待到无法再压缩的时候他就可以晋升真元境了;
炼体术从第十一层到十六层,从刚开始的二天修一式,一天二式、一天三式......到现在一上午就全部修炼一遍,进展不可谓不快;
“一剑飞仙”绝杀一剑,在他揣摩修炼口诀时却发现,需要配合一种名叫天罗步的身法施展,无奈他只能先修身法,天罗步一共八十一步,九种变化,刚开始他按图所示在练功场空地上先画出八十一个脚印形状,编上号码,然后按顺序一步一步练习,练成第一种变化花了整整七个下午的时间,而第二种变化,花了三个下午的时间,第三变化,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到第九种变化,只花了一柱香时间,至此身法成,“一剑飞仙”成。受此影响他又在记忆中寻找了二部身法秘籍,分别是《化身九影》和《瞬移步》,只是口诀晦涩难懂,进展缓慢,按秘籍所言此二种身法大成后可以身化九影,一步千米,所以他也一直没有放弃。
控元之术,他已经可以演变出简单的动物雏状,虽然还不能做到象钟云剑一样栩栩如生,如臂使指,但也能做到收放自如,长时间维持了。
又是一月过去了,这天清晨,当楚天凌结束少阳神功的修炼时,九道彩色真气已全部被压缩成鸽蛋大小,九阴真气同样如此,九彩闪烁,晶莹剔透,他知道真气已经无法再压缩,只需要一个契机他就能晋升真元境了。
接下来是炼体,《乾坤不灭体术》从第十一层到十六层,十八个动作一气呵成,当最后一个动作完成的时候,突然之间他体内传出轰鸣声,一声高过一声,刹那间,体内似万针齐发,“唰唰唰”全身各处痛恻难忍,锥心之痛,虽然痛得眼前发黑,但楚天凌一声不吭,咬紧牙关一直坚持,直到某一刻,他突觉针刺一松,似钻穿了壁垒,疼痛立减,正当楚天凌准备放松一下的时候,异变突生,耀眼的白光透体而出,似一幅错综复杂的星辰图显现,下一刻猛地一缩回体内,他不由自主跌坐在地,体内一幅星辰图在全身各处亮起,沿着错综复杂的路线转动起来,少阴少阳神功自发运转,九彩真气融入光图,以平时二倍甚至更快的速度运转起来,“要晋升了”楚天凌只起了这一念头就进入了修炼状态。
冥冥之中似有天意,就在楚天凌晋升之时,离此三百多里的密林中,正有二个身形一追一逃朝这边急速赶来,前面一个是身穿白色长袍,红色面膛,四十来岁模样的中年人,胸前一滩鲜血,显得异常的醒目,后面正在追赶的是一个身穿灰色长袍,面色阴枭,三十来岁模样的壮年人。
“桀...桀...桀,彭亚明,还想去通风报信,上天入地看你往哪里逃?”阴枭男阴恻恻冷笑道。
“可恨我彭某一世英名,被尔等宵小之辈玷污。”彭亚明一边飞掠一边朝嘴里塞了一枚丹药。
“桀...桀...桀,你不是号称无影刀嘛,亮刀吧,你是逃不了的。”阴枭男得意洋洋道:“半年前你我同在金丹圆满期,只是可惜日前我恩师,从圣通大陆求来破婴丹,如今我已是元婴初期,你怎么跟我斗。”
话落之际,猛一提速如风驰电掣,二人之间距离逐步缩小。
“今天就算死,我也不会让你们谋害少主的”彭亚明厉声喝道,“流云神王一定会为我报仇的,你们赤龙教必遭天谴。”
“我们的靠山不是你能够想象的,冥顽不灵那就死吧,排云掌”阴枭男猛提一口气,双牚齐出,掌风如排山倒海,直拍彭亚明后背,彭亚明一咬牙,转身,运转全身功力双掌迎上,“噗”莜一接触彭亚明喷出一口鲜血,身形如断了线的纸鹞重重地摔落在三丈开外,刚一站起,“噗”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罢了,我无影刀彭亚明今日认栽了,黄仁杰,动手吧!”彭亚明凄然道。
“桀...桀...桀,你以为我毒手摄魂黄仁杰能走到今天全靠运气嘛,你现在重伤在身,一身实力还剩几分,亮刀吧。”黄仁杰暗自凝神提气,步步紧逼,走到离彭亚明十步之距时,停住开口道。
“好,如你所愿”话音一落,彭亚明深吸一口气,向前急冲而去,黄仁杰暴喝一声:“排云掌——星空倒转”双掌一推一拿之间,似刮起了一阵飓风,彭亚明勉力控制住身形,一伸手,一道匹练无声无息斜劈而去,“来的好”黄仁杰双掌一搓,一阵刺耳金鸣声响起,彭亚明一回身飞掠而出,黄仁杰看了看手上的钨金手套,冷笑道:“想暗算我,做梦。师傅给的宝贝就是好”一边飞奔急追而去,二人离茅屋越来越近。
一里、五百米、一百米......越来越近,透过树隙二人都看到了前面茅屋,彭亚明明显已是强驽之末,边掠边喊道:“神王,救我。”黄仁杰心头大急,急奔二步,运转十二成功力单掌直直劈向彭亚明后背,彭亚明一出密林,却见到了练功场中心正在运功的楚天凌,头上彩雾缭绕,显然已到关键时刻,钟云剑却不见踪影,心道“糟了”正欲转身,却不防一阵巨力直拍中其背心,啪,彭亚明一下跌出十丈开外,生死不知。
黄仁杰缓步踱出,暗暗警惕,等了半晌,茅屋中却毫无动静,斜视了一眼楚天凌,心道:一个真元境都不是的废物。随即高声喊道:“晚辈赤龙教神龙使黄仁杰路过此地,请前辈赐见”他连叫三遍,茅屋里死气沉沉,无人应答。
“休得伤害少主”彭亚明虚弱地喊道“咳...咳...”大口大口鲜血涌出,一会儿就染红了练功场一大片。
“桀...桀...桀,流云神王原来不在这里,虚惊一场。”黄仁杰边说边走向楚天凌:“你就是那个楚氏余孽,待我擒你回去就是一件天大的功劳,哈哈哈哈....”
“你...你...住手”彭亚明艰难地从地上爬起,一脸决绝道:“我绝不会让你伤害少主,就算是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练功场中央,楚天凌运功已到最紧要关头,声音入耳,心头大急,却动弹不得,无法可施。
彭亚明脸上突然涌上一阵不正常的红晕,体内噼啪声音响起,黄仁杰一脸阴枭,沉声道:“自爆金丹,做梦。想死,我成全你,我会让你连鬼也做不成。”突然之间从他识海部位钻出了一个三寸大小、身形模糊的小人,似幻非幻,小人一出现就直扑彭亚明而去,飞到头顶上方,伸出虚幻的小手,一记拍下,正中头顶心,噼啪声音立止,彭亚明双眼一黑萎顿在地。
“哼,死在我的元婴手上,真是太便宜你了”黄仁杰手一招,小人一下钻入了他识海中,“接下来该轮到你了”
黄仁杰走到楚天凌背后,突然伸出右手随意一掌直拍其后背,元婴期修士比起楚天凌高出整整二个大境界,其恶毒用心分明是想先废了他。
“啪”这一掌无巧不巧正结结实实打在他背后至阳穴上,突然之间楚天凌感到体内星辰图光芒大放,一个巨大的黑洞在其后背至阳穴位置显现,不可抗拒的吸力似黏住了黄仁杰的右手,源源不断的功力直向楚天凌体内流去,黄仁杰大急,拚命想挣脱开,却越是挣扎,功力流失的越快,不一会儿功夫,楚天凌体内象刮起了飓风,星辰图运转速度越来越快,功力越吸越多,汇入星辰图吸附上阴阳真气,他的脸色越涨越红,似喝醉了酒,黄仁杰心中害怕,惶急叫道“放开我,快放开我”,此时黄仁杰体内功力已经十不存一,慢慢萎下,体内元婴也不受控制飘出识海,嗖一下吸入黑洞,黄仁杰眼一黑,昏死过去,渐渐地他体内全部功力已经抽空,星辰图慢慢停止运行,“啪嗒”一只枯竭的手脱落,一堆包着皮的骷髅、骨骼零乱散落,黄仁杰死了。
此时楚天凌感觉难受死了,热、涨,一个元婴期的修士功力有多深厚,全部吸收进去,就象一个饿了很多天的人突然之间大吃特吃撑得难受之极。少阴少阳神功还在运行,就在他难受到极点的时候,原本阴阳真气以“会阴穴”和“百会穴”分界,各自半边运行,互不干扰,庞大到极点的阴阳二种真气各自向着这二个穴道攻去,“轰”如水到渠成般,一下子就冲开二道口子,庞大的真气似找到了宣泄口,欢快地流转起来,一周天、二周天......楚天凌渐渐平静下来。


  (https://www.yqxs.cc/html/136/136396/319670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